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二)

访客:46738  发表于:2013-09-01 20:32:22

下面是周鸿祎演讲全文的第二部分:

第二点,我想把创新拉下神坛。

周鸿祎: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二)

第一,因为创新在过去很多年里已经被套上神话的外衣,大家谈到创新脑子里第一个会想到什么?其实不是,你想到的创新是研究院、教授、专家……对不起,我没有贬低教授的意思,我稍不留心就得罪人,我说的不是你们这种教授。很多大的外企一谈创新就说搞什么研究院,多少钱,发明一个算法,申请多少专利,所以大家就会觉得创新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那么多钱。

对于未来年轻的创业公司来说,这一定不是我们创新的路,所以我们小时候听爱迪生的故事也听得太多了。所以我们对创新有一个误解,认为创新就等于发明,是不是这样的想法。可惜我们在世一百年,能被发明的东西已经发明出来了,所以我们认为发明不了什么了。在今天没有足够的原材料和基本学科上的积累,对中国的很多人和公司来讲,想做出一个划时代的发明是比较难的。当然,各位同学如果有人研究出来了常温核聚变,或水变油这种划时代的技术当然很幸运,那就另当别论,今天晚上我们就不讨论这个发明,你解决了世界能源危机问题。

实际我想说一个观点,创新在这个时代可以有一种新的解释,哪怕把别人做过的事情换一种方式来做。这也叫创新。当然,我也读过某教材说,到处都是红海,怎么寻找蓝海呢?我跟大家讲,有蓝海吗?中国就没有蓝海,因为聪明人太多了,你能想到的领域很多人都已经进去了,你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蓝海,你今天做了,明天大公司也都进去了。所以,到处是红海。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想找一个你想到的,别人没有想到的主意,我认为这世界就不存在。

经常有人激动地给我写计划书,说周总我想到一个绝对好的主意,只要你肯见我一面,我指点你一下,打败某某公司。我总是回信说 “大哥,这主意太好了,你别告诉我” 。我经常根手下的产品经理说,你自以为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这世界上聪明的人太多了,一定比我能干很多,一定有一千人都想到了,没准定已经有 100个人抡胳膊捋袖子开始干了,没准有 10个人都干得差不多了,在网上搜一搜,没准,有 3个人已经把产品发布了。

所以,创新你不要想一定是别人没干过的人。如果你说苹果如何牛,乔布斯如何牛,乔布斯在最后十年干的事儿没有一件事儿不是别人没干过的。 PDA是他发明的概念吗?平板手机大家知道一个美国公司的 PLAME,平板电脑(Tablet  PC)是比尔·盖茨的想法,苹果的创新是代表新时代的创新,我不见得要做别人没有涉足过的市场,但我要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来做。我认为如果按照这种解释,小公司包括在座的各位有一天去创业,我认为你也有资格去创新。

第二,我最近也在反复鼓吹,小公司进到一个市场,一定不能追随大公司的游戏规则,因为大公司一定比你更有钱,更有实力,更有资源,他们建立规则,你跟他们玩你永远没戏,你必须想办法颠覆他的游戏规则,破坏他的商业模式。你看有的同学开始在下面奸笑了。我特别理解,我到处讲颠覆式创新、破坏式创新,有关部门就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周啊,创新是对的,颠覆和破坏就不要讲了。这两个词在我们是两个敏感的词……不,我们国家没有敏感词,是两个不太好的词。其实 disruptive innovation这个词真的挺难翻译,所以暂时拿颠覆和破坏来做代表。

我稍微打个岔,你会发现在美国几乎见到所有的硅谷创业公司都把颠覆式创新奉为规范,大家都明白,我进来了选一个切入点,一定要和今天市场里的主流厂商、领导厂商非常不一样,我一定要和他反其道而行之,或反向操作。巴菲特为什么炒股炒得好,就是别人贪婪你恐惧,别人恐惧你贪婪,讲的是一样的道理,你跟着大家买涨杀跌肯定是成不了巴菲特的。所以颠覆式创新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跟行业巨头说白了就得对着来。

在美国商学院最经典的几本教材讲创新,也是我最为推崇的,也希望大家有机会读一读。叫《 Innovation dilemma》和《InnovationSolution 》,我们国家中信出版社出了一套《创新者的困境》、《创新者的答案》,我每年都把这个书读好几遍,也给很多想创新的年轻人分享。我对颠覆式创新有更通俗的说法,这不是需要很多 Dollars或人马才能干。讲到颠覆式创新,最简单的,如果用三句话来总结:

