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像你吗?】一位80后IT技术男,在繁忙中缺失精神生活

标签:IT精神生活80后技术男

访客:36720  发表于:2013-09-09 10:18:09

      周四夜晚8点半。杭州再行路。

  这是一条狭窄的、难得宁静的小马路,就在三塘小区边上。舒宏亮盲人按摩店就坐落在这里。

  店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SUV,车停在正中,看上去像是VIP车位。而车的主人,就趴在这家店狭窄的里间,接受按摩。在此过程中,他与推拿师不停地聊着天,吐槽“节节高”的油价:“十几年前,一升汽油才2块多钱。现在多少?8块都打不住!”

  做完推拿,这位名叫骆方的男子坐起身。骆方个头接近1米8,身材匀称、精干,理着恰到好处的短发,精神头十足。记者走近这才看清了,他身穿一件白色T恤,普通的牛仔裤配慢跑鞋,脖子上挂着玉石,左手戴着手表和佛珠。

  这样的形象,或许应该是优质男人吧?不过,让萌生企图心的小姑娘们失望的是,生于1980年的他“名草有主”了。岂止“名草有主”,骆方告诉记者,“这两年我记得起来的去电影院看电影,除了一次公司活动,全是带儿子去看的。”

  儿子今年8岁,刚上小学。也就是说,这位杭州帅哥25岁时便当爹了。

  “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在阿里巴巴做后台技术保障工作。我家住在城东,我们公司在滨江和城西的两个园区,我平时都要跑。”

  在以工作忙碌而著称的阿里巴巴干技术,骆方是一位典型的都市IT白领。在电脑前,一天更得坐10个小时以上。颈椎和腰酸痛,这样的电脑病,对于他这样每天长时间坐在电脑前的杭州白领而言,是躲不开的。“我们这样的IT青年,得全神贯注盯着电脑屏幕。”

  除了“朝九晚六”的工作,晚饭后加班,对他而言那是家常便饭。更辛劳的是,半夜一两点钟他可能会被电话吵醒,从床上爬起来。

  “平时,我回到家已经晚上7点半了,吃完晚饭、收拾好,是8点半。这时,老婆去给儿子读故事,我还得做一些工作上的整理、准备工作,儿子9点半上床。在10点我开始洗澡、刷牙之前,没多少时间用于精神生活。”骆方的时间分割,都相当数字化, “在周一到周五,我的个人时间,工作占50%,陪伴家人占50%。而到周末,60%的时间陪家人,20%的时间陪兄弟们吃饭、打台球,还有20%,就是上网到处转转,看看笑话什么的,放松一下。”


 

        深夜10点半,记者准备告辞,问他:“如果要登报纸,如果用本名不方便,麻烦你告诉我一个化名吧!”

  骆方又笑了笑,说:“这个‘骆方’,本来就是个化名啊!”

  原来,此“骆方”就是黄易《大唐双龙传》里的“骆方”,在小说中,骆方是飞马牧场的副执事,是一位深藏不露、泰山崩塌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高人。

  聊起《大唐双龙传》的时候,本来已经倦意十足的他,转瞬间,便如换了一个人,变得眉飞色舞。

  “我是个武侠迷,中学时代,我基本上都是沉浸在金庸和梁羽生的世界里,父母不在家时,我一个人在家,拿一柄木剑,使出小说里的各种招式,幻想自己行走江湖、行侠仗义。”

  骆方说,“在大学里,我迷上了黄易、倪匡,《寻秦记》、《大唐双龙传》、《六指琴魔》,都看了不止一遍。有好多次,我在寝室被窝里,打着手电看《寻秦记》,直到凌晨三四点,把整本书一口气看完。”

  道别时,骆方问记者一句话:“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就不能真正为自己而活吗?就必然会有这样的悲哀吗?”

  这,也是问他自己。

  一下子记起的电视剧是《喜羊羊和灰太狼》

  “如果不是为了儿子,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进电影院。”骆方说。

  整整一个暑假里,陪儿子去看过什么电影?骆方歪着脑袋,斜向上45度对着天花板,想了好半天。

  “7月份,刚放假不久,看过《赛尔号》吧!”骆方说,“小孩爱看的动画片嘛,记得当时我看着看着,还睡着了。”他裂开嘴,自嘲地笑了笑。

  另外,他能想得起来的,就只有《重返地球》了。“威尔·史密斯和他儿子主演的,看上去很适合我们父子去看。”这部也是7月份看的。最近一个半月里,他没有进过电影院大门。

  《环太平洋》、《小时代》、《遗落战境》、《速度与激情6》、《超人:钢铁之躯》、《星际迷航12》、《中国合伙人》、《致青春》……当记者报出一长串近期热映电影的名字,骆方皱着眉头,挠了挠脖子,说:“都没看过……本来前几天我是准备陪儿子去看《侏罗纪公园》的3D版,可是那天我临时加班,后来让老婆带儿子去了电影院。”

  为了弥补缺憾,后来,他抽空在家里,通过数字电视的点播,陪儿子看了《侏罗纪公园》的第二、第三部。

  在他的记忆中,其它陪儿子看过的电影,能想起来的,就仅有前年的《变形金刚3》了。“我一年进电影院看的电影,顶多也就三四部吧!”

