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客:24908  发表于:2013-07-08 11:31:52

 

20106月我来到K公司。

 

今天整理抽屉翻出了刚来公司时起草的《物流管控程序》,纸张已经发黄了,上面还有密密麻麻我手写的修改内容,这是当时公司唯一的一份执行文件。今天,我们不仅实现了《物流管控程序》的全部内容,在很多方面还有所超越,基础管理的四梁八柱已经牢牢立足,我们不仅要拿出报表拿出数据,还要做出实效、做出低成本。

 

两年前,我告诉老板自己的钱和公司的钱要分开,给采购人员现金要让他们写借条、走财务程序……今天,我们的财务体系已经有效运作,前几天老板要求给自己涨工资,因为他的工资已经不再是象征性的了。

 

两年前,所有的产品出厂不需要办理任何手续,我和会计亲自去买打印机、买五联单,回来设计了《出货单》。就是因为这个《出货单》,保管员被骂哭,出纳员和车间主任干仗……今天,谁往外拿一根烧火柴也得开《出门证》,谁也没有意见,有意见也不行。

 

两年前,在企业找个能写字的就是人才,我没有自信出去招聘,因为有水平的人来了也留不住……今天,大专生、本科生、职业经理人占据了主要的管理和技术岗位。

 

两年前,管理层开会是强调嘱咐,嘱咐强调,生气了就骂一顿,高兴了就撮一顿……昨天开会,针对车辆管理有漏洞的问题,老板拿出一张表格给车辆管理负责人,让他按要求把出车记录和责任人填上,月末报财务,我都不知道这张表格是从哪儿来的。

 

两年前,我们只能做小规模的定制产品,今天我们同时可以做标准化的系列产品,还有了自己的网上销售。

……

 

这样的对比太多了,要问变化从哪天开始?不知道,确实不知道!我在想:两年的路程用哪个字形容比较合适?想来想去选了一个字——“熬”。

 

在没有外在硬性标杆的环境下,想提升一个企业的基础管理水平,不做好“熬”的准备很难见到彩虹。过于强硬、高调注定死在半空,过于软弱、随和终将一事无成,这个火候还挺难拿捏。说难也不难,我的主要做法是:有所能,有所不能。比如,我是会计师,整个财务体系是我设计并组织实施的,但我一般不插手实质性的业务往来,更不经手现金;再比如,尽量不涉足核心技术,这方面笨就笨吧,直到现在我进了车间图纸和部件还对不上号。……我要做的不是让大家认为我自己有多么厉害,而是让别人有成就感,主角是他们。我的设想是一旦自己离开企业,企业的各项流程照转不误,这才是我的目标。

 

两年来“好人”“坏人”我都做,在普通员工当中我始终是“好人”,这也是我能在这个企业长期立足的根基;在某些管理人员眼里我是大大的“坏人”,他们始终搞不明白为什么联合起来整不走我,老板夫妇为什么始终信任一个外来人。

 

“好人”也罢,“坏人”也罢,我就是我,一个纯朴的我,一个诚实的我。之所以在别人眼里的角色不同,是因为有些人总是戴着有色眼镜,这幅有色眼镜和自己的利益、自己的习***息相关。我没带一个将,没领一个兵,和所有人的距离一样远更有利于我在人员结构当中的平衡。只要能熬得住,所有人都是老板的人,在这种环境下自己带兵带将是下策。

 

老板夫妇请我吃了无数顿饭,我没让员工掏钱请我吃一顿饭,吃谁的饭还给谁挑毛病,不吃谁的饭并不和谁疏远,这其中的心境很重要,关注的利益更重要。始终坚持维护企业的整体利益,始终为大多数人着想,只有熬得住才会被认同。

 

前几天炊事员病了我做了好几天饭,西红柿黄瓜一大筐,我自己想吃从来都是去市场买,这是习惯,不是装蒜。道德需要去做,而不是仅凭嘴说。

 

当你守住利益的高度,守住道德的底线,也就守住了多数人的心。许多时候结果仿佛是老天给的,老天是讲究公平的。原来把我当“坏人”的,现在许多又把我当好人了,因为他们发现我并没有妨碍他们的进步,还给他们改善了许多条件,前提是他们必须服从企业整体利益的需求,否则我就真的是“坏人”,这样的“坏事”我没少干,什么撤职、开除、封杀都不在话下。做了“坏事”就得听坏话,拌嘴没有用,要看谁能熬过谁。胸怀、目标、大爱是心底的支撑,该煎熬的时候就得煎熬,该寂寞的时候就得寂寞。

 

“熬”过来,我们的基础管理才有了底气,熬的过程也是企业文化积淀的过程。文件不难写,营造健康的、自然的执行文件的氛围非常难。越难越得熬。过几天与大家分享针对成本核算关键岗位的《岗位职责考核表》,这是熬的产物,也是基础管理的一次跨越,企业的氛围和能力已经可以做这事了。

 

感谢老板夫妇的正气之心和学习精神!

 

      
上一篇:管住自己
下一篇:琐事(12)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