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GBOOK:花儿静静地开

标签:管理信息系统社会创新乡村图书馆

访客:23039  发表于:2013-09-16 09:31:24

在宣武门东大街20号居民楼的后身,有一间7、8平米的小活动室。尽管这里和一般的社区活动室不同,铁门上有着彩色的云朵草地喷漆,还贴有温馨的开放说明——“我们在3月2日到14日停止开放,是因为湖南湘西的小朋友更难有阅读机会,我们要先去帮助他们!” 但是如果不是刻意寻找,你很可能错过。这家小活动室安静地犹如路边的小花,悄悄绽放。

实际上,除了说明上的特殊时期,周六和周日,这里都会显得特别拥挤,周围居民楼以及写字楼的孩子家长都会到这里免费借阅图书,志愿者会在这里为大家提供借阅书籍的服务。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是1KGBOOK的实验图书室,这间小小的图书室有针对6岁到13岁儿童的各类图书,约1300余册,其中还包括了首都图书馆的一部分少儿书籍。“要知道,根据研究如果收10元押金,就会将97名儿童拦在门外。所以我们坚持免费。”创建这个免费社区图书室的“哈哈姐”(范晶薇女士)是一位退休的上市公司CFO,她和“安猪”等人是“多背一公斤”活动最早的发起人之一。

 1KGBOOK:花儿静静地开

在“多背一公斤”(倡导旅游者在出行前准备少量书籍和文具,带给沿途的贫困学校和孩子并和孩子们交流的民间公益活动)活动的运作过程中,“哈哈姐”发现近年来由于人们捐赠图书意识的增强以及国家对基础教育的加大投入,在乡村中心小学或完全小学都有配备电脑设施的图书室。但是这些图书室由于缺乏相应的管理,往往成了“做秀”的场所。“很多学校的图书室,只有在有人参观或者有志愿者来的时候,才会开放,”“哈哈姐”在五年的走访中发现,“由于乡村教师师资紧张精力有限,因此无法分出更多精力管理图书室。”为此她决定利用技术手段从根本上改善这种状态。由于筹措资金的需要,1KGBOOK项目从“多背一公斤”活动中独立出来。

用商业标准做公益

在得到英国生手基金会、陈一心家族基金会、赵修平基金会、北京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等的资金捐助之后,2009年9月,1KGBOOK正式运作。2010年4月,推出了第一版应用软件。借力互联网在乡村的普及,捐书者和阅读者可以通过使用这个平台相互联接起来:公司等组织机构可利用这个平台进行捐书,比如360安全卫士、中智集团等都曾使用该平台进行图书捐赠;当然还有三联书店等网站供应商,也可以通过平台进行发货;而在受捐赠的另一方,建立具备离线功能的网络图书馆,使用简单方便的图书馆管理软件,使得学生可以自主管理图书室。

“哈哈姐”和志愿者在三月上旬到湖南湘西12所小学,便是帮助当地的师生建立管理图书馆的信息系统。借助当地志愿者组织的帮助,只需安装一个带有安全KEY的软件,乡村小学里的图书室的电脑便可以管理自己的图书室。经过简单的培训之后,孩子们便可以自己管理图书室里的图书。在经过版本升级之后,现在的管理系统可以轻松地获取豆瓣网网络上的图书基本信息。而在今年暑假,1KGBOOK还将推出手机客户端,到时候志愿者到乡村小学拿着自己的手机就可以完成“扫书”录入的任务,不必再为添置“扫描枪”而纠结。

信息平台带来的信息公开使得捐助方既可以看到自己所捐的图书的去向,而受赠者也可以方便地查阅自己想看的书籍。选择6到13岁儿童读物,是因为教育学家发现,这个年龄阶段是自主阅读习惯养成的最佳时期。借助图书馆、供应商等的推荐,1KGBOOK可以提供一个适合这个年龄层次的书目。而借助于对更多受赠者数据的收集,未来也可以根据数据分析,让老师给每个学生提供有针对性的阅读指导。比如,小红同学喜欢借阅欧美文学名著,那么老师除了给予相应的阅读指导之外,也会发觉这个同学在文学方面的潜力。

在整套系统的开发和维护上,1KGBOOK采用了商业标准,对整套平台系统申请了国家专利、使用授权安装(安全KEY)、后台统一升级等方式。这样的选择既有“哈哈姐”退休前所服务过公司的商业习惯的结果,也有一丝无奈。对于安全KEY和专利保护,“哈哈姐姐”表示由于曾发现有人试图抄袭或破解1KG捐书网,无法忍受以“善”行骗的行径,她选择了商业化的运作方式。

现在,1KGBOOK已经为西部欠发达地区的200余所学校,提供了图书室管理系统及培训,为4万多名师生提供服务,管理近40万册图书。实际上,这套系统不仅可以为乡村学校服务,还可以应用到城市社区图书室、私人图书馆等多种类型的图书馆。虽然借助志愿者开发升级该系统还存在很多现实问题,“哈哈姐”相信借助信息技术的力量,可以让更多的捐赠图书带给人们思考的力量。

尽管从商业模式上来看,1KGBOOK的运作已经相对成熟,不过她不愿意将这套系统用于商业盈利。她自己每月只从1KGBOOK拿200块钱的交通和通信补贴,而像志愿者也按照社会企业的标准从弱势群体中选择。

也许当人们了解到这间图书实验室的诞生,就会理解“哈哈姐”的“非营利”坚持。当这家图书室开始运作的时候,周围充满了讶异甚至怀疑的目光,“哈哈姐”最后以个人名义做了担保和解释,这才消除了社区里方方面面的“戒心”。由于这样那样的负面影响,免费和公益现在容易被人误解。在这样的无奈之中,“哈哈姐”希望以这个免费图书实验室作为一个样本,为今后的社区图书室等多形态的小型图书馆提供借鉴,希望未来无论乡村还是城市,都会有可以让人们灵魂栖息的角落。

这样的努力让人们看到了未来。就像初春的北京,春寒料峭,然而实验图书室的门外,一株玉兰正努力地含苞待放......

(原文刊载于2013年4月20日刊)

评论(2)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童其中 这是好事呀,想不到技术类媒体也发这样的稿子。怎样才能帮到他们呢?

      回复[0] 2013/09/16 10:10

    1. 梁璧君 值得推广,困富悬殊很大,穷人的生活可能是大家想象不到的难呀

      回复[0] 2013/09/16 09:49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