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毛细血管的“扩张” ——以江苏省盐城市小额贷款公司为例

标签:模式小额贷款

访客:33772  发表于:2013-08-16 15:45:04

小额贷款公司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小企业与农民融资难的问题,但其自身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面临着诸多问题。

小额贷款公司是由自然人、企业法人与其他社会组织投资设立,不吸收公众存款,经营小额贷款业务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是支持“三农”的新型农村金融机构。作为适合我国基本国情、推行普惠型金融体系的一种创新、为“三农”和小型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的“金融毛细血管”——小额贷款公司,在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监会的着力推动下,已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起。近年来,盐城市小额贷款公司也实现了爆发式增长,对中小企业和需要燃眉资金的农民开辟了新的融资渠道,尤其是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在解决困难企业和农民贷款难的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截至2012年末,盐城市已有23家小额贷款公司获批并正式开业。小额贷款公司发挥“小、快、灵”经营优势,累计发放贷款157.3亿元,已发放贷款余额37.6亿元,先后支持1万多农户和小微企业,有效缓解了中小企业和农户融资的难题。

小额贷款公司发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经营负担偏高

2008年5月中国银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规定,小额贷款公司是由省级政府主管部门审批、到工商部门领取营业执照的独立法人,不需要领取经营金融业务许可证,不属于金融机构。然而,小额贷款公司却经营货币、发放贷款,履行着金融机构的职能。这种尴尬的定位使得其不能像其他金融机构一样享受金融企业的普惠待遇:一是在银行的存款仅按一般工商户的活期存款利率执行,远低于金融企业同业存放款项利率,更没有存放中央银行款项利率高。二是向银行类金融机构融资时,无法享受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优惠,只能按一般企业贷款利率执行,融资成本较高。三是缺少税费优惠政策的支持。据调查,目前小额贷款公司一般要缴纳5.56%的营业税及附加、25%的企业所得税、从“股息、红利所得”中上缴20%的个人所得税、1.5%的价格调控基金和0.15‰的印花税及城市维护建设税、房产税、土地使用税等税种,加起来税收成本达到了30%以上。这个数字比农村信用社3%的营业税要高许多。不仅如此,小额贷款公司还需提取1~3%的坏账准备金。四是缺少政府财政补贴的支持。目前村镇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等小型金融机构3年内可以享受其贷款余额的2%的财政补助,但小额贷款公司被定性为经地方政府批准成立的非金融企业,不在享受补助之列。

(二)后续融资能力不足

目前已经开业的小额贷款公司由于“只贷不存”模式的限制,要继续发放贷款已经“囊中羞涩”,资金出现了“捉襟见肘”的窘迫局面。尽管根据《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的政策安排,小额贷款公司可以向两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融入不超过资本净额50%的资金进行经营,但一方面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产品、服务行业以及客户群体都与当地农村信用社有高度的同质性,出于竞争及商业银行信贷政策信贷条件等原因,小额贷款公司很少能从当地的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贷款;另一方面小额贷款公司即使从当地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资金,也是以一般工商企业的身份获得贷款,资金成本较高,其本身利用这部分资金再发放贷款盈利能力有限,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小额贷款公司从当地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资金的积极性。例如,盐城市23家已开业的小额贷款公司仅有1家向银行业金融机构申请贷款获准,大多数小额贷款公司只能通过吸收成本较高的自有资金或长期负债融资来发放贷款。

(三)缺乏征信体系支持

小额贷款公司从事贷款业务,需要了解贷款企业与个人的信用信息。然而,中国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对小额贷款公司并不开放,小额贷款公司没有系统查询的权限,无法对客户多头申贷及不良信息进行有效识别。调查发现,目前盐城市29家小额贷款公司还没有一家加入中国人民银行企业征信系统。由于小额贷款公司不能进入征信系统查询,对客户的历史信用状况无法全面掌握,所以每做一笔业务,小额贷款公司都要多花很多精力,对客户的社会背景等详加调查。同时,小额贷款公司无法办理结算业务,对客户的现金流以及资金流向不能了解和掌握,也无法像其他银行一样对客户进行系统的信用评级,对贷款客户的评审没有一套系统的办法,存在一定的操作风险。

