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00 项创新到1亿个就业

标签:企业管理

访客:21799  发表于:2012-05-11 10:05:01

  

 70年前,瑞士工程师乔治 德 梅斯特拉尔(George de Mestral)在乡村漫步时,发现一些草籽牢牢地粘在衣服上。他仔细研究了这些草籽的自然钩毛,进而发明了我们如今熟知的“VelcroTM”(维可牢)尼龙搭扣。

  最近,津巴布韦的购物中心、哥伦比亚的医院、瑞典的学校以及伦敦动物学会等建筑,纷纷采用了类似白蚁丘的结构来降低室温。另外,世界各地的工程研究机构也都在竞相研究基于光合作用的分子和过程原理,开发转换效率更高的太阳能电池????

  在“蓝色经济”概念创始人冈特 鲍利(Gunter Pauli)看来,生态系统的许多物种及其互动过程,在生产药品、粮食作物、生物燃料和低能耗材料方面潜在拥有着重大突破的线索。倘若这些线索有幸进一步演变成相应的科技成果,很可能会催生新的可持续商业和工业模式,同时提供稳定的、可持续的工作岗位。

  基于“开源”平台和“I-Clouds”的云模式,鲍利先后公布了100项创新成果,并预计这些成果可以提供1亿个潜在就业机会。今天,可再生能源领域雇佣的人数已经比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总和还多,在风电、太阳能和地热发电行业的投资也超过了新设立的化石燃料发电厂。也许,1亿个潜在就业机会的可信度并不低。

   跳出“盒子”去思考

  《中欧商业评论》(以下简称“CBR”):在你看来,我们应该如何师法自然,并将之转化为产品?

  冈特 鲍利(以下简称鲍利):首先应该为此做好准备,忘记我们所知道的,从目前拥有的知识中走出来,从固有思维的“盒子”里跳出去,进而去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法。比如,解决麦克风用电的问题,如果用绿色经济的思维模式去考虑,大家会想到去寻找绿色电池,但我觉得那还不是最好的方法:怎么能让它根本就不用电池?因为在自然界,没有谁会使用电池。这就是转变点。更重要的是你的方法,不要急于去找现行的解决方法,而是先把头脑清空,去思考你如何看待现实。不要被眼前的现象所蒙蔽。如此,创造力就会出现。

   CBR:自从工业革 命以来,人们渐渐被线性的惯性思维束缚。要说服人们从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变为蓝色经济,你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鲍利:一般情况下,要改变惯性思维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危机,比如说,我得了癌症,因此必须要戒烟,吃健康的食品。面对危机,人们就会做出改变。另一种方式是一些人看到了愿景,进而做出改变。比如,小孩子了解到鲸可以在80年里源源不断地制造身体所需要的12瓦电,既不需要电池,也不吃肉。这给了孩子们探索未知世界的理想,这就是愿景!

  虽然有的人因为危机而改变,但我更希望创造愿景。我提出蓝色经济的目标,就是向人们展示有许多改变的良机。不要告诉孩子们“我们学不了鲸”,而要告诉他们,我们会设计愿景,愿景能够转化为现实,为了将之实现,我们必须从小学习科学。

   CBR:将创新转化为商业实践,最大的瓶颈在哪里?

  鲍利:只需要一样东西,那就是激情。如果你正在做一件全新的事情,即使有钱、科学、权力,但如果没有激情也是无法实现的。要学会享受这一过程。如果你有激情的话,就不会是一个人,而需要组建一个团队。如果你有一个拥有激情的团队,你会做成事,而且会带着微笑。

   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CBR:在你挑选全球科学家们所提供的创新方案的时候,你的选择标准是什么?

  鲍利:(笑)我可以说出21条标准,但最重要的有6条。第一,它能否呼应人类的基本需求?是否能够给予你更多的水、食物、更好的居住、更健康、更多的能源或工作?

  第二,它可以在当地的现有状况下实现吗?

  第三,这个创新使用的是物理原则还是化学原则?物理原则优先。

  第四,这件事情可以带来多种好处而不是只有一个好处。

  第五,这个创新最终的结果是使产品更便宜而不是更贵。

  第六,我只想实现那些能够带来就业的创新、帮助创造有意义的好工作。当青年失业人数在工业化国家徘徊在25%、在发展中国家超过50%时,世界的领袖们会不会认为下一代是没有未来的,这对全球社会意味着什么?更糟的是,如果青年人和弱势群体也认为自己是没用的,那就意味着系统会严重衰退,社会将处于极端危机中。

  所以,每天我都会用这6个标准筛选新的项目,如果觉得这些想法“有可能实现”,就会发给科学家们,等待他们的评估和反馈,如果有反馈说“这是非常出色的想法”,几个星期之后,我就会在当地了。我要亲眼看看这个人和他的实验室,而且我会察觉出这个人是否拥有一颗善良的心,或者还是只为了钱?如果只是为了钱,我也不会有兴趣。
  CBR:如今,你创办的“零排放研究创新基金会”(ZERI)通过怎样的工作方式推动蓝色经济的发展?

