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四)

访客:28314  发表于:2013-09-02 22:13:50

周鸿祎: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四)

周鸿祎: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四)

下面是周鸿祎演讲全文的第四部分:

问:我的问题是,创新对整个社会发展都非常重要,我的问题是,对小企业来说创新不容易, 360已经做了这么大,有那么多管理层,您如何对待公司内部的创新?

周鸿祎:如果大家看《天天向上》,我的手机号都公布了,所以有问题可以发短信或发邮件,今天只能和有限的同学沟通,希望大家理解。你的问题非常好,其实我经常在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也未必有答案,因为小企业没有选择,必须创新,大企业容易成规,尤其是以前比较成功的大企业容易在以前的路径依赖上做改良,所以有些大公司没有动力创新,我们也有这种困惑。我的解决方法是三种:

第一,从公司文化、心态上,我们不断地在强调,要继续保持创新的公司,我们上市也不是成功,上市只是一个手段,有更多资源,可以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儿。

第二,公司结构来看,什么适合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结构。我后来得出一个观点,在互联网时代提供了更前所未有的沟通方式,所以互联网大公司一定会效率减半,靠用户优势,所以我们在自己内部拆成很多扁平的小团队,把每个小团队看成是一种内部创业的小公司,用这种方法来化解掉所谓大公司的繁文缛节。因为我本人在雅虎工作过,最痛恨的是大企业那种条条框框,我认为创新也是打破这些既有规则,但这也要探索。

第三,我认为真正的创新还是要来自年轻人,前段时间我查了查,我们公司 85后出生的人1500人, 88后出生的人有500多人,我现在准备和他们分批对话,希望我们在内部能够挖掘一些思维不太受束缚,可能经验少一点,但比较敢想,比较敢冲的年轻人,通过一些内部的培养,鼓励更多的年轻人自下而上的创新,今天时间有限,我只是讲微创新,就是把创新拉下神坛之后,企业里的客服人员、运营人员、一线工程师他们也可以成为创新的主力。这次随身 Wi-Fi完全是我们底下工程师自己的想法,而不是我们自上而下的创新,所以未来企业的创新一定是从年轻人,从第一线,从底层发起的创新。

问:周先生您好!我想问的问题是,您认为现在的体制束缚对互联网创新造成哪些阻碍?

周鸿祎:这个问题太大,什么叫体制?

问:对于企业创新的有关体制。

周鸿祎:我觉得中国互联网其实还好,是在中国众多行业中管制相对最少的,因为政府不太懂嘛。给了这么多互联网还是蛮大的空间,你今天去办个网站还容易,不信你办个饭馆看看需要多少部门的批准。所以,今天对创新最大的阻碍,一是在很多人心目中的一种社会价值观和文化;二是我们需要更多有勇气的年轻人敢于放弃去保险箱的机会,愿意去民营企业、创业企业很重要;三是互联网行业巨头的垄断,包括巨头的一些做法对创新的打压,这种情况我觉得也在逐渐改善。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从 70后、80 后到90后要前赴后继不断有人去创新,经过几十年,可能中国也能达到美国硅谷的实力。我一致认为美国今天最大的实力不在于美国有多少牛公司,美国挺痛恨大公司的,会想把它拆掉,用反垄断诉讼对付他。美国是说没隔几年会有一批小孩能够成长为世界级的大公司,这种不断自我的更新,我认为才是一个国家真正的软实力。

主持人沈岿:现在轮到回答纸条问题。

周鸿祎:这几个写纸条的同学很感谢他们,每个纸条都特别长,但是显然没有认真听我讲,因为我的讲话都回答了他们的问题。说我的同学都在用,而且很喜欢用 360,但互联网行业中有一部分将你视为公敌,也有很多企业视你为最佳合作对象,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周鸿祎:我刚才讲的,我为什么会成为公敌,就因为我动了他们的奶酪,我觉得他们对我蛮尊重的,他们一方面痛恨我们,另一方面天天骂我,天天学我,到最近有的公司把我们的产品从头到尾又抄了一遍,我觉得这又是一种致敬。

问:360搜索最近是互联网的热点,据说市场份额在上涨,不过在其他产品竞争过程中引发很多法律纠纷,请问你如何看待司法诉讼和商业竞争的关系,我已经解释了,在今天谁有钱请更多的律师,谁有钱组建更庞大的法务部,谁更有关系,我觉得商业诉讼、司法诉讼已经变成商业竞争手段的一部分,这是我的弱项,所以我才来法学院跟大家沟通。    

问:您刚才演讲中提到了颠覆陈旧的商业模式,请问您如何解读“陈旧的商业模式”,与您提倡的商业模式的区别?

