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乐迷的逆袭

标签:模式锐公司乐童音乐

访客:25114  发表于:2013-06-24 21:35:03

筹集资金只是乐童音乐想做的第一步,未来马客想把它打造成为音乐领域的淘宝。

一个资深乐迷,所能做出的最疯狂举动是什么?在马客这里的答案是,拿出卖掉上一个创业公司的钱,创办乐童音乐,为音乐人搭建一个互联网平台,对接一切可能需要的资源。

马客大学学航空,毕业后在国营企业干,为了改变一劳永逸的状态陆续跳槽,在康师傅、三星等大公司做过市场,与音乐圈的唯一联系只是“爵士乐资深乐迷”的身份。他除了会泡在各个音乐网站、论坛,分享资源、发表乐评、谈论乐手以外,还会自发地去帮助音乐人演出做“志愿者”,帮忙做会刊和活动策划。

这还不够,在创办乐童之前,他还折腾过一个音乐电台产品——氧气电台。以乐迷的身份现身说法,马客认为,“听音乐需要引导,人际传播可以传递这种基于音乐的情感、情绪,单纯依赖技术去推荐,我不认可。在我大量使用过一些音乐类产品后,发现从音乐本身去做产品的公司并不多,纯技术解决不了发现音乐的所有需求。所以我做了氧气音乐电台,最早和巨鲸音乐合作,一年交几万元的打包版权费用,后来巨鲸发展不太好就没再做了。”

有关音乐行业的第一次创业经验中,马客体会到,小成本创业公司解决不了版权和曲库的问题。这样一来,跟版权、曲库有关的生意形式都不会成为马客再次创业的目标。

之后在2007年,马客做起了自己擅长的市场营销,和朋友创办了一家做精准营销的公司。“2011年卖掉这家公司后,还是想做一个音乐方向的公司。”虽然当时马客已经明确了方向,但具体做什么还没有计划,直到又一次偶然的当起“志愿者”。

2011年9月的一天,国内爵士音乐人李铁桥找到马客,希望他能帮助德国爵士乐大师Peter brotzmann来中国进行合作演出。这回不是去做推广或现场维护,而是要拉赞助。短短半个月时间,想找到企业出资几乎不可能,马客决定自掏腰包,拿出两万元解决大师在中国吃住行的费用问题,还录制了一张演出唱片进行售卖。

这次演出筹资过程,对马客有所触动,他开始琢磨如何把这件事继续做下去。“个人的钱是有限的,不能长久,要想帮助更多音乐人做更多的好唱片、办好的音乐会,把这个事情长久的做下去,不可能以个人力量去做。” 马客说。

于是,众筹平台KickStarter进入他的视线并给了他创办乐童最直接的启发。有趣的是,KickStarter是在创始人经历了和马客几乎相同的心理建设后,创办起来的。他也是一个爵士乐迷,在为办一场爵士音乐会需要筹集资金时,想到了为什么不通过更多人的力量去完成它。

在这个平台上,成功案例太多了,马客拿出手表销售的传统方式与KickStarter操作模式的区别,来证明“众筹”模式的价值。“传统方式做一个商业计划书,把产品规划好,然后找投资公司去谈,找来两百万元,可能还要出让一些股份,再拿着钱去找工厂生产出来,再找渠道去销售,还要去营销,这个流程没有两年时间很难完成,最终是否能达到计划中的销量预期还是未知数。而靠着KickStater,所有的流程都缩短了,都浓缩在两个月,想法出来,那边已经有工厂准备好合作了,公众也已经提前购买,相当于把产品的生产资金筹备、营销、销售等环节都做完了。”在马客看来,中国也有大量不同领域的创作者,有时候缺的就是第一笔启动资金,也是实现梦想很重要的机会。

而在众多领域中,他更看好这个模式对于音乐圈的价值。当了几十年乐迷,他看到太多算不上腕的乐队、音乐人,有着一批自己的忠实追随者。乐迷愿意用各种方式去支持他们喜欢的乐队、歌者,在马客看来,这种力量并不比一些知名艺人薄弱。“如果做垂直领域,我认为做音乐这个领域有可能爆发,任何一个音乐人、乐队都有自己的一个乐迷、粉丝群体,乐迷群体是有消费基础的。这比其他创造性领域,比如设计,都更加有潜力,一个新锐设计师可能最初只有十个二十个追随者,但音乐领域任何一个乐队都能有几百上千人的支持者。”

