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公司】唐茶:制造未来阅读

标签:锐公司数字阅读唐茶

访客:73106  发表于:2013-09-26 10:45:51

初次接触李如一,他给人的感觉有些“各色”:很肯定地告诉你,“字节社”(唐茶团队的产品)要做“中文世界最好的电子书城”,又同样肯定地说,“在被实现之前,理想是个廉价的东西”;拒绝评价竞争对手,不管是以何种方式;不愿意follow别人,但是不介意被人follow;讲“字节社”的产品特征,他偏好讲“气质”,尽管这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明确拒绝将“精品阅读”作为字节社的标签,说这样的词“指向模糊”。

【锐公司】唐茶:制造未来阅读

“字节社”是一款在圈内外都颇有口碑的数字阅读产品,深深地烙上了创始人李如一的个人烙印。采访中,他近乎刻意地回避一些被用滥的说法,比如“互动”,比如“社会化阅读”。如同当初团队命名“唐茶”一样,就是希望找一个跟阅读完全没有关系的词。

在多如牛毛的数字阅读App中,“字节社”很容易让人记住。就像当时《史蒂夫·乔布斯传》很热时,不少人有了纸质版,还会花4.99美元买一本唐茶的电子版(上线头三天限时优惠价)。购买“字节社”的电子书,多数人就是为了那种屏幕阅读的美感。

“2012年唐茶上线1000本电子书”的目标,李如一他们只兑现了400多本。没有正面解释原因,他的回答有些避实就虚:“世界上值得看的书没有那么多。大部分读者一年看的书可能不到10本。我希望字节社提供给他们的书都是有价值、有品质的书,而不是浪费他们时间的书。在这样的前提下,可选的书是有限的。”

问及字节社、数字阅读的未来,李如一很直接地说,“不太愿意用文字来描述”,“用文字传达出来的东西,很可能是不诚实的”。他希望直接用作品来说话,如果可能,他甚至还希望未来数字阅读新的形态是由唐茶来发明的。

要做就做“最好的”

“另类小众”的唐茶最近上线了一本很奇怪的书,《talich 侃美国》。作者talich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作者,是个老博主,近些年在社交问答网站“知乎”上的人气很高。《talich侃美国》也不是一本传统意义上的“正经书”,书的内容来自社会化媒体,是实时更新的。定价的模式也很不同,“递增定价”甫出就引发争论。

《talich侃美国》不是“一次成型”的书籍。按照唐茶网站上的说明,这本书将分部分销售,从2012年11月初推出该书的第一部分,到2013年3月份全部出清,这本书的售价将从最初的6元涨到30元。

如果你觉得《talich侃美国》是唐茶团队在“作者读者互动”上的一次探索,李如一会很干脆地否定你。“这本书与‘作者读者的互动’没有任何关系,我们跟读者的关系,就是花钱买产品的顾客与生产产品的商家之间的关系。”

在他看来,唐茶确实想在出版物的内容生产机制上有所创新。“递增定价”的模式首先是符合商品逻辑的。《talich侃美国》分部分出版的形式,与传统文学作品的“连载”如出一辙。“很多伟大的文学作品当初都是在报纸上连载的。比如金庸的很多小说,比如我们现在视之为经典的《官场现形记》等古典名著。我觉得连载是一个很好的机制,它保证了作者写作的节奏,作者也可以直接看到读者的反馈。”而读者对作品的反馈方式就是付费,如果有很多读者付费,说明作者的作品是有受众的。

在这个逻辑里,如果读者与作者之间没有形成直接的经济刺激、利益互动关系,最终创作将无以为继。如何挖掘类似的生于互联网民间、非传统意义上的作者?李如一认为,在本质上这跟传统书的编辑出版是一样的。《talich侃美国》的作者原本与李如一就相识,另外李如一之前的工作与文化以及当代艺术有关,有一些作者的“资源”。但他不愿意将这些作者称之为“资源”——“这是对作者的不尊重,我觉得我很幸运可以认识这么好的作者”。

某种程度上,《talich侃美国》是唐茶团队在实践“自出版”的概念。李如一说,“自出版”的方式今后会更多地用于“字节社”电子书的生产。不过在未来一两年,唐茶团队还是会大量地跟出版社合作,由后者授权纸书的电子版权。“我不关心一本书是从出版社拿到授权,还是我们自己找作者写东西。我最在意的是能不能把最好的写作呈现给读者。”

在李如一的理解中,“把最好的写作呈现给读者”还有一种表现形式——再现经典,尤其是那种“非大众意义”上的经典。

他以科幻小说《神经唤术士》为例。这本小说在科幻文学里的地位很高,非常具有先知性。这本书之前有过简体中文版,译名是《神经浪游者》,但那个版本的发行量不大,知道的人也不多,现在基本上已经买不到了。唐茶团队采用了台湾一个繁体中文的译版,出了电子版《神经唤术士》。对李如一来说,“这是件令人激动的事”,“原本没有机会再看到的好书,由我们提供了再次被看到的机会”。

李如一说,唐茶团队想做的就是,“找出每一个类别里的优质作品,把它呈现给大家”,他们相信,“任何一个领域里最顶尖的人,一定是可以超越这个领域本身的”。

讨好用户还是用户数?

