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社交媒体给社会带来的激进的开放——如何理解、操作、利用它

访客:23910  发表于:2013-09-10 14:42:25

 

      在距今不算太远的2005年左右,许多办公室、学校甚至是政府都在热烈讨论着当时初露锋芒的社交媒体给现今社会带来的激进的开放。但是在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已经到来的现在、社交媒体已成为主导平台的时候,我们的设计师、决策者、组织、消费者和个人要怎样才能利用好已经被广泛接受的激进开放呢?最近在苏格兰爱丁堡举办的TED大会上精彩纷呈的演讲刚好帮助回答了这个问题,并且在大会6月29日结束后推动了讨论继续前进。

来源:designmind

      在TED舞台上的演讲以及爱丁堡各处的即兴演讲持续了五天。在这为期五天的大会中,从神经科学家到教育家、从艺术家到活动家、从音乐家到政治理论家,他们的智慧与口才使得四个主要的议题逐渐浮出水面:

      无论对个人还是组织来说,制作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过程。DIY制作可以鼓励人们更好得了解世界的运作方式从而将其与他们的需求相连接。DIY也很有可能启发那些需要更好的产品和服务的消费者,甚至使得他们创造出新的产品,加入到市场的竞争中。另外我想补充的是,这些制造者在创造新奇有趣的东西的时候也是十分快速的,因为大多数的DIY项目都是在正式工作时间外的零散时间中抓紧完成的。对于制作来说,热情永远是新事物新想法最好的养料。

(Catarina Mota)

      在6月26日的一个焦点小组讨论“修、造、做”中,Arduino的开发者Massimo Banzi、智能材料专家Catarina Mota以及其他众多的的演讲者响应了这个议题。来自麻省理工大学媒体实验室的摄影科技研究者Ramesh Raskar提出他希望“DIY会向我们展示想象的新维度”。未来犯罪专家Mark Goodman在演讲中说到罪犯们正利用制作者的能力、利用新科技来犯罪甚至杀人,但是通过了解这种现象可以帮助专家们对付日益猖獗的犯罪现象。Zipcar和Buzzcar公司的创始人Robin Chase讨论了当人们的社交圈子被社交媒体打开的时候,他们是如何在朋友之间开展新的DIY生意来填补那些传统公司空缺的需求,同时又获取盈利的。在网上购物的支持下,制作的力量在“同辈朋友有限公司”中可见一斑。

      玩,是实现跨领域跨学科成功的关键因素。无论目标是克服个人健康危机,还是进行突破性的科学研究,亦或是构思推出吸引人的设计项目,幽默感和一番适当的竞争都是达到想要的结果的必不可少的元素。教育研究者Beau Lotto在他的演讲中指出最佳的心理学实验及其它学科实验都是“游戏”。哈佛商学院的教授Amy Cuddy则提出“能力姿势”——模仿神奇女侠或超人充满自信的身体语言已经证明在求职面试或者销售会议是有作用的。游戏设计师Jane McGonigal和大家分享了一个故事,她创造了一款游戏帮助自己消除了脑部损伤给她产生的负面影响,打消了原本想要自杀的念头。罗德岛设计学院的校长,同时也是一位倍受尊敬的媒体艺术家、设计家的John Maeda讨论了管理层可以如何从艺术家的娱乐思维中有所收获并且应用到管理中。

(John Maeda)

      可以成功把改变掌握并作为一项技能,对国家、商业领域乃至整个世界来说都是未来数年内需要掌握的最具价值的新技能之一。在一个规则不停改变、经济颠簸剧烈的世界中,掌握变化并且运用变化显得愈发重要。教育研究者Andrea Schleicher在TED大会上提到“成功与我们在学校里学到的理论无关,成功在于我们是否为变化做好准备”。拥有一家客户有IBM、微软、花旗集团等其它许多公司的线上管理学院的商业教育家Eddie Obeng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Don Tapscott在他的演说中说到,组织及个人如果过分拘泥于过去保护知识产权、信息私有化的做法并且拒绝改变的话将无法受益于大众和集体思考的力量。

      开放是开始,不是结束。尽管会议庆祝了激进开放的前途,演讲者多数认为这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崇高的最终目标,而应该作为一个传媒、政治、科技、医学、文化以及商业不断进步的时代的开端。他们认为开放在历史中一直是人类的崇高追求,也需要被充分仔细的检验和运用来使其结出香甜的果实。

      “只有开放是不足以驱动改变的”,管理专家Margaret Heffernan说,“建设性的冲突是必要的,我们必须心甘情愿地转换我们的观念。”令人惊喜的是,设计策划师Deyan Sudjic在他有趣的演讲中提出比起玻璃一般的全透明,把开放比喻为建筑的不透明性概念更加恰当。他指出不透明性是有着透明的可能性却又十分含糊的概念。社交媒体专家Clay Shirky的演讲带领听众在媒体的历史中穿梭,他讨论了从古登堡印刷术发明以来开放平台是如何激进地将新的声音传达给大众的,但是他也指出有建设性的氛围不是总能立刻形成的。例如1499年色情小说已经开始出版,而令人吃惊的是第一本科学专著的印刷和发行是在150年后。“媒体越多,意见越多,”Shirky承认和电报、广播电视所承诺的“世界和平”不同的是,上个世纪每当有新的传播媒介诞生的时候,对立的一边(至少作为激烈辩论的对立方)就跟着出现。在另一个充满争议的演讲中,制片人Kirby Ferguson将复制比作发明本身,他认为想法应该是一起分享的,好的想法才会常常被他人借用。他指出Bob Dylan和Steve Jobs是最擅长将他人的想法重新翻译。他说:“我们的创造力是从无到有的。”暗示了创新可能只是一种团队项目。

(Kirby Ferguson)

      非常期待这些议题以及其它许许多多在2012年TED大会上提出和讨论的议题能引起大众更广泛的瞩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诞生美丽的结晶、激发更多的灵感然后转换到全新的项目和产品中,同样的也会带来更多挑战。TED大会的成功在于其充分体现了展示和宣传的主题——改变游戏规则的概念,从而使得大会的组织者、演讲者、参与者以及线上观众相信这个概念能够将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照片来源: TED Conferences/Flickr,原文标题有改动。

Reena Jana是frog的执行编辑. 住在纽约的Reena之前是《商业周刊》的创新部门的编辑, 并且在包括《连线》、《纽约时报》、《哈佛商业评论》线上版、Fortune.com等诸多出版公司内工作过。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王志鹏 翻译得有点不顺,读起来有些困难。

      回复[0] 2013/09/11 11:08

    1. 伦佳佳 文章很有深度呀

      回复[0] 2013/09/11 10:49

    1. 温玉良 无论目标是克服个人健康危机,还是进行突破性的科学研究,亦或是构思推出吸引人的设计项目,幽默感和一番适当的竞争都是达到想要的结果的必不可少的元素。科技必须与人性相结合,才能真正给用户带来实惠

      回复[0] 2013/09/11 10:11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