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托帮:Waze的中国挑战者

标签:模式锐公司车托帮

访客:46158  发表于:2013-07-01 15:04:24

依托“UGC+众包”的颠覆性模式,车托帮正尝试成为移动车联网领域的新价值入口。


40岁的吕春维决定做一件有些理想化的大事情。

此前10多年中,他几乎是一个连续创业的狂人,身上的光环不可谓不多——最早的海外华人网上购物网站之一ChinaMalls.com的联合创始人、中华商务网创始人、中国电商鼻祖8848的 CEO、全球第一家商业化P2P流媒体公司光芒国际(Roxbeam)的总裁最近2年里,他又协助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做起了风投,看了数百个创业项目。不过,吕春维依然心有不甘,一直在寻觅一个可以串起所有创业激情与梦想的大机会。

直到2011年,以色列创业公司Waze的走红才给他带来了灵感。它是一家以众包(Crowd sourcing)方式更新地图数据的导航应用公司,近年来一路狂飙,在全球豪取了4000万用户。Waze CEO诺姆·巴丁(Noam Bardin)曾经夸下海口,借助众多手机装有Waze应用的普通车主实时上传行车数据和交通路况,“我们只用了三天就把巴黎的地图重新画了一遍”。KPCB合作人、“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也曾在其《2013互联网趋势报告》中专门介绍Waze,并将它列为“重新想象交通”的颠覆性创新模式。

随着声名鹊起,Waze的身价也水涨船高,从2008年起它已经获得了连续三轮的风险投资,其中不乏KPCB、香港富豪李嘉诚等巨头的身影。它最近还拒绝了苹果公司高达5亿美元的收购要约,其理由只有一个:出价太低。

“Waze的口号是‘Outsmart Traffic Together’,意思是让所有每天出行的普通车主团结起来,只要打开Waze APP,利用‘众包+UGC(用户贡献内容)’的模式,就能战胜传统交通模式,这是一次革命性的创新机遇。”吕春维意识到自己苦盼已久的大机会来了,马上回国创立了车托帮,取意“一个有关车的乌托邦”,希望能在中国打造另外一个Waze。

在一番融资、并购与团队搭建动作之后,车托帮2012年6月正式开张,用户数也迅速攀升到了500万。尽管有很多UGC模式不适合中国国情的声音,但吕春维坚信车托帮可以成为移动互联网中有关车的最知名品牌,而且“会比Waze更懂中国”。

“混搭型”新公司

去年12月10日下午,一封至关重要的新邮件提示闪现在吕春维的手机上,发信人是微信的缔造者Allenzhang(张小龙)。信的内容很简洁,肯定了车托帮的“微信路况”公众号(weixinlukuang)将是微信开放平台上用来解决行车问题的优秀第三方应用,并给出了可以深度合作的信号:“让团队先跑动起来吧,一些需要开放的API,可以逐步来开放。”

此前的一个多月,微信刚刚宣布开放,车托帮团队就马上推出了“微信路况”公众号——第一款可以在微信上查询出行信息的微信APP,用户通过分享自己的位置信息,就能收到所在区域的拥堵信息反馈。

“与微信的合作是天作之合,我们都想做出一款伟大的产品给用户,不用跳出微信、无需额外下载APP,用户就可以知路况、避拥堵、少罚单。”吕春维称在微信开放更多接口的支持下,新版本的“微信路况”将成为诸多微信用户的装机必备产品:它可以允许用户自定义一条出行路径,每天推送该路径的交通拥堵情况;它具有位置回传与语音提示功能,可以智能辨别用户所处区域的交通状况,并以语音指导用户规避拥堵、封路等特殊情况,实现智能导航;在新交规实施之后,它已实现罚单信息主动推送,无需用户单独输入查询

截至目前,“微信路况”已获得了数万微信用户的关注,原因就在于它简单易用,同时它也没有诸多微信公众大号进行病毒营销的短视做法。吕春维称,“微信已经有3亿用户,只要有10%的用户使用微信路况,这3000万用户实时上传的内容与交通信息会进入车托帮的数据后台,越海量的上传数据就意味着越精准的出行导航。”

实际上,车托帮正在对Waze仅有单款APP的产品架构进行中国式改造,除了“微信路况”微信APP,车托帮目前还拥有安驾电子狗、车托帮APP、Web版“违章点评”等产品,这形成了一种“混搭型”的产品矩阵——每一个产品都如同一个触手,每天实时抓取用户以“UGC+众包”模式上传的交通数据信息,导入车托帮在云端的车况、信息综合处理与服务平台,然后将导航数据反馈给用户,其可怕之处在于用户越多,路况变化就会越实时,导航也越精准。

不过,质疑该众包模式的观点也不在少数,归结到一点就是中国车主似乎缺乏主动分享数据信息的习惯。吕春维并不赞同这种特殊国情论,“现在普通车主每天帮忙上传的电子眼数据已经达到6000多个,他们并没有想到先帮到别人,标出这些出行‘陷阱’方便自己上班,无形中也帮助了别人”。

其实,Waze与车托帮的产品都采用了“被动众包”技术,用户只要打开相关APP应用,无论是否主动上报拥堵、电子眼、交通管制等信息,车主的移动速度数据上传到云端,同样可以变成惠及他人的出行信息。这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导航、电子眼类工具的生产制作模式,此前它们只能依靠保养大量浮动车进行数据采集,每季度或半年更新一次数据,然后卖给地图厂商,费时费力,且只能薄利维持。

