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设备走上 T 台,是时候考虑时尚的问题了

标签:营销技术

访客:17975  发表于:2013-09-12 16:42:22

本周是纽约春夏时装周,美女模特高跟鞋和晚礼服交相辉映,就连国内的一些女星们也去凑热闹混脸熟了。另一边则是 IFA 柏林消费电子展,极客电脑手机设备应接不暇,不少国内媒体也去现场报道。

在一周前,三星在柏林发布了下半年的新品,包括大屏旗舰 Note 3,跟手机配套出现的还有三星的新智能手表 Galaxy Gear。一周后,三星移动执行副总裁 YH Lee 坐在了纽约时装周的总部,一起的还有珠宝设计师  Dana Lorenz,不是谈论处理器内存架构系统,而是谈论关于手表的审美。

在 Dana Lorenz 身上不仅有大把的珠宝,还有一块略显突兀的 Galaxy Gear,而 Dana Lorenz 手下在 T 台上走秀的模特们也带着同样的手表。YH Lee 指着 Galaxy Gear 说:

“科技有时候会很艰深,有时候甚至会非常枯燥无趣,为了打破这种成见思维,为了带给女性消费者更多的时尚灵感,我们正试图把 Galaxy Gear 和时尚连接在一起,借此吸引消费者。”

把芯片电池屏幕电路集成在一个小小的手表之中实属不易,但是接下来的挑战是怎么样以时尚的姿态面对市场。确切的说,可穿戴计算设备卖的是“可穿戴”而不是“计算设备”,这样的产物需要迎合大众的口味,而不是照顾小众的极客们。

在 1999 年,三星就已经发布了旗下第一款智能手表 SPH-WP10(手表电话),这款手表颜色沉闷,外表笨拙,基本上就是一个加了腕带的功能机,还是带天线的那种,当然这也有当时技术设计水平限制的原因。可以预见到的,这款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看起来都显异样的智能手表销量惨淡。

samsung-sph-wp10_560

 

日韩厂商在智能手表方面步子比较大,除了三星,LG 和索尼都已经涉足这块领域,在之前索尼的 SmartWatch 定位中,相对专注于行动和冒险,广告中的 SmartWatch 可以伴随着男人骑车跑步,而并未瞄准女性市场。在今年索尼发布 SmartWatch 2 的时候,这款手表又是为“打动、专业和分立”而设计的。

这不仅仅是一个营销策略的变化,智能手机曾经是个新鲜玩意儿,但是这几年的疯狂发展使它已经能够成为主流产品,这也催生了智能手表的市场。人们已经意识到,可穿戴计算设备不仅仅是特工的秘密武器或者健身狂身上的手环,围绕着智能手机等产品,可穿戴设备的概念慢慢被传播开来。

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造出产品,并且让人们意识到戴着这些产品是件很酷的事情。时尚杂志和时装周无疑是可穿戴计算设备跨界扩大影响力的好去处。

Google Glass 在著名时尚杂志 Vogue 九月刊大量出镜,上周,Google Glass 就联合设计师 Diane von Furstenburg,让他带着 Google Glass 走上了时装周的 T 台。

1673360-inline-the-final-frontier-04-141852870915

多彩化算是跨入时尚的一个入门方式,Galaxy Gear 宣称将推出青柠绿、燕麦米色、野橘色、摩卡灰、黑色以及玫瑰金多种颜色款式。苹果刚发布的 iPhone 5c 也走上了多彩化的道路,不过成为大众的槽点。

3017077-inline-i-1-how-wearable-computers-force-tech-to-think-fashion

就像 iPhone 5c 的漂亮颜色和外壳仍然引来了群嘲一样,Galaxy Gear 即使有着上文天花乱坠的颜色分类,但是,Galaxy Gear 仍然是一款设计平庸并且高价的产品。并且在研发阶段,这款手表的原型机仅有黑灰两色。YH Lee 最终以智能手表是一种可穿戴的时尚产物,需要用多种色彩来吸引年轻的消费者为由劝服了公司高管实行多彩化战略。

设计和技术上的改进难度非常人能理解,在没有大跨步的进步下,跨界时尚,多彩化这些简单易行的方法便被厂商们所看重了。

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只有跟风时尚而没有引领时尚的能力,所以,像 Galaxy Gear 和 Google Glass 在时装周和时尚杂志镀了一层金之后,也算是和时尚扯上了关系,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捷径。

作者:刘学文    题图及文内配图来自:fastcompany  摘自爱范儿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