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成败的玄机

标签:管理社会创业双边市场

访客:22856  发表于:2013-09-02 14:56:04

社会创业成败的玄机

 

2012年5月,由两个美国女孩创办的公益型小额信贷机构“我开网”宣布停止运营,其网站上的公告说倒闭的原因是缺乏足够的财政支持和在预算内找不到合适的CEO;而同类的“齐放网”也在2011年卖出后陷入停滞状态。这两家公益网站在苦苦支撑了5年之后,都迎来了一个“无言的结局”

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主营牦牛绒织品的Shokay等社会企业,通过创造性的模式设计,把生产销售和公益事业一并做得风生水起。

这种冰火枯荣的对比,引起人们对在中国进行社会创业的思考:在当前特定的社会环境下,成功的社会创业需要哪些关键要素呢?

水土不服?

“我开网”和“齐放网”这两家网站的共同点是公益型小额信贷的模式,都是由美国公民发起。不同点在于,“我开网”面向穷困农民,“齐放网”则面向贫困学生。

实际上,这两家网站都是Kiva模式的“中国复制”版。2005年成立的Kiva是世界上第一个提供在线小额贷款服务的非营利组织,通过他们的网站,人们可以把钱借给那些急需资金的穷人。借款人可能是一位需要200美元买一套更好的农具的农民,也可能是一位需要2000美元开一家商店以供五个孩子读书的母亲。而这些钱,对于那些没有任何资产可供抵押的穷人来说,是不可能在商业银行里借到的。这种模式和“穷人的银行家”尤努斯倡导的理念一致。尤努斯创立的格莱珉银行,向社会最底层的穷人提供小额贷款,使这些在通常金融制度下无法得到信贷的人有了起步的资金。

Kiva模式主要通过与世界各地小额贷款机构合作来运作。各小额贷款机构通过走访等形式,获得贷款申请者的基本信息,公布在Kiva网站上,包括他们的照片、创业计划、还贷安排等,这些申请者需要的金额从75美元到1000美元不等。网站模仿网上商店的做法,根据偿还前期贷款的情况、经营时间和贷款总金额等把申请者分级。在放款人选择好放贷对象,将资金转移给Kiva网站后,Kiva会把资金以免息或很低的利息借贷给相应的小额贷款机构,然后这些机构再以一定利息将资金借贷给需要的穷人。整个流程在Kiva网站上都是透明的,放款人可以跟踪了解贷款的使用情况。

但“我开网”和“齐放网”来到中国,首先遇到的是落地问题。以“我开网”为例,首先作为美国人,两位创始人无法在中国注册非营利性机构,为此她们必须先在美国注册成立一个NGO组织,然后再到中国申请开设代表处。而且最初设想的借贷模式也不可行,为了防止非法集资,中国禁止小额信贷机构吸纳存款。在调整模式适应中国国情的过程中,“我开网”预计的两个月落地最后变成了两年。

在接下来的运作过程中,问题也渐渐出现了。据报道,“我开网”99%的资金来自美国和香港,随着中国整体经济强劲增长,很多外国人对中国地区发展不均衡的状况缺乏了解,许多外国人拒绝再向中国捐款。“我开网”曾努力将募资转向国内,比如2011年与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合作,取得公募资格,在中国接受人民币捐款,但情况并不乐观。

同时,募资成本开始升高,其不仅要举办活动为外国公民讲解项目,还要负担美国和中国的机构运营支出。而“我开网”的模式本身也无法以足够的利润来支持其滚动发展,包括维持各种运营开支,因为贷款人支付的利息以及捐款人赞助的经费,大多留给了四川和内蒙古的两家合作机构。而除服务成本外,这些小贷机构还要承担服务对象的风险成本,贷款收取的利息仅够勉强维持生存,更不用提盈利了。

尽管“我开网”创始人魏可欣交出了一份“961名借贷者,1500余份小额贷款,还贷率高达98%”的成绩单,但“我开网”代表的公益型小额信贷机构目前已经从2003年鼎盛时期的300多家缩减到目前不足100家,而且仍有进一步萎缩的趋势。背后的原因,既有政策上的局限,比如金融政策规定,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杠杆受限制,小贷公司从银行融资的资金成本过高,小贷机构不能吸储等,但这些机构的商业模式本身与中国当下的社会环境不够配合则是导致其不能破开局面的直接因素。

