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刊:在大数据时代兼顾安全与自由

标签:大数据安全

访客:18029  发表于:2013-08-27 10:33:34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6月17日一期发表题为《在大数据时代兼顾安全与自由》的文章,作者为保罗•福特。文章指出,一家很大的互联网公司曾经出于高尚的冲动,把它的某些数据与研究界“分享”。它将其搜索服务三个月来记录的日志文件向所有人公开。公司采取了诸多措施来保护隐私,但互联网爱好者、专业研究人员和记者能够查出许多用户。例如,第4417749号是佐治亚州的一个寡妇。另一个用户似乎在策划一场谋杀。如今,“美国在线公司(AOL)搜索日志丑闻”被认为是互联网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失策之一。

早该展开公开讨论

文章称,那件事发生在2006年,一个不同的时代。现在,任何人只要有点钱、懂点电脑就能租借一些云容量,利用一堆完全免费的技术来处理浩如烟海的数据。管理这种数据是互联网大企业的一项重要活动。假如你是一个全球超级大国的情报机构,你的职责是监视心怀不轨的人,那么这种数据就是无价之宝。你会想方设法把它弄到手。

据英国《卫报》透露,韦里孙公司每天将其全部电话记录——除了通话本身的音频以外的号码、位置及其他“元数据”——交给美国国家安全局。多亏了布兹-艾伦-汉密尔顿公司29岁的顾问爱德华•斯诺登,人们还获悉了“棱镜”计划。细节扑朔迷离:一开始,谷歌、苹果、“脸谱”和微软等公司似乎都允许美国国家安全局畅通无阻地获取其所有用户信息。现在看来,这些公司只不过是在提高《外国情报监视法》所要求发挥作用的效率,设立了一项有保障的落点服务供美国国家安全局使用。因为人们不知道有多少数据被分享,也不知道哪些是国内的、哪些是国际的,所以关于美国国家安全局监视计划的泄密引起全球轰动。

文章指出,针对在全球恐怖主义和大数据的时代如何兼顾安全与自由的问题,人们早就该展开一场公开讨论了。尽管该国经选举产生的领导人坚称国家安全局的活动对遵纪守法的公民不构成威胁,但人们不能对细节不予理睬。将电信系统整个儿纳入国家安全机器的做法应当让人们犹豫一下。但它不应引起震惊。因为政府汇集了大量珍贵的数字秘密并不是什么秘密。

是否逾越道德底线

文章称。在围绕斯诺登“泄密”的风波中,人们很容易忘了这样一件事:在3月12日的一个听证会上,当被问及美国国家安全局是否搜集数以百万计美国人的“任何一种数据”时,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说:“不会的,先生,不会有意去搜集。”后来在美国广播公司的节目中,克拉珀解释说:“我当时想到的是这好比在图书馆里查看书的杜威分类号。”他声称,搜集数据“意味着把书从架子上取下来,翻开阅读”。

换言之,美国国家安全局在制作一份巨大的人员卡片目录,其中有许多美国人。他们其实不是在搜集人们的交谈或者人员本身,而是关于其交谈的全部数据——元数据。

文章指出,克拉珀很可能认为自己在这里划定了一条“合情合理”的道德底线。然而正如2006年AOL事件所揭示的,元数据是会透露内情的。像美国国家安全局吸纳、据猜测还予以储存的那种搜索历史或通话记录的行为,恐怕和杜威分类号不是一回事。它们更像是书脊上的索引号。美国国家安全局所做的事情就好比是把数亿人当作公开书籍编写索引:他们是谁、他们认识谁、他们去过哪里等等。

文章同时指出,像克拉珀这样的人的确认为、或者说情愿认为,为无形的人类图书馆制作一份庞大的索引本质上是一种文书工作,与监视不属于同一个道德类别。他也许会宣称,“棱镜”之类的计划与其说是要挖掘秘密,不如说是要把看世界的方式组合起来。

民众暂无选择余地

文章称,但人们会受到不可思议的副作用。每个人都在全世界数据库里有一个新的统计学上的“自我”。商家和企业盯上的正是这些“自我”——以独特方式进行识别的行为包,它们对人们读什么、吃什么、在哪里睡觉做出显著、分散的描述。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脸谱”、谷歌、亚马逊等私人公司之间的区别在于政府能对它搜集的数据做些什么。它之所以制作那份庞大的索引,是因为这样一来在必要的时候它可以越过你的统计学“自我”与真实的肉身自我之间的界限。

文章质疑民众是否还有选择的余地,答案是几乎没有,暂时还没有。给他们的所有数据加密使之不那么容易被打探,这倒是可以做到的,但非常麻烦。从民意调查结果来看,美国人根本不那么在乎这种隐私。只要没有人越过统计学“自我”与真实自我之间的界限,有什么好担忧的呢?有人会说,全面参与现代文化需要人们不断留下这些数据轨迹来打造这些另外的“自我”,而一切都必然会在位于马里兰州米德堡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秘密帝国内编入索引。

文章指出,既然监视程度已经曝光,难以想像奥巴马能有所作为,因为这个行政部门已经变成了一个行政展示板:充斥着网上请愿、空白表格程序和正是根据当前所讨论的那些数据写成的简报。

文章认为,有些基本问题是明智的老百姓能够且应当提出的。这种数据是在哪儿搜集的?它来自哪里?它会储存多长时间?它链接哪些数据库?

随着谈论的展开,媒体可能会把关注焦点集中在个人身上:斯诺登和他的动机或者被抓获的恐怖分子。但是别忘了那些数据,那些被捕获的时刻。民众理应了解这个数据库的面貌以及它是怎样“保护”老百姓的。一个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当权者谈论的是针,而民众要密切注意的是海。

本篇文章来源于http://www.banyuetan.org/ 原文链接:http://www.banyuetan.org/chcontent/gjgn/bl/2013621/43273.html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