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三)

标签:热点周鸿祎北大演讲

访客:39334  发表于:2013-09-01 20:45:42

下面是周鸿祎演讲全文的第三部分:

周鸿祎: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三)

但我提醒大家一点,我不知道我们国家的法律怎么样,我也查过西方的,他可以保护知识产权,可以保护专利,保护品牌,保护上,但没有一个法律保护商业模式,如果一个商业模式可以被保护,今天柯达应该起诉谁呢?柯达今天为什么消亡了?因为他的胶卷模式被破坏掉了,就是数字相机,数字相机也应该很悲摧的应该起诉手机,因为能带手机就不带相机了。

商业模式不是不正当竞争,而是这种破坏能不能对产业带来推动,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技术,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体验。如果我们把企业之间的斗争如果仅仅是看成是二元市场,就会得出来,小公司干嘛破坏大公司。如果我们实际要考虑到消费者,中国宪法理解,一个大法就是消法,消费者有知情权和选择权,在这个法律上我认为应该有很高的地位,如果我们考虑到消费者的权益变成一个三方关系分析时,我觉得一个价值观就是当你区别判断它究竟是良性的创新还是不正当竞争,怎么去界定?我个人的感觉,应该是它是布什给用户创造了价值。

我当时输了很多官司,查杀流氓软件的时候,法律上你觉得有什么法律可以界定一个软件叫流氓软件吗?没有,它只是老百姓一个通俗的叫法,很多软件还有点用,但它不请自来,来了之后卸不掉,你没有知情权,也无法把它干掉,因为你没有他的入口,用户没有这个知识,到注册表和目录把它干掉。没有用户的选择权。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工具,用户把他不想要的软件干掉。很多公司就起诉我们,我们最开始输了很多官司,因为人家给你电脑里装一个软件是赚钱的, 360把它干掉,影响了做软件厂商的收入。

大家做得对不对呢?法国人也纠结,因为他私下里也认为是流氓软件的受害者,但他还不判我们输,因为我侵犯了人家的名誉权,因为我管人家叫流氓软件,后来我叫它恶意软件,不行,因为法律上没有这样的叫法,我就一气之下改变了做法。其实人没有谁爱创新,创新是被逼出来的,走头无路就创新了。我说这是中国首富亲手打造的软件,只要有 200个用户不喜欢它,给负分,我们现在叫恶评软件。

所以,你会发现,在做这些颠覆式创新的时候,为什么会有很多的冲突,为什么会有很多的口水,就是你颠覆了人家的商业模式,断了人家的财路,换了我,我也跟周鸿祎急。中国有句话叫“干什么别干断人财路的事情”,那天我参加一个会,讲企业责任感,我听了半天没敢发言,因为我觉得跟我没啥关系,我企业小着呢,我也不想挣黑心钱,把自己变成慈善代表,但听完了发现我很有责任感,我做了很多事儿,我断了很多企业的利益,给用户带来了利益,企业很恨我。但主持人说我很有责任感,让我很宽慰。

破坏式创新的例子。

我先讲负面的例子,大家都知道 3Q大战的时候,我没有做一个艰难的决定,人家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你们笑什么,是挺艰难的,在你的电脑里用了私人空间,只不过你用了人家的即时通讯公司,他认为你电脑里能用啥软件不能用啥软件属于他,不属于你,他可以强制把 360在电脑里赶出去,遭到了大家更爱 360,而是大家更珍惜自己的权利。

为什么会出现艰难的决定呢?其实都是一个软件引发的,这个软件叫什么呢?叫 QQ保镖。你们都知道QQ是什么我就不再重复了。我讲讲原因,因为在当年我做安全挺高兴的时候,我做安全时给大家讲一个插曲,我最早是做搜索的,有搜索情结,没想做安全,我隐隐约约安全市场未来很大,它是一个能改变世界的东西。所以我离开雅虎的时候,和雅虎几个高层讲了一下,建议雅虎应该收购安全公司,像即时通讯、电油是网络基础服务,网络基础服务一定免费。雅虎的高层像看傻子一样很同情地看着我,后来我受不了了辞职了,当时我给中国首富打了电话,说你要不要做安全。

首富想我傻呀,你不是让我当炮灰吗?

