【锐公司】塔读文学:一条鲶鱼

标签:数字阅读塔读文学富媒体阅读

访客:31061  发表于:2013-09-26 10:50:02

【锐公司】塔读文学:一条鲶鱼

2010年7月,塔读WAP站发布,郭佩琳给塔读文学选择了这样一条路:做主流市场——移动互联网原创文学,先孵化起来用户,再做细分市场。在他们看来,细分市场的用户一定不是翘动整个行业的主流。两年之后,塔读文学盈亏平衡,尽管数据“很惨”,但让郭佩琳他们欣慰的是,这条路赌对了。

“(从PC端到移动端)阅读的介质不一样,用户阅读的时间不一样,阅读的需求不一样,是应该让这个领域有些……不是大革命,至少有一些小小的变化。这些变化一定是要有人去撼动现在比较舒服的人的地位。”看上去很温婉的塔读文学总经理郭佩琳,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

卡位

2010年,在北京易天新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文简称“易天新动”)要上马数字阅读业务时,公司内部已经讨论规划了三个多月,当时的项目负责人就是郭佩琳。

易天新动要涉足数字阅读,其实是背靠的“大树”——集团总公司天音通讯——想要在移动互联市场布下棋子。这也是为什么塔读文学最终卡位于“移动互联网原创文学”这一相对主流的数字阅读市场。

根据郭佩琳他们的测算,作为数字阅读的平台,用户数达到三五千万级别时才能迎来发展的拐点,“那时候会有更多细分用户、细分市场延伸出来。当用户量还不够时去做细分市场,可能会死得很惨。”

2010年前后,国内数字阅读在PC端的格局已经相当稳定。当年2月,盛大文学正式收购“小说阅读网”,此前它已经收购了“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晋江原创网”和“榕树下”等4家网络文学网站。彼时,盛大文学在PC端网络原创文学领域的合纵连横之势无人能挡,布局产业链的野心尽显。

出于内外两方面的综合考量,郭佩琳他们最终毅然决然地扎进了移动端。“移动端的产品不管是手机,还是Pad,它们比PC更适合做阅读,因为阅读时间的碎片化。”他们当时曾预测,两三年内互联网用户在移动端的数量会大幅度取代PC端。

塔读文学没有挑战基于PC时代的数字阅读产业链的商业模式,它所做的是在一些细微之处、局部环节上打造特色,比如塔读平台的数据库开放度。郭佩琳介绍,塔读文学任何的内容提供方,可以实时看到塔读后台的数据,而行业的惯例是向对方提供“日报表”甚至“月报表”。

“实时报表”有何奇妙之处?按郭佩琳的解释:在“日报表”上,作为内容提供方,你看不到自己是否参与了平台的促销活动;即便参与了,你也看不到是因为上了平台的某个推荐位,还是某个时段平台做了“免费促销”。“(看日报表)你只是得到一个‘大有提高’的数据,感觉比较笼统;而‘实时报表’能精准到每小时内PV的变化以及书籍销量的变化。”换句话说,塔读文学为内容提供方开放的是一个精细化的数据平台。

从另一个维度来看,塔读文学也为内容提供方进行精细化的营销推广提供了数据支持,进而提供了一个精准营销的互动平台。“在平台的不同位置,在不同频道,甚至在书页分类当中的不同排名,都可能有不同的销售结果。这就像百度的位置营销。大家逐渐知道,在数字阅读领域,不同频道、不同位置和不同类型用户的经营,都会产生不同的价值。”郭佩琳认为,这对于塔读文学、对于合作的内容提供方,都是互惠互利的发现。

平台初成

现在,郭佩琳有底气说“平台”那些事了。“如果一个平台的用户数不到3000万,我们认为它不是一个平台。从这个量级上来讲,塔读初步达到了。”

“平台”的另一个指标是,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走向“多赢”。比如刚开始“孵化”办公室文学时,因为市场尚在培育中,如果按例行的“买断版权”或者“按销量分成”的做法,作者的收入可能不会太好,创作的热情也可能受影响。塔读文学的做法是,按样稿的状况给作者分类分级定价,每月给作者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的收入,并且买断作者后续创作的版权,由塔读做精细化运营;如果后续内容受到用户的关注更多,稿件质量的等级越高,作者拿到的稿酬会越多;等到作者有名气之后,可以与塔读变更合同,按“销量分成”等方式来合作。

“这些与作者合作的商业模式、稿酬制度都是已有的,我们的做法只是更加弹性,更便于和鼓励作者快速成长。”在这个过程中,塔读文学也在蜕变,由一个内容分发商,转变为平台方。

郭佩琳透露,起初塔读文学是靠外部平台的销售来养活自己,比如刚开始签约作品后,销售主要集中在中移动阅读基地、新浪、QQ等,塔读文学自己平台的销售占比很小;现在塔读自身平台上的销售已经排在第二位,仅次于中移动阅读基地。“我们原来像个商人,更多是在外面做生意,现在更像平台,用自己的力量去辐射其他地方。”郭佩琳说。

在数字阅读这条路上,塔读文学仍有着很难预料的未来,甚至可能遭遇颠覆性的挑战:比如诸如Flipboard等聚合类阅读应用,它们可以轻易地聚合社交媒体上的内容,自动生成内容,通过杂志阅读的形式呈现给读者,实时“出版”;比如各大浏览器产品与塔读这类内容提供商之间的主导权之争。

而另一方面,行业巨头大腕也在纷纷谋求进阶:中移动的阅读基地已经在尝试走精品路线,对文学品质进行整理,挖掘高端文学用户;坐拥海量用户资源的QQ,正将数字阅读作为其2013年的战略业务之一;而盛大文学如果能成功IPO,将找到撬动更大市场的资本“杠杆”——要知道,数字阅读/数字出版领域本身就是个资本密集型的行业。

还有一些不可小觑的力量:比如做免费电子书阅读软件的掌阅,正在积极转型;而多看、唐茶等新兴阅读产品,是在另一条路径上分切数字阅读的蛋糕,将单本书的出版化阅读体验做到极致,他们会不会快速爆发到几十万本的版权,能否找到更好的商业模式的爆发点呢?

无论环境如何风云变幻,塔读文学仍在按部就班地憧憬着未来。在塔读文学内部,有一个虚拟机构“塔读实验室”。“各个部门有一两个人参与到这个实验室,我们觉得可能是方向的产品、技术都会通过实验室来做预演。”

在郭佩琳他们看来,富媒体阅读是其中一个极具发展潜力的方向。“它比多媒体(二维和三维动画、影像及声音)更多元,重力感应、光、影、振动等等手段方式,都会成为阅读的辅助。”比如一本恐怖小说里,当读者看到某些情节时手机会突然振动,以增加你的阅读体验;比如当一篇童话故事中讲到下雪时,你吹一口气在手机的麦克风上,图片上的雪就会加大等等。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