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合作用,如是沉沦

访客:35197  发表于:2013-07-31 17:43:56

在厦门繁华的中山路步行街,一楼是休闲服和鞋子的专卖店,二楼以上是美都商厦酒店,酒店招牌中间夹着的是“阿波冬——光合作用3.0概念店”,1000平方米的面积在寸土寸金的中山路算得上奢侈。这间被日本设计师迫庆一郎称之为“倾注了最多心力的作品”,去年12月重装开业,光合作用的创始人孙池当时用“死而无憾”来形容。但是这并没有挽救逐渐走向没落的光合作用。

         

 

现在一道卷帘门隔断了氧气,川流不息的人流不曾驻足,华灯初上,掩映在霓虹灯里的黑影,白底黑字的招牌默默诉说着梦想被照进残酷现实的悲哀。

病危的24小时

“书店正在死亡吗?”美国作家刘易斯·布兹比在《书店的灯光》一书中的疑问在现实中不断地被证实。2011年1月北京第三极书局关闭;6月北京风入松停业; 8月成都大印象书房关门; 9月香港三联退出广州。10月厦门光合作用书房关门。

10月28日11点53分,永正图书公共编辑部主编张晓星发了一条微博:“光合作用书店高层全部辞职,厦门办公室搬空……倒了。”被认为是第一封对外宣告光合作用病危的“通知书”。

在此后的24小时里,北京和厦门的光合作用门店上演了一幕幕动作场面。

14点左右,供应商们赶到了光合作用北京现代城店,向店员索要拖欠的书款,并堵住大门禁止顾客进入。店员随即报警。16点半,在物业和警察的监督下,“债主”被允许进入书店盘点店内货品。

16点,厦门阳光工业大厦的光合作用办公新址外,聚集了10多名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出版商,但是那里已经人走屋空。

17点,来自北京、上海等地的出版商涌向厦门中山路的光合作用旗舰店,打算要把剩下的书撤柜并运走,能减少多少损失算多少。

20时,北京SOHO现代城店玻璃门上锁,一楼书店和二楼咖啡厅内堆满书籍和货品,数十名供货商在低头打包商品和书。

21时,多家图书供货商齐聚五道口店,要求撤柜拿书,二楼图书专区大门未打开。

22点,北京SOHO现代城店靠近门边的几排书架已被清空,地上一片狼藉。

29日凌晨,五道口店也上演了“洗劫一空”的桥段:店内的咖啡机、冰箱、空调甚至煤气罐都被哄抢而去……

10月29日,厦门、北京的光合作用直营店全部停业。

据全国工商联合会书业商会统计,10年来全国有将近50%的民营实体书店倒闭。从2007年到2009年,中国倒了1万多家书店;一些知名实体书店的接连倒闭,将实体书店遭遇的生存危机暴露无遗。

一夜之间,昔日积极向上的向日葵瞬间失去了氧气,趋于枯萎。一叶知秋已经不足以形容,而是直接进入了寒冬。此时,孙池和她团队并没有站出来,直面供应商和读者。

就在消息放出的前一天,亚马逊10月27日宣布将其中国的子公司“卓越亚马逊”改名为“亚马逊中国”,并启动短域名“Z.CN”及新LOGO。一前一后的兴衰让人唏嘘。

光合的化学变化

光合作用一直在改变,只是渐行渐远。

“到现在还能记起12年前,孙池、邓爱华、廖建宇挤在我办公室的一张双人沙发上希望合作的场景,几个和我差不多的年轻人对书和未来充满渴望。12年,看着他们努力、改名、发展、扩张、离分、彷徨、说谎、躲藏,直到今天。对书的渴望变成对资本的渴望,也许就是光合之殇的根源吧。对光合,我不仅仅是一声叹息。”华语数学出版社副社长李凯声的感慨一定程度上也浓缩了光合作用这些年来的成长历程。

在孙池看来书店不仅仅是卖书,还能创造一个阅读空间,于是有了悦读咖啡馆,关了,又开了,而且从厦门开到了北京。

2000年,孙池的梦想是希望书店如寒夜里一盏温暖的灯,安静地守候读书的人; 于是光合作用改变了书店的营业时间,从厦门的深夜12点到北京的24小时。让人们期待它能成为内地的诚品(台湾知名书店)。

2004年,光合作用变得更强壮,门店由10余家膨胀到鼎盛时期的31家。快速的扩张同时埋下了隐患的种子。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光合作用开始变得没那么大方了,拖欠供应商货款的事情屡有发生。光合作用多次被图书供应商逼债。目前拖欠的货款达到了千万元级别。它的资金链问题由来已久。