寻路中国

相形之下,Shokay公司的良好发展则揭示了在中国社会创业成功的一种现实路径。

社会创业成败的玄机

2007年,当时还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管理与国际发展专业研究生的乔婉珊与同学苏芷君,这两个来自港台地区的女孩在经历了一次中国西部之旅之后,决定从牦牛绒入手,做一个社会创业的尝试。5万美元的哈佛毕业创业计划奖学金成为她们的启动资金。

Shokay先从藏区牧民手中收取牦牛绒,交给合作厂家进行清洗、染色,捻成色彩艳丽的纱线,然后邀请纽约和上海等地的设计师进行服装和配饰的设计,而上海市崇明岛上近50名织娘——来自下岗女工和当地农村妇女,来完成这些产品。最后,这些定位为奢侈品的衣服、帽子和围巾将会在全球10个国家,超过100家出售创意和公益产品的特色店铺中售卖。

现在除了上海的两家实体店之外,Shokay还在淘宝“天猫”商城有自己的官方网店。据介绍,日本和德国是Shokay销售情况最好的地区。认同该企业理念并喜欢产品品质的“环保顾客”群体的壮大带来公司业绩的稳步增长。在这样的正向循环之下,公司的部分盈余被用于回馈当地牧民,从最开始教当地牧民如何梳理出更优质的牦牛绒,到现在开始教当地女性如何自检、如何尽早发现自身的身体病变。Shokay希望今后将牛绒打造成类似“莱卡”一样的原料,成为行业变革的领先者。

人们不难发现,Shokay的模式和英国“Pants to Poverty”(参见《IT经理世界》2012年7月5日《行善的内裤》一文)非常类似,将自身涉及到的每一个产业链条都和“行善”相联系,关注企业在产业链条中每一个环节的社会责任。

我们也可以从双边市场理论的视角来理解社会企业的成败。双边市场也被称为双边网络,两组参与者需要通过中间层或平台进行交易,而且一组参与者加入平台的收益取决于加入该平台另一组参与者的数量,这样的市场称作双边市场。双边市场涉及两种类型截然不同的用户,每一类用户通过共有平台与另一类用户相互作用而获得价值。Shokay的成功在于打造了一个平台使得生产牛绒的牧民和希望购买到高品质牛绒产品并对消费理念有要求的顾客得以相互链接,并能相互作用获得价值。而反观“我开网”的失败,原因在于虽然受助贫苦农民可以增长,但是捐助者越来越少,二者之间的失衡导致平台难以为继。

社会创业成败的玄机

以社会企业为代表的社会创新活动正在成为解决中国社会问题的一种力量。借助互联网等技术,社会创新正在从传统的慈善救助、扶贫济困、社区自治等领域,扩展到生态、教育、就业、消费、养老、住房、卫生保健、疾病控制、能源节约、人口流动、动物保护、气候变迁、城市管理、交通疏导、体育竞赛、新闻传播等领域。

在这个过程中,有越来越多的有志于公益事业的人士投身到社会创业的新兴潮流中来,但是,与普通的创业活动类似,其中有很多社会创业活动归于失败。如何更好地去整合多方力量、激发受助人的主动性创造性、建立创新的业务模式、致力于系统性的解决社会问题,值得诸多在中国从事社会创业的人来认真思考。(原文刊载于2012年12月5日刊)

评论(2)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我是90后 翻来覆去论证可行性,更加重视长期的目标,一开始就整一个团队。用伟大的理想来号召。气氛不错,几乎人人觉得有奔头。问题是多数此类企业现金流永远有问题,融资成了救命稻草,自身造血能力不能接济,即使融到资,也很容易创造出泡沫型公司。团队中途分手不在少数。

      回复[0] 2013/09/03 13:51

    1. 邹震 一方面是创业者和中小企贷款难,一方面是类似于“我开网”这样的网贷公司的开业难。实在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回复[0] 2013/09/03 11:16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