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数据而设计

标签:文化技术热点交互设计

访客:23195  发表于:2013-09-22 21:25:15

如果说设计师一直拥有改变世界的野心,那么有了大数据的助力,他们也许能够更容易地接近这个目标。

为数据而设计

2012年北京国际设计周的“智慧城市”国际信息设计展上有一辆奥迪汽车成为令人瞩目的焦点:在它的四周铺着一个巨大的LED屏,上面呈现着虚拟的行驶道路。现场观众用手机登陆活动站点后得到一个控制界面,进而可选择喜爱的车辆车型,在虚拟的城市中自由驰骋并和其它的用户进行沟通----这是一件基于驾驶社群概念的社交游戏装置作品,它的作者是中央美术学院数码媒体工作室的费俊副教授和青年艺术家李心路。费俊从2010年就开始为奥迪设计奥迪互联(Audi Connect)的概念和研发相关的产品,通过移动互联的方式,将用户、互联网、手机和汽车连接为一个系统,为用户提供导航、社交、消费和安全驾驶等多方面的服务和信息。

为数据而设计

费俊说,在这种产品研发中,会应用到大量的数据;利用这些数据可以开发出各种应用,比如通过手机上的应用软件远程监控汽车的速度、温度、地点、油量等车况信息;结合道路信息,实时为车主提供途径地点的消费资讯,例如当行驶经过某著名餐厅,就会收到此餐厅的电子优惠券,或经过某剧场时,收到最新的演出信息----一种智能化的驾驶体验将由此开启。他相信,未来许多的产品都会是基于对大数据的掌握、挖掘、以及对它的呈现,而这些产品的研发将会由设计师主导。

理解数据是未来设计师的基本能力

2012年11月9-10日费俊带领自己的两组学生参加了“全球可视化马拉松”----这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数据可视化创意大赛,已连续举办了两届。大赛分为“交互设计”和“信息图表”两种类别,参赛者须在周末的48小时内从给出的三组数据----疾病预警、全球航班网络和社交媒体中的美国总统竞选中选择一组完成可视化。

费俊的一组学生则选取了美国总统大选这一话题,用信息图的方式把推特上选战双方最常提到的关键词以可视化的方式呈现出来,并用百度搜索出这些词的图片为这一事件附上了一种中国特色的解读方式。另一组学生则选择了以交互设计的形式来呈现全球的脑膜炎疫情。在他们最终完成的动态图表上汇集了从2012年7月开始的90天内该疫情在全球的发展状况,数据中还区分了脑膜炎的几种不同类型;用户可以按照时间来查看某一天的具体情况。

为数据而设计

这场全球可视化马拉松吸引了一千多名设计专业和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参赛,他们来自全球38个国家的176所院校。毫无疑问,综合了科技与艺术的数据可视化正在成为大数据时代中教学和研发的一个热点。费俊说以前做数据可视化的都是纯理工背景的人,主要做数据的挖掘、分析,但他们不太看重可视化这一方面;但现在可视化已经被提升到了一定的高度,包括现在做科学研究和分析的人也意识到可视化的重要性。所以它就变成一个交叉学科、一个基于文理之间的热点。

目前费俊开设的“数据与信息可视化设计”课程已经成为数码媒体专业中与视频、声音、动画、三维基础等并列的基础课,这意味着对这些学生而言,数据可视化也成为他们必须掌握的一种基础技能。虽然艺术院校的平面视觉设计专业中也一直有信息可视化这样的课程内容,但费俊认为他这门课程的区别在于材料不同,即更多强调的是对数据进行采集、分析和挖掘,而不只是简单地组合信息;如何挖掘数据的价值,成了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能力跟课题。

“数据可视化是未来的设计师必须具备的一种基本能力,尤其对数码媒体的学生而言,必须要懂得如何为数据而设计。”费俊说,为数据设计首先必须要理解数据,它已经不像设计书籍封面那样只是简单地设计一张皮了。数据的呈现也不只是做出一个界面,唯有通过对数据深刻的认识和理解,才可能提取出来有用的数据;同时还要有自己的观点和表述方式,才能形成有价值的东西。“如果一个设计师不理解数据,未来他无法走到传播这个层面上去”。

费俊的一个学生正在设想为女性用户制作一个帮助她们避免遭遇性犯罪的应用,这里面也关乎数据。“首先你要为女性提供安全路线,夜里回家怎么走?那些地方不安全?----这些全都是数据,设计师能不能获得有关性犯罪比较高发地区的数据?没有这些数据又怎么能设计出来这种提供安全的应用?”

