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一)

标签:创新演讲周鸿祎

访客:39653  发表于:2013-09-01 20:21:31

周鸿祎会讲故事,近日在北大的一次演讲中,周鸿祎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圆是什么的故事”。

周鸿祎: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一)

老师画一个圆,问这个圆是什么?在幼儿园时,答案还是五花八门的,各种反常规的答案,比如像月亮、像月饼、像屁股,但到了小学二年级以后,小朋友的答案基本都会统一,那是一个圆。如果有人说像屁股,老师会用异样眼光看你。到中学的时候,我们全部是标准答案,中心思想。

周鸿祎认为,这不仅是一个思维方式的问题,也不止是一个教育问题,而是个价值观问题。周鸿祎认为,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是我们的价值观出了问题。

我们崇拜失败吗?错,我们崇尚成功,我们鄙视失败 !但创新99% 是要失败的,创新甚至需要崇拜失败。在成王败寇的文化里,创新的时候,缺的不是智商,不是情商,而是胆量。

周说在美丽的南极大陆有一家公司特别喜欢抄袭,这样的策略非常的稳健,十拿九稳。不仅因为创新有成本,而是特别害怕失败,中国人丢不起面子,大公司特别害怕丢面子。

下面是周鸿祎演讲全文的第一部分:

非常感谢北大法学院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当年我想考北大没有考上,但是想不到又能站到北大课堂上,也非常激动。所以,我说话有不注意的地方请大家给我打马赛克好吧?刚才我上台之前你们院长激动地握着我的手说祝你演说成功,所以今天是演说,不是演讲。

因为有一个互联网大佬曾经讽刺我说周鸿祎就是一个演员。我听了这话之后就认真看了周星驰那部电影加《喜剧之王》,我也读了一个叫《野蛮的修养》,就实践了一下,上了一次《天天向上》,和郭德纲说的段相声。

所以,今天晚上你们喜欢天天向上风格还是郭德纲风格?虽然我知道法学院是很严肃的地方,但我希望今天晚上随便和大家瞎扯一扯,大家不要抱有太高的期望。

他们请我来是因为,大家都知道360名字的含义吗?是这样的,本来我的用意是我们做网络安全,希望有一个 360度全方位的防护,当时我也很喜欢玩一个游戏机 X-Box360,所以我就起了360这个名字。在这个行业里其实比我优秀的人大有人在,我可能被行业里推崇我是最二的。他们后来经过测试,大家知道人类的智商最高有多高?爱因斯坦有多高吗? 170。我的智商比他还要高, 250。一个250 偏偏以网络为己任,老想在网上干 110的事儿,这不是二的精神是什么精神呢?所以 250+110=360,这也是360 另外一个含义。

我讲话之前一般要东拉西扯一番,大家先热热身,我觉得我们行业里应该有一个比周立波还能说的人。我知道今天很多同学来抱着一种看稀罕的心态来的。因为大家到网上一艘,特别是到和我竞争的搜索引擎一搜全是我的负面,要看看互联网最大的坏蛋来了,我特别遗憾,除了没绯闻,其他该有的坏消息我都有了,所以大家可能会很失望,看到一个很普通的人。

其实我也很同感,北大的教授特别悲愤请我去了一个餐馆吃了饭——梦桃源。当时我也认为梦桃源会是温柔乡,去了之后非常高兴,去了之后服务员看了我一眼,我就知道网上都是谣言。造谣是很容易的,解释很难,几位教授请我吃饭时轮流跟我解释,我说你也别解释了,对我造谣的人更多,所以大家看到网上我的传言不管让你悲愤还是敬佩,大部分都不是真的,也不要太相信了。

今天有一个话题,是公司公关部安排的,既要达到传播的效果也要达到广告的效果,但刚才主持人也把我的广告时间用完了,也给我很多美誉之词,我就不安提纲讲了,就想到哪儿讲到哪儿。

我一般不会说痛说革命家史,大家知道痛说革命家史是欺骗小姑娘才用。我们公司和我一样,也会犯错误,也做了很多探索。我觉得最重要的点是如何保持真实,互联网飞速发展,各种技术进步,商业模式的创新,有时候你会感觉它和法律是脱节的,我们在互联网上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你有时候会觉得用现实的法律怎么去参照和解决。在互联网上,大家觉得我们在互联网上是无数的丛林,各种各样的口水战,各种各样的纷争,大家也看得很热闹。

