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枪炮声中的网络社交

标签:社交网络热点

访客:27234  发表于:2013-09-23 14:07:39

战火枪炮声中的网络社交

叙利亚内战持续了两年多,网络社交工具趁着战火在这个国家迅速流行开来,速度之快,应用之广,大大超乎人们的想象。记者连线在叙利亚大马士革的民众和政府军武装人员,从他们口中,我们可以确定:战争中使用WeChat(微信的国际版本)、Viber(网络电话、也可用作IM即时通信)、Whatsup(国外的一种社交平台)、Facebook这些社交工具绝对不是流传网络的搞笑段子,它真实地发生在叙利亚的多场战斗中。只是网络社交工具在战场上所起到的作用被外界严重低估,远离战争的人们或许很难想象,在残酷的战场上,这些一度被认为是“约炮”利器的社交工具,甚至成为决定一场战斗成败的强大武器。

了解战况、与外界沟通、向亲朋报平安

社交网络和武器一样重要

战争发生后叙利亚网民人数激增

就在今年的9月12日,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街头因为反对军发动攻击,导致交通发生严重拥堵,这一事件连同照片很快被网友分享到Facebook上。在城市的另一个角落,坐在办公室,一直关注着Facebook的Hydar,将这则消息通过wechat转发给了他的朋友们,提醒他们出门时务必小心。这已经成为Hydar的生活方式,他同时注册有Facebook,Skype,Whatsup 的账号,每天会花时间去浏览社交网络上发布的战争消息,与国外朋友聊叙利亚战争的近况。

对于叙利亚的普通民众而言,2011年年初内战爆发后,网络是他们接受最新信息的重要渠道,他们通过Facebook了解战争的最新进展,查阅自己即将前往的目的地是否有战争发生。同时,战争中的士兵、民众开始利用Whatsup,WeChat等向异地的家人和朋友报平安,联络感情……可以说,战争的爆发刺激了社交网络在叙利亚的兴起。相关数据显示,叙利亚的网民人数达到了100万,而其中社交网络用户人数占到绝大多数,而这个国家只有2000多万人口。

“在大马士革,你会看到很多年轻人在家用笔记本上网,在马路上用手机上网,他们花费比过去多得多的时间在网络上。” Hydar说道。最近,他正在攒钱,打算买一部新的智能手机,“这台旧手机信号不好,我打算用3G智能手机,上网能快一点。”

在叙利亚,很少有年轻人会用手机拨打电话或发短信,“网络社交工具发消息和打电话更便宜,还有就是安全性更高,速度更快。”与和平地区不同,社交工具的娱乐特质被压缩到了最低。Hydar告诉记者,他周围的亲戚朋友使用社交网络首要目的是为了了解战况,第二是沟通,最后才是娱乐。而他自己,除了关注Facebook的动态外,通过这些国际社交工具,他也会与国外关注叙利亚动态的朋友交流,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声音,让更多国外的人了解叙利亚战争的真实情况。

网络基础设施超乎寻常的正常

很难想象,在这个被战争阴影笼罩的国家,网络基础设施运行得超乎寻常的“正常”。除了一些偏远郊区和农村网络信号不稳定,收费偏贵之外,在大部分城市,有不少运营商可以提供宽带、3G、GPRS服务,他们之间的竞争使得城市的3G网络的资费比郊区和农村便宜,上网的速度也更快。

Hydar告诉记者,叙利亚的战场与外界想象得有很大不同,没有毁灭性的狂轰滥炸,没有大规模的军队交锋。很多时候,都是游击战的形式,“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小规模冲突比较多。因此,很多地区被破坏的基础设施往往很快能得到修复,“甚至有些一边打仗就在一边抢修”。无论是政府军还是反对派军队,都对网络基础设施建设重视有加,因为谁修得快,谁就可能通过通信联络来指挥协调,获得战斗的胜利,也可以通过网络及时发布对己方有利的消息。在叙利亚人看来,网络、社交工具和他们的武器一样重要。

策划军事行动,进行战场定位

政府军士兵:Viber救了我一命

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通3G服务,Viber、Whatsup、WeChat、Rebtel、Linkedin、Google Plus等热门社交App在叙利亚迅速流行开来,武装人员也将这些社交工具应用到战场上、战斗中。

Ramy Bassa是叙利亚政府军武装人员。作为一名刚从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学生,战争爆发后,他就加入政府军。去年,他在叙利亚胡姆斯市执行军事任务时就曾陷入反对派武装的埋伏,他和战友被反对派武装围堵在一处民宅内,突围太危险,双方只能僵持。在此期间他就试着通过Viber(网络电话)向附近的战友发送求救信息,通过沟通,他确认附近的战友有充足的火力,有能力营救他。就在Viber上,他们策划了作战方案。由Viber定位他的具体位置,这也就等于定位了反对派武装所在的位置。战友及时赶到,48小时后,Ramy和他的战友成功被营救。