有了第一次筹资作为测试成果,以及自己的市场判断,马客的乐童音乐就在2012年9月份上线了。“和氧气电台不同的是,这次是真的有现金流产生的模式,目前有六十多个项目,最大金额有2万多元,最小只有几百元,这是在没有宣传和推广预算的情况下,靠着艺人之间的口碑传播,一个个接下来的。”马客说。

让马客惊讶的是,有很多看起来没有名气的发起者,却能快速筹集到理想的项目启动资金。最早有一个项目,发起人是湖南一个后摇风格的乐队,这个厂牌在My space上只有几百个粉丝,但也就是这些特别忠实的乐迷,使他们在不到两周时间就筹到15000元的演出费用。

不是所有艺人都能有这样的号召力,在众筹平台上,想要达到初设目标,也并不是很简单的事,而乐童想搭建这个平台,并帮助他们把这件事情简单化。一位叫做林岚的歌手,很想出唱片,在有很多录音师等资源的情况下,还需要1万元才能达成愿望。于是,她打算通过乐童来筹集这笔钱。“首先,她要把自己的梦想讲出来,这是众筹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会讲故事。我们有一个模板数据库,可以帮助艺人们简化这一步,多半艺人不擅长讲故事。另外一点就是,需要有创意的回报选项,简单说就是用这个来吸引出资方,比如支持资金达到多少就可以去做一场私人Party演出等,我们也有相应的方案可以提供给发起人。”马客说。

实际上,筹集资金只是乐童音乐想做的第一步,未来马客想把它打造成为音乐领域的淘宝。乐童连接供需双方,有任何需求的音乐人都能够在这个平台上,找到解决方案。马客坦言,对于目前的市场状况,众筹只是一个特别适合乐童的发展形式,未来乐童是要围绕音乐服务的各种需求,不仅仅是资金层面。一旦竞争对手多起来,服务费模式很难维系下去,必须要有其他优势盈利点支撑。

马客所说的各种需求,主要包括演出、周边产品、资金筹集、线上线下的专辑营销等解决方案。“我比较看好周边产品,T恤、帽子、项链等等。国外这一块也是很成熟的市场,包括唱片、演出、周边产品等形成一个成熟的盈利体系。周边产品应该是个机会,演出市场的成长速度是两倍以上,还有就是音乐产品营销,这是我擅长的。”马客说。

马客还借助各种资源,筹划针对不同艺人不同需求的服务方案。比如,独立乐队开拓海外市场,推出两到三张演出专辑,卖到港台、日本、东南亚等市场,如果反响好就直接推出去做巡演。除此以外,还和一些演出营销公司的合作,他们可以在乐童平台上发起艺人演出需求,平均每周3到4场演出,可以很快招募到艺人、乐队。

但乐童想要走到下一步,还需要很多明星项目来扩大影响力,突破资金额度。近期,马客也收获了很多好消息,谭维维、曹芳、MIC男团的项目基本已经敲定,这些合作就开始在尝试把唱片、周边产品、演出等形式都结合在一起,做预售和推广解决方案。拿谭维维的合作举例,第一步发免费明信片,上面有二维码,用户扫描后抢先试听,第二步就是预订唱片,以及售卖与Hi,Panda合作设计针对新专辑的T恤,再发起一个回报项目,支持者可以跟谭维维在录音室工作一天等。

事实上,乐童音乐达成合作的速度很快,太合麦田的MIC项目只用了两次见面机会就拿下了。马客认为,他有与音乐人截然不同的行业经历和产品运作思维,这是音乐行业最需要的东西,也是乐童最大优势所在。他希望把更多跨界的东西融入在音乐这个领域中,而不是单纯地做好一首歌、一张专辑,在他眼里,音乐行业过去太过固守,而时代显然已经抛弃了那样的发展模式。

(IT经理世界记者 刘燕/文)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