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战略

标签:大数据管理社交网络移动云计算文化技术热点

访客:32976  发表于:2013-08-15 16:17:20

             

“我们的客户即将上市一把新的牙刷,这把牙刷不仅是电动的,而且刷毛上还有相当数量的传感器。你每次刷牙,这些传感器就会将大量数据通过手机上传到云,并共享给你希望共享的网站的群落。这些数据包括,你刷牙的方式,你牙齿的形状和状况,你一天刷牙的次数和时间,当然还有这把牙刷又是如何工作的。”凯捷集团研究员兼董事会主席代表何思乐(Pierre Hessler)。

任何人都不会小看这样一个产品改变,它将big data,social,cloud,mobile当今社会流行的4大高科技全部融合在一起。但是,跟不可小觑的是这背后需要做出的公司理念的改变和组织机构的调整。

想想看,拥有这么一支牙刷,你可以成为健康助理——如果你希望达到这样的结果,那你必须改变公司运作流程。比方说,传感器将数据每小时/每分钟传回公司的研发部门,那研发部门就必须按照不同方式观察、以便更好的反馈用户,比如做出设计工程上的变化。如果研发获得的数据足够多,研发部门和生产部门的关系就会发生改变,制造的流程也会发生改变。而这种设计工程(engineers changing)上的变化越来越多越来越紧密之后,那么这把牙刷的售后服务如何持续,如何改革,如何设分支(maintained/replaced/distributed)将会改变。

“这不仅是从客户层面获得的改变,这是整个公司价值链的改变process of the value chain,这需要公司非常彻底的改变,从根本上、内心里衷心接受这个变化,好好利用/应用这种新流程。”何思乐表示。在过去,你卖掉牙刷之后,所有的事情基本上就完结了,但是针对这把牙刷,你可以给用户提供,比方说2欧/月的牙医服务,加上牙医服务的整个周边数据管理服务,同时帮用户安排牙医,当然如果你看到其他东西,还可以给到用户你认为有意义的建议。这显然不只是牙刷,还是跟牙齿相关的一切服务。这对牙刷制造商而言是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所以这涉及的不止是业务的表层,而是运营的深度,甚至连“公司”这个词本身的定义。

不幸的是,所有行业、所有公司都必须准备好迎接这样一场变革,没有人可以有第二个选择。

那么,企业应该怎么做以应对这场变革呢?凯捷咨询联合MIT斯隆商学院发布了《数字化优势》的报告,该报告研究大型传统企业主管如何从数字化技术中获益。这项研究对全球400家大型公司展开调研,对高级主管展开157次深入访谈,最后发现,数字化成熟度不仅关乎利润,关乎客户体验,更是所有行业都存在的机遇,更有数据证明,数字化转型比较成功的企业单位员工产出比、固定资产收益率、净利率和市净率都高过数字化程度较弱的企业。且听听何思乐对数字化时代如何制定数字化战略的思考。

记者:什么是数字化企业?

何思乐:中国的公司很令人诧异,有些公司还在琢磨如何安装、纠正SAP、ORACLE,但他们现在需要面对的,是如何成为数字化企业职工问题。但或许这也正是他们的优势,可以避开过去,直接进到一个全新平台。很难一言以蔽之什么叫做数字化企业,那家牙刷制造商或许可以说明些什么。我们知道社交网络、大数据、云计算、移动,每一个词都是一场巨大的革命,而这4个在同一时代发生,这只能说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运气,可以打开想象开放思考我们的未来。

记者:那么,在这个多重变革的数字化时代,公司该如何制定自己的数字化时代战略?

何思乐:我曾经和联合利华的CIO做过一次交流,他告诉我说,联合利华之类的公司最早是通过广告、电视等跟客户说话(speaking TO them),现在因为互联网的关系,他们和客户沟通speaking WITH the costumers,前者只是告诉客户,就是B2C,后者是与之对话,是C2B,B2C,双向的,客户会跟公司表达他们的需求。所以,数字时代,公司首先要打通和客户沟通的渠道,对大多数公司而言,这是他们必须要做的,就是打造和客户双向沟通的平台。

其次,让你公司的处理流程很灵活(the processes of your company adaptive),因为,如果只有公司员工使用公司的办公流程的话,你可以使用通常的流程,总是一样的做法。但是,客户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问题,自己的逻辑,你必须按照他们各自的思维方式反馈他们。

其三,如果你的客户是移动的,信息充足,有所有的智能装备的,能够接触到大量你也在接触的数据,那你必须留意你的员工是否和你的客户一样移动、信息充分、拥有所有的智能装备,俩者必须对称。然后,你还必须保证客户和员工之间能够保持充分有效的沟通。

