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维明谈新教伦理与儒家文化以及儒商问题

标签:文化企业儒家

访客:29808  发表于:2013-08-20 17:02:28

杜维明,长江商学院名誉教授,长江人文委员会主席、哈佛大学研究教授及北京大学终身教授,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他的研究以中国儒家传统的现代转化为中心,推崇儒家文化所蕴含的道德理性、人文关怀和入世精神。

以下内容为他在8月19日长江大讲堂:“文化中国与世界公民”系列第四期讲座中回答听众问题内容,未经本人审阅。

杜维明谈新教伦理与儒家文化以及儒商问题

1.新教伦理与儒家文化之间的关系

这个问题是很多学者以及公共知识分子长期以来关注的问题,马克思韦伯写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指出新教伦理中催生出了资本主义的精神,80年代的一些学者在考虑日本的崛起、亚洲四小龙的崛起在经济上获得如此大的活力的时候,背后是什么因素。这些学者就提到了儒家和新资本主义之间的关系,将之称为儒家资本主义,后来又爆发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是在泰国爆发的,扩展到印度尼西亚,韩国也受到了波及,韩国的GDP当时被砍掉了一半。实践证明这种儒家资本主义是错误的。

儒家思想代表的是裙带关系、贪污腐败,并不是一个资本主义市场的发展,所以就发明了一个词:裙带资本主义。现在中国也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经济体了,所以大家也会提出同样的问题,也就是在这种社会的基础价值观以及社会发展经济关系之间,人们提出了深刻的问题。有人说“世界上有三大文化,三个精神的传统对于经济的发展都是有益的”。韦伯说的新教伦理也是有依据的,他也说了儒家思想加上犹太教、新教,他认为这三个传统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种说法是多支柱的现代性。既然新教伦理有资本主义,儒家也有资本主义,因为考虑到他们的机构和传统都能去动员人们辛勤的工作发展经济。所以这种东南亚的发展过程中,佛教或印度教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非洲的传统对于他们的发展也有很大的作用。毫无疑问,中国的经济处于一个非常好的状态,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中国,南非、印度,现在也在谈墨西哥、印度尼西亚,还有土耳其,如果我们来看一下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在接下来十年的发展的话,很多人就会说,伊斯兰教与资本主义的发展是息息相关的,所以我们要有一个更宽广的愿景来考虑人类的问题,像孔子犹太教、天主教、非洲的传统这些。还有韦伯谈到的新教伦理、新教的传教士的精神,像这种财富,就像一个外衣一样可以脱下。但是韦伯一百年前没有认识到,他讲的像脱下衣服那样简单就可以得到的钱,像一个囚笼。儒家如果用得不好,也会把一个好的企业家变成一个糟糕的企业家,还有一个正确运用的问题。

2.中国的儒商
     “儒商”大的传统在中国被切断了,这个是事实。从鸦片战争以来。如果说李嘉诚,他至少是儒商性格的一部分,还有其他很多有名的企业家在中国,比如在台湾有很多杰出的企业家,都是很符合儒商的要求的。

但是传统断了,这也是一个不可争的事实。说断是在中国断,在日本没有断,在韩国没有断。日本的情况是,他们儒商的传统由日本实业之父——福泽谕吉保存下来。今天的三菱一直在支持日本的东洋文库。另外,资生堂的创始者福原有信写了一本书叫做《文化资本》,现在他退休了,每个月为朝日新闻发表一篇文章。韩国,不管是现代、三星、KS,创始人大半都符合儒商的传统。

日本还有训练儒商的学校。我们现在正在恢复儒商的传统,传统可以切断,但我觉得在中国发展儒商的土壤非常深厚,而且会有很多符合儒商最高要求的中国企业家的出现,在中国企业界会出现有一些有良知、关注政治、文化、宗教方面有一定敏感度的知识人。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西城往事如风 儒商现在已经很少被提及了,儒商文化应当得到提倡,社会需要有一部分具备儒商思想的企业家,而不是狼性文化的过度宣扬。

      回复[1] 2013/08/20 17:25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