周鸿祎:陈旧的商业模式就是很贵、收费、不方便。个人电脑当年如何颠覆大型主机的吗?(答:不知道),因为你们出生的时候用的个人电脑已经很强大了。个人电脑刚出来的时候就像玩具一样,如果你读读乔布斯、比尔·盖茨的传记,特别丑陋,连屏幕都没有,键盘也没有,功能也很简单,但是为什么它能起来,而且当时王安、惠普 IBM对个人电脑没有一个人看得上眼。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他再有缺点,大家不要怕缺点,就像中国队跟人踢球似的,不怕被进多少球,只要比对手多进一个球就好了。结果中国队又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他们只进了一个。

当时70年代,在座的教授都知道,你要用电脑需要到专门的机房,换上白大褂,不要想歪了,换上白大褂和拖鞋,个人电脑给人创造了一个体验,你再也不需要到别人的机房看别人的眼色,你在自己家里就能玩电脑了,就能搞机了。所以,它就赢得了很多用户的欢迎,它就不断地发展,走到今天,你会发现个人电脑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三十年前的大型主机,这就是先进的商业模式,但在当时它的先进性被很多缺点所掩盖。各位同学,可能你们今天很多人如果生了孩子,抱着一个出生的婴儿,你列举缺点可以列出很多的缺点,他的脖子还不硬,不会叫爸爸妈妈,但它代表一个缺点,他代表着未来的长大,会取代你。

所以,刚开始的创新它有很多缺点,你一定不要用求全责备的眼光看,看它的先进和落后,不是看它表面的东西。数字相机取代胶卷或今天手机取代数字相机是因为手机拍得更好吗?其实不是,是因为数字相机拍的比传统胶卷更好吗?今天好的单反数字相继已经上千万像素,但刚出来数字相机时只有 30万像素,3 万像素,和摄像头似的,为什么它能战胜传统的菲林,就一个优点,再也不用冲胶卷了。是不是更方便,更简单,你今天出门,如果有个卡片机,有个好一点的手机,都宁愿带一个,而不是带两个,也是因为在一个更简单了,更方便,你会发现这种颠覆,抛开表面看本质,这种颠覆其实就是让复杂的变简单,把收费变便宜,把窗户纸戳破了,就是先进的商业模式。谁给用户创造更好的体验,给用户创造更大的价值,谁把用户放在商业利益之上,谁就是先进的商业模式。

问:您刚才一直在强调互联网创新因素,鼓励颠覆创新,您觉得互联网创业在中国如果要创新会遇到什么困境?其中最大的是哪一种?

周鸿祎:我刚才讲的外部因素就是巨头垄断的心态,我在相对打击他们,再过五年,对同学们的形势可能更好,对你们来说最大的在于内心,是不是更勇敢,敢于去尝试,这是最重要的。

问:周先生,我有一个真正创新的产品,您愿意买我的产品是一个还是买两个?

周鸿祎:这个想法是错误的,真正的创新刚开始不要先考虑收入,也不要先考虑去卖给用户,你应该先告诉别人,我做了一个什么样的产品,我解决了用户什么问题,我给用户创造了什么价值。如果在座的教授都觉得同学,这东西在哪儿?我马上就要用,剩下多少钱是战术问题,我可以免费快速铺满市场,也可以收费,因为我要挣点钱,所以,我反复强调,很多人会把商业模式错误地等同于收入模式,这是很多人给大家灌输的错误概念,商业模式是复合体,今天互联网时代商业模式首先谈产品模式,你做了什么样的产品;再谈用户模式,你解决什么问题,面对什么样的用户群;然后再谈你的推广模式或市场模式,你怎么迅速地达到用户。当有了这个东西之后最后再谈你的收入模式,所以商业价值要建立,你说买两个,买一个,花 240还是250 都不成立,这建立在我对你的产品是否认可。消费者特别质朴,我们经常犯的错误,自认为很了解一个行业,做出很多花里胡哨的技术,灌输给用户,做出新的产品教用户怎么用。错了,消费者根本不管你是什么理论和概念,他永远会问你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买你的产品,你的产品能给我创造什么价值,最复杂的商业模式也要回答这个最简单的问题,如果你之前做了一个简单的产品,能把这个问题回答出来,它是 240还是24 就不重要了。当你有一天去融资,去推销,犯了一个错误,一定要想清楚你给人家创造了什么价值,而不是先问别人愿不愿意给你 240元,因为你没有讲清楚你的产品是什么,所以我没有办法回答你的问题。

