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行走一边“行善”(1)

标签:管理模式社创企业

访客:22962  发表于:2013-09-03 14:11:07

一边行走一边“行善”(1)

“公益是一种生活方式”,郭鹏用了近5年的时间才把这种带有些官腔的公益实打实地做成了技术实用主义公益。

1000步价值多少?这不是靠说的,而是靠走的。最近有一款新上市的App叫“行善”,它可以计步,还可以把你每天走过多少步的数值捐赠出去。走路也可以做公益?没错,用郭鹏的话说,一个人每走1000步,就可以积聚1000步正能量,而这些正能量是可以用来捐赠的。

只要用手机下载该应用,每当计步数值满1000步,它就会提醒你可以捐赠了。你只需在“行善”的可选公益项目里挑选一个,点击就能完成一次捐赠。1000步的正能量可兑换1元,每个公益项目背后的都有相关支持企业,它们每收到1000步的正能量,捐出1元,直到预定额度捐满为止。比如,有一个叫做“幸福厨房”的公益项目,它每收到1000步正能量,就会由广州格力为乡村校园厨房捐赠1元钱。再有一个“大爱清尘”的项目,每收到4000步正能量,将会由上海港凯为尘肺病人提供1个口罩。

每个人每天最平常不过的“走路”在“行善”中被赠予了一种附加值,如果你一天能走5000步,就可以捐出5元钱,这种附加值由个人来创造,企业来买单。

目前在欧美“行走公益”正日益流行,在中国香港,徒步已成为一种健身和公益相结合的文化,大街上经常能看到有公益组织贴出徒步慈善赛的海报,几小时走完多少公里,报名的人越来越多。有时候周末,老师会请客带学生去步行,或者朋友之间相互约定,如果走完多少公里,则互相买单,捐钱做公益。在国内,由演员陈坤创立的“行走的力量”公益项目已经影响了不少人,各种将跑步、骑行等运动与公益结合在一起的活动也并不新鲜,但是,这类活动需要单独抽出时间,且都是一种集体行动。而时间,朋友或玩伴恰恰都是现代都市人所稀缺的资源。

有没有一种方式,把每个人在日常上下班、约会、逛街的过程中所走的每一步,都附上公益的价值,使之转变为可以置换捐款的行动。在过去的几年中,IT出身的郭鹏一直在设想着如何能利用新的技术对现有的公益方式来一次翻新或变革。

这个想法最初萌生是在2008年。身为四川人的郭鹏,在汶川大地震后,不仅自己身体力行,而且也积极动员身边的朋友同事参与震后捐助,但很快他就发现这是车水杯薪的工作,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过程监管,一旦监管不到位,就很难取信于公众。

在中国做公益,机构治理专业化和公益大众化一直是一对难题,“二者是相互博弈的过程,机构专业化之后,才能面向大众去推,否则解释不清楚。但现实是往往因为机构专业治理不够,信息不透明,使得大众诚信环境恶化,反过来向专业化倒逼”,从那时开始,郭鹏认定,做公益其实是一种方法问题。

2011年3月,云南发生盈江地震,郭鹏创立的爱盟公益与各大微博合作,发起了“一分钟V捐”的活动,用以募集当时震区急需品:蚊帐。这次活动,后来成了郭鹏第一次真正推动公益大众化和治理专业化的练兵。

“一分钟V捐”在各大微博平台上都设有公共账号,郭鹏之所以选择微博作为公益平台,正是看中了它在大众中的影响力及快速传播能力,同时,捐赠的方法也非常简单,网友只需要点击微博链接,就可以直接完成在线认购和支付。而在后台,爱盟的工作人员会及时地公布每位网友的每一笔认购记录,捐赠的反馈记录和受赠学校的实际使用情况。最后,到整个活动结束时,爱盟公益共为20多所学校募集到了10290顶蚊帐。

而对于郭鹏来讲,最大的收获是,在这个活动基础上派生出来一个全新的产品——公益项目管理助手,它是一个公益项目全景式管理平台,主要解决三个问题:公益组织的钱怎么来的、钱怎么花的、花钱的效果怎么样。郭鹏要确定每一笔超过0.01元的捐款都能查到源头,每一笔超过0.01元的支出都能查到流向。

目前,在爱盟公益的网站上,“微基金”、“免费午餐基金”等已在第一时间进驻。每天受赠方学校都会利用智能手机记录、拍照,将当天采购的食材和数量信息上传到平台系统,这样,每位捐赠人不仅可以查看所有的捐款记录,而且还能看到每所受助学校的就餐人数、人均花费、甚至营养配比,信息报送人员姓名和每日执行情况反馈。

郭鹏说,以前有一些民间公益项目都是起初运行良好,但是没多久就名存实亡,背后关键在于得不到受助端持续的反馈,信息不透明,失信于公众,导致项目没能真正利用起来。

更多相关文章请关注《专题:社会企业的技术流》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