不以追求市场占有率最大化为目标的唐茶,会如何看待市占率呢?在已有公开资料里,查不到任何有关“字节社”用户数的信息。李如一在采访中也始终未肯透露。不知是出于“叫好不叫座”的尴尬,还是其他商业保密上的考量。

目前,“字节社”在移动设备的客户端集中于iOS和Android两个平台。李如一介绍,两大平台客户端的用户数大约是6:4。

而在iOS平台上,唐茶不久前刚刚遭遇过一场风波。iOS版本“字节社”在苹果App Store中国区被下架,是唐茶团队成立以来少有的危机事件。

此前,外界普遍猜测其“被下架”的原因是,“字节社”电子书城采用了苹果App Store既有支付系统之外的第三方支付(支付宝)。但李如一向本刊记者做出了这样的澄清:外界所说的“苹果App Store既有的支付系统”,英文叫In-app Purchases,中文称之为“程序内购买”。“字节社”同时支持“程序内购买”和支付宝购买;很多人认为苹果不允许第三方开发者使用“程序内购买”以外的支付渠道,事实并非如此。苹果有一份针对第三方开发者的审核规则(App Store Review Guidelines),明确规定第三方开发者如果想用“程序内购买”以外的支付方式是可以的。但前提是,在你App的内容里不能有任何链到其他购买机制的链接,“字节社”电子书城的App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链接。

至于重新上架的时间表,李如一介绍说,团队一直在跟苹果沟通,已经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且根据苹果方面的要求对软件进行了修改,现在在等苹果方面的回复。

未来是否有新平台的客户端产品推出?李如一假设性地回答:“如果说Windows Phone的市占率达到一半以上,我们当然也会跟进,但现在这个事情还说不好。”

在一些业界人士看来,唐茶团队和“字节社”在数字出版领域显出的“气质”、“品味”,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们对内容本身足够重视,同时又足够了解互联网,不同于此前电子书既有的出版思路:比如国内一些阅读器硬件厂商将内容视为硬件的附属,本末倒置;再比如一些电商公司则是利用已经建立起的纸质书渠道优势,挟持出版社给予其更多电子版权资源,仍是“薄利多销、摊低成本”的卖货思维。

不过,“真正兼具了从事数字内容出版的基因”的唐茶,也有潜在风险。东西网创始人、译言网创始人之一赵嘉敏认为,已有一定品牌知名度的唐茶要想真正成为数字出版行业的规则制定者,必须达到一定的出版和销售规模,包括如何处理与传统出版社的关系,获得大量的数字版权。

换句话说,在阅读体验上胜出的唐茶“字节社”,仍然面临电子书内容的数量难题,“排版永远只是第二,丰富可选、及时更新的正版资源才是第一”。

不过,李如一丝毫不认为“足够可选的数量”是字节社的“软肋”。“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会是问题。我认同这个陈述中的70%,换言之,内容绝对比用户体验重要。”

至于小众还是大众,李如一的逻辑是,“永远会有人更愿意看免费的书,永远也会有产品来满足他们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有一批人,他们希望花钱来省时间、来看到更好的产品”。

烧钱的生意

要知道,在中国的互联网语境里,多数中国人似乎很难接受付费购买网上的服务。

“大家对于花钱买电子书的接受度显然是越来越高了。当然我们一直在努力试图改善产品,让大家觉得物有所值。”李如一甚至认为,即便是唐茶和“字节社”的效仿者,对于“好东西是需要收费的”理念的普及,都有正向影响。“山寨者无论是在产品设计,还是文案撰写上,都跟得非常紧。我们把这个视为一种褒奖。”“它们的出现对我们也有好处。”

唐茶和“字节社”会拒绝广告吗?“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我不会定个死的规则,说我们拒绝什么,这是很愚蠢的。如果有广告,我希望广告也是对读者有益的。”李如一说。

数字阅读/数字出版是个烧钱的生意,李如一明确地知道,“资本是个好东西”。在之前的采访中,他未曾对外谈过有关唐茶融资的话题。而这一次他一反常态,颇有信心地向本刊记者透露,唐茶融资的事在2013年可能会有阶段性的成果。

至于唐茶对资本的需求,是自然发展轨迹上的一步?还是外界竞争环境变化使然?或者为规模化运作计,更多的内容版权、成规模的电子书制作,都需要更多的资金去撬动?李如一说,是前者。

唐茶成立至今已有两年多的时间。这期间,唐茶犹如一颗石子,投入数字阅读的湖水中,引来一些涟漪,也在随波荡漾。“大家一直认为移动阅读意味着浅阅读、碎片阅读,这种说法可能忽略了一点,碎片化的阅读是可以被拼接起来的。”回到移动阅读产品的设计上,李如一相信,长篇阅读的方向是没有问题的。

在这场数字阅读的新实践中,李如一和团队收获最大的是,“如果你的产品能够让读者对你产生全方位的信任感,这就是品质的最高体现”。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