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涉及侵权问题

标签:重磅推荐调查分析ISP云计算

访客:44096  发表于:2012-02-24 11:32:21

云计算是一种将包括软件、硬件、平台等在内的各种运算资源通过网络提供给用户使用,用户按需付费的新型运算模式。在云计算的运行过程中,必不可少的是服务运营商的布局和参与,服务运营商不仅是上述资源的所有者,更是将上述大量的、集中的资源转化成服务以提供给用户使用的运作者,是实现和大规模发展云计算的关键所在。

正如现代的网络服务提供商一样,运营商在运营云计算服务的时候,难免涉及大量可能与著作权侵权有关的问题,就需要按照《民法通则》第118条、《侵权责任法》第36条、《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规定,承担侵权责任。同样的,上述责任也分为自己实施侵权行为的直接侵权责任以及未尽合理监管义务的间接侵权责任。其实,云计算服务提供商本质上是一种特殊的网络服务提供商,即提供云计算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商,因此要分析云計算服务提供商的侵权责任构成,就要从ISP的侵权责任构成与认定开始讲起。

ISP的侵权责任

ISP的直接侵权责任是指ISP未经著作权人许可,直接从事了受著作权人专有权利控制的行为。在网络时代,典型表现为侵犯权利人的复制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两项权项,此为ISP的直接侵权责任。根据《著作权法》的基本原理,ISP直接侵权责任的认定相对简单,未经著作权人许可,第三人实施了受到著作权专有权利控制的行为,且没有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即构成对著作权的侵权。

事实上,大部分ISP对于其服务商的信息都是未经手也未经过筛选的,是根据用户的指令由服务器自动处理的。在这种情况下,直接侵权责任就不存在适用的余地,间接侵权责任的引入就显得很有必要。

ISP的间接侵权责任就是指即使服务商并未实施直接受著作权专有权利控制的侵权行为,如果其行为与他人的直接侵权行为之间存在特定的关系,则仍可基于公共政策的原因而被法律规定为侵权行为。由于这类行为构成侵权的原因并非在于其直接侵犯了著作权人的专有权利,而是由于其为直接侵权行为的实施和实现提供了技术条件,或诱导、促进了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

与ISP服务商的直接侵权责任相比,ISP服务商的间接侵权责任则显得复杂得多。根据与直接侵权行为之间关系的不同,间接侵权又可以被分为辅助侵权、替代侵权和引诱侵权三种:第一,辅助侵权又称帮助侵权,是指行为人明知他人的直接侵权行为而进行实质性参与,为他人的直接侵权行为提供帮助,并对于侵权结果的发生有实质推动作用的行为;第二,替代侵权主要用于可以从用户的直接侵权行为中获得直接的经济利益的ISP,他们应当对用户的行为是否侵权负有监管责任;第三,引诱侵权是指ISP服务商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通过切实的行为引诱、怂恿或劝说第三方利用其提供的服务从事侵权行为。云计算服务商的侵权责任构成。

云计算服务商本质上也是一种特殊的、提供网络服务的ISP,因此上文中分析的ISP的侵权责任构成也完全适用于云计算服务商,这部分仅简单分析一下云计算服务商的责任构成中的一些特殊之处。云計算是一种将包括软件、硬件、平台等在内的各种运算资源通过网络提供给用户使用、用户按需付费的新型运算模式。

提供硬件服务IaaS(Infrastructureas a Service)的云计算服务商,其仅为用户提供硬件服务,因此通常不涉及到著作权直接侵权的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IaaS的服务商是否需要对发生在属于自己所有、由自己管理的硬件上的著作权侵权行为承担责任?尽管存储空间是由服务商提供的,但侵权“行为”的主体仍然是用户,用户的操作才是导致侵权结果发生的决定性因素。而作为硬件所有者的IaaS服务商来说,只要他没有实施辅助行为,就不会侵入著作权人的专属领域,不构成侵权,否则构成间接侵权。

提供PaaS(Platform as aService)的云计算服务商,主要是提供应用服务引擎,如互联网应用编程接口/运行平台等服务,其经营模式决定了其不涉及到直接侵权责任的问题,只可能涉及到间接侵权责任的承担。针对PaaS服务商的间接侵权责任,一方面PaaS服务商为用户提供了信息存储空间,其责任的追究与通常的提供空间服务的网络运营商(如BBS空间站运营商、博客运营商等)并无太大区别;另一方面,由于PaaS服务商为用户提供了一个公开发表公布“应用程序”的平台,因此PaaS服务商应当对用户发布的信息承担一定的审查责任,具体的责任严格程度则因PaaS提供的是否为有偿服务而有所区别。

云计算模式下作品“出租权”

云计算这种运算方式产生后,当前用户使用软件的方式,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单机型和基于网络的软件租用型。所谓单机型软件是指用户将软件安装和保存在本地主机的存储器中,软件的正常使用无需“借助软件提供商或服务商的在线服务”,而是通过本地主机中存储的数据即可完成;基于网络的软件租用型也即云計算中的SaaS模式,服务商将各种软件安装在“互联网数据中心”或服务器集群上(以下简称“服务器”),由服务上进行升级和管理、维护。用户通过网络使用上述软件,只需要个人电脑和网络连接装置即可,无需其他硬件升级、软件许可等支出。

但这种模式应该如何定性,却成了我们讨论的焦点。通常意义上,“临时租借使用”的行为应当被认为是“出租”,应当属于“出租权”的控制范围。但这样的定性存在三方面的问题:第一,传统“出租权”产生的背景决定了“出租”是建立在载体转移的基础上的行为,而在电子环境下,上述载体并未转移;第二,载体的不转移占有决定了在电子环境下,出租方可以同时将软件同时出租给不特定的多数人同时使用;第三,在电子环境下,“临时租借使用”将不可避免的与“临时复制”相联系,无论是用户计算机内部运行、显示程序时的临时复制还是网络传输中的缓冲行为。

因此,传统著作权法框架内的“出租权”概念已经无法解决在“云计算”模式下产生的新问题。有一种观点认为,上述行为并不应当受到“出租权”的调整,而是应当归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调控范畴。但“信息网络传播权”是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的权利”,所谓“获得”,是与“提供”相对应的,是指“将作品上传至或放置在网络服务器中供网络用户下载或浏览”的行为,而上述行为中的用户并没有“获得”作品,只是“使用”作品进行了数据处理,他并不关心作品是否已经下载到自己的电脑上或者已经浏览了作品之类,他关心的只是数据处理结果。

其实,上述出租软件的行为本质上仍然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出租行为”,因为出租行为的本质就在于给予著作权人以控制自己“作品”传播的权利。在网络环境下,尽管表现在外在形式上存在区别,但本质仍然是作者应当享有控制其“作品”传播的权利。当用户通过网络接入服务器使用软件时,应当根据其使用的资源付费,服务商购买并配置服务器上的软件资源,并负有维护服务器及资源正常运行的义务,这些显然并非购买或销售行为,也非“网络传播”行为,而是一种购买使用权的行为,也即“出租”行为。

因此,顺应科技社会的发展,应当引入“电子出租权”这一概念。通过赋予软件著作权人“电子出租权”,既对云计算服务商的行为进行了合理的控制,使云计算服务商的行为无侵权之虞,又可以很好的维护软件著作权人的权利,实现获益的公平分配,最终实现二者之间法律关系的稳定与和谐。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