之前有不少人质疑士兵在作战过程中为何要打开具有定位功能的社交工具,让自己身处险境,而在Ramy看来:“战争中时时刻刻都有可能面临危险,与社交工具带来危险相比,帮助的可能性更大。”为此,去年他特意更换一部新的智能手机,安装了平时最常用的WeChat、Viber和Facebook。虽然花了他大半年的积蓄,但他依然觉得很值。

事实上,很多叙利亚战士的收入并不高,为了买一部智能手机,起码要攒上半年甚至1年的工资。在叙利亚没有本国手机品牌,因此价格稍低的索爱和三星很受欢迎,他们更看中的是能否安装App,“安卓操作系统和苹果的一样,也可以安装很多App。”目前,大部分战士的手机只能支持GPRS,而不是3G。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在战场上发挥作用。

政府军中流传这样一则光辉战史。当时,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在一个名为“Menning” 的军事机场对峙了一年半的时间,反对派军事力量对这个军事机场进行了持续性打击。机场靠近土耳其附近,叙利亚运营商的信号在这一地区没有覆盖,双方都很难通过通信手段在短期内找到援兵。但一位政府军战士利用技术手段,用手机接通了土耳其一家运营商的网络信号,并通过Whatsup向政府军援军发送求救信号,最终率先等来战机支援,守住了重要的军事要塞。

记者从Ramy那里了解到,不少反对派武装也会利用社交工具来召集成员,在社交群内,他们会写明时间和地点。政府军曾经试图破解他们在社交App上发布的内容,但是这个难度远远高于窃听电话。这也正是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都更愿意使用社交App的主要原因。

将Facebook当做出声筒,争取舆论同情

社交平台也是战场,用视频和图片来战斗

在交战双方中,反对派武装是最早开始在Facebook上发布战争的画面,他们通过发布“正在受害”的照片和画面,以博得国际社会的同情和舆论的支持。由此,政府军和反对派势力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之外,又展开了一场网络社交大战,争夺舆论话语权,“照片”和“画面”就是战争的“武器”。

Hydar表示,“反对派中的不少人都接受过美国人提供的IT方面的专业培训。”现在尽管政府军已经意识到掌握社交媒体就等于掌握话语权,并且不断开设专门的IT技术课程训练士兵,但是动作显然是慢了一拍。

就在日前,叙利亚大马士革被爆有军队使用化学武器,殃及无辜百姓,反对派势力迅速在Facebook发布叙利亚儿童受化学武器迫害而死的画面,将矛头指向了政府军,这震动了世界。而政府军的声音因为迟“发”一步,吃亏不少。但不少叙利亚人自发地在Facebook上为政府军澄清:“为什么反对派发布的只有死亡孩童的照片,为什么他们不发布更多成人受害的照片?难道叙利亚只有孩童没有成人吗?显然,这是反对派有预谋的诽谤!”

日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公布了调查结果,确认在叙利亚战争中确实使用了化学武器。但对于始作俑者究竟是谁也并未给出明确答案。这场争论也许会继续下去,政府军和反对派依然会为此大打口水仗。

采访手记

发达社交工具成就“战地记者”  社交工具被应用于战场之中和战场之外,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记者不做评论,在这里,我想说,因为有了网络社交工具,让我能够顺利地完成这次国际采访,成为一个没有到过战地的“战地记者”。这就是科技发展带来的神奇变化。

在此之前,我至少尝试了国内三种以上国际长途电话卡,即便运营商的客服再三确认可以拨打到叙利亚,但几次尝试后都无法接通。就在绝望之时,是网络电话Skype“拯救”了记者,付费充值后,第一次用Skype拨打,就顺利拨通了远在叙利亚的Hydar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同样充满欣喜的声音“Thanks god”,之后的采访因为有了网络社交工具顺利了许多。我们之间沟通的语言是英语,在涉及叙利亚地区的特定地名和人名的表达时,除了语音通话外,文字的即时沟通也帮了大忙。因此,记者必须要感谢社交工具。

采访结束时,Hydar对记者说道,“我想战争应该马上就要结束了。”他希望战争快点结束。我也希望,这个国家尽快实现和平,所有的网络社交工具都能回到正轨——帮助人们联络情感,而不是发送战争信息、求救信号。(via.IT时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