1 、真正无中生有发明一种划时代的技术 ,新的原材料,新的集成电路芯片。中国这样的案例太少了,我们在科技上的积累和底蕴还不够。但在颠覆式创新里,用美国例子讲的最多的往往是后两种例子,一是用户的体验创新,二是商业模式的创新。这都是高富帅们讲的话,如果用屌丝的语言说的话,你们最近接到通知吗?不让说“屌丝”这两个字了,我讲完以后就不要再讲完这两个字了,我今天晚上暂时用这两个字。所谓用户体验的创新,就是把用起来很复杂的东西变得很简单,让过去用户很困难才能得到的东西变为很简单。所以,你能把一个东西做得很简单,它也会形成创新,也会形成颠覆。

2、商业模式的颠覆 ,这句话说的再俗一点,把很贵的东西你能做得更好更便宜,甚至把别人收费的东西做免费了,这就叫商业模式的颠覆。一个简单,一个免费,其实最后打中的都是别人的弱点,如果你把复杂的东西变得很简单,小白用户不加思索就能使用的东西,把过去很贵的东西变得很便宜,这就是巨大的创新,产生巨大的市场力量,使原来不是你的小白用户成为你的用户,使得原来市场很高端而××,当你得到市场用户支持和理解的时候就有了发展,就可以持续地改进你的技术和产品,最后你就不断地蚕食市场,会逼着主流厂商不断后退,最后你就成功地实现拿下了整个市场。 颠覆式创新的例子,我最后看下来就五个字“屌丝的逆袭” ,屌丝如何通过创新最后打败高富帅,赢得白富美的例子。

我们都用微博,大家觉得微博有什么了不起的发明呢?自媒体都是马后炮的总结。当年流行博客的时候有人写博客吗?你们坚持吗?坚持多久呢?我是一直坚持的,坚持了一个月之后就坚持不下来,最激动的时候我也一周写一篇,后来我一个月写一篇,后来我就一年写一篇了。很简单,别说绝大多数人,就像金庸的记者也不可能没填写一篇,想想金庸当年每天给《明报》写一篇文章很了不起。

微博就做了一个东西,把它变成 140个字,140 个字看起来很小,但它变得很简单,会发短信就可以发微博了,所以我们无数人都用它了。你口才再好,可以长篇大论写文章骂,在微博上也就 140个字,我们俩水平差不多。所以,我们很多人在微博上称王称霸的,这是自媒体。今天这么浮躁的时代,大家都是标题党了,谁还愿意看你 14000字的论文呢?大家一晃标题—梦桃源如何如何,没有人看内容的,你怎么样解释也没有用,反正大家就记住几个关键字,你就完蛋了。所以 140个字才能迎合这种阅读快速流动的需求。这玩意儿颠覆力量大吧?它颠覆我们传统获取信息的方式。但在世界上有的地方认为这玩意儿颠覆了政府。所以,用户体验,把东西做得简单实际是非常重要的。

360在刚出道的时候实话说我们也没有安全的技术,因为我们原本不是干安全的,原来是干搜索的,后来中国流氓太多,中国互联网头头脑脑的人物,别看今天他们人模狗样,除了网易的丁磊洁身自好,这是我最佩服丁大哥的地方,其他人都他妈干过流氓软件。你说他们祸害老百姓也就罢了,和我本来也没有什么关系,但他们都自称是我的学生,这就比较可怕了。

所以,他们给我扣了一个屎盆子,他们每年挣上亿,我说不行,不能便宜这帮孙子。我就说做个 360安全卫士,干掉他们,断他们的财路。所以,当时我们没有真正技术,干流氓软件特简单,胆子大就行,不管流氓软件他今天是谁,后台多硬,反正只要老百姓不喜欢就把它干掉,找到他的目录,把它一删就好了,特别简单。

所以,当时很多杀毒厂商特别不理解,觉得一个技术公司怎么能够成功呢?但我们的用户体验特别好,因为大家电脑上如果装了流氓软件,浏览器大概有 7、8 个工具条,你一开电脑十几个窗口都蹦都出来了,可能这个同学也不喜欢看色情网站,但他会逐渐引导他看。可能我们很多同学第一次就这么被奉献了,强迫你给他们网站增加访问量,所以,为什么中国的电脑特慢呢?您在中国用软件,坚持用三个月之后,基本上所有的软件都到他们家来了,他们家亲戚也都来了,你的电脑也越来越慢。