后来我去了一趟南极,和南极的统治者讲,其实安全很好,你们应该做安全,当时我们的关系还不错。他们纠结了半天,后来跟我讲,说鸿祎谢谢你的好意,但做杀毒这事儿今天不是今天金山打瑞星,就是明天瑞星害金山,末了还经常说买通国家某某官员,造个假证据,这在我们行业狗血剧都是真事儿,说太乱了,你别把我往火堆里推。所以当时我最早没想做安全,但我做流氓软件无意中做对了,受到大家的欢迎, 360用得越来越多。南极的皇帝就不太愿意了,他们觉得不行,再来一个客户端,本来中国的客户端都被他们垄断了,每个人的电脑上都挂着一个黑白那鸟对吧。

我有一个敏感词系统,一说话就自动把它过滤一下。所以他们觉得 360虽然和他们的业务不直接竞争,但是总是会养虎为患,本来这张船上就一个人,现在 360又给挤上来了,用户电脑上又装一个 360,万一哪天360又干即时通讯怎么办呢?他们一个策略叫卡位,他们对很多创业小公司叫卡位,在你很小的时候做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他们的模仿能力超强,比我强多了,所以他们更像一个演员,我是二流的演员。

他们做一个软件,离远一看,如果不看图标,就跟我们公司产品双胞胎都一样,连错别字都一个都不差,功能看起来一样,但功能比我们差远了。但老百姓不是专家,好在老百姓还能基本判断,因为我们有个安全品牌。这样打了一年之后,他们屡试不爽的“吸星大法”,先抄一个和你一样,然后捆绑推广,没起啥作用。他们就决定在用户里偷偷装一个软件,你今天装一个软件他想干啥都可以。你也知道电脑可以装 3个播放器或5个浏览器,因为不是同时使用,但安全软件是很难共存的,你很难把卡巴斯基和赛门铁克撞在一起,因为大家都要在底层获得控制,因为安全软件要保证每一个程序的运行才能保障安全,所以在电脑里装两套以上的安全软件,除非你的电脑是八核的,否则你的电脑一定和死机差不多。

所以,这个策略很明确,反正给用户偷偷摸摸装一个,小白用户反正不知道,直接把 360从用户电脑里踢出来。这时候我想到法学院,法律能保护我吗?在中国抄袭是无罪的,特别是对界面和功能的抄袭。有人说有专利呢?实话说,在中国专利能保护创新企业吗?你创新企业哪有时间请律师和申请专利呢?我也是有钱了才申请赚钱,赚钱是高富帅公司做的,而不是屌丝公司的特权,所以打专利战一定是特有钱的公司越占便宜,你没办法告,而且据说在南极法院据说没输过官司。

当时我天天在屋里特别郁闷,我就在想创新,要想一个创新的事儿让对方抄都不敢抄,有同学说你做个软件把 QQ给卸掉不就完了吗?那不可能,用户欢迎的东西我们一定要支持。所以我就在想我要做一个东西破坏 QQ的运行,QQ 软件也是大家欢迎的软件,也给大家提供的很多好处,你和谁作对都可以,不要和用户作对。我要做一个软件让用户用 QQ的时候更爽,但QQ又不敢抄袭。我就想到一个特别好的主意,因为当时 QQ有两个功能,一个是每天给大家弹广告,不像网页可以过滤掉,客户端的广告你可以不看,不看可以交 10元成为QQ 会员,所以院长不看广告就得花钱,今天你也可以不花钱关掉就要感谢我,我想让用户不看 QQ广告就可以聊天,对用户多好啊。