在车托帮正式运作之前,吕春维正是靠这种模式打动了杨赖土加盟,后者是新科导航创始人、中国第一款手机电子狗产品“安驾电子狗”的创始人。安驾电子狗曾经在苹果应用商店的导航类应用中名列第一达半年之久,用户数也达到了200万规模,但一直找不到更好的转型突破方向。两人面谈以后,一拍即合,安驾电子狗也随即并入了车托帮。

这些还不足以解释为何车托帮会迅速走红,它其实还拥有另外一个“混搭”的秘密——一个拥有“两级助推火箭”的新型移动互联网公司。它的第一级火箭是车托帮产品矩阵都在采用的“UGC+众包”模式,随着用户基数的攀升,它的准确性与实时性将取代传统的导航工具;第二级火箭则是车托帮正在添加的社交化、游戏化、O2O电商化等新要素,从而增加产品的社区粘性。

以社交功能为例,新版的车托帮APP添加了一个对讲机功能,在用户遭遇堵车时,可以及时报告拥堵原因,并能与周围一公里范围内的车主搭讪聊天。“在堵车的时候,车主首先想知道堵车的原因,然后会想吐槽杀时间,这些都是刚性需求。”吕春维称。

目前负责车托帮核心技术开发的杨赖土也正研究如何添加一些游戏化要素,比如鼓励用户在累积使用车托帮产品的里程数,在城市的某些区域设定一些“夺宝任务”,并给以头衔、积分等奖励。杨赖土称:“Waze其实也是一个伟大的游戏模型,将用户开车的场景变成一场虚拟与现实交融的大型游戏场,开车就是游戏,车托帮同样会如此设计。”

“共享经济”生意经

薛蛮子一直有一个小遗憾,当年他慧眼发现了80后大男孩李想,并创造了“汽车之家”网站4000万美元卖给澳洲电讯的投资神话,但后来感觉有些卖早了。于是,他一直在寻觅一个机会,能够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再造一个“汽车之家”,直到吕春维说准备做中国版Waze时,薛蛮子毫不犹豫选择了投资,并出任车托帮董事长一职。

在美国生活多年的薛蛮子有这样一个判断:自己投资的不是一个简单的移动互联网产品,而是一种“与所有人息息相关的、车轮上的生活方式”。

吕春维也曾经无数次与团队沟通如何实现车托帮的大梦想——“China Waze And Beyond”,在一番初期摸索之后,终于发现车托帮可以站在汽车业漫长产业链的核心点上,但必须找到一种方式让汽车制造商、代理商、4S店、保险公司、广告主以及普通车主等主要环节参与进来,实现产业链打通。他的结论是:“车托帮其实可以成为无线车联网领域的一个品牌,它既是无线互联网的车主社区,又是一系列跟车有关的产品和服务的集合。”

某种程度上说,车托帮正在为工具类APP摸索出一条摆脱“空心大户”状态的新路径,其盈利点就在于基于共享经济模式的数据与营销服务。

以数据服务为例,随着用户上传数据的不断累积,车托帮可以根据每位车主的行车速度、油耗、里程等基础信息,勾勒出用户的驾驶行为偏好,这是保险公司、二手车交易公司在传统产业模式下难以获得的宝贵信息。同时,包括福特在内的一些汽车制造商也开始找到车托帮,它们此前一直在寻觅一种方式,可以根据海量的用户真实数据来判断某款车型的油耗、行车轨迹、故障报修等信息,来改进汽车的性能。

另外一种颇具商业前景的盈利模式就是提供营销广告,吕春维称Waze与车托帮背后都存在一个类似Groupon的O2O模型,包括加油站、快餐店、咖啡厅等线下商家的打折信息可以显示在用户APP的界面上,吸引车主前往消费。

不久前,Waze宣布启动其Waze Ads服务,它能够根据用户输入的行车路线,沿途提供商家的广告和优惠券。而据Waze提供的分析数据称,有 20%的用户搜索过餐厅,15% 搜过速食快餐,10% 搜过咖啡馆,还有 6% 的用户搜过商场。此外,目前用户每月平均使用Waze应用的时间约 440 分钟,这意味着Waze将成为广告主青睐的“时间经济”金矿。

“传统地图和导航公司的产品都太工具化了,现在要紧紧围绕车主在行车过程中的吐槽、社交、积分、优惠等一系列需求,每天哪怕只占据用户1~2个小时,都可以找到工具类应用的新商业价值。”车托帮合作方之一高德软件的副总裁郄建军称,“现在卖地图数据已经不再重要,关键是你要成为移动车联网的流量入口,只要你在前端拥有大量用户的数据,并与后端厂商深度合作,你就可以打通整个产业链,盈利将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现在,吕春维正酝酿一个新的动作,研发车载智能硬件设备,“新的设备就如同一个行车电脑,可以接入汽车的OBD(On Board Diagnostics,车载自动诊断)系统,车托帮就可以准确知道每位用户踩了多少脚刹车,耗了多少油。”

车托帮目前的7人核心团队来自不同背景和产业领域,薛蛮子曾笑称他们堪比小米的“神奇七人”。例如车托帮的首席科学家王川久是吉林大学交通系主任、九州联宇智能交通创始人,而负责游戏与社交化的Chief Producer顾智龙曾是游戏公司齐乐互动创始人,也是腾讯平台上两款最火爆社交游戏《梦幻海底》与《捕鱼假日》的出品人。

“车托帮希望在智能汽车领域再造一个小米的故事。”吕春维称。

(IT经理世界资深记者 刘琪/文)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混世魔王 “被动众包”技术,用户只要打开相关APP应用,无论是否主动上报拥堵、电子眼、交通管制等信息,车主的移动速度数据上传到云端,同样可以变成惠及他人的出行信息

      回复[0] 2013/07/10 18:15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