问:周总,早期的创业盲目往往会遇到问题,面对用户的需求和体验,我们不确定是真正有价值的,一个产品可能前期需要数十个功能,我们怎么样以最低成本决定这个功能是有价值的,怎么样低成本试错。

周鸿祎:这是个好问题,可惜时间短了,我只讲了道的问题,没有讲术。我在网上写了一个微博你可以搜一下,叫微创新。

创新不是十个功能吸引用户,打动用户只要一个功能,所以一定要学会做减法。我经常讲做产品的人要学会“精神分裂”进入到“小白模式”和“傻瓜状态”,我知道考进北大的人肯定是聪明人,没有人像我这样二五。我经常会进入到傻瓜模式,从用户角度考虑,你就知道普通用户哪个功能可能会用到,而不是你自己想到我有 10个功能,我要去做。就是换位思考。

哪怕你最后搞不定,找有可能的,用低成本,小步快跑的方式做个粗糙的东西做实验,因为今天互联网最大的好处是你和用户面对面。你建个论坛,用户上来狂骂你,你知道产品做错了。用户上来夸你,今天 10个,明天20 个,后天 40个,你就知道碰对了,可以做深。如果上来的用户连骂你的用户都没有,赶紧换一个方向。所以,创新有时候是试错,是试出来的,成功有时候也是熬出来的,不是一个主意做出来就灵。

很多公司今天干的事儿,融资的时候,和出道者时写商业计划署绝对是两回事,因为大家在行业中不断屡战屡败不断尝试,我们本来雄心勃勃做搜索的人莫名其妙做安全,把安全市场搅得一塌糊涂,最后成为安全公司。这里面你不知道什么是用户的点。所以,我反复强调,做这些事儿,失败是必然,要不怕失败,要不断地试错。

问:周先生您好!很高兴在北大您很朝气蓬勃的演讲,我非常喜欢您讲的一句话,人生不在于你有多少选择,而在于你有多少自己的选择。

周鸿祎:这是我们的广告吗?那个广告我看了非常失望,拍了好几天,最后广告的主角不是我,是那辆车。

问:我很喜欢这句话。

周鸿祎:我因为这句话而拍了这个广告。

问:我很喜欢您本人。

周鸿祎:您的问题是什么呢?

问:当您从西安毕业,再到 3721,到雅虎,再到创办360,帮助老百姓办实事,相当于为人民服务。

周鸿祎:他们一定认为你是我的托。

问:让您这么坚守的价值观是什么?

周鸿祎:同样问题是很好,但大家一定认为是我埋伏的托,我声明一下不是。其实我给你一个建议,当年你认为我和你们一样,你以为我天生口才很好吗?不是,我也是被逼出来的。我头一次见到投资人也是罗里罗嗦都不知道说什么。第一次站在台上观众哈哈大笑,不像今天大家听着哈哈大笑,而是厌恶得哈哈大笑。所以今后我们创业要学会基本功能,电梯时间,你坐电梯的时候遇到一个人,在很短的 15秒里用两句话说清楚你是干嘛的,你想干什么,从而吸引他的注意力。有这个能力的同学泡妞肯定是高手,我不会泡妞,从来没有泡过妞,但我很会对付投资商。今天同学都很好,但我习希望大家练练这种能力,用几句话说清楚,将来向领导汇报,和融资都有好处。

这个问题很好,问题很容易回答,很多人都以为做选择很难,你们知道两捆稻草的驴最后是怎么死的,痛苦死的,因为选择很难。在困难面前我经常不做决定,我经常一拍脑袋就做决定了,因为做决定是因为我有很简单的价值观,未来十年里你最想做的一件事儿是什么,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今天我很希望我是 90后,也希望和90后交朋友。我觉得 90后你们不缺个性,也不缺自我,也很有才华,可能最重要的是要花点时间想清楚这辈子,比如最近 10年、15 年最想要什么,你只有把自己最想要的事儿想清楚了,你的价值观就简单了。因为你做任何判断就想,它对我最想要的这件事儿有帮助就干,没帮助我就不干。这样短期的诱惑,一些遇到的困难他都不会左右你,如果你没有一个内心很坚定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就会被很多小事儿所左右。比如同学出国了,你会说他们为什么出国我不能出,你找新东方去;还有的同学考公务员,你也觉得怎么样,你没有做坚定的想法,一直在摇摆。同学做电商了,你也创办了一个网站,做三天之后又后悔了。我看到了太多的例子,是他们内心没有想清楚想要什么。这个话题特别简单,可能也特别难。因为我是学理工的,如果你考虑问题时又考虑领导,又考虑父母,还考虑同学们怎么看,还想你女同学怎么想,还考虑社会影响,这是解多元方程。你就自我一点,我想怎么样。

