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梦想

标签:父亲工业梦想自主工业

访客:38710  发表于:2013-08-09 10:56:58

 

父亲的梦想

上世纪70年代初期,家里添了“三大件”,大家不要以为是那个年代时髦的手表、自行车、挂钟之类,当时这些东西还没怎么兴起,这“三大件”是:方形白塑料桶、红塑料水桶和一个洗澡用的大铝盆。这三样东西全是父亲在兴奋之中买回家的,最先买的是那个方桶,这件东西在家里几乎没有什么使用价值父亲却喜欢的不得了,——“这是化工产品!这是化工产品!”,父亲反复念叨着、端详着,还给我们讲述桶上那些设计沟槽的力学作用。当时这件东西的价格是102角,什么概念?一个农民合同工每月工资是9元,一个刚就业的普通工人第一年的月工资是20元。这么贵的东西全家人自然拿着当宝贝,干什么用呢?父亲说这东西不能装吃的,就装火油(煤油)吧。其实我们家当时住在公司大院有电灯,很少用火油,为了不让这个桶闲着兄妹3人一起去买火油。这个桶能装10斤,当时只买了2斤,售货员好奇的问这是什么东西?从哪里往里装?往回走的路上我提着桶,别人还不够格呢,呵呵呵。

后来又花10元钱买了一个红塑料水桶,大院的孩子都抢着用它提水。当时用白铁皮做的水桶8元钱一对。

再后来又花17元钱买了一个大铝盆,像6仞锅那么大,代替了家里使用多年已经破碎的木质澡盆。记得我在铝盆里洗澡不出来,姐姐急的用沙子扬我。

可能有人要问为什么父亲这么舍得花钱?错!父亲一生节俭,他的工资要养活一家6口人呢。但父亲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关注工业发展,参与工厂建设。早在建国前,他在沈阳布店当店员的时候就参与了建染坊,只是这个染坊没建在沈阳而是建在青岛。父亲16岁就到沈阳打工,他经常给我们讲让日本鬼子抓去拔草的事;还讲在日本鬼子要来搜查的关键时刻他帮老板打开保险柜把全部金条带走的事;还讲日本的工业当时就很发达的事;还讲他如何钻研数学一天不吃饭的事……父亲一生爱学习,近50岁了还参加夜校。

上世纪60年代开始父亲进入商业部门工作,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对我们国家工业发展的关注和自身参与工厂建设的兴趣。我在《追忆父亲》一文中曾写道:

我上高中的时候(1975年),化学老师带我们去参观一家电解盐厂,这是一家标杆企业,生产盐酸和火碱,工程师给我们讲解生产流程和化学反应式,整个工厂非常整洁,几乎没有什么异味。父亲去世后有位建筑设计师找到我们,他说他难以相信电解盐厂从提案到工艺设计、厂房设计全是出自我父亲之手,而且设计得非常专业、非常合理。当时盐酸不准用车船运输,胶南当地用盐酸全靠民工用手推车徒步120公里去青岛运输,成本非常高。这个工厂的投产结束了胶南和周边县的这段历史。我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父亲当年所做的这件事。

父亲很爱读《参考消息》,整天跟我们说日本的工业发展,台湾的外汇储备,还有新加坡的城市管理等等,他说的很认真,我们则听的很迷糊,因为我们当时根本不懂这些事情和我们有什么联系。回到原籍后订不到《参考消息》(当时只有党员达到一定级别才能订阅)就让母亲去村支书家里要,有时候则是村支书送上门来。村支书只所以这么主动是有前因的,1969年父亲提议村里建了面粉厂,设备是父亲帮助购置的。面粉厂红火的不得了,社员都上三班,当时不挣工资挣工分。全县城的人都起早拿着小麦排队换面粉。

上世纪70年代,胶南的农机、轻工、化工等工业企业蓬勃发展,父亲经常说“胶南现在是全省的爆发户了,都是因为迟敬德(县委书记)懂得抓工业。”

现在回想起来,父亲买上述“三大件”的动机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些物品的使用价值,他从中看到了我们国家自主工业发展的成就和希望,尤其是化工产品,是从0开始的。有了这样的信念花几十元钱算什么?父亲对工业的爱好并非空穴来风,这与他在日本殖民时期饱尝二等公民滋味的人生经历息息相关。

父亲1976年去世,他没看到改革开放,没看到我们国家的超级计算机、跨海大桥、海底隧道、载人航天、辽宁号、蛟龙号、高铁……

我的记忆挺有意思,自家的座机号码、自己的工资额经常记不住,而上述“三大件”的价格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大铝盆我一直保留着,那是一代人工业梦想的记忆!

《追忆父亲》:

http://blog.e-works.net.cn/306488/articles/112911.html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