2005年,光合作用变得不那么像书店,成立子公司,引入百货,开始出售更多与真正的“书房”在气质上相关的文创产品,CD、杂志。这一次的改变让光合作用找到了新的盈利点。销售的文化用品等毛利率至少要比书籍高出10%,销售额更是占到了销售总收入的60%左右。

即便是在书店关闭之前,百货品类的销售依然可观。一位文创产品供货商说,“出事之前,没太看出问题大到会关门,因为那时候百货这边销售情况挺好,6月开始进入光合作用的书店销售,销售情况都不错。国庆节前还发了批新品,其他品牌也有发货。节后因为推脱不结款,有的供货商停止新货供应。”

代卖的这些创意礼物,货款不是当时结,而是采用季度代销的方式,3个月一结,“现在9月的货款已在排款期,增值税发票发过去了,就是一直没有下文。”刚创业半年的江枫无奈地说:“就我知道的,在厦门就欠了五六家的钱,每家几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虽然看着不错,但是对于我们这样的新做起来的公司来说,1万元就可以转至少两三批货了。拖欠款项直接影响到我们的资金周转。”

他之前所在的公司与光合作用有过合作,曾经也出现过拖欠货款的情况,通过法律程序拿到了欠款。这次合作之前也考虑很久,但是因为百货是旗下的子公司独立运作,冲着光合作用的平台和品牌,还是决定合作。“消息出来后,几个厦门当地供货商也都去光合作用新办公室去找,但是没有下文。公司现在进入重组、融资程序,高层正在商讨善后工作,一个月之后会有说法。”

关店后,孙池也坦承:近三四年,房租、水电等成本急剧上涨,光合作用的销售却连续4年下滑,今年更是加速下滑了40%。销售和成本两头夹击,压力不断增长。“目前公司确实遇到资金缺乏的状况,拖欠了一些供应商的款项,但员工的工资没有拖欠。”

近几年图书价格不断上涨,图书零售量的增幅为5%左右,但书店的人工和房租两大最主要成本增幅却高达50%以上。

三联韬奋书店总经理翟德芳说:“现在的环境下,内部原因已是次要。书店要撑下去,一定要有外部的支持才行。三联韬奋如果不是三联不收房租,一定倒闭。”

北京风入松书店停业搬迁的时候,承认每月5万元的房租是书店最大的压力。光合作用在北京有7个直营门店,位于大望路、宣武门、东直门等商业核心区,粗略计算每平方米租金平均约25元/天。厦门的光合门店也占据了多处繁华地段,人气最旺的中山路商业街可以说是厦门最好的地段,一间50平方米的店面一个月的租金得8万~10万元,而光合作用的中山路概念店两层楼超过1000平方米,房租成本可想而知。

高速发展的电商被认为是后来民营书店相继倒下的推手。2007年是个关键年,这一年开始,光合作用走向大扩张道路,但此时电商的发展速度更是难以想象。从2007年到2010年,当当网营收高速增长,由4.469亿元上涨到22.817亿元,增幅超过510%。2007年6月,“卓越网”更名为“卓越亚马逊”。率先挑起了配送战,带动了电商市场在物流配送上的竞争。

民营书店也从这一年开始加速衰落。自2007年以来,倒闭关门的民营书店达1万多家。

2008年,虽然存在隐忧,光合作用依然大步向前。在全国民营书业评选颁奖典礼会场,孙池和当当网的李国庆并坐前排,交谈甚欢。会上孙池题为《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感动和激励着许春宇。那年她的雨枫书馆才刚起步,还没有盈利。

那年,丁哲在一个书展上看到光合作用宣传加盟,颇感兴趣。但是在前后沟通了两三次后发现几个问题。一个是书籍的选择太杂,标准不清;供应价格有很大问题,已经受到网络严重冲击。再有是对加盟店选址的标准不是特别清晰明确,对加盟商的管理支持不足。还有由于顾客的就近习惯,品牌吸引力度其实不大,如果换一个店名继续经营几乎没有影响。

“当初看中的是他们的文化品牌,贩卖一种文化,但是后期感觉逐利太猛了。”丁哲说。最终他还是放弃了加盟的念头。如今,北京的三家加盟店,也是摘牌或者变脸经营,不复往日的风采。

2009年,哇噻网CEO赵径文和光合作用合作,发现问题太大,“人员变动频繁,拖欠货款。”

