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动社会企业成长(一)

标签:管理社会企业资本

访客:26301  发表于:2013-09-03 14:47:48

社会企业在全球的兴起,《经济学家》将其分成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20世纪的开端,当时美国很多富有家族(例如卡内基、福特等)成立基金会,大力支持社会企业以解决社会问题,其中卡内基将大部分财富捐出,在全球建立起3000多家图书馆,“当你为小区兴建图书馆,就像为一个沙漠引进一条不竭的溪流”;第二阶段是二战后,英国的福利国家和美国的伟大社会,为了消除贫困,政府取代个人,承担了大量的社会福利工作;第三阶段是上世纪80年代,政府开始通过竞争性的外包来与私人企业建立关系,但这种合作关系往往有着太多的限制,太过重视削减成本;到本世纪以来,社会企业的发展进入第四阶段,政府加强了与私人企业的合作,微型贷款的出现,模糊了营利性与非营利性的边界,并让善行产生财务回报(参见本刊2012年11月5日期文章《让善回报:社会创新的投资》),激发出“颠覆性的、变革性的创新”,从而使社会企业具备了可持续发展的能力。一个善行资本社会(philanthrocapitalism)正在全球浮现,一些专家更是大胆预测,像谷歌与微软这样大型的社会企业也将可能出现。驱动社会企业成长(一)

政府-社企-私企的合作轴

自从30年前撒切尔在英国推动私有化以来,欧洲的福利国家,尤其是北欧也开始在社会变革中结合私营企业的力量,例如瑞典就成为“第三条道路”的拥护者,这是指既非左(社会/自由主义)又非右(资本/保守主义)的一种政治路线,既结合资本主义中自由企业的发展,也结合社会主义中降低不平等的诉求,政府的定位不在于大,关键在于促进社会平等公正,对私有企业不过度管制。例如瑞典就大胆地在教育领域引入学券制度,使得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互相竞争;将政府出资支付的医疗和老年人看护服务业务也发包给私人公司,这些举措,不仅节省了政府开支,而且动员了民间的力量与智慧,使社会企业得到蓬勃发展。

美国奥巴马政府也在白宫办公室成立了社会创新和公民参与(OSICP)办公室,促进政府与私企、社会企业家和公众之间的伙伴关系,推出“社会创新基金会”(SIF),拨款给美国一些最成功的非营利性组织,来支持它们在卫生保健、增加就业以及帮助年轻人方面的工作。

著名的管理学教授明茨伯格最近也明显地将研究兴趣转移到社会创新上来,他认为,要让政府-私企在全球经济危机后取得新的平衡,需要社会创新的第三种力量再平衡。政府-社企-私企的合作轴在全球开始浮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政府直接对非营利组织(不含志愿者)的资金支持,在美国是30.5%,英国46.7%,比利时76.8%。政府对非营利组织的免税政策也是美国社会组织强盛的基础,自1995年到2005年,美国的社会组织增长了60%。

从美国过去87年的慈善数据看,美国的人均捐款水平一直在人均GDP的2.5%左右,但人均捐款额一直随收入增长而提高,捐款的总资金量增长是标准普尔500指数增长的两倍。

大学也不甘落后,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院长彼得·图法诺认为,过去10年创办社会企业的需求出现了爆炸式增长。该商学院在2004年创办了斯科尔社会企业研究中心,正取得广泛的社会影响力。伦敦城市大学、斯坦福大学等也纷纷在商学院中开设社会企业课程。2012年,斯坦福大学商学院MBA的附加项目公共管理和社会创新专业有97名学生毕业,而1990年仅有37名。

如果把社会企业定义为解决社会问题的组织,德鲁克在《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一书中提出的创新机遇的七大来源。同样适用于社会企业:

1.意外之事——意外的成功、意外的失败、意外的外在事件;

2.不一致之事——现实与设想或推测的不一致;

3.基于程序需要的创新;

4.每一个人都未注意的工业结构或市场结构的变化。

5.人口统计数据(人口变化);

6.认知、情绪及意义上的变化;

7.新知识,包括科学和非科学的。

本期报道的金太阳、绿色地球、爱盟公益等案例,从外部看,正满足了社会老龄化(5)、环保意识增长(6)、呼叫中心、二维码、App等新技术(7)的创新机会。从大趋势上看,前两个案例都与福州、成都政府转换思维,促进社会企业参与解决社会问题创新的大趋势有关。

与发达国家对比,中国的社会企业尚处于萌芽阶段,例如中国的捐款额在2007年只有GDP的0.09%,每人捐款只有17.16元,中国在全球慈善指数排名在140名开外。但汶川地震的2008年后,以社会企业为基础的公民社会得到长足发展,在2008年捐款额大幅增长,达到GDP的0.36%,每人80.57元。

同时,新兴的创业企业也面临着发展速度与规模的挑战。例如,壹基金秘书长杨鹏的理想是参与日常捐赠的人次能达到500万,一年被服务的人能达到20万人次,志愿者的参与人次能够达到1000万。如此庞大规模的捐款人、救助人、志愿者,不仅需要在治理上透明、管理上达到规模效应,也需要庞大的技术平台支持。

 

(孙黎为堪萨斯城密苏里大学创新与创业助理教授,Sunsli@umkc.edu,他的新作《复盘——反思创新与商业模式》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更多相关文章请关注《专题:社会企业的技术流》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