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后”侦察记

访客:23023  发表于:2013-07-08 11:32:22

“敌后”侦察记

——学习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有感(二)

 

先学习一段毛泽东的谆谆教导:

 

指挥员的正确的部署来源于正确的决心,正确的决心来源于正确的判断,正确的判断来源于周到的和必要的侦察,和对于各种侦察材料的联贯起来的思索。指挥员使用一切可能的和必要的侦察手段,将侦察得来的敌方情况的各种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索,然后将自己方面的情况加上去,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因而构成判断,定下决心,作出计划,——这是军事家在作出每一个战略、战役或战斗的计划之前的一个整个的认识情况的过程。粗心大意的军事家,不去这样做,把军事计划建立在一相情愿的基础之上,这种计划是空想的,不符合于实际的。鲁莽的专凭热情的军事家之所以不免于受敌人的欺骗,受敌人表面的或片面的情况的引诱,受自己部下不负责任的无真知灼见的建议的鼓动,因而不免于碰壁,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或不愿意知道任何军事计划,是应该建立于必要的侦察和敌我情况及其相互关系的周密思索的基础之上的缘故。

 

多年前,在遭遇了一场企业管理变革的挫折之后,我没选择去管理基础好的企业继续工作,而是选择了一家很糟糕的企业做了进出口业务的会计主管。

 

说这家企业糟糕,并不是老板人品不好,也不是企业没钱,而是企业管理结构存有严重的缺陷,导致从它投资的那天起就注定要失败的命运。老板是外地人,一年到企业两三回,总共不过一个月,委托一帮兄弟和女朋友管理企业,形成了明争暗斗的两大阵营。企业自建厂房,一分钱的贷款都没有,三年下来5000万流动资产一扫而光,厂房被别人封门,两大阵营相互埋怨各奔东西。钱是不是全被他们卷走了?不是,可以说他们根本搞不懂企业为什么倒闭,他们只会相互指责,以为这就是原因,其实真正的黑手是他们身边最信任的人。这帮人聪明绝顶,即各为其主又相互联合,导演了一出出“鹬蚌相争 渔翁得利”的活剧,让我大开眼界。

 

财务部门的出纳是第二出纳,财务部门的记账是第二记账,第一出纳、第一记账是总经理身边的几个红人,现金流全部经过这里:自己付购货款,自己安排保管员和材料记账员,隔几个月保管员或记账员自动离职,留下一堆烂账,新人上来重新开始;自己收销货款,自己负责应收账款的统计,然后将部分资料销毁;自己发放工资,自己负责工资表的编制和人事档案的管理,工资表不需要领款人签字……总经理是傻瓜吗?是,如果不是傻瓜周围的人有足够的办法把他搞臭,然后让老板来免职。老板是傻瓜吗?也是,他走不出作坊式管理的圈子就是傻瓜,有意思的是总经理的职位由两大阵营在内斗中轮流坐庄,而身边的红人不管怎么交替都配合默契利益共享。之所以这样,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红人们控制了决策层的信息来源,也就是说完全阻断了他们对企业真实情况的了解;而红人阵营自己则形成了一个周密的利益共同体,上下左右整体布局,对决策层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完全有能力操纵他们的决策。说决策层是傻瓜,傻就傻在他们没有能力和方法看透背后这张网,深陷内斗的沼泽不能自拔,最终人财两空。有一回红人们把车间点了一把火,然后谎报损失嫁祸于人,老板赶来一个个自掏腰包买酒买肉在车间磕头烧香,让老板感激不尽。

 

我曾试图教决策层一点最基本的管控程序和管控方式,结果是无济于事,他们没有心思顾及这些“琐事”,他们认为自己当初能赚到钱是一世的英明,你跟他们讲系统化管理他们会说懂懂懂,还炫耀自己曾做过什么官差。还好,我知道如何保护自己,静观其变。

 

企业倒闭前夕,彻底瓜分企业财产的格局已经形成,这个时候又演出了一场“回光返照”的闹剧:他们办了一个隆重的开业典礼,说是三年前开业的日子选的不好,重新选择。供货商纷纷带着礼物前来祝贺,老板和总经理佩戴胸花西装革履接待客人,几百人大餐一顿。随后是大量的赊购和资产的突击性外流,再最后,老板出逃,设备、原料、用品等一夜之间大部分消失,厂房被封。

 

这三年的时间我在煎熬中观察与反思,我的文章《明白比智慧更重要》上篇就是在这段时间写成的,写完之后不知道该给谁看,投稿给两个财务专业的杂志无人理会,搁置了一年多。后来我博文中提到的老板与“台风眼”的问题、权威与逆向链条的问题、财务系统与生产系统难以融合的问题等等,都与这段经历有着密切的联系。

 

再学习一段毛泽东的谆谆教导:

 

在长时间内认识了敌我双方的情况,找出了行动的规律,解决了主观和客观的矛盾的结果。这一认识过程是非常重要的,没有这一种长时间的经验,要了解和把握整个战争的做一个真正能干的高级指挥员规律是困难的。,不是初出茅庐或仅仅善于在纸上谈兵的角色所能办到的,必须在战争中学习才能办得到。

 

我把这段经历比作“敌后侦察”记是现在比较乐观的说法,当时的心境不是这样。管理变革的挫折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唯有骨子里那点不服输的天性起到了很大的支撑作用。我当时那点微薄的收入是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三年的时间没买什么衣服,在路边店吃碗拉面都感到很奢侈。不想对家人解说,也感谢他们的默默支持。……

 

上一篇:故事两则
下一篇:琐事(8)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