2010年,光合作用给了大家一个惊喜。经过近2年的筹划,光合作用中山路旗舰店升级改造完成,开始进入3.0试运营阶段。孙池说,她早就发现卖书没有活路,所以她所贩卖的是一种生活方式。

孙池曾说没那么担心网络购书的冲击,她认为两者不是对立而是互补的关系。其实在去年,她已经意识到了发展网上商城的必要性,并悄然开始了运作。无奈在今年3月公司决定停止,资金链断裂也成不可忽视的原因。

“我在光合只呆了半年,所在的是个子公司,专做网上商城这一块,现在想起来或许当时光合作用的情况就已经很糟糕了,所以才想要做新的项目来挽救,我们那个团队是老大精挑细选紧急组建起来的。重新开始做一个项目风险很大,如果做得不好随时可能会结束,思前想后,最后大家都还是信心满满地加入。可是好景不长,几个月后在一切都准备就绪,微博人气上升,商城也顺利上线的时候,在我们第二版的改版界面都已经设计出来时,在那个周五的早上,老大突然沉重地开了个会,告诉我们,子公司结业了!当时大家都愣住了,真的很难接受,前一秒都还在热火朝天地改BUG,做设计,后一秒突然说结业……”周威(化名)在回忆那段经历时不无伤感。

2011年近于油尽灯枯时,想做的事情总是那么多。光合作用行动最迅速的就是搬家。总公司在厦门的办公场所面积大幅缩水。

厦门人才市场内的办公场所非常显眼,走进院子大门就能看到二层楼梯墙外光合作用大大的名字和LOGO。顺着楼梯上去对着的就是办公室大门,整个办公场所面积有2000多平方米,曾经有员工一两百人在此办公,现在人去屋空。

“他们走得很快,10月中旬开始搬东西,差不多10月21号全部清空了”人才市场物业财务人员说,“他们欠着我们1万多元钱的水电费,还欠着房东近10万元的房租呢。”“之前口头承诺会给,但是人走就没下文了,我们去新办公室要过2次,都没找到人。”这位人士无奈地说。

无奈的不只是她,光合作用关闭后,奔走打探消息的还有各路的供货商。

打车起步价,就可以到达湖里区阳光工业大厦——光合作用的新办公室。很多讨债的供货商在这都吃了“闭门羹”。

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到大厦的牌子,也没有一点阳光的感觉,在这说是办公室,更像是仓库。五层雷华电子公司,光合作用租来的新办公室偏安一隅。200平方米的空间里摆放着文件柜,办公桌,电脑,还有成箱的书刊没有实体的墙壁,绿色的铁丝网做墙,一道铁栅栏当门。

一眼就能到里面的情况。办公室一角有文件柜,桌子上的文件夹码得整齐,有水杯、纸巾、小巧的绿植、没有喝完的矿泉水。角落里的垃圾桶差不多装满了没有清理,感觉只是下班了,明天还回来,但是一道铁栅栏门隔断了阳光。

“整个搬来没多久,搬完东西就走了,人都没有办公。后来陆陆续续有人来问,但是工作人员都不在这。”在同一层的雷华电子公司一位负责人说。

11月2日,光合作用厦大店的二楼窗户上挂出了一条招租广告,让人惋惜光合作用无法回来。而在集美大学附近的光合作用的迅速易主也让人感觉是早有预谋——头一天还正常营业,第二天就关门,当时在橱窗就贴出了一个连锁美发要进驻的告示。

网络书店大肆扩张

“当网络书店越来越吸引读书人的目光时,消失的不仅仅是一些传统人文小书店,消失的其实更是一种生活的态度和方式。”薛原在他的《独立书店,你好》中这样写道。

在网络书店迅速崛起和电子阅读大行其道的今天,实体书店的倒闭也许是整个出版业转型不得不付出的代价。“以前上厕所,我都会拿上报纸或者杂志;如今手里拿的却是手机。”孙池自己习惯的改变是现在人们阅读方式变革的一个缩影。忙碌紧张的城市生活无形中剥夺了人们到实体书店翻书、购书的时间;手机、电子书等阅读终端的普及,又让人们可以利用一些碎片时间去阅读。

事实就是那么残酷。万榕书业创始人路金波对外称,其所在的出版公司从2008年以来,通过电商渠道销售的图书年均增幅达100%,目前,电商渠道在出版社总体的市场占比从以往的不到5%,增长到35%以上。

李国庆认为,当当网的图书销售,只有20%是从实体书店抢来的,其他都来自于市场的增量。

许春宇却直言网络对书店的冲击很大:“低折扣对读者有很强的吸引力,现在我们的零售量明显在减少。但问题是很多特别好的书,在网商那里不被重视,实体书店其实可以解决图书质量的监控功能。网商只能解决价格问题。图书是卖2折了,但它是对读者有价值的图书吗?”

