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如何经营好自己?

标签:管理商学院经营热点

访客:21705  发表于:2013-09-18 10:22:24

在今年7月美国雷鸟国际管理学院(Thunderbird)与以盈利为目的的在线教育公司Laureate合作引发的喧嚣中,一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

雷鸟与Laureate签署了亚利桑那州校区的售后回租协议——这是让该学院校友感到愤怒的事件之一。但这份为期20年的回租协议有这么一条:“校友可以在租期的头两年回购校园”。换言之,亲爱的校友们,掏钱或者闭嘴。

该协议标志着那些想要获得全球影响力的商学院的一个分水岭。表面看来,这项合作的宗旨是投入教育转型,走在线授课的道路,让雷鸟的影响力能够扩大到从亚利桑那沙漠无法企及的地方。但更为根本的问题是:谁将为此出钱?

除了最富裕的商学院以外,这是一个所有商学院都面临的问题。它意味着,即便是最负盛名的美国商学院,比如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和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旗下的那些商学院,都与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合作,为它们的全球扩张融资。

这个问题对欧洲商学院来说甚至更为紧迫,因为它们没有美国商学院的捐赠基础,同时政府和商会资金的削减更加重了问题的严重性。这就是为什么雷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案例:尽管它是一家美国商学院,但它的行事方式与欧洲商学院类似。

首先,雷鸟是与伦敦商学院(LBS)、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或瑞士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一样的独立商学院,因此无法依赖大学的支持。此外,与这三所商学院一样,它没有任何本科项目。按美国标准而言,它获得的捐赠非常可怜,仅有2660万美元,不足雷鸟有志较量的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1%——后者获得了28亿美元捐赠。

但或许最重要的是,雷鸟的国际学生比例比美国其他商学院要高得多。美国商学院一个秘而不宣的秘密是,它们只从海外招收约三分之一MBA学员的一个理由是,国际学生不太可能拿出大笔资金捐赠。这可能是因为学员就业所在国家惩罚性的税收体系,也可能是因为保持联系更为困难。

在欧洲,商学院合并司空见惯。近20年前曼彻斯特就在英国开启了这一趋势,而2008年亨利商学院(Henley Business

School)成为雷丁大学(University of Reading)的一部分。在法国,商学院合并如今风靡一时,缔造了商科联盟国际商学院(Skema)(塞拉姆 (Ceram)与里尔商学院(ESC Lille)合并)、Kedge商学院(马赛商学院(Euromed Marseille)与波尔多商学院(Bordeaux)合并)以及Neoma商学院(鲁昂商学院(Rouen)与兰斯商学院(Reims)合并)。

Neoma院长弗兰克•博斯坦(Frank Bostyn)表示,法国商学院必须合并才能在国际上引起注意,吸引更多教师,打造规模效率。第四个理由是通过多元化和开设创收的课程,把风险降到最低。

雷鸟交易中最让校友不满的元素之一是开授本科生学位。但它有一个优势:拥有数年可预料的收入。

这也是英国阿什里奇商学院(Ashridge)与培生学院(Pearson College)达成合作关系的原因。培生学院是英国《金融时报》母公司培生集团的一部分。该协议于上个月宣布,最初旨在开展本科商科教育的合作,这将给阿什里奇带来持续、可预测的收入。

目前阿什里奇近70%的收入来自于高管短期课程,因此收入受到近年糟糕的经济和企业削减开支所拖累。雷鸟的处境相似。

“七姐妹”(美国一流商学院自命的组织)院校之一的高管教育主任,精辟地向我解释了短期课程教育的偶然性本质。这位主任表示,每年该学院都达到高管短期课程的目标。但与预测相比,收入来自完全不同的课程和客户。

不过,雷鸟及其校友的行为有一方面与美国院校相同:校友认为,他们应该在学校的未来及其战略中发挥作用。反对Laureate交易的毕业生已经发起活动,开始向当地的认证机构高等教育委员会(Higher Learning Commission)写信,4000名抗议者加入了Facebook的“拯救雷鸟”群组。

当然,这就是商学院的难题之一:你培养人才如何管理机构,到头来他们认为自己能比院长们更好地经营好商学院。

(转自FT中文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