顺道说一下,去年我被媒体行业评为“金喷壶奖”(音),比口水还厉害,别人拿口水我一般都拿喷壶喷回去,所以大家觉得这个行业怎么那么乱呢?所以我也特别愿意今天给法学院的同学把我们这几年在互联网上做的案例,像小白鼠一样奉献给大家,我就作为真实的案例。不一定是对的,有可能有很多面性,但我们觉得对我们研究法学和互联网相结合的老师、学生来说希望多贡献一些案例,让大家看看互联网,有时候确实互联网上的技术发展是现实法律没有考虑到的。

更多的时候我认为其实法律已经有了,只不过互联网的很多事情经过技术包装,加上很多技术术语,把它说的特别复杂,我就觉得我们文科怎么听不懂这些理科生制造的事情,其实剖开现象看比较,把它还原会觉得这不过是另外一种不正当竞争,或者是对消费者一种权益的侵犯。你会发现这里面有很多案例是可以把它还原的。如果我今天痛说革命家史希望能提供几个例子,为我们今后研究法学和互联网结合的同学和老师们进行研究,我们愿意成为标本。

我在中国也这个行业经历官司比较多的人,你们是法学院的同学都知道,但中国的常识中,第一打官司是不行的,如果问您真的不打不打官司,是原告还是被告,你一说我是被告,大家就知道这被告肯定是不好的,肯定不如原告好。你要再说你官司是输了赢了,你要再跟他说你其实输了,他就说你是输了官司,你就一定是坏蛋了,大家也不用说官司的内容究竟是什么。我也赢了不少官司,输了不少官司,在行业里一些同行对付不了我们,但我相信我讲完之后法学院就业率会提高很多,因为法律诉讼已经成为互联网公司竞争的一种重要手段,他们特别渴望法律人才的加入。我很多这些官司实际也可以做一些案例,我觉得输赢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把这种案例能记录下来,剖析出来,为以后我希望在互联网界有更好的法律才能,能做出一些贡献来。

今天他们也提醒我现场是有录像的,是有媒体记者的,而且是不能打马赛克的,给我打马赛克我当然可以乱说了。我知道大家喜欢无码的片子,所以我万一讲话了不小心侧漏了,请大家多多包涵一点。

我今天讲的第一个主题是想吐槽一下关于创新的问题。

我觉得创新在今天的中国是一个特别时髦的话题,从上到下,从大领导都在谈创新,我也经常讲年轻人如果要创业一定要创新,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但真的和美国硅谷对比一下,我们已经不缺风投了,也有很多热钱。在中国因为人口红利,因为我们是世界上互联网人口第一大国,我们的市场和用户众多,使得中国也出现几个在全世界论市值、收入可以排在前五名、前十名的互联网大公司,这也都是我们中国互联网的骄傲。

但你真的通过这个热闹的表面看一看,中国还是没有缺乏一种真正的我觉得“硅谷的精神”,实际缺乏真正的创新,被很多国际互联网和美国同行所嘲笑的也恰恰是这一点。在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呢?在我讲具体创新之前,我想分享几个我自己的感受。

我们在座的每个人可能都渴望创新,也希望创新,但是我认为创新是需要土壤的。大家记不记得有一年曾经有中国某政府要在中国培养 100个乔布斯的计划,不知道各位入选了没有?我跟人开玩笑说,这就叫“叶公好龙”,真有一个乔布斯诞生在中国,你们也读过《乔布斯传》,就他的个性在中国早就被扼杀掉了。所以我毫不怀疑中国有这么多年轻人,有这么多人口, 90后、95 后都基本伴随着互联网成长的一代,论聪明才智,我们不会缺少未来乔布斯这样的人,但今天没有,目前称中国的乔布斯其实都不是真的。

我觉得中国出不了乔布斯,年轻人就像种子一样,没有创新的土壤就很难找出真正创新的成果,这个土壤是什么呢?我觉得是价值观,大家经常讲的节操或者“三观”,我今天不谈“三观”就谈谈价值观。其实有时候包括在座的诸位可能我们都是创新的扼杀者,我举几个例子。