我比较幸运的是,我和大家分享一点,我有很多缺点,缺点不计其数,说话粗暴,我就是我竞争对手的恶梦,我经常出现在他们的梦里,但我有一个优点。我上高中的时候就想清楚我这辈子要干什么,当年我有两个想法,一是上北大物理系,这个梦想破灭以后,我第二个梦想是说我有一天要做自己的软件,要很牛掰,很多人用,觉得这有成就感。我不要进到我父母当年的单位仰人鼻息,开个自己的电脑公司,安排我自己的生活和命运。一旦我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所有的选择都变得非常简单。比如上大学,虽然当年北大没来成,很多二流学校还是愿意要我的。所以很多学校给我很多专业,其中有一个学校让我上实景工程,我爸妈看到这个 Offer都流出眼泪了,他们是经过困难时期,吃不饱饭的年代,他们说你以后去上这个吧,我们家以后不愁吃穿了,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实景工程是干什么的,后来才知道是做罐头、做酱菜的。我当时不知道西安交大是干什么的,以为是铁路的学校。但他让我上计算机系。很简单,我要搞计算机当然要学计算机,所以就去了。当时很多同学都很功利,天天在讨论 21世纪流行什么,是生物、国际贸易还是建筑学,所有这些选择当时看起来都很聪明,都很功利,事后证明都是不对的。

当时我去北大方正,因为我做公司失败了,当时很多企业愿意让我去南方,给我更高的薪水,我也是不爱财的人,我也和大家一样,也爱财。但我去北大方正拿 800元的工资,这稍微吐槽一下,北大方正因为有北大的毕业生做底,他最不希望我们这些外地高校来的学生,所以我们都住地下室,都住仓库,一个月拿 800元。唯一的乐趣是能来北大看电影,跳跳舞,看看女同学。所以我义无反顾地来了北大,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不愿意去南方拿 3000元一个月的银行呢?但我想学习怎么做软件。后来我们创业的人时,很多人也会佩服我说你丫太有勇气了,放弃了高薪和职位,我说没有你说的那么玄乎,这需要什么样勇气?我觉得公司已经不适合我了,它没法实现我做自己的理想,对我来说,去创业,放弃这些别人认为很珍贵的东西,对我来说Nothing。所以,很多时候,如果你内心想清楚这一年想要什么,选择就会很容易。

当年从雅虎出来的时候,他们也威胁我,我说实在无法容忍不能创新窒息的气氛,他们说你要走扣你的钱,因为我把公司卖给他们,他们要扣我 3000万美金,3000 万美金不是大数,也还可以吧。很多人替我惋惜,我说自由是他妈最重要的,干自己想干的事儿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就说 Fuck U,去你的吧,我自己做投资,做创业。因为很简单,我的梦想到今天都没有变过,我还是梦想做出来一个挺牛的产品,不管成不成功只要你们用我就很开心,大小不重要。

讲到这里,各位同学我不想讲大道理,我们论道,讲创新,可能你们离得有点远,借这个机会希望大家好好想一想自己的未来,不说远,就 10年、15 年,大家再聚首的时候,你希望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非常非常对不起,时间的关系,周总已经讲了 2个半小时,这里我最后略做小结,周总所有演讲当中给我一个概念是最具有吸引力的,就是颠覆式创新,大家内心自己仔细体会颠覆式创新,一个硬币的两面给你带来什么样的感觉。

还说一个颠覆式创新, 90年代几个中国合伙人成立了一个小公司,后来经过了六十多年的发展,成为一个大公司,历经几任 CEO的变化,包括姓毛的,姓邓的 CEO,他们都在进行颠覆式创新。今天感谢周鸿祎先生给我们做的很精彩的演讲。

周鸿祎:送给大家一句临别赠言,乔布斯在斯坦福的演讲,大家都看过,对我的人生影响也蛮大的。他最后讲“ Stay Hungry,Stay Foolish ”,我觉得蛮有道理,很多人对这几句话做了乱七八糟的翻译,我对这句话做了重新的诠释送给各位,希望各位和我共勉:如果要做创新者,要不装,要不端,有点二。

更多内容请关注《周鸿祎: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我是90后 创新就是要保持真实,总是拘泥于限有的圈里,永远没有创新。要创新就是要在最真实的状态下想到更新颖的想法。

      回复[0] 2013/09/03 14:27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