在当当、卓越之外,越来越多的商家想要加入这一领域。以家电网店发家的京东商城早在2010年底就开始卖书,经过一系列价格战后,CEO刘强东称,根据上半年财报,2011年京东图书音像销售额将远超5亿元,单月复合增长速度超过10%。

10月31日,苏宁易购的图书频道正式上线,图书种类号称有60万种,上线首日即推出的“72小时0元售书,买多少送多少”。而当当和京东就各自祭出狠招猛招相迎。“贺12周年庆!当当网图书满100返200,最高返400。” 京东方面则在图书频道挂出了“百种畅销经典名著,泪奔谷底,4折封顶”大幅促销广告。这些豁出去的打折促销,是民营实体书店无法匹敌的。

“外界一度认为图书是个暴利行业,其实综合看来,出版是利薄的行业,经营店面临的成本就更高了。现在电商的低折扣让很多读者也觉得书商很赚钱,其实这些促销就像是超市里的鸡蛋。”湛卢文化总经理陈晓晖说,“出版商在图书方面的年利润率只有1%,一般8~10个月才能回款,周期比较长。”

易观国际发布的《2011年第二季度中国网上零售市场季度监测》数据显示,网络图书销售同比增长84.5%,网络图书销售也成为众多B2C网站吸引流量、做大规模的秘密武器。

“完全有理由相信,随着网民数量以及网络购物人的激增,也有赖于消费者网络消费习惯的建立和稳固,图书网络零售市场在未来的3~5年,仍将保持强劲增长的势头。” 苏宁易购总经理李斌说。

税赋不可承受之重

在民营书店负责人的眼中,除了高房租、日益增长的劳动力成本,高税收也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中国的图书销售税率是13%,大大高于西方一些国家。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葡萄牙、新加坡、韩国、印度等国的税率为0,意大利、瑞士的税率为2%,比利时、荷兰、西班牙的税率为6%,其余大多数国家在3%~7%之间。但中国图书的售价却要低于国外的水平。

“我呼吁10多年了,书价该是一双普通皮鞋的钱。可如今书价还太低,作者写书不如讲课,出版商利润不足以聘用优秀编辑,书店无力承受高房租。”当当网CEO李国庆如是说。

书店要缴纳的税种包括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企业所得税、房产税、印花税等。民营书店每年需要纳13%的增值税,盈利后需要缴纳25%的所得税。而新华书店享受了部分税收优惠政策。这些优惠政策主要体现在免征5年企业所得税等。如郑州新华书店2010年销售额为2.2亿元,优惠后缴纳税收共730万元;黑龙江新华书城2010年销售额为5100余万元,优惠后缴纳税费126万元。

当大家都在“声讨”电商抢走实体书店生意的时候,很少人知道当当网CEO李国庆退休后的梦想居然是开一家实体书店。他觉得可以也可能开好几家,每个重要的城市都应该有,最好走几个街区就能找到一家。书店也许不大,如果能摆放一些破落却舒适的沙发当然更好。

而孙池还有很多关于书店的梦想没有实现——她想在上海开一家旅游书店,让世界的行者都聚集于此;她想在珠穆朗玛峰开一家世界最高的书店;她想在希腊的圣托里尼岛上开一家由不同国家的人轮流经营的小书店。

美国加州一家著名的独立书店因负担不了亏损宣布停业,新闻一出来,很多志愿者出面要挽救这家书店,大家重新集合了23家股东,集资50多万美元,成立董事会,并且建立了义工制度。40多天后,这家书店神奇复活。哇噻网创始人赵径文10月31日就在其微博上提出了“光合再生计划”,建议将书店向俱乐部形式转变,线下线上结合,公开募集100名股东,每人承担一部分费用。

做一件事,你有一万个坚持的理由,也有一万个放弃的理由。孙池说:“不存在放弃一说”,也意味着她没有放弃她的梦想,还有一万个坚持的理由。

虽然网上的“光合再生计划”没能成行,但如今,厦门政府的介入让光合作用的重组已被提上日程,目前已有多家企业表达注资意向。根据重组的日程表,待敲定重组股东后,光合作用将启动“90天计划”。光合涅槃也许指日可待,但是众多被拖欠货款的供货商依然等着孙池能站出来,给个说法!

(旧文一篇,聊表怀念,我的IT第一战,以及光合作用带走那逝去的青春,呵呵)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