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FM:不止是一款产品

标签:模式锐公司Jing.FM

访客:32763  发表于:2013-06-24 21:32:54

Jing.FM试图把最复杂、最专业的分类维度放在后台,让用户回归到用最朴素、最简单的语言去寻找当下想听的歌曲。


如果你现在写着论文,想听点适合写论文的歌曲,你多半会去音乐网站上浏览音乐排行榜或编辑制作的专题,自己把一首首歌添加到播放列表中,然后循环播放或跳到下一首。而Jing.FM则省事多了,它会自动给你一个准确的音乐列表。

在Jing.FM创始人施凯文看来,互联网音乐产品够多了,但对于不懂音乐语言的普通人来说,用最直白的想法几乎找不到合适的音乐。

Jing.FM试图把最复杂、最专业的分类维度放在后台,让用户回归到用最朴素、最简单的语言去寻找当下想听的歌曲。这实现起来并不简单,一方面需要建立强大曲库,还要有不断更新算法使不同的自然沟通语言和专业音乐分类能够高度匹配。

而这件难事,就是Jing.FM团队想要完成的事业,而不止是做一款被兴趣催熟的音乐产品。

试错

施凯文,中央音乐学院毕业,2008年底创办了自己第一个项目Koocu音乐网,当他发现即便是努力承受了高昂的技术开发外包成本,也并没有收到满意效果时,他开始自学HTML、 CSS、Javascript、PHP等开发语言。于是,这个原本觉得自己要搞一辈子音乐的文艺青年,染上了技术狂人的癖好,越发沉醉在交互设计与用户体验的实践中。这个产品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积累到了30多万用户。

“这个音乐网站是点播模式,从功能上来说跟大家用的QQ音乐、酷狗、酷我功能差不多,只是设计上比较出众,没有太多差别。”施凯文说。

在短短7、8个月之后,因为服务器带宽问题,施凯文决定关闭Koocu,创办他的第二个音乐网站Saylikes。“本来想做一个专业一点的产品,刚好有人愿意投资,算是顺其自然地就做了。”

但在面临高昂的版权成本的同时,投资人没有耐心再继续等待盈利前景变成现实,持续一年后,投资人撤资、资金链断裂,并且不幸地成为107个因版权问题被关掉的网站。

在经历了两次创业后,他深刻体会到,“如果要想去找合作伙伴和投资人,那就找一个能够互相欣赏,或者至少懂这个行业,这样子两个人才能够互相理解。”

两次不如意的尝试后,带着很多遗憾,施凯文进入一家互联网音乐公司做产品总监。原本希望通过别人的平台实现一些想法,却始终觉得不自由、想改变。很快,他又出发了,施凯文清楚地记得自己做Jing.FM这个想法从何而来。

有一天,施凯文在家里做设计,找了Kate Perry的歌来听,边听边做图,一上午过去听了四、五十遍。当他打算再找几首同类型的歌继续听时,发现这么多音乐产品、这么多搜索工具,作为一个发烧友仍然会为“如何通过描述找到歌曲”而苦恼。

“先在自己的歌曲库里找,3千多张盘,2万多首音乐,密密麻麻根本没法找。然后我打算直接网络搜索,电子的、舞曲、女声,拆分了若干个关键词,还搜不出来。”施凯文开始在网上搜,谁唱歌跟Kate Perry风格比较像,一环套一环才找到一个类似的,但是这时候已经操作上百个步骤,并且是在比较了解音乐和互联网的情况下去操作的。

从那之后,施凯文开始留心身边人的经验。他的妈妈,50多岁的典型家庭妇女,希望找点音乐来辅助睡眠。“我说你想听点什么呢?她说你能给我找点有小鸟叫的、森林感觉的音乐吗?我当时觉得这个描述挺逗的,我知道班得瑞、神秘园就是这个类型,但是我母亲并不懂,她在网上无法用这种描述搜索到合适的音乐。但实际上这样的描述已经很明确了。”

施凯文从小学音乐,经常有朋友让他推荐歌单,施凯文就按照自己喜好去推荐,喜欢后摇,就推荐后摇,喜欢爵士就推爵士,古典、电子乐等等。结果朋友们说就是想听小清新的、浪漫的歌、动画片里的钢琴曲,这样的描述根本找不到音乐。

三个案例指向同一个问题是,平时通俗的沟通语言和专业的音乐术语之间存在断档,而现在的音乐产品并没有把中间这个障碍帮用户解决掉。“像我母亲、朋友这样的人是对音乐有需求的,并且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他们找不到,他们需要一个专业的人解析后再传给他们。”

那么,为什么不试着做一款这样的产品?备受触动的三次思考后,施凯文这样问自己。

出发

施凯文开始观察现在音乐的产品。“把自己最简单最直白的思想,再加包装再转译再变成关健词再去搜索,导致了我们现在获取新音乐的数量越来越少,除了看榜单、歌单,听歌没什么简单合适的渠道。”

施凯文发现,能数的上名来的模式都大同小异,只是设计有所不同。于是,创办Jing.FM的两个出发点就出来了:第一是不做点播类的东西,不想同质化;第二,希望它能发现大家潜在的需求,做出创新的东西来解决新需求,而且成为一种规模,让创业是一个事业,不是一个爱好。

2011年4月,Jing.FM这个名字诞生了,同时团队开始用8个月时间定技术框架,持续半年左右的内测,经过反复修改后,2012年6月开放web版注册,今年1月18日,移动应用正式上线。

“我们有一个大体的计划,首先是先把移动端安卓和IOS版本做好,大概在今年5月稳定后,开始进入多终端,慢慢扩展很多平台,像电视、汽车这些都必须要进,而且我们的特点就是让人家在这种操作下更好地去控制你。”施凯文坦言,手机应用还没上线的时候,就有电视、汽车客户来谈合作,但在产品还未成熟的时候必须掌控好自己的节奏。