所以用了 360之后用户可以直观地感觉到体验非常好,很简单,不需要研究什么叫注册表,也不需要研究什么叫启动项,摁一个键电脑就干净了,电脑速度就快了,你就吃嘛嘛香了,也不缺钙了。就这么一个体验的颠覆,该能够让很多杀毒厂商找不到北。你们再想想,有的同学尽管装过传统的杀毒软件,如果你不是电脑专业的,你打开杀毒软件的界面甚至能把你吓死,我一打开就利马晕过去了,什么叫隔离区?我就问工程师是把谁给隔离起来了,为什么不叫集中营,上面的界面无比复杂。大家要原谅这些工程师,他们为了使这些软件更专业,但小白用户都不会用。这就叫体验。

还有人想,苹果已经彻底把手机市场给颠覆了,你们同意吗?(答:同意。)苹果有在电信市场的专利吗?据说乔布斯得了很多专利,苹果的电脑要做成透明的,桌子要有转角等等,这种挺多的,众说纷纭,做个简单的是研究知道了,你一次拿到 iPhone、iPad 的时候,回家给你的父母,给一个 3岁的孩子,你再给他另外一个品牌的电脑, 3分钟谁会用,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所以用户体验的改进可以带来创新,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用户,我们在生活中有太多用软件感觉要骂人的地方,你连个订票软件怎么就上不去,所以你装一个刷票机就可以帮你抢到票了。这也是一种创新,有可能这种创新也会形成颠覆的地方。

第二个商业模式的颠覆,今天我相信在座大多数人如果用智能手机,除了极少数高富帅用 iPhone之外,大部分是用Android,我也喜欢 Android,但Android 也不是一家手机公司做出来的系统,它为什么能颠覆另外一些手机呢? Android不仅免费,而且开源。实际上 Android今天越来越好用了,但如果看看 Android2.0也很难用,和苹果iOS系统完全不能比,但免费变成巨大的力量。我们今天在互联网里,各位同学一定要理解免费是互联网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哲学,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中国人一听到免费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骗子又来了。如果到你们宿舍楼下说,同学们,免费看病了,你知道他一定要卖药给你吃。但在互联网上所有的服务都是虚拟的,用户获得的成本为零,用户越多,摊到每个用户的边际成本越低。比如做一个软件一年花 5000万,只有50 人用,每个人摊 100元,给1 亿人用,每个人摊 0.5元,如果这0.5元也不收了,通过广告和增值服务模式可以赚比这 5000万更多的钱,这就是互联网独有的免费商业模式。所以,很多人对 360有误解,也是一直觉得你们做免费杀毒软件挺好,我就不明白你们怎么赚钱呢?你会发现免费带来了非常多的巨大的商业模式的颠覆,这种颠覆的力量也非常强大。

有的杀毒厂商干了 20年,后来有人给我打电话说“周鸿祎,你动了我的窝窝头”,因为我们中国人不吃奶酪,有人半夜给我打电话说,周鸿祎,你不是动了我们的奶酪,我说窝窝头,他说也不是窝窝头,你砸了我们家的锅。后来我就热心地说,各位大哥,给你们推荐一本《成功宝典》,各位同学都读过吗?向大家推荐一本书《葵花宝典》,上次郭德纲说《菊花宝典》,我不太同意,导致人家说尺度太大,都被剪掉了。

《葵花宝典》第一页写着八个字“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我们告诉他你要免费,但他们很痛苦,什么叫颠覆,就是两难,如果他们不免费用户都奔我这儿来了,如果免费成不成功不知道,但一年几亿收入没了,所以我经常干“损人不利己”的精神,这就是共产党经常干的事儿,损人但不利己。所以,同行为什么认为我是一个高尚的人,很二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所以他们很犹豫。自宫的同学都知道,自宫是要很果断的,要手起刀落,一咬牙就做了,如果你用小刀子慢慢拉,拉一会儿就叹口气,又犹豫一会儿,最后发现你没有功成,不是疼也疼死了,也血流而死了,最后杀毒厂商死了不少。

他们又看第二页,又写着九个字“即使自宫也未必成功”。我这是开个玩笑, 所以商业模式的成功基本玩的都是葵花宝典的游戏。 是让市场的领导者,让他的优势变成劣势。

同样的例子,你们现在都用淘宝,其实淘宝当时最成功的是什么策略?刚出来的时候面对 eBay,淘宝当年绝对是一屌丝网站, eBay是从美国来的百富美,又有钱又有广告,当时 eBay模式是说你在我上面卖东西要交钱,买家和卖家之间是不能沟通的,因为 eBay要收交易费。当时我猜马云一激动,我们三年免费,不收钱,如果你是 eBay卖家,反正多一个店也挺好,所以大家都到淘宝上开店,有人在淘宝上卖东西就会有人来买东西,淘宝就有点火了。