什么叫创新?我告诉大家,所有中国的企业家成功之后都在开始跟你吹牛,大家都开始改写历史,自己当年如何创新,如何运筹帷幄,本来我的提纲也按这个讲法讲的,反正怎么样就成功的。反正每年大家都要听企业家如何布道和如何创新。但创新99%是要失败的 ,因为你照着别人做一遍可能不会失败,但不会有大成。创新一定是做过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在未来创新出一条路,在黑暗中找到一个火种,所以创新大部分是失败的。

但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呢? 我们崇拜失败吗?错,我们崇尚成功,我们鄙意失败。我们现在是亿元价值观,谁最有钱,谁是中国首富,对不起我没有攻击任何人,这句话请删掉。谁做的市值很大大家就崇拜他,在这样的价值观里,包括你我和很多人不敢创新,是因为我们害怕失败。各位,当你真正去创新的时候,我觉得很多时候缺的不是智商,也不是情商,而是胆量。

我们每个人都请成功的企业家来讲,包括很多媒体也总是把荣誉、报道都给那些成功的企业,但是我们是如何看待失败的?如果每个人的文化,每个人心里都是亿元的成王败寇的文化,中国的公司永远不会去创新,大家觉得我们去创新,在毕业的时候嘴上都谈的是创新,实际找工作的时候更愿意选择当……这你们说的,我没说这句话,或者进入大的什么什么,那你觉得这样一种精神它是创新的精神吗?它肯定不是。

包括在美丽的南极大陆有一家公司特别喜欢抄袭 ,大家不要嘲笑好吧?我很认真的,你们要善于理解别人。我跟他们交流说,为什么你们不做一些敢为天下先的事儿呢?他们老大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说,有些事情看不准,让年轻人,小公司先去试,他们试不称我们就不用再去耗费精力、金钱,他们真的能做成,证明这条路是通的,我们再上,这样我们的策略非常得稳健,保证十拿九稳, 所以我也特别理解,这不是道德品质的问题,只是他特别害怕失败,因为中国人丢不起面子。这就导致大公司不愿意创新,小公司最后发现创新的唯一结果是给人当了铺路石,不是先驱,都成了先烈。所以,小公司也不愿意创新,我们就互相抄吧,大公司抄小公司,小公司抄美国的,美国出来一个团购,中国就来个“万团大战”。

我觉得互联网永远属于年轻一代,互联网永远不在我身上,在你们身上,我也不期望改变你们这些大佬们的想法,我其实愿意到大学里来“演出”,来说服大家,能够从你们开始逐渐在这个社会和身边的人形成一种价值观。我们不再盲目崇拜这种单一的成功,我们能宽容失败,容忍失败。 就像有人问我,除了乔布斯我还喜欢谁?我告诉大家,不是那天来我们公司的凯安诺•威尔斯(音),他在《黑客帝国》演的工程师叫马克•安德森,那个病毒叫 Smis(音)。今天现实生活中有一个人加马克•安德森,肯定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 navigator的创新日。你们非常了不起,你知道马克投资了小马克 .扎克伯格Facebook ,他是他的幕后教练。

当时他握着他的手很骄傲地说我是navigator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就问他navigator是干什么的?马克特别失落,因为这是 20年前的故事,他做的全世界第一个浏览器,但很不幸被另外一家公司摁死了。但他是我心目中永远的英雄,因为没有他就没有浏览器,没有他就没有后来的 Mosaic,没有Mosaic 就没有Chrome,中国以及我们做的七七八八的浏览器,浏览器在今天成为中国最重要的互联网入口。这是价值观的问题,有的企业把它摁死了,成功了大家都很崇拜,但有的企业即使不成功,但它曾经创造了历史,创造了技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觉得在我们的价值观中也应该是被值得尊重和被继承的。所以,我觉得其实就是价值观的问题。

很多时候我们到很多地方,很多地方请我来,我还能讲点不是神话的东西,因为我在中国互联网遭遇过最大的失败,正因为失败,所以我们才能学习到很多东西,所以我们对失败的宽容和对失败的理解。我们 90后如果特别自我和个性我特别喜欢,因为我也是很自我的人。最重要的是你是不是有勇气尝试的人,不嘲笑别人,用于面对自己的失败,干预尝试的人。如果有越来越多这样的人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乔布斯。可能在座各位你们,再过十年会有中国新一代的企业领袖出来。