你们很多人用 QQ不知道,你可能就用它,它有 50个功能,你可能只用它中间 5个功能,但其他45个功能都在运行,所以你感觉软件运行越来越大,电脑越来越慢也是有道理的。比如各位同学有用 QQ秀,有没有人不用,穿着裤头背心和人聊天,我相信教授都是苦头背心和人聊天,各位同学肯定花钱买衣服的。对不用的同学受人鄙视,就不得不买了。我觉得不喜欢 QQ秀的同学可以把它的功能关掉,你换再好的衣服用户也看不见,眼不见心不烦。当然这样会导致买 QQ秀的人越来越少,因为大家都看不见,当然这是用户自己的意愿。我再三强调这个功能是我告诉用户有这个工具,用户主动下载,主动安装,自己主动设置说我不要看广告,我要把不需要的功能给关掉,我并没有自动地做一个软件干这个事儿,如果这样做我就是不正当竞争了。所以就像今天浏览器的广告一样,你让用户有知情权和选择权,比如我今天跑到一个网站把他的服务器摧毁了,导致爱看广告的同学看不到广告了,就侵犯了大家的权利。如果在你的个人电脑上,我提供一个工具,说我就是不想看弹窗广告、漂浮广告,我要求这个工具按照我消费者的意愿过滤掉,我这个工具帮助消费者做到了。但我没有影响其他人的权利,法律角度来说你说我侵权了呢还是没有侵权?我也很疑惑。在美国特别多的判例,为什么今天所有浏览器都可以做广告过滤功能,因为它确实破坏了很多网站的广告商业模式,但因为它是在用户私人空间里发挥作用,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所以我们当时做出 QQ保镖,是我历史上最受欢迎的产品之一,你想不用交 10元可以不看广告,还可以使 QQ运转速度高好几倍,几天之后就有很多用户自己下载,自己设置,当然马总就不高兴了,所以马总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这个事情我以为过去了,南极公司又把我们告上法庭,经过南极洲法院的审理,他们得出两个结论,第一我做出这个 QQ保镖是不对的,因为我破坏了某些公司的商业模式。所以我就特别困惑,我觉得给消费者创造了利益,而且经过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如果按照同样的逻辑,我查杀流氓软件其实也破坏了有些公司的商业模式,我做免费杀毒,用户自己下载,但我确实害杀毒软件卖不出去,当年一年损失有上百亿,我看他们买凶杀人的心都有,这种情况下我是不是应该忏悔呢?

如果有这样的判例,以后所有的商业模式都神圣不可侵犯,做数字相机侵犯了胶卷的商业模式,给手机加 Cabel功能侵犯了数字相机的商业模式,今天 Google也应该被告,Google做 Google doc,他就希望人们不用买Office了, Google做Android ,再也没有人找诺基亚买手机操作, Windows手机操作系统也变得没有人用了。这种商业模式的破坏在法律上应该如何界定呢?

再延展一个类似的例子,我们还输过一个官司,在美国有相反的例子,大家就知道我为什么要做搜索。我做搜索这么几年以后流氓软件被我干掉,做木马的兄弟们也混不下去了。今天互联网上大的威胁是各种钓鱼和欺诈软件,比如一搜,电话重置,告诉你充一百送一百,这一定是钓鱼,哪有那么便宜的冲值卡?你发现钓鱼网站怎么传播?最好的方式已经不是在电线赶上刷广告了,老中医一针就灵,以前在男厕所刷的小广告都用搜索引擎了。我们国家的搜索引擎,我指这个行业,有一个特别臭名昭著的商业模式叫竞价排名。当然很多公司不掏钱,用SU,搜索引擎优化,可以在搜索的时候你容易被人搜到。搜索引擎中很多链接很可能挂马网站或钓鱼网站,所以用户会觉得非常不安全。很多客户,有一段时间这个门那个门特别多,每一次这个门那个门出来的时候,很多黑客就会做热门关键字,就像高考差分,很多黑客会用高考查分这个关键字做虚假网站欺骗你。所以我们在搜索结果里把一些不好的结果标出来,这是安全厂商的职责,当然我没有能力去搜索引擎服务器改造它,就说我把数据库给你,搜索引擎能不能在自己的搜索结果里把不好的结果消掉呢?答案是 No,因为这是人家的商业模式,有很多是人家的广告主。