不过,施凯文认为Jing.FM面对的是一个潜在的需求,点播、筛选模式才是更大的市场。“一开始定位就是能占整个音乐行业需求量20%就可以了。”

相比以往的两个产品,Jing.FM是施凯文认为最成熟的,在核心算法技术上有了更高的要求,仅仅是测试就用了半年之久。“一直在不断的优化,内测这六个月我们大概有将近10万个内测用户参与进去了,活跃度在15%左右,拿到了70万条搜索无结果。”施凯文说。

在测试期间,很多老产品的用户来参与测评。当时的差评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是曲库问题,有用户直接跟施凯文说,“你们的曲库量太小了,来来回回就是那几首歌”,也有人干脆直接反问,为何不能搜索“给奶奶听的歌”,甚至也有人因为找不到调节音量按钮而发表尖锐的指责。

在界面设计、搜索方式等方面的好评,是施凯文和他的工程师们意料之中的,但困难的是,还要面对如此之多的负面反馈。比如,起初发布歌曲的时候,大家就决定优先发布歌手每张专辑的主打歌、传唱率较高的歌,并加入隐含算法,也就是自动过滤频繁被用户点击“跳过”的歌曲,这样的做法却不受用户欢迎。但现在,他们决定让用户自己选择要不要被这种算法引导,而他们也在想办法解决,如何分析用户使用Jing.FM给其他人放歌的搜索需求。

而为了用户有更好的使用体验,施凯文的高标准延伸到了唱片封面照片上。按照Jing.FM的图标设计,他们认为唱片封面照片必须保持600×600的尺寸,但不少发表于2000年之前的专辑,封面照都小于这个尺寸,并且大部分没有清晰的数字图片,为此他们还专门重新设计了一大批封面。

未来是什么

在用户眼里,Jing.FM是一个在线视听播放器,有很酷的设计、很炫的交互界面,最大的不同是可以用直白的语言搜索音乐。

但施凯文仍然要解释的是,他理想中的Jing.FM,不仅仅是一款产品,它的核心价值应该是逐渐成形中的曲库。“我们想做一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曲库,把所有跟音乐相关的维度全定义出来,不管做这个事情需要两年、三年还是四年,我觉得非常有价值,也是与现在看到的所有音乐产品最大差别所在。”

这当然是一个大工程。

从开始有4个人搭模型,还有一些兼职是从专业学校请来的老师,加上算法层面的工程师,这个技术团队有24个人左右。有负责电子乐、摇滚乐、布鲁斯、爵士、哥特等等,都有专业的人在负责,他们都是音乐出身,学音乐、教音乐。

要降低搜索无结果的概率,背后的工作必然相当复杂。施凯文把Jing.FM的算法模型分为四个主要信息层面,基础信息、物理信息、情绪和相关信息,在这个基础上创造出上万个分析维度,而并非按照音乐编辑的个人辨别来划分。“我们的基础信息分类就有460多个维度,包括发行时间、唱法、艺人等,甚至还有唱这首歌的人是不是戴眼镜、是不是秃头、是胖还是瘦、嗓音特点的描述。然后是音乐的波形、频段、高频赫兹范围、震荡波范围等,接下来才是相对应的音乐风格,比如流行音乐、摇滚乐等,按照这些音乐风格还要有更专业的细分。然后,还需要考虑人的情绪被音乐影响下的几种可能性,我们把它浓缩成13种基本维度,比如伤心、开心等,在这个基础上再做约273种情绪辐射范围的划分。最后就是给音乐加标签。”施凯文说。

匹配信息量越多,用户越容易找到它。除了和音乐、情绪本身相关联的信息,施凯文还在模型中加入相关信息,比如“适合瑜伽”、“专业音乐”、“乔布斯喜欢的音乐”等上千种看起来和音乐本身毫不相干的信息标签。

为了在定模型时尽可能做到专业和全面,施凯文不仅找了50多个国内外音乐学院各个类别的老师,还找了一些心理学硕士、博士来帮忙。他们从2011年4月开始,持续8个月的时间才把模型定出来。整个音乐的模型,非常庞大,大概有4千多个维度,可以利用的相关自然语言大概有7万多种,每首音乐要从里面滤一次,才能进入到自然语义解析这块,再反馈给用户。同时,还设置了用户使用跟踪的系统,跟踪你的收听时长、分享频率等日常行为,目的就是更懂你。

建立专业的曲库,这做法让人想起Pandora。施凯文也研究过Pandora的操作方式,400个不懂互联网技术的音乐人,每天用8个小时分析音乐,不是通过代码分析而是专业知识和经验,400个音乐人做了三年,才积累了Pandora曲库,之后再用工程师写的算法进行匹配。“告诉它一首歌,它去曲库把类似的歌全部找出来给你,告诉它一个艺人,曲库中所有沾边的艺人歌曲都出来了。不能不说它是一个颠覆性的产品,在这之前没有人这么想过。但它是把你越收越窄的一个东西,你用了15天之后,它知道你的品位了,就把你拉到一个极窄的风格,你听到的永远是一个类型的东西。”施凯文说。

相比专业化音乐分类,人的情绪更加多变,描述情绪的语言也更为复杂,这要求Jing.FM的曲库模型需要不断更新。而施凯文认为,这件难事最大的意义在于,不是利用算法把用户限制在某一种音乐中,而是释放他们对音乐的需求。

而一旦这个曲库能够朝着施凯文设想的方向持续建立下去,它会被更多平台所需要,那时候,他们或许就不用像其他公司一样,在考虑盈利模式时纠结于该不该向用户收费了。

(IT经理世界记者 刘燕/文)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