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父亲

访客:19759  发表于:2013-07-08 11:32:23

追忆父亲

 

1949年,随着公私合营父亲进入国营企业;后来从青岛调到胶南工作,1975年退休回原籍,1976年病故。父亲生前从事财务工作,很敬业,退休时公司安排4个年轻人接替,两个月的时间还没办完交接。

 

父亲很少和我们交流工作中的事情,他太坚持原则,经常生闷气,我们从不敢多问。公司盖楼领导把木材拉回家父亲便随后追回,这事是我们听别人说的。

 

当父亲高兴的时候我会突然冒出一句“爸爸,你再别管闲事了!”,这话是哥哥姐姐们提前教我说的,因为他们说了很可能要挨揍。

 

父亲生前不希望我们将来做财务,在业务技术上没有半点传授,他给我留下深刻记忆的大多是另类的事情。

 

我上高中的时候,化学老师带我们去参观一家电解盐厂,这是一家标杆企业,生产盐酸和火碱,工程师给我们讲解生产流程和化学反应式,整个工厂非常整洁,几乎没有什么异味。父亲去世后有位建筑设计师找到我们,他说他难以相信电解盐厂从提案到工艺设计、厂房设计全是出自我父亲之手,而且设计得非常专业、非常合理。当时盐酸不准用车船运输,胶南当地用盐酸全靠民工用手推车徒步120公里去青岛运输,成本非常高。这个工厂的投产结束了胶南和周边县的这段历史。我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父亲当年所做的这件事。

 

文革的时候造反派和保皇派都拉着父亲加入,父亲一概不过问,他开了一块地,业余时间给食堂种菜,我们家吃菜则全部去菜店买。当时公司和县城的广场上建了许多宣传墙绘制毛泽东的画像和诗词,这些诗词的临摹全是出自父亲之手。父亲先把宣传墙和诗词样本打上格,然后一边看着样本一边拿着油笔书写,不需要涂描,不需要修改,和样本基本一致,围观的人都报以热烈掌声。父亲很喜欢毛泽东的诗词,经常说给我们听。

 

父亲还喜欢音乐,我学简谱就是父亲教的,我学会后就去班里教别人,结果一个也没教会,只能教他们唱歌,音乐老师也是这样。

 

父亲很爱读《参考消息》,整天跟我们说日本的工业发展,台湾的外汇储备,还有新加坡的城市管理等等,他说的很认真,我们则听的很迷糊,因为我们当时根本不懂这些事情和我们有什么联系。回到原籍后订不到《参考消息》(当时只有党员达到一定级别才能订阅)就让母亲去村支书家里要,有时候则是村支书送上门来。村支书只所以这么主动是有前因的,1969年父亲提议村里建了面粉厂,设备是父亲帮助购置的。面粉厂红火的不得了,社员都上三班,当时不挣工资挣工分。全县城的人都起早拿着小麦排队换面粉。在那个年代搞村办企业是有风险的,好在我们老家有搞副业的传统,比如草编等。

 

父亲和村支书坐在一起就大讲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人家不听,他就说这两个人的思想将影响美国未来的国家战略。人家说自己研究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他就给人家讲《矛盾论》、《实践论》,直到人家不再支声。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18岁,刚在农村插队两个月。当时哥哥姐姐整天忙活,我却经常袖手旁观,现在回想起来没有很好的陪伴父亲、伺候父亲很是愧疚,不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那么傻。其实父亲临终前很孤独、很寂寞、很痛苦。……

 

春节来临,谨以此文追忆一生平凡的父亲,我爱我的父亲!

 

发表于: 2011-01-24 16:56 真挚 阅读(493) 评论(6
上一篇:琐事(8)
下一篇:毛主席的话儿记心间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