我们有软件,所以在用户开启这个功能之后,我们叫“搜索保镖”,在你的电脑上把有害链接标出来,美国安全公司都有类似功能。在美国他们没有输过官司,但在中国搜索引擎就会到法院告我,说我把他的搜索结果标注了哪些链接是钓鱼,他不跟你争论这个钓鱼是真的还是假的,只是说你标注的这个结果侵犯了他的名誉权、著作权,破坏了他的商业模式,因为竞价排名的结果就没人点了,这也让我很困惑,因为按我的逻辑,这件事儿发生在用户家里,我一直认为,用户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干什么事情应该是允许了。有一年两口子在家里看爱情动作片,后来大家展开一场争论,说我们在宿舍看爱情动作片学校是不是应该管理,讨论公权和私权。我想争论是有结果的。电视台经常在广告间歇查点电视剧,你用遥控器一调台就调掉了,那就破坏了这个广告的模式,遥控器的厂商是不是应该被起诉呢。

如果法院判决是这样,那么以用户的利益为最高,还是厂商的利益为最高,如果厂商的利益为最高我判倾家荡产赔不起,因为历史这几年我一直干的都是这样损人不利己,但对老百姓好的事情。我做任何东西,用户把我装到电脑里,希望这个链接是微博上还是搜索结果的,如果我知道这个链接是不对的,点击的时候给他警告,这是我的职责,是用户的需求,但这里面一定会涉及到第三方网站,我们也没有改动这个网站的服务器,只是在客户端加了一个提示,这是对现在法律也是一个挑战。我觉得南极大陆法院给我们判决两个结果,当然我希望最高法院给出更重要的结果,不是我输不起这个钱,而是一旦形成不好的案例,我们一直说不要抄袭,鼓励创新,都是在道德范畴,但在法律,我认为是社会最后公正的底线,如果法律因为地方保护和种种复杂的原因,最后对创新,小公司面对一个大的巨头做的挑战,最后都说因为你破坏人家的商业模式,所以罚你500 万的话,以后有类似的例子,以后你在互联网上遇到的很多情况,如果有软件工具帮你做这个做那个我觉得都会有问题。换言之,如果真的让这个发展,以后你的电脑也未必是你的电脑,哪个厂商更有钱更有实力,可能会对你的电脑进行决定。这样的互联网创新我认为意义是非常非常深远的。

时间关系我就不吐槽,正向的例子就不讲了。你是腾讯公司派来的吗?在商言商,他们诉我也是他的权利。各位学法院的同学,总有一天你们会成为法律的中流砥柱,我刚才讲的价值观和产业,我觉得司法对创新的支持和保护也是非常重要的。包括我们说垄断,有人说你是不是垄断,你们有这么大的市场份额,其实我是被人告多了才看了法律,希望各位同学在法律上给我提供援助,我很欢迎。

对于垄断,很简单,你的产品做得好,形成一个市场份额这不叫垄断,利用自己的市场支配地位对别人做不正当竞争这种行为我觉得才叫垄断。光是空有一个份额,你说谁份额大谁垄断可怕不成立。 3Q的时候,之所以他敢于做艰难的决定,要挟每个用户,你要不下载 360就切断你的服务,这恰恰印证了我对垄断的理解,因为我知道用户离不开我,不得不用我,因为即时通讯市场不得不有一个领先者,所以才有这样的决定,如果市场有其他的选择肯定不会有这个决定。但滑稽的结论,法院同样的判决身价没有垄断,二选一是对的,因为他们在今天这样和国际接轨的大形势下,南极法院站到了地球的高度,他说我们不能只看中国市场,要看全球市场。全球有 70亿人,按70 亿人看他们公司市场很小,不构成垄断。

第二,他们把即时通讯、和BBS、博客定义为同一类产品,当然都是互联网产品,够不够成垄断呢?当然微博新浪还挺大的。我觉得这值得在法律史上留意这种判决案例,如果成为最终感觉的例子,即使我最后的结果是输了,我还是觉得很幸运,有幸成为大家以后都要被提出来的案例,在这个案例里我们可以看到司法的判决和创新,与垄断的关系。

