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机与中国互联网的轮回

标签:互联网刷机

访客:27737  发表于:2013-09-06 14:28:41

刷机与中国互联网的轮回

中国互联网一直存在着江湖与庙堂的分野。前者的大本营在南方在深圳,后者的基地在北京。

北京的互联网是冠冕堂皇的,投资人喜欢硅谷模式的中国拷贝,媒体热衷于新名词,比如大数据、3D打印、自媒体……而南方则是山寨和接地气的代名词。

在庙堂之高的资本市场,手机游戏今年成了路人皆知的炒作题材。7月下旬,华谊兄弟以6.72亿元收购银汉科技50.88%股份;8月,中青宝4.4亿收购美峰数码和苏摩科技各51%股份……在此前后两只股票一路狂飙,中青宝的市盈率已超过350倍,被誉为今年第一“妖股”。除此之外,博瑞传播、浙报传媒、大唐电信等公司,都因为搭乘手游概念,让股民的肾上腺素一次次上涌。

一份游戏行业报告也印证了手游的热火:据国版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国际数据公司(IDC)发布的《2013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截至今年6月底,手游用户规模达1.71亿人,相比去年同期增119.3%。手游用户规模已超过端游(客户端游戏)市场,且是唯一继续呈现快速增长的游戏细分领域。

不过,以上都是舞台中央聚光灯下的表演。在南方,在庙堂人士看不见的地下,刷机事业又迎来了一波高潮。刷机,简单说来,就是在用户买到手机之前就把游戏或软件内置到手机里。在手游厂商看来,这是获得(或者说抢夺)用户的最短路径。

按庙堂的思路,一家游戏厂商,或者其他CP(内容提供商)获得用户的正规门路,当然是去各大应用市场打榜。比如苹果的App Store,安卓的各种市场。但这种方法费力又不讨好。

如果只看安卓应用的分发,那么,线上渠道已基本定局:360、百度+91、腾讯、UC+九游、小米、当乐,还有运营商及可能出现的微信游戏平台。这些渠道比较分散,而且对游戏的收入分成,比例都提到了6成以上。

既然线上成本这么高,游戏商自然想到了线下的广阔天地。在二三线城市,许多人其实不太明白智能手机的玩法。买了手机再去正规应用市场下载,毕竟有点繁琐。于是,在手机抵达用户之前的渠道,以及在购机之后的维修环节,刷机成了一个蓬勃的行业,成了一门手艺,甚至衍生出一些新技术。

经纬创投分析师庄明浩在“老S和他的刷机机器人”一文里介绍说:“只要是你能想到的有新Android手机的地方,都存在刷机商;出场厂家预装、大仓库刷一道、分仓库刷一道、手机卖场仓库刷一道、卖场仓库到柜台刷一道、最后柜台再刷一道。一道又一道,一到更比一道狠,因为后一道总是把上一道的东西刷掉”

这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野蛮之地,手机被无数环节刷来刷去。而厂商刷机的价格则一低再低。今年年初,雷锋网的一篇文章“我是一个刷机商”透露,年初已经跌破了2.0元/CPA(每安装一个应用支付2块钱)……在这种野蛮的擦写中,游戏厂商发现获得的用户质量越来越低,于是设置各种指标来考核刷机质量。魔高一尺的刷机者则以各种欺骗方式来伪造数据。

这种野蛮的攻城略地,这种相互斗智的博弈,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发生过许多次。在盗版Windows行业,在运营商的SP业务领域……游戏一次次轮回,中国互联网似乎永远无法跳出这样的怪圈。

为提高刷机效率,甚至有人开发出一键刷机的设备——闪刷机器人。当美国人忙着3D打印、Google眼镜和特斯拉电动汽车时,中国人则在山寨环节中做这种无聊的创新。真让人感到悲凉。

和手机一样,中国的电脑市场也经历过类似的刷机,只是操作方式略有差别。

在飞速前行的互联网时代,下面的故事有点陈芝麻烂谷子的味道。2008年9月,番茄花园作者洪磊因涉嫌提供盗版Windows XP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当年12月26日,雨林木风开发团队也宣布解散。被业界称为“三大XP盗版集团”番茄花园、雨林木风、深度的消失,象征着电脑刷机时代的谢幕。

Windows盗版行业的盈利模式是这样的:在改良的盗版Windows里内置一些软件,或者把浏览器主页捆绑到一些导航网址。当用户安装了盗版Windows系统后,一般会直接使用内置的软件和网址导航。盗版商则通过买卖流量、弹出广告以及捆绑流氓软件而获利。据业内人士透露,番茄花园这样的公司,在其鼎盛时期每年可以从搜索引擎拿到几千万元的巨额分成。

当然,还有众多不知名的装机商,直接为用户安装Windows盗版系统,它们控制的电脑,可能远远超过付出水面的番茄花园、雨林木风等等。接下来,流氓软件登场了。从前年发生的3Q大战,我们可以感知,发生在普通大众电脑上的军阀战争,可以野蛮到什么程度。

现在轮到了手机。和Windows不同,开源的安卓系统,自然不是被盗版,但被刷机商多次耕耘,自然是免不了的。从厂商内置,到渠道刷机,再到更野蛮的远程遥控。据报道,中国区部分苹果设备,有一阵子甚至出现自动下载软件的情况。简单讲,就是你突然发现,自己手机的已购APP列表中,出现了许多你根本不知道的软件。这是一种强大而邪恶的远程控制的变种,你的手机成为了别人手中的肉鸡。

在庙堂的语言中,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眼里,“渠道为王”或许有着比较冠冕的意味,是内容商和渠道商的对垒和博弈。而在南方,在互联网地下经济,“渠道为王”指的是野蛮刷机。收割掉一批用户后,赶紧拿钱走人。这是中国互联网地下经济的铁律。

这条黑暗的隧道,依然看不到尽头。

(本文发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科技波普”专栏)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