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步子走对了......

标签:管理变革钱学森系统工程工业文明

访客:31673  发表于:2013-08-17 08:20:21

当步子走对了……



大家都知道管理变革要触动一部分人的利益,能回避吗?能!——停止变革继续温水煮青蛙,直到把企业耗死,然后再找出若干理由自慰。

我见过的许多民企就是这么死的,只是企业死了内鬼活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有些老板之前在国企发了财,等到有了自己的企业,当初钱怎么进的,这会儿钱就怎么出,而且出的比进的还多,因为又搭上了银行贷款、应付账款还有其他。

我在几家企业参与主导的管理变革都不是这些企业的头一回,之前都有人探索过,我很注意了解这些人都做了什么、从哪里切入等等,因为那是前车之鉴。有的调查问卷还没收齐就撤了;有的局限在某个部门不敢外延,一外延就要挨“棒子”;有的来时雄心勃勃,熟悉情况后老板说到那我就做到那;有的通过答辩当了厂长,结果不出一个月被炒鱿鱼......

当一个企业缺少科学、系统、有效的管控体系,缺少健康向上的企业文化,其生态变异是必然的。有家近600人的企业,出纳员集考勤、人事管理、编制工资表和工资发放等于一身,期间没有任何监督审核机制,当有人把其中的弊端讲给总经理听,总经理随后搞了一次突然袭击:抽查了一个车间的工资,结果发现共50人有6人吃空饷。按说该处理出纳员了吧?结果恰恰相反,出纳员岿然不动,总经理靠边站了。因为董事长坚信出纳员是“自己人”,这是变异生态制造的结果,期间受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伙人。这个企业破产的时候董事长的脸色是黑的,不敢踏进企业半步。

我们在管理变革当中都是从物流管控系统切入,这是系统建设的根基。因为有了一定的经验积累,在人员组织和专业技术层面基本不走弯路,收效也是显著的。

是不是步子走对了就一路凯歌?不是!一方面系统的逻辑关系成立了,该细化的细化了,相关部门和岗位的职责也随之清晰了,仓库不乱了,车间实行半独立核算了,匹配上相应的奖惩措施后员工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大家看到希望了,想来的多了,想走的少了......;另一方面,系统越健全、越深入、越有效,原来某些岗位和部门的“井水”“湖水”全都集中到企业整体的“河水”里了,利益分配的规则变了,碗外饭难吃了,狐朋狗友们吃吃喝喝送送拿拿不自由了,部分人有消极情绪了,有了消极情绪就要抵制了.......。这是问题暴露的两个测面,成正比,它说明管理变革见到成效了,治病治到痛处了;同时也说明管理变革将面临更艰巨的挑战:排除干扰、维护成果。别小瞧少数人的抵制,能量并不小,排挤业务骨干、给关键工序制造麻烦、挑拨员工打仗、销毁档案、招工难的时候集体休班或假辞职、关键时候不干活先要待遇、给管理变革推动者和老板之间制造矛盾、制造谣言散布假消息、篡改事实嫁祸于人等等我们都遇到过。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顶住压力,大量吸收优秀专业人员和技术工人,你假辞职我就真批准、你不干活要待遇那就回家等着、谁组织集体休班就辞退谁,后来有人给这些人做了一个总结:聪明反被聪明误。 在管理变革当中我们遇到的最大瓶颈是在基础平台搭建完成之后老板又添心事了:这个企业到底谁说了算?

管理变革是一项系统工程,作为专业工作者在管控方面满脑子是边界、区间、层次、结构、职责、互动、信息、反馈、核查、数字等等,而这些东西老板并不全懂,他们更注重观察问题的表象。比如:过去外协业务没有任何出厂手续,依据是跟老板打招呼了;现在所有外协业务有计划、有单据、有各个外协户的明细账目、日常业务不再需要跟老板打招呼了。再比如:执行层面的许多问题仓库与车间之间自身协调就解决了,连厂长都不用找,老板就更不需要汇报了;而在职责不清晰的时候,老板只要在公司,身边总是围着人请示汇报。......系统工程需要系统思维,这方面是需要学习和训练的,越懂得的人越感觉自己了解的太少,越不懂得的人越发现别人把事做成很容易。看问题的维度不同,得出的结论自然不同,这个阶段老板由于知识方面的缺乏心理上难免有些空虚和焦虑,这也给个别抵制管理变革的人提供了机会。有家企业经历了二次洗礼,老板在焦虑的时候把管理变革的主要推动者解雇了,后来系统停摆老板发现自己吃亏了,于是又来了个管理层大换班。


我读过孙陶然的一本书《创业36条军规》,写得实实在在。其中谈到他创业的时候从朋友那里搞到了一份联想集团的内控资料,他反复学习多处注释,并结合本公司的实际业务践行。我想他肯定是搞懂了其中的逻辑和原理,不然他日后的事业不会那么精彩,别小瞧这份内控资料,这是企业成长的根基。然而孙陶然毕竟是北大的高材生,比一般民企的老板有着先天的优势。我这些年在民企手把手教都教不好,有的老板心思根本没在这上面,还经常把我自己搞的灰头土脸。 我们国家工业化的速度太快了,快得连我们这些置身其中的人都难以置信,想不挨打就得直追!然而许多人的经营和管理思维却依然停留在农业时代,并没有随着时代的步伐走进工业文明。这里摘录一段钱学森先生关于系统工程的论述与大家分享: “我们把极其复杂的研究对象称为系统,即由相互作用和相互依赖的若干组成部分结合成的具有特定功能的有机整体,而且,这个系统本身又是它所从属的一个更大系统的组成部分”。 “系统工程也还是一个总类名称。因体系性质不同,还可以再分;工程体系的系统工程(像复杂武器体系的系统工程)叫工程系统工程,生产企业或企业体系的系统工程叫经济系统工程”。 “现代科学技术对系统工程的贡献在于把这一概念具体化。就是说不能空谈系统,要有具体分析一个系统的方法,要有一套数学理论,要定量地处理系统内部的关系。”

评论(2)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