讲到垄断的关系,我认为对中国互联网做出的最大贡献,别的地方我不敢自吹,我认为我在推动创新,不是我跟大家讲游击战术,而是教年轻人如何打游击战,可能有的大公司,可能将来有年轻人用这种方法对付我,因为思想是一种武器,这很正常。最重要的是360 出来打这场仗之前这个行业很不正常,已经被垄断了,强者横强,大者横大,传统企业也被好几家巨头垄断,他们的业务相对单一,而且最牛的是中国传统企业,所谓共和国长子们也不掌握媒体,但中国互联网企业每个都有巨大的媒体,甚至他的影响力超过了CCTV 。如果今天中国敢选举了,我可能就卷铺开跑了,如果你选我做总统,我给你 5个Q 币,当然 50个Q 币都有可能。因为人家为了跟我们竞争,说只要不装 360的产品,就送够两,送道具,送得我眼花缭乱。但中国互联网对创新一个最大的伤害是,原来大企业玩惯的吸星大法,看到小企业不成功就算了,但凡有点苗就做跟他一模一样的东西,通过自己更强有力的资源,通过更多的用户捆绑,通过吸引,通过交叉补贴,交叉营销,可以迅速地把很多小公司摁死,所以你们看到一个局面实际并不乐观。

美国现在新一代互联网领导公司已经换了一波,扎克伯格已经是 80后,一定有新的一批,比如 Skype,Facebook 、Twitter和 Joybox,爱一批新的企业起来了,包括前两天很热的 Stard trobe(音)。中国有吗?你不觉得十年前还是我们这批人在上面大放厥词,到现在互联网大佬还是这些人。如果按这个趋势发展,再过十年,你说 90后有前途吗?如果你再聪明,有这帮人垄断你再聪明也成功不了,你一露头就被打死。曾经有巨头对中互联网失去信息,有人说要南极学了你怎么办?这个问题基本无解,这个问题涉及生和死。完了之后大家想想巨头垄断对创业公司原来常规的手段先抄,后审,实在不行挖你的人。在美国创业公司上市不大 10%,但很多公司会被购并,美国很多大公司会通过收购小公司而赢得人才,取得技术,而不是我要压制你。

事实上当年微软在干死 navigator之后,navigator 真的是死得重如泰山,因为有这样一个的案例,导致欧盟对微软的一系列的诉求,而且不仅是诉求的力量,还有道德的审判,所以导致微软后来非常非常谨慎。我认为很多人没有关注到美国互联网最近 20年的繁荣和这个案例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后来再也没有大公司敢明目张胆地采用捆绑、抄袭、挖人的方式消灭小公司,使得后来美国很多小公司能够不断地崛起。当年微软说只能用我的浏览器和搜索,不能用雅虎和 Google的,你一访问Google网站访问不了,显示的都是 404,你看他们能起来吗?所以,我觉得这个案例非常重要,回过头来,为什么美国还有年轻人愿意前赴后继创业,会有很多投资人给他们头前,因为天道酬勤,他们也会得到回报,我们也承认这回报是鼓励创新的动力,但在公司要被赌你的公司能做大,中国像 360这么能打的公司没几个,很多公司不声不响死掉了,公司赔钱了,最后卖掉了。作为投资人你会投资吗?不会投资的,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你不会投资,我们年轻人又不能骗银行贷款,自己又没有积蓄,家里又不是二代,你怎么创业呢?你会发现整个产业是联动的系统环境。

但在2010年有 3Q大战之后,至少可以很骄傲地说一句,我们对巨头可以说一句,你不是敢对谁都知道,至少有一个二出来刺儿了他一下。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确实我一致认为我是只善良的兔子。虽然巨头没有放弃他们的帝国之梦,但他们变得收敛了一点,因为 360用户达到了和他们同一个级别。 360只要开放,我们的用户都是重合的,过去一个公司控制用户,你做了什么游戏,人家偷菜,曾经有一个网站叫开心网做偷菜,后来另外一家公司一做开心就歇菜了。如果开心当年和我合作,我会让农民也种菜。有了 360之后,我们改变了这个东西,我们又愿意和大家合作,逼着巨头不得不开放,今天很多小公司和巨头合作反而能换来收入,这种情况已经比前几年改善很多,所以很多比较聪明的创业者都知道,因为有了周鸿祎,有了巨头共同的敌人,我吸引了敌人的炮火,使得他们成长的环境更好了一点。