(四)转型愿景尚不明朗

起初规定农村小额贷款公司“只贷不存”的初衷是规避小额贷款公司吸储风险,但另一方面却限制了小额贷款公司支农业务的拓展,甚至使小额贷款公司发展难以持续。目前,多数小额贷款公司都存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但若允许小额贷款公司吸收存款,那就意味着农村小额贷款公司必须转型为村镇银行。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监会联合颁布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及《小额贷款公司改制设立村镇银行暂行规定》,小额贷款公司只有依法合规经营,没有不良信用记录,满足持续经营3年以上、最近2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不良贷款率低于2%,引入持股比例不低于20%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最大股东等一系列条件后,可以在股东自愿的基础上,按照《村镇银行组建审批指引》和《村镇银行管理暂行规定》,改造为村镇银行。根据我们的调查,小额贷款公司均有发展壮大、适时转制为村镇银行的愿望,对于“持续经营连续盈利2 年以上”等条款,尽管说完成起来有一定难度但仍有信心实现。但“必须有一家商业银行牵头发起并控股51%以上”的硬性规定意味着:小额贷款公司若要转制成为村镇银行,其发起人就必须落入让出控股权、失去话语权的尴尬境地,那就意味着他丧失了最大的收益,从而也就失去了自愿转制的动力。对此,小额贷款公司的发起人均表示难以接受,挫伤了其改制为村镇银行的积极性,小额贷款公司发展前景不明。

(五)贷款利率普遍偏高

据调查,盐城市小额贷款公司贷款年利率在16~24%之间。但经过对贷款对象实地调查发现,由于受央行货币政策偏紧,银行信贷资金紧张,社会融资困难的影响,2012年以来,盐城市小额贷款公司通过一年期以下贷款利率都按照一年期基准利率的两倍以上定价、收取高额手续费、贷款时直接扣除全部贷款利息等手段,变相抬高利率,贷款年利率都高达25~30%,超过国家对民间借贷利率不得高于中国人民银行基准利率4倍的规定。就这样高的利率,贷户都很难贷到款。利息偏高,社会融资困难,金融风险加大,社会反响较为强烈。

(六)监管处在真空状态

小额贷款公司因其准金融机构的尴尬身份,一直游离于现有监管体系之外,只能维持着由地方政府金融办、工商局、银监局、人民银行和公安局等五个部门并行监管的局面。而其中最直接管理的三个部门中,工商局缺乏专业性,银监局和人民银行缺乏手段。最终,共同负责演变为都不负责,多头监管的概念流于形式,实质性监管处在盲区,接近真空状态。缺乏专业系统的监管和业务指导,一方面不能有效地防范和化解风险,另一方面也不利于小额贷款公司业务的拓展。同时,现行由当地政府对小额贷款公司进行监管的操作方式,法律依据不足,在监管的有效性和操作性方面也存在一定的诟病。

(七)专业人才极度匮乏

由于小额贷款公司是2008年国务院作为试点推出的新的公司制金融机构,其股东及发起人基本上没有金融机构管理经验,加之目前经营效益较低,无力高薪聘请有银行相关工作经验的专业人才,所以小额贷款公司普遍存在业务人员整体业务素质不高的现象。据调查,盐城市已开业的29家小额贷款公司,共有从业人员245人,其中金融专业及从事过金融行业的仅占20%左右,而且有40%的公司仅高管人员从事过金融行业。小额贷款公司按照监管当局要求聘请的高管人员均有银行业从业经验,但大部分都是本地商业银行离退休人员,他们的经验尽管能很好地管理小额贷款公司,帮助小额贷款公司按照银行的贷款模式操作,但他们的知识结构老化,阻碍小额贷款公司业务创新。加上小额贷款公司业务人员大多是非金融专业出身,缺乏小额信贷专业知识,不利于小额贷款公司进一步发展。随着小额贷款公司业务的发展,专业人才匮乏问题将会越来越突出,若不及时解决,将会影响小额贷款公司业务的正常发展。

(八)抵御风险能力不足

小额贷款公司风险意识还比较薄弱,容易因偏好贷款规模的扩张和市场份额的增长而忽视资本占用和风险管控。盐城市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金普遍较小,大部分都在2000万元左右。由于受资金规模限制,无论是在设备配置、系统运用管理,还是在人员素质、内部管理等方面都存在一些不足。各项运作程序都还处于探索阶段,业务操作过程不够规范,在贷款管理、内控制度等方面,都还未能形成成熟的模式。既没有商业银行成熟的信用评级体系,也没有科学规范的信贷管理系统,贷款审批过程缺少客观可靠的技术分析,贷款管理大多还处在手工处理阶段,无形中加大了贷款风险控制的难度。较小的资本规模加上较弱的内控能力,使得小额贷款公司一旦出现较大数额的不良贷款,或者其它原因而引发贷款难以收回,其经营风险将很难抵御。

(九)违规吸存屡有发生

相关制度规定,小额贷款公司在开业2年内用于经营贷款的资金只能是自有资金,不能吸收公众存款。但个别小额贷款公司受注册资本有限、融资困难、民间各种投资公司、担保公司高息吸存、高息放贷等因素影响,为了攫取高额利润,私下时有超出注册资本的违规高息吸存、高息放贷现象。据调查,小额贷款公司以年利率15%以上的利率吸收存款,有时甚至达到25%,由于没有监管和监测手段,账务上也不反映,无法得到具体信息,但这一现象值得关注。

(原文详见《新金融世界》2013.7月刊)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