  鲍利:这些年来,我们的工作方式不断改变。一开始,我们所有的事情都集中在东京,很典型的日本方式。后来,我开始分散化管理。我们基金会的第一个海外办公室设立在巴西。到今天,在全球共有27个办公室,但每一个办公室都各自独立,不需要向总部汇报,每个办公室都有各自专注研发的主题。

  我的角色就是整合和联接。譬如,当得知中国青岛面临蓝藻问题时,我就告诉他们,我们在巴西的团队很早就研发这个领域了—在ZERI的巴西中心,我们有47位藻类领域的博士,16年来持续研究着巴西南部湖里最多样化的藻类,同时利用生物多样化来解决食物短缺问题。

   CBR:27个办公室,分布在不同的地方。你觉得它们在将科学转化为商业的实践和方式上有什么不同吗?

  鲍利:所有的事情都是关于水、食物、住房、健康、能源。当然,在非洲,水的解决方法与瑞典不一样,因为水的状况不一样。所以,我们尽量因地制宜,但我真的不想把不同的大洲和国家区分化。所以,我一直说基础原则是一样的。当然,在日本或中国台湾,我们更多地谈论电子,因为他们那里有很多电子产业。而在中国大 陆,则需要大量城市化、城市复兴。我会更多讨论城市发展的机会。所以,方法取决于“我们在哪里,我的挑战是什么?”

   CBR:在你的组织,每天都会与各地的上千名科学家一起工作,你如何创造出“I-Clouds”这种云管理的工作方式与科学家们共事?

  鲍利:我非常幸运。早在1994年,我被联合国和日本政 府邀请来思考碳排放的课题。当时我们用一个T1线路来沟通—T1就像当时巨大、快速的宽带,我得以通过互联网与许多科学家联系。1995年,我组织了第一次互联网会议,在北京与斯德哥尔摩进行了历史上第一次视频会议。通过那个平台,我认识了许多人。很多科学家都对我关于“蓝色经济”的想法感兴趣,比如,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态学和森林学家李文华教授当时研发了啤酒酿造的新模式,我知道后就表示将会在纳米 比亚造这个酿造厂。李教授考察回来说:“不可思议,纳米 比亚的总统参加了这个啤酒厂的开幕式,第一件事不是剪彩庆祝,而是用这个工厂的废弃物所生成的沼气煮了一壶咖啡来庆祝。酿酒厂竟然可以生成生物燃气。”

  我想,很多科学家真正喜欢的是我真的在实践,通过做不同的项目交了很多朋友。再后来,更多的科学家找到我,告诉我—“我有一些新的想法。”

  到目前为止,我共搜集了2233项的创新主意,都来自科学家。从中我们再进行检查判断,找出那些对商业、环境、人类有多种好处的项目,把它们变成为100项创新实践,整个过程持续了16年。

   CBR:你如何管理这些分散在不同国家、办公室的员工、科学家?

  鲍利:首先,我非常不擅长管理。在我看来,管理人就好像伤害小猫,非常困难。如果你想要小猫沿着画好的线来走路,那是不可能做成的。所以我只需要做一件事:在主题上启发他们,让每个实验室做出与众不同的事情,这样就激励了很多人。如果你要做与众不同的事情,你也公布于众,那么你就承担了风险。而我所有的目标就是确保能唤起大家的热情,成为其中的一分子。

  很多时候,我的角色是一个翻译者,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一方面我们需要有大的愿景,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对所做的事情保持谦虚,最重要的是要能用非常简单的语言,把愿景翻译成每个人都能理解的语言—他们所能得到的好处,这才是有意义的。

   CBR:你如何为项目的研发和实施获得资金?

  鲍利:不同国家的筹款方式也不一样。在巴西是从政 府那里得到资助的;但在日本,我们从商界得到资助;在德国,大部分资金来自私人企业;在哥伦比亚则是从大学筹到钱????不过,如果需要很多新的学术研究的话,那么,不仅仅应该找到钱,而且要让政 府采纳它,要让政 府成为背后的支持者。

   CBR:除了是一个出色的讲故事者,你如何把政 府、商业各种资源集中起来,实现你的“故事”?

  鲍利:我第一次使用生态学来改变商业模式,是在20世纪80年代拯救一家即将破产的洗衣粉生产厂。这是一个很大的思维转变,因为当时企业售卖肥皂、洗衣粉,几乎1/3的成本花在了广告上—但我接手这家公司后,广告成本就成为零。我按照“故事”的要素决定建造一个新的工厂,9个月以后工厂封顶完工了,每天都吸引了5000多人来参观、购买我们的产品。每个周末,工厂里增设的大树舞台都会有剧场演出。学校的孩子们每周末都会来工厂看演出。许多外地的电视台也纷纷前来报道,超市甚至主动联系我们,要求帮忙销售我们的产品。

  这件事让我意识到,商业模式可以改变。商业模式包括了商业、生态、社会还有文化等多种元素,并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我可以改变人们对于工厂的传统想法,也可以改变人们对于经济和商业的理解。这就是我采用的方法。

  当我去不同国家推广新项目的时候,我们也会针对不同国家预先做大量的市场调研。比如我和不丹政 府一起工作。过去三年,我去了不丹10次,前后带去了75个人,搜集了世界上各种想法来帮助他们定位机会。然后,我问不丹人—你觉得哪些想法有意思?哪一个你会最先去实践?我把这叫做“屏选(Screening)”。最终确定的四五个项目是综合评估对技术、经济、环境都有益处的,也是当地政 府觉得优选可以选择的。在此基础上,钱不再是问题,因为商界被激励了,科学家已经确认了,在世界上有参考项目,你就能得到钱。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