更重要的是 360虽然兜里没几个钱,我们也积极在行业里,有的人兜里有 1万元,连1 元都不舍得给你,我兜里有 5元都愿意拿出2元分给你,我有这种心态,所以,我也在行业里积极到处结盟。我像鲇鱼一样把水搅混了,最近中国互联网出现巨额的投资和购并迹象,这是非常可喜的转变,因为我的存在让巨头带来威胁,让巨头意识到你再像过去一样消灭创业者的时代已经玩不转了,要改变游戏规则,所以他们也开始真正尊重创新和尊重成果。在这种竞争下,他们也愿意出 5亿美金,10 亿美金,也愿意去买公司了,我先不说他买得对不对,这是可喜的信号。美国 Facebook 10亿美金收购US Gramme(音)这是对创新的认可; Google16亿美金收购Youtube也是对创新的支持,我们别老谈虚的,要真金白银拿出来。虽然中国原来很多互联网公司虽然市值也几百亿美金,手里有几十亿美金的现金,掏两千万人民币买个公司都要算半天,这实在是不匹配。所以 360出来以后,他们一边花钱一边很痛恨 360,因为360 的搅局,使得他们对一些公司的价格也从 2亿、8 亿、10亿,中国互联网也会出现超过 10亿的购并案子,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想象的。过去中国互联网把市值做到 10亿都觉得是个梦想,但很快,已经在行业里发生了,像 UC、高德、新浪微博,很多公司都已经给了比较高的估值,这就是竞争的力量。所以,我认为法律一定要保护竞争,因为只有竞争才能让消费者更多选择,让创业者有更多选择。

我觉得和企业家谈道德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巨大利益面前,即使中国的首富,道德楷模可能也不能忍受利益的诱惑,给你 500元你可能坚决不干,给你 50亿呢?可能让你干什么你都干。包括我们今天做搜索,会发现对搜索产业带来巨大的推动,不是我抢了多少份额,甚至我还没有开始赚钱,也不是我让谁的市值损失 100亿美元,100 亿美金能在北大食堂买多少笼包子,可能可以请在场的同学吃好几年,但在市场里终于打破了垄断格局之后,让消费者有了选择,让消费者有了选择就永远不会出现 3Q大战的事情。如果消费者没有选择,有一天你也会发现会成为垄断的受害者,因为垄断的企业可以对你为所欲为。今天中国即时通讯没有选择,你的朋友都在 QQ上,他就说我在你电脑里,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Google撤出中国,众所周知原因反正老有人访问不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多办法向大家解释,总是出现404,大家不得不用这家搜索引擎。当消费者没选择的时候,这家搜索引擎没有技术能力改善吗?错,他们有3万名工程师,只是他觉得没有必要,因为你没有选择我干嘛要改。创新都是被逼出来的。曾经中央电视台有一年用七天还是六天批判搜索行业,有改善吗?因为你没有选择,所以你骂完之后还得用,一边骂一边用,一边用一边骂,你没有选择。