我们的数据显示,所有行业都在参与数字化转型,并不只是我们眼中的高科技行业,没有一个行业能够例外。杜邦、拜耳他们正在朝农业化学(agrichemical)、数字化农业发展。比方说,如果农户是数字化的,那你和农户的合作方式也必须转变。比方说,你不只是给农民农药,还给他极为精确的信息比如哪天几点在那块地里下多少什么肥料,这不是说他们就不按照重量、体积卖化肥了,只不过你还附带卖你从卫星定位监控里挖掘的信息数据,因为这些信息,你可以改变你的商业模式。他们会提前将传感器放在田埂边上,用GPS监测,这些传感器有些是感知土地湿度、温度,数据传到卫星上,卫星告诉你现在这块土地的具体状况,所以你不只是卖化肥,还卖怎么施肥的信息,然后你可以转换你的模式,你可以不再直接卖化肥,你可以比方说按单位出产来收费,比方说你原来亩产1000斤土豆,按照我的方式你可以收入1100斤土豆,这样他们可以不只是按重量卖,而且还可以分享农民的收成。这是我最近和拜耳德国沟通获得的信息,农业信息化现在发展得非常快,事实上,这个行业竞争也非常激烈。现在卖农药的都不能只卖农药,而是要看谁才是真正数字农民的最佳合作伙伴。这是对农业产业链及其竞争关系的完全新定义。

另外,公用事业、汽车行业也发生了巨大的变革。我前段时间和奥迪的CEO会面,他提到,现在奥迪A8已经有2000个传感器,汽车现在已经和交通系统及用户个人深度互联。

记者:为什么必须制定数字化战略,数字化转型能够自下而上吗?

何思乐:在所有团队中,老板、管理团队、CIO、CMO是数字化改革的驱动力。如果自下而上,各个不同部门间各自发起数字化运动,彼此之间很难协调,最终公司很难说走向哪里。

对自下而上转型的企业,如果他们想要往一个成功整合的象限走,就必须学会如何管理转型,其次应该有一个统一的数字企业概念,战略,然后他们还需要一个转型流程transformation program。

企业需要深入了解数字化定义,传统企业就是缺乏压力,只有在压力下,他们才会前进。成为成功的数字化企业应该成为大家的目标。但是未来2~3年内,成功的数字化企业的定义又会发生变化,这是一个在不断变化的目标the moving target,这不是说我做什么,然后我就日渐成为一家成熟、成功的数字化公司,每年,这个概念和定义都在变化,你必须不断努力,才能够持续待在成功的数字企业这一象限。

汽车数字化大概在15年前就开始了,最早置入引擎的传感器就是在15,甚至20年前,这通常是在停车场完成的,汽车悬架等其他任何部位都没有,只在引擎上,数量应该也极少。现在,最时髦的汽车的定义已经完全不同了,尤其是过去5年,概念基本上彻底革新。我记得5年前,the connected car的定义是指在停车处有互联网,现在的定义则完全不同,你有手机了,为什么汽车本身还需要上网?但我们讨论的越多,就越发现,互联汽车还有其他内涵,除了上网之外,还能够做其他一系列的事情让它可以更智能。

所以,公司上/高层必须做出决定,他们需要系统的转型,这个,主要来自外界的竞争压力。如果你是牙刷产商,你看到市场上有这样一把牙刷,你会怎么想?这把牙刷突然间就具有了无与伦比的竞争优势。但这个竞争优势显然也不是永恒的,甚至不会很长,因为竞争者也在伺机而动。You kind of putting unifying point of view, you make anything converge to it’s one objective what my company should be done. So that requires competitive pressure, a new set of products, I think this the first definition.

我们再举联合利华的案例。联合利华3年前,每个联合利华品牌,联合利华在每个国家,他们都有各自的互联网、数字化战略。3~4年前,他们认为他们需要一个统一的数字战略,所以重置了他们的多芬数字计划,上线了一个biz intelligent project. The initiative for transforming homogeneous way come usually from the top, from the CEO. 这当然也可以来自CMO, CIO,联合利华的案例来自CEO the big role, 因为他们希望如此。第一是一个BI项目,第二是一个市场活动的one driving platform, 他们现在要做一个活动的话,就可以在一个全球平台上开始、推进,然后各国、各地可以选择他们各自的方式进行。所以,这个案例可以非常本土化,按照比如联合利华中国可以按照中国人的模式来策划市场方案,但它又统一应用了某些全球性的市场元素,所以他们可以在2个月内,发起50~60个市场活动,都在同一个全球主题下。

记者:数字时代的领导者有没有一种共同DNA?

何思乐:答案很简单,没有一个主导的领导力DNA,当然也没有一个数字时代的主导DNA,只是现在,如果你不懂大数据,不懂数字化时代,你不会成为一个好领导。在2000年,一个好的领导可能是一些IQ,一些个人魅力、EQ,还要有些行业知识、自律就足够了,只是一种大致的情况,2013年,所有这些还必须加上对大数据的了解,了解大数据可以给公司带来些什么。现在大家并不一定要知道什么是IT,但是必须知道IT可以为我们做什么,可以给我们带来什么。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