三年之后马云又一激动说永远免费,这时候 eBay就很难跟了,因为eBay的商业模式是收费的。后来很多新的卖家都不愿意去 eBay了,都去淘宝了。所以你发现,淘宝坚持了免费。当年我在雅虎, eBay的人跟我说这怎么可能了?但事实上最后淘宝闯出一条新的商业模式,人家是卖家收费,卖家足够多的时候,随便一搜卫生纸,里面总有一万个卖卫生纸的商家,你说买谁的卫生纸呢?排在前面啊,排在前面是要给钱的。所以,你会发现它变成搜索的商业模式,而且这种免费带来的更多收获是,中国人在网上没有太多信任感,我在现实中买东西还要和同学谈半天,更何况在网上我跟你不沟通从你而买东西那简直是做梦。所以当年在 eBay你敢问人家要QQ号和地址, eBay天天研究技术删这种帖子。淘宝免费免费,买家、卖家随便沟通,反而促进了交易。人家现在还做了一个叫旺旺的东西,帮助你沟通,所以免费它不仅颠覆了对手,甚至产生了新的商业模式。

所以,互联网上的商业模式颠覆为什么特别多呢?其实就是因为互联网各种各样的产品模式百花齐放,其实真正赚钱的模式就三种:

第一种,你有足够多的用户,在网上把现实中的商品、产品、服务卖给他,比如 B2C、C2C 、O2O是这种方式,其实还是传统生意,只是利用互联网为平台,前期就跟你办百货大楼也得要有人流。

第二种,客户补贴。我给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老百姓得了实惠,但是我何以通过广告的模式找商家收费,因为我的用户足够多,我可以向用户推荐广告,所以今天不用买报纸,大家上门户,今天各种新闻客户端,不仅不收你钱,客户端说你装一个我倒贴钱给你,还有抽奖,因为用户在里面看,他有免费广告模式。其实世界上最大的搜索公司 Google就是全球最大的广告公司,无数人用它搜索信息, Google在旁边放上广告,这种广告点击率为他带来了巨额收益。

第三种,在中国以网游为代表的增值服务模式,向少数用户收钱,因为 100个人中间总有人会想买更高的道具或获得更高档的服务向你付钱。在很多服务器里经常 8000个屌丝免费玩,陪着80个高富帅在里面玩,没有这些屌丝用户,高富帅在里面玩得不开心,所以高富帅每年会在里面花很多钱在里面买一个宝剑,买一匹宝马,这是典型的增值收费模式。但增值收费的前提和广告的前提,在网上向别人推销传统产品都有一个前提,你要有足够多的用户,所以在互联网上很容易通过免费聚集海量的用户,聚集海量用户之后,你不一定要向你的用户收费,就一样可以赚到很多收入。

这稍微讲跑题了一点,但大家要理解,你们每天在网上享受免费的服务,从邮件,到即时通讯,到搜索,到今天各种各样的微博、社交网络服务。现在你们大优酷、土豆看电视剧是免费的,所以就要忍受前面的天天广告了。

360是通过免费的安全服务,在安全服务的基础上推荐使用我的浏览器,当有更多的人使用我的浏览器时,因为安全服务是个保镖的角色,不能天给你塞小广告或推荐什么东西,所以,用户打开浏览器的第一页我们可以有搜索,可以有导航,可以有网页游戏推荐,所以通过海量用户,可以做广告收入,也可以做增值服务收入。

中国所有的电商,无论京东还是淘宝我每年也给他们贡献巨大的流量,包括当年 Google没有退出中国的时候,我也是它强有力的支持者,我也喜欢这家公司。所以它大部分流量是由我来提供的,所以大家理解 360的商业模式了吗?