我再吐槽一个例子,我不知道今天教育是怎么样的,我们集体创新一定不是你们宿舍楼看大楼的老太太见到你就特别高兴地说:听说今天视频网站很流行,同学你们能不能也搞一个?也不是修自行车的大爷跟你说,电商很好,我都在京都购物了,你一听就特激动地回家办一个给大学生买零食的电商网站。创新一定是干别人没干过的事儿,别人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创新一定是少数派。

但是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我不知道90后的交易是这样的,是不是比我们 70后、80 后有改善呢?反正我们那时候的教育是从众,特别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做一个事情恨不得得到所有人的赞成。所以,所有人做这样的,我们做企业能不能找到标杆,如果张三李四都做了我们心里就踏实了。

在课堂上有一个故事,老师画一个圆,在幼儿园时还五花八门的,各种反常规的,像月亮,像月饼,像屁股的答案都有,但到小学二年级以后我们基本都会统一回答那是一个圆,你要说像屁股,老师会用异样眼光看你。到中学的时候,我们全部是标准答案,中心思想。

如果我们不能追求一种价值观的多元,如果不能容忍 think Different(音)与众不同的想法,当没有与众不同的想法时以后没有人赞同,你会很胆怯,不敢去尝试,你也很难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下真正创新,真正创新的人都不是在他一创新的时候就会有鲜花和掌声,相反,在最开始他们往往会被看成异类、少数派、怪物,甚至会被看成 Trouble  Marker,他们说的话不被人理解,做的事在当时不被人理解,最后他获得世俗的成功,改变了世界,大家说哦,原来他才是创新的英雄。

当人家成功的你不能看到他的结果,说我要模仿他,而是刚开始他提出想法的时候有多少人不理解他。我举个最典型的例子,大家不要以为我的眼光很犀利,有时候我也亮瞎的我的眼。有一次我尊敬的马云马总,他是中国电子商务的先驱,他看好电子商务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忽悠。 2003年的时候马云说小周我要收购你的公司,我们俩一起干,你的股份比我还多。我也特激动跑到杭州看了一圈,看了之后我跟身边人说我实在看不懂,这是真话,这就错过了可能合作的机会。

过了十年之后,等到今天电商已经是每个人宅男宅女们都离不开电商,躺在床上都能下单,买零食的时候你要感谢阿里巴巴马云淘宝给中国做的教育,现在他成功了,你来崇拜他。刚开始大家认为他不会成功,认为他的想法很另类。试想想看,当你今天的想法得不到所有人的认同,所有人嘲笑你的时候你会选择放弃还是坚持,还是选择不断尝试。

就像当年 360其实能够走到今天,可能因为我比较二,所以我们做了很多惊世骇俗的事情,比如我们做杀毒的时候,杀毒厂商对我痛恨到了极点,他们认真地经过了思考,认为周鸿祎一定是个骗子,因为他们卖了 20年的杀毒软件,像卖药似的,突然有一天有人说把这个药免费了,让大家有病吃药,没病也吃药,还加预防,他们认为不可能,所以很多人认为周鸿祎一定是骗子,葫芦里不知道卖什么好药,一定做不下去,坚定不相信这一点。但到今天免费软件成了一个事实,所有杀毒软件来学免费安全的时候,大家才意识到安全行业可以换另一种做法。

创新的时候,我想多一个词,在今后你们的人生中,你们将会是中国未来的主力,我希望通过共同的努力,我们能够改变今天中国社会这种一元化的价值观。希望只有我们越来越多的人有这样一种更多元的,包括 think different(音)的价值观才能鼓励创新的人更多的理解和支持,才能鼓励创新的人勇于创世,屡战屡败。因为创新成功的故事背后都有 100个不成功的例子,而没有这 100个不成功的例子是出不来这 1个成功的公司。所以,中国如果真正需要有创新,我认为价值观是最最重要的。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

整理:媒体训练营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莫鹄羽 创新? 应该从废除应试教育开始吧? 我觉得现在的教育就是培养听话的员工,仅此而已。

      回复[0] 2013/09/22 13:16

    1. 莫鹄羽 创新? 应该从废除应试教育开始吧? 我觉得现在的教育就是培养听话的员工,仅此而已。

      回复[0] 2013/09/22 13:16

    1. 西湖小鱼 我们天天都在念叨创新,思索如何去创新,但不可否则的是世俗已经让我们失去了创新的源泉,有时候放下所有事情,转而投入其他的事情中,或许能够找到新的创新源泉。

      回复[0] 2013/09/02 09:03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