用数据讲述故事

数据可视化借助于图形、动画、视频、程序等手段清晰有效地传达数据背后所隐藏的意义,帮助人们洞察和理解真实世界的各种复杂问题。好的数据可视化作品不只是简单地做出绚丽多彩的图像,也要能很好地讲述与数据有关的故事。

刚开始数据与信息可视化课程的时候,费俊的一些学生也有疑惑,他们认为数据本身是很理性的,非黑即白,做出来会不会千篇一律?但后来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因为数据始终只是一个原始素材;同样一组数据,出来的效果可能非常不一样。在不扭曲数据本身客观性的前提下,设计师的叙述角度往往是带有鲜明的观点和个性的;如何叙述、使用何种表现形式的空间都非常大。数码媒体工作室陈列的可视化作业中有一件《莫言,流言》的作品颇为醒目,它采用了文革大字报的形式,这是学生就莫言获得诺奖这一事件做出的可视化作品,内容是对当天微博评论的摘录,用黑色表示偏负面的评论,浅色表示正面的----叙事风格带有作者强烈的主观色彩。而数据可视化马拉松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同样的三组数据,最终呈现的作品千差万别,这是因为每个人的表述方式都不同,故事的讲述也就形形色色。

“数据可视化强调的不是客观性,不只是把数据表达出来,而是用数据能表达什么。”

正是因为数据可视化具有这样叙事的功能,费俊认为这正是需要设计师参与数据可视化设计的原因:“一个工程师可以做出结构性数据,但他不一定会用数据来讲故事,不产生意义”,数据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它需要设计师的解读能力。与理工科背景的设计者相比,费俊认为设计专业的优势在于他们的视觉表达能力更强,他们对于数据可视化的关注点在于如何将结果呈现得更有意思,或者说呈现得更容易解读,让人更好地理解这个数据。

用数据讲述故事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费俊说,以戒烟为例,你不能就是说教,要给他呈现出来他没抽烟会怎么样,要用一些数据来告诉他,数据可以使故事更加具有说服力,更能影响人们的意识和行为,设计师因而得以更好地传递他想要传达的信息和目的。如果说设计师一直拥有改变世界的野心,那么有了数据的助力,他们可能能够更容易地接近这个目标。

交互式的数据可视化更具前景

费俊关注到十二五规划里面有一个微妙的改变,就是把以前提出的“数字化城市”改提为“智慧城市”,他说这个词的改变说明了我们以前的城市管理花了太多的钱可能只是做到了数字化,但数字化不是买一堆电脑,建一个数据库可以了;数据要发挥效应,它一定是要靠智能化,智能是来自于对数据的分析、提取,以及基于数据分析提取的反馈,这才是智能。智能化城市也是建构在数据的基础之上,它基于对你个人的数据的分析、对公共数据的分析,并形成匹配,这样才能形成智能化。而无论是智能家电还是智能化的应用程序,可视化都是一个重要的手段。MIT可感知城市实验室帮新加坡政府做过一个综合的可视化项目,可以实时动态地看到新加坡每天进出港信息、交通状况、出租车分布状况、天气状况等;在下雨的时候可以看到出租车都在哪些地方,从而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调度,这种交互式的数据可视化把各个维度的数据和基础框架都建立起来了,无论政府还是个人用户,都可以获取自己想要的数据信息。

虽然数据可视化有平面、视频或动漫、交互式等几种类型,但交互式这种让用户可“按需所取”的数据取得方式在费俊看来是最有效的数据呈现方式,因为它可以让用户根据自己的需求个性化地获取数据,而不只是简单地把数据堆砌在那里。交互式的数据可视化更具发展前景,因为它的应用极为广泛,更容易跟生活的各个方面嫁接起来。比如在地铁里,我想知道下一班地铁什么时候到?大概有多少人?我大概多少时间能到那个地方?生活中随处可见这样的需求,而这些全离不开数据。数据要发挥效应,它一定是要靠智能化,跟各行业、产业对接才有意义;另外一个就是跟消费者对接起来,接上以后这个应用会是海量的,“不然光有大数据又怎么着?”对于绝大多数消费者的需求而言,它可能就是冗余的,没有意义的。

"如何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提供合适的数据,这个事情才有价值。"

点击进入“数字艺术家”系列专题——费俊:交互设计改变世界

评论(2)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孙俊人 其实数据背后,还是用户体验,你抛开了这个主题去研究数据,弄出一些表面性的相关性结论,大数据就是迷信

      回复[0] 2013/09/23 09:48

    1. 刘强威 只听说过有人说学音乐或美术的,可能有更直观的大数据分析能力,想不到过了两天,见着真事了,呵呵

      回复[0] 2013/09/23 09:42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