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教育政治学——获得幸福的能力

标签:文化儿童教育

访客:28716  发表于:2013-09-23 10:04:14

获得幸福的能力是儿童教育的初衷,传授或灌输这一价值的有效途径只能是“模仿”。作为被模仿者的家长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儿童教育政治学——获得幸福的能力

在许多不同能力当中,应使孩子最先获得哪些能力?只要家长们观察和思考过孩子们注意力的“稀缺性”,就必定同意这是认真教育孩子的家长们的首要问题——孩子的注意力应理性地(沿空间和沿时间)配置于哪些能力的培养过程?

最重要的能力是获得幸福的能力,这是儿童教育的初衷。这一短语的英文是:“the capability to be happy”(感受幸福的能力)。难道还有谁无法感受幸福?当然,比比皆是!我想起毛泽东对警卫员说过的那句话:你们年轻,不知道什么是幸福。因为,警卫员问他为何登山要走羊肠小道而不走修好的大路。许多年前的某一堂课,讲行为经济学的时候,我无意间说了一句话:真正的幸福常常就是受苦。立即有一位同学举手,说他完全无法理解我的意思。当然,我没有办法简单表述而且不使用上述悖论性的语言。我是想说,大部分年轻人,在今天的家庭教养中习惯的,是将“快乐”等价于“幸福”。只有少数学生,读了古典学之后,才懂得亚里士多德或古希腊哲人们,为何用“Eudaemonia”(好+灵魂+持久)来指称“幸福”。在心理学解释里,快乐是一种暂时感觉,不能持久。在汉译佛学词语里,“极乐”是持久的,故与“快”无关。灵魂的善的持久状态,才是幸福。受苦,与幸福类似,也有古典的和现代的两种汉译。灵魂的长期的苦,佛学语词称为“苦业”。现代人理解的苦,只是短期的,与快乐或“快感”相对而言,构成一对范畴。技术进步的实质是制造“便利性”。于是,现代人越来越像普通动物,“方便出下流”,只图快感而已。

可见,感受幸福的能力不是先天具备的,因为动物不能感受灵魂的持久的善。在需要灌输的核心价值当中,幸福(古典意义上的)是第一价值。中西思想传统,无例外地,不能明确指出何为幸福。因为,幸福只是涵盖被人们称为“幸福”的无数种可能心理状态的一个名称,在这一名称下面发生的,是无数可能的具体感受,在具体情境内,因人因时因地而千差万别。所以,传授或灌输这一价值的有效途径,从古到今,只能是“模仿”。

模仿有三种类型:纵向的——权力阶梯的下位者对上位者的模仿、横向的——同级之间的模仿、以及“榜样”。转型期中国社会,哪里有什么榜样可循?我只介绍纵向和横向这两类即可。在家庭里,权力阶梯的下位者,通常是儿童,但也可能相反——“孩子是王”。不过这一情形属于最坏的游戏规则之类,此处不必讨论。儿童在权力阶梯的下方,家长在上方,故而儿童模仿家长的行为,这是古今中外核心价值灌输的或许唯一有效途径。现代社会,对儿童影响更大的或许是横向模仿——幼儿园和学校里的“同级效应”。

古人的小学教育——“庠序之学”,我介绍过(章太炎),六岁之前,主要是“洒扫应对进退”。显然,这些行为的正确方式只可身教,难以言传。“孔融让梨”,以苦为乐,是模仿然后成为习惯的。关键性的困难在于,被模仿的人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最好的被模仿者,当然是已获得了“一任本心”之能力的人(梁漱溟)。家长们包括我自己在内,谁有这样的能力呢?我的观察,这样的人极少,如果还有的话。所以,退而求其次,被模仿者必须“扮演”自己的角色。

钱多是幸福吗?当然不是。那么,怎样扮演一个“不以钱多为幸福”的角色?控制别人的权力很大,也不能说是幸福的。怎样扮演一个“不以权势为幸福”的角色?诸如此类,举一反三,读者可以想象,家长或在家庭权力阶梯里占上位的人,扮演这些角色,多么艰苦——因为社会风气是相反的呀。

我观察多数年轻家长,有两类:其一,既然风气是追求金钱权力名声,那就让孩子模仿风气,否则将来吃亏的是孩子。其二,愤世嫉俗,指引孩子反叛社会风气。

第一类家长,我不必讨论。第二类家长,基本方向是正确的,因为,对孩子影响最大的,不是“社会网络”而是社会网络的局部性——那些“三角形”。营造家庭这一局部网络的好的性质,非常重要。但反叛社会风气,我认为对孩子而言太艰难,很容易沦为“玩世不恭”或“愤青”。我希望借鉴的,是日本青年和日本家庭的教养过程。我写了一篇报道式的文章,我觉得很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认真生活,而不是愤世嫉俗,这是第二类家长改善自己的儿童教育方式的关键。怎样扮演不愤世嫉俗但认真负责的角色,我从哲学里学到了很多。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