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联与第三方支付的直连争夺

标签:第三方支付银联直连

访客:30385  发表于:2013-08-26 12:03:00

                       银联与第三方支付的直连争夺

假设你在淘宝购物后在支付宝付费环境下刷信用卡100元,商户就要向支付宝缴纳1元手续费。这1元钱如何在发卡行、收单方及转接清算机构之间分配,正是眼下暗战焦点。据预测,2014年网上支付总交易额将达80000亿。几百亿的刷卡手续费总量已是定数。大块“蛋糕”难免让人抢破头。

“银联要是断开直连,大多数第三方支付将由盈转亏,关门一大批也很有可能。”某大型第三方支付相关业务人士对记者说。他所指的是银联近阶段一系列断开银联卡第三方支付与银行支付接口直连的努力。

银联在近期董事会会议上提出的《关于进一步规范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交易维护成员银行和银联权益的议案》(下称《议案》)显示,其提请董事会审议的工作步骤是“2013年9月起,各成员银行停止向非金机构新增开通银行卡支付接口,存量接口上不再新增无卡取现、转账、代授权等银联卡业务”;“各成员银行建立统一定价机制,于2013年底前完成非金机构业务收费规范,相关收费不低于银联业管委规定的价格标准”。

银联工作目标是“2013年12月31日前,全面完成非金机构线下银联卡交易业务迁移,统一上送银联转接”;“2014年7月1日前,实现非金机构互联网银联卡交易全面接入银联”。

8月13日,银联已开始行动:召集52家与其达成协议关系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参与银行卡收单业务运作与收单办法解读会议,表示跨法人交易发送方式不得绕过银联。

“银联想雁过拔毛收一道手续费。”上述第三方支付人士说。从银联的财务数据来看,其目前主要收入来源仍是通道费用。

但事情并非那么简单。“一些第三方支付议价能力太强,和银行多头谈判,银行要么选择直连后手续费被压低,要么不能做类似支付宝付费,造成客户流失。”某银行分行卡部人士告诉本报,大型第三方支付机构已有“垄断”的趋势。

银联业管委的一份文件估算,主要成员银行的银联卡线上支付业务手续费年损失超过30亿元。

第三方支付“哭穷”

“我们的行业是微利行业。”上述第三方支付人士给本报提供其行业监测数据:从整个行业来看,收取的信用卡手续费费率平均0.6%,但给发卡行的平均费率则为0.4%,亦即第三方支付得到手续费中的约三成份额,因其兼做“收单”和“转接清算”两个角色,相当于线下POS环境收单“7:2:1”分成中的“2”和“1”,占比合理。

在借记卡方面,他称,第三方支付收取商户端的手续费费率为0.1%~0.2%,给发卡行的费率则为0.1%。“比做信用卡支付赚得更少。”从其所在机构来看,因大额支付中借记卡使用率很高,线上支付交易额中有八成是靠借记卡完成的。

从第三方支付财务情况来看,一些中小机构仍在盈亏平衡线上挣扎。

这种情况下,银联的“插足”将增加成本。

“成本上升只有两种可能。”上述第三方机构人士称,在商户端有议价能力的机构将提升费率转嫁成本,最后很可能由商户转嫁给买家;无议价能力的机构将直接面临亏损。

事实上,银联断开直连的意图由来已久。去年12月19日,银联业管委印发《关于规范与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业务合作的函》,称直连增加银行业务风险、损害银行综合收益。

微妙的是,7月5日,央行发布实施新的《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提及“收单机构将交易信息直接发送发卡银行的,应当在发卡银行遵守与相关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协议约定下,与其签订合作协议”。这被业内认为是央行默认直连。

而就在此当口,银联召集52家与其达成协议关系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参会,表示跨法人交易发送方式不得绕过银联。

“在2005年,支付宝花了两年的时间只谈下4家银行合作直连,当时马云带人去和银联谈,希望能获得银联的渠道,但银联觉得我们市场太小,不搭理。”有支付宝工作人员近日告诉记者,他难以接受的是,“如今支付宝用10年时间谈下了近200家银行,银联又来横插一刀”。

上述支付宝工作人员在与本报记者谈话中三次强调“垄断将扼杀行业”。“为什么线下支付多年没有创新,而网上支付、移动支付创新不断?因为一个行业的活力正是基于开放和竞争,而非统一定价。”

银联“维权”

站在银联的角度,一切又有另一套计算模式。银联内部文件称,据调研在银联卡的线上支付中,第三方支付向主要成员银行支付的实际手续费费率仅为0.1%左右,而本报采访的上述卡部人士也佐证了这一费率,并称“还有比0.1%低的”。

有银行人士说,日渐壮大的几家第三方支付“形成超大份额,挟用户以令银行”。

而关于第三方支付机构对于商户设定的费率,有业内人士表示,据其了解淘宝卖家要付0.7%~1.2%。记者以大宗家具供应商、服装卖家、食品卖家等不同身份和不同月交易量信息提问支付宝客服手续费率,得到的答案均是“开通信用卡支付后收取1%,无任何优惠;但使用借记卡支付则不收费”。

由于各支付机构的费率设定属于商业机密,外界尚无权威数据。但在银联思路里,部分第三方机构两头兼具的议价能力使其在中间环节大捞一笔,而信用卡发卡行得到的费率尚不够抵补其贷借资金成本。

因此银联希望达成的模式是:第三方机构接入银联,支付信用卡0.55%、各业务平均0.4%的费率;银联对接各发卡行,支付0.3%~0.55%的费率;第三方支付对商户端,则“市场化定价”。

银联要求接入的另一个原因在于“维权”。银联《议案》称,第三方支付与银行直连大量违规开展银联卡支付及其他业务,严重损害商业银行和银联的商业利益和品牌权益。银联表示,部分第三方支付在直连的同时存在变造交易类型、套用商户类别码等违规情况;在业务开展过程中通过截磁截密、私自留存持卡人敏感信息,也让持卡人的账户信息安全受到威胁。为此,银联认为其作为卡组织,牵头推动非金机构规范开展银联卡收单业务,是业务风险防范的必然要求,也是参与各方资金安全与合法权益的重要保障。

《议案》还称,第三方支付通过电子商务掌握了大量客户数据,并向金融领域渗透。“动摇了银行对客户的主导权,对传统银行业务逐步形成较大冲击”。也正是由此,银联提请商业银行“联合统一行动”。(via.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