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车软件加剧打车难

标签:热点打车软件

访客:23691  发表于:2013-09-23 09:09:19

打车软件加剧打车难

演员王传君近日发了条微博“有了打车软件之后,师傅都奔着有小费的去了。这不是个好的开始啊”,引发了不少人的共鸣。日前,广州市民秦先生向记者报料称他在天河打车,在街边等了半小时都没有等到空车,但是用打车软件加价10元后,3分钟就有司机开着空车来载他了。秦先生质疑打车软件加价功能“扰乱了市场秩序”。连日来,记者在广州和上海对打车软件展开了多方采访。  

半小时打不到车一加价就有车

日前,广州市民秦先生向记者报料称,本月11日晚间22时左右,他和朋友在天河体育中心东南门准备打的前往沿江中路消夜,结果苦等半个多小时也不见一辆空的士经过。当时,和他们一样,聚在路边想要搭出租车的乘客还有很多。无奈之下,秦先生和朋友想起了传说中的“手机打的软件”。于是,他们通过软件查询发现,就在他们苦等的士的时候,在他们周围1公里内空的士居然有100多辆!

秦先生起初还不大相信——这边有这么多的乘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空的士不过来兜客?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秦先生和朋友通过打车软件“加价10元”叫车。结果,没过1分钟,就有一位出租车司机给他们回了电话,又过了仅仅两分钟,这位的哥就将车开到了秦先生他们跟前。原来,据这位的哥表示,他当时就把车停在秦先生他们马路对面的某个角落里。据这位的哥反映,那里有不少和他一样的出租车司机,都把车熄火停靠在路边休息,就等着有乘客“加价叫车”。

这位司机还向秦先生抱怨说:“你们加价10元算是少的啰,很多使用另一款软件约车的乘客都最少加价20元!”最终,秦先生他们乘车很快抵达了目的地,打表车费是21元,加上10元的“加价”,秦先生他们总计支付了31元。

软件揽客司机额外收入颇丰

搭车途中,秦先生从这位的哥处了解到,通过打车软件接客,出租车司机除了可以从约车乘客处获得金额不等的加价费外,还可以从软件的开发商处获得另外一份奖金。出车的哥光是这两部分的收入,最少的一次能有十几二十元,最高的能达到七八十元——正常的车费收入还不算在内!因此,当下班打的晚高峰过后,不少使用打车软件的出租车司机都不愿意开着空车在马路上扫街兜客,而更愿意将车停在一些常有乘客用打车软件约客的商业旺地附近,一边熄火休息,一边坐等可加价的生意找上门。

对此情况,秦先生非常生气,认为打车软件这种“加价”功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正常的打车市场,加剧了没有使用软件的市民的“打车困难”或者是逼得让乘客额外多花钱才能打到的士。他希望:“有关部门应该出手管一管这种乱状啦!”

上海的哥:加价低于20元不接

在上海某外企上班的胡先生也有这么一段亲身经历,“那次大概是要打车去三四公里远的一个地方,上车地点和下车地点都是闹市区,我在打车软件上发出了我的信息,第一次选的是不加小费,等了10分钟,没人搭理;后来我重新发了条消息,加5元小费,还是没人搭理;我重新又发了条加价20元的消息,不到3分钟,有司机接单了,可是我那趟车费也就20来元。”

在采访中,上海出租车司机林师傅是这么给记者算这笔账的:一般来说,加价20元以上才对司机有吸引力,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放空一个客人去接你这个订单,否则,在高峰期,不抢你这个单,马路上也都有很多客人。在记者搭乘他车子的十来分钟时间里,他的手机就多次收到语音提示,提醒他有订单可抢,他迅速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才加10元,让别人去抢吧。”

软件公司:每月花400万补贴司机

打车软件“快的打车”的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赵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快的打车”在全国的使用情况来看,85%左右的订单是常规订单,不加价的。另一款打车软件“大黄蜂”的联合创始人、市场部负责人邓薇也认为,通常乘客加价打车一般都是在打车高峰时段。

由于打车软件公司的盈利模式还未清晰,再加上政府监管收紧,比如在北京、上海、深圳、武汉等地已经先后叫停打车软件或对这些软件进行“政策指导”,因此国内一些小的打车软件公司开始出现倒闭现象。

在采访中,“快的打车”和“大黄蜂”都承认,公司还没有盈利。据了解,目前打车软件均免费提供给司机和乘客使用,另外,对司机的“奖励”主要包括:司机每周在线一定时间,就可以获得数十元的手机上网流量补贴。另外,每成功接单一次,司机也可以获得一定金额的额外奖励。以某公司为例,每个月光是补贴的哥的支出就达到400万元。

的士公司:从未批准用软件接客

“目前我们还不清楚哪些司机安装、使用了你们所说的‘打车应用软件’,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使他们安装使用了这类软件,也完全是他们的士司机的个人行为,与我们出租车公司毫无关系!”当记者就有多少出租车司机安装使用“打车应用软件”的话题,向白云集团、广骏集团和广州交通集团这三家全市最大的出租车公司进行求证时,三大公司负责人无一例外地给记者作出了类似回复。

三大出租车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这三大出租车公司都拥有自己的预约用车服务热线电话,也就是俗称的“电召的士”服务。经由电召服务热线电话,或者交委96900系统派出去承担预约用车服务的的士,每一辆车都要经过他们公司调度中心平台的统一调度指挥。“使用打车软件的的士司机纯属个人行为,他们接单之后是否能按承诺前往指定地点营运载客,我们公司根本没办法监控。”

交管部门:私下议价难取证  

对于秦先生反映的情况,广州市交委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广州的出租车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出租车司机不得在里程运费之外向乘客加价收取任何费用,因此,即使是乘客电召的士上门服务,出租车司机也是不能收取任何服务费的。在这种情况下,智能手机打车软件业不能例外。

广州市交委综合执法部门负责人则表示,打车应用软件所提及的乘客加价预约的士服务,很容易与非法营运出租车常见的“议价”行为混淆,造成出租车行业混乱,也给他们正常的执法检查造成一定的冲击。事实上,约车乘客与应召的哥之间通过打车软件的“加价”收费行为很难取证。“如果乘客在约车时同意加价,搭车到达目的地后又不支付这部分加价费用,从《出租车行业管理条例》有关车费规定的角度来说,应该也是可以的。”

该负责人表示,在没有乘客举报的情况下,他们很难对使用打车软件载客的出租车司机进行处罚,而最多只能在司乘双方发生纠纷的情况下,对遭遇乘客投诉的出租车司机进行教育。(via.大洋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