至少有360,我们出来一年,我觉得行业干净了很多,因为面临竞争,巨头不能太过分地放虚假医疗广告,也得给点真的东西吧,把广告和搜索结果稍微区分开来,所以我最终不一定能消灭掉这些巨头,人家做的市场份额太大。但我们存在的意义,要允许有少数派的存在,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要让消费者有选择,只要消费者有选择,所有企业就会竞相创新,去讨好消费者,只有竞争才能带来真正的创新。如果没有竞争,如果是通过,我相信就是满口创新的周鸿祎,他哪一天垄断了,任何人都入不了他的口味,大家没有选择,我干嘛要创新,创新是很苦力的活。表面上看起来垄断和创新是有矛盾的,其实背后有内在联系。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为什么 360这几年被妖魔化,总是被竞争对手骂,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确实通过颠覆式创新,破坏巨头原有商业模式,改变了行业格局,我不但通过查杀流氓软件,而且消灭了流氓软件整个行业,这个行业的损失是数以十亿计的,我通过免费杀毒让更多的电脑有了安全的防线,虽然不能根除问题,但让做木马,做病毒人的成本高了很多。你记得,当绝大多数人因为不买软件而裸奔的时候,极少数人说我花钱买杀毒软件,做木马的人爱死杀毒软件了,他们根本不会惹装杀毒软件的人,会在裸奔的电脑上祸害用户,所以当每台电脑上都有安全防线,他都很头疼,因为他进来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干掉 360,他的成本变得非常高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人就洗手不干了,因为干不下去了,这就能理解,为什么黑客天天在网上咒骂我们,他特别希望 360最好开源,最好公开他的技术和攻防原理,因为他们特别梦想在中国能够攻破 360的防线。但整个黑客产业链一年下来也是几十亿的产值,这是我们干的第二件断人财路的事。

做免费杀毒你今天觉很对,但当年我是行业公敌,到今天很多做杀毒的人一方面学免费杀毒,另一方面他们永远不能原谅我,因为我让他们当年上市的希望破灭了,让他们损失了多少亿的收入,包括我和企鹅的恩怨也跟大家讲了一下,我实在是被逼得无路可走。包括我为什么要做搜索,本来我不想做这个事儿,但因为我每天有大量的用户要用搜索,用户一用就是 404,我没法跟用户解释,我不希望中国用户没有选择,所以我做了搜索,我认为我没有招惹任何人,我让用户有了选择。所以,我让人家市值跌了 100亿美金。前段时间说茅台因为都不让大家大吃大喝,茅台市值才掉 100亿人民币都上新闻,你想美国一家上市公司市值掉了 100亿美金,导致失去中国首富的座位人家能不恨我吗?一定要理解他们,要是换了我,我也特别痛恨周鸿祎这个王八蛋。

我做这样的事情就带来冰火两重天的结果,一方面如果真正是我们的用户要相信,对我来说什么都不重要,我谁都敢得罪,不敢得罪用户,我们不断给用户做好的产品,希望能够保护用户,希望以此能汇聚一个巨大的用户群,我的商业模式才能建立。另一方面是这些垄断者,行业领头企业,包括过去做灰色产业链的人实际对我们非常痛恨,而在今天他们又掌握媒体,只要花钱你也可以雇佣“水军”,中国第一代水军公司是专门为了收拾周鸿祎成立,我就不讲哪家公司,所以只要想骂周鸿祎,找这家公司,所有话可以重复一万遍,连策划都不用做。所以我是中国水军最大的受害者。

最后的结果,你到网上去搜会发现我怎么这么坏,但我们的用户又不断在争,最后形成好像看起来非常矛盾的现象。今天我到这儿不是吐槽,而是想说可能你要为创新,为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付出的代价,也许创新我们最终未必能成功,但成功的价值观不是公司市值能达到多少,也不是公司收入能达到多少,而是我们真正能做一些好的产品,给用户创造便利,哪怕这个产品不赚钱,不说改变世界。因为我是一个中国的公司,我能不能改变中国?能不能改变这个行业?我们还是很有幸在这个行业,多次改变了行业的格局,让这个行业今天变得更加开放一些,我们也鼓励更多的年轻人,支持他们去创新。这点来说,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和理解,包括我们的案例也希望大家能回答我的困惑,因为我做这些事情确实对一些企业带来伤害,但我真是不正当竞争吗?我对消费者和企业怎么平衡这种关系呢?我也有很多困惑,希望将来嫩和北大法学院合作,用这些活生生的案例,而且就是发生在当下的案例,希望能对我们法律研究做点贡献。(媒体训练营整理)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孙俊人 知道山寨的英文译法吗?山寨=made in china

      回复[0] 2013/09/18 15:37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