这个商业模式确实有点费解,当年我觉得很痛苦,中国很多人不理解这种创新和商业模式,觉得你可能是个骗子,可能没事偷银行的帐号,把我们的裸照都偷跑了。这确实竞争对手,从杀毒厂商不但造我们的谣,就像梦桃源被造谣一样。

最痛苦的是,我上市的时候,中国互联网上美国上市的公司很多,上市之前要在美国找一个“大哥”(参照物),美国人搞不懂,你上市前就说我是中国的 Google,大家也知道他肯定不是中国的 Google,他和Google 差远了。但美国人一听原来是中国的 Google,Google 很好,很成功,中国市场这么大,你们俩一定结合起来会成功的,美国人就买他的股票了,所以很多公司都会说我是中国的亚马逊,我是中国的 Youtube,我们很悲摧,找不到这个美国大哥,因为我这个安全模式说实话确实独一无二。

可能有的同学不满意了,你胡说,欧洲早就有几家免费杀毒软件,错了,那是假免费,他给你一个很烂的低端软件,让你免费用,把你骗上去之后这个软件就不能卸载了,每天提示说花钱升到更高级版本,或只能查毒不能杀毒,要杀毒必须花钱。

我们是彻头彻尾的真免费,所以我们就找不到美国商业模式,路演上我只能说是中国的 360,只能花很多力气跟人解释,为什么中国人不爱买软件,我连 Windows都不爱买,Office用的都不是正版的,为什么网上有那么多的陷阱,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造流氓软件,那么多有头有脸的搜索引擎充满着假药关系,行业里不少卖假药的有深厚的关系,美国人最后才理解,原来确实中国人民需要你。

所以,我们上市很痛苦,要说服很多人理解。后来我们发现,美国人天天抱怨我们中国没创新,真有一个创新的公司出来你们又不理解。所以我觉得他们也是叶公好龙。有一年我一次被人家做空了 8次,就连伟大的北大校友俞敏洪的新东方都被人做空好几次,我们算算是最悲惨的,一年被做空了 8次,我不知道是不是美国中情局干的,因为他们发现在中国拥有了 360之后,在中国的渗透比较困难。

好在我们还比较坚持,所以被做空了 8次,没有被做漏,还给了我们向大家介绍商业模式的机会。大家要理解,正因为我们有这样的商业模式,所以杀毒软件也明白了,一年卖不了多少软件,就几千万、几亿,就是免费。别说几亿用户,你有几千万用户给他推搜索,玩网游,中国用户不爱为别的付钱,但挺愿意为网游付钱,为娱乐买单。他觉得挣钱比卖软件多,就构成了三赢市场,消费者得到了自己需要的服务,实际有一批愿意花钱的人愿意为消费者买单,同时我们得到了很好的收入,使得我们有余力,比如我能够从全球采购技术,我从以色列买过一个砂箱(音)的技术,从罗马尼亚买过一个杀毒的引擎,从俄罗斯买回一个防火墙的引擎,把别人收费的技术买过来,改吧改吧全免费给中国用户用,它就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我又跑题了,本来我想用别的公司正能量的例子,当然我们公关部可能不太满意。

我讲到商业模式的颠覆大家理解了吧。你会发现所有颠覆式创新,你都能干,并不复杂, 别人收费你免费,别人复杂你简单,这就叫创新, 但我也跟大家讲一下,这种创新在刚开始的时候会有人意识到吗?没有,所有的颠覆式创新在刚刚开始的时候无论创新者本身还是被颠覆的那个公司,或者行业领导者,都没有人意识到它是颠覆,所以都是从不起眼的事情开始,都是从低端市场开始慢慢地渗透,而且这种颠覆式创新也不是老中医一针就灵,可能需要三年五年、十年八年持续不懈的努力,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创新的结果往往是马后炮式的投资。

所以研究创新案例的时候不要看别人成功是怎么做的,今天淘宝马总说什么都是真理,但要看十年前他们不被看好的时候怎么做。颠覆式创新要么不成功,但你做着做着,它一定会改变行业的格局,会让行业领导厂商陷入两难境界,这种情况下你一定要知道临时厂商会扼杀你,维持既有的局面,这时候你和领导厂商的冲撞和格局的改变将是不可避免的。

在中国,你们是学法制的,还是因为一些法制的不完善,中国公司或者互联网巨头不是更愿意和你做产品的竞争,因为这种产品竞争就是葵花宝典,我们比谁更干净,比谁看更没广告,比谁的用户更好,更不在意收入,这种情况下他就更愿意用一些不正当竞争的方法,比如诉讼,给你抹黑、造谣等很多方法,所以,在中国做颠覆式创新有比较大的风险。我就是典型的受害者。

做颠覆式创新要有价值观的纠正,颠覆式创新一定是小企业起来破坏掉大公司的商业模式,但是按照中国人的观点看,这样就不和谐了, 所以在中国颠覆式创新容易被看成 Trouble Marker,搅局者、捣乱者、破坏者,我就被这样妖魔化 。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孙俊人 为么中国没创新,因为因为创新在过去很多年里已经被套上神话的外衣。说得太好了

      回复[0] 2013/09/18 15:34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