  骆方这样的男性成熟“普通青年”,看上去,就不像是《中国好声音》、《非诚勿扰》等各路电视综艺节目的目标观众。

  至于,这两年自己最熟悉的电视剧是什么?他想了想,又笑了:“《喜羊羊和灰太狼》!”又是拜儿子所赐。

  对于“文艺青年”,进剧场、体育馆,去看演唱会、音乐会、话剧、舞剧、魔术等等舞台艺术,那是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对于骆方,那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生活方式。

  他唯一能想起来看过的演出,是10年前的旧事了,目的是为了追现在的老婆。

  “那次是在延安路上,叫什么……叫什么……”看到他艰难地回忆着,记者提醒他:“胜利剧院……”“啊对,胜利剧院!是一次国际杂技表演,好像是荷兰人来表演的,我就记得空中飞人了,还蛮精彩的。”


       

        看了几本畅销书,买的都是IT工具书

  骆方家住在城东,常去万象城,不是带儿子学溜冰,就是陪家人或兄弟们吃饭,更会带儿子到市民中心的青少年活动中心玩,那里距离杭州图书馆,不过一墙之隔。不过,宽敞的新杭图,他一次都没有进去过。

  别说公共图书馆了,阿里巴巴集团的滨江总部里面,就有支付宝图书馆,还有枫林晚书店,骆方同样未曾踏足。

  “对我来说,如果想看书,就上当当网买,方便得很。”想想也不奇怪,这是一位资深技术宅的必然选择。

  在网上,骆方几乎每个月都会买书,不过绝大多数都是程序设计等与IT工作有关的工具书。

  今年,买过什么文学、社科类的书籍?又是一番绞尽脑汁的冥想,他答道:“5月份,我买了一套《福尔摩斯探案集》全系列,现在还没翻过,先给儿子去看。”

  聊到这几年自己看过的畅销书,骆方可以用一个手数下来。“《杜拉拉升职记》,三本全看完了;《三体》三部曲,就看了第一部;《乔布斯传》,看了一半……”他补充道,“还有《盗墓笔记》,就翻了几页,啊对了,这本我没买,是在网上看的。”

  作为一位吃网络饭的人士,网络小说骆方总应该没少看吧?

  谁想得到,他的回答惊得记者大跌眼镜:“《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嗯,我看过……”恐怕有的90后并不知道,这是痞子蔡作于1998年的爷爷级网络小说。

  用iPad打打“僵尸”,K歌是遥远的事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IT男一般都是游戏高手。

  骆方就很有这样的范儿。从黑色随身双肩包里,他抽出一台iPad,给记者展示,如何玩《植物大战僵尸》、《王国保卫战》、《轰炸机防御战》、《被诅咒的宝石》……巧的是,这些都是塔防类游戏。“陪儿子出门,经常有很多碎片时间。玩玩这些塔防游戏,比较轻松简单,不用太紧张,蛮适合的。”

  偶尔,骆方也会玩《神庙逃亡2》和《水果忍者》,但是比较少。“多数都是在家里,人比较松弛的情况下,可以玩这些需要绷紧神经的游戏。”

  记者把他的iPad拿过来,第一页就把记者吓一跳——装满APP的文件夹,就排了四五行之多,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各色各样的APP图标。

  “如果说娱乐消遣,现在用台式电脑真的比较少了,一个iPad,可以解决多数问题。”骆方对记者说。

  呼朋唤友到KTV去K歌,对于拖家带小的骆方来说,只存在于遥远的记忆里了。

  不过,6月份时,他买了一把电吉他,加上扩音器,一共2000元。不过,到现在,他还没有摸过几次。“实在没有时间学啊!”

  看着亲戚朋友把小孩送去学钢琴、古筝、笛子,骆方却还按兵不动。“我周围的这些人,才艺鲜有学得好的。我可不想跟风攀比,得挑一个儿子最喜欢、最擅长的。”

  果然是个十足理性的理科男。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