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谷歌CIO:我是如此兴奋!

标签:电子商务安全沟通云计算OA案例

访客:34090  发表于:2013-06-03 17:08:46

Thomas Claburn/文
Google Apps、安卓系统和Chrome OS让谷歌CIO本·弗里德兴奋不已,而他还想成为引领技术浪潮的一份子。


在一些CIO看来,企业级信息技术和消费级信息技术混杂在一起,为公司带来了诸多难题和风险,这让身为CIO的他们头痛不已。而在谷歌CIO 本·弗里德(Ben Fried)看来,这正是让他兴奋的地方。
在2008年5月加盟谷歌前,弗里德在摩根士丹利已经工作了14年。“之所以选择来到谷歌,是因为我觉得消费级技术的企业化浪潮将会成为我生活乐章中的第一主旋律;我希望自己是引领这股浪潮的企业中的一份子,而不是让自己安身于某一家公司,任由这股浪潮向我扑面而来,而我却毫无‘招架之力’。”弗里德说。
在摩根士丹利期间,弗里德负责开发工作,为公司开发出了第一套为机构投资者服务的电子商务解决方案,从而让这家国际知名的金融服务公司得以首次涉足互联网。他负责开发的软件不是专门服务于某项业务,而是面向全公司的,比如互联网基础架构、个人生产力技术、办公室和电子邮件、消息传递、电话、视频会议以及软件开发技术等。
来到谷歌之后,弗里德的职责与在“大摩”时有点相似,软件交付成为其工作重心,包括负责内部开发和外部购买软件——商业Web软件不在其中,以服务于谷歌内部各大业务职能部门(比如人力资源、绩效管理和费用统计报告)。弗里德带领的IT部门负责满足谷歌员工对软、硬件的各种要求,以及监管公司并购后的系统集成、系统管理和日常运营。他并不管理工程和销售业务部门的安全或技术,它们有各自的技术小组专门负责。


另辟蹊径
与许多CIO一样,弗里德在谷歌同样要决定是从外部购买软件还是在内部自行开发,以满足公司的具体要求。谷歌一贯不走寻常路,又不乏顶尖的技术人才,于是这家公司的工程师习惯性地考虑所有软件都自行从头开发。但在有些方面,还是有必要走寻常路的——比如谷歌所使用的甲骨文财务软件。考虑到之前甲骨文起诉谷歌涉嫌侵犯Java专利权,这多少又会让人有点不安。
弗里德说:“采用这些套装软件的原因,与其他许多公司一样,主要是因为要遵守‘萨班斯法案’,因而使用外部审计人员所熟悉的账簿、记录、系统,以便让他们能够很容易明白你在如何管理公司财务,是明智之举。”
但在别的方面,谷歌的确往往另辟蹊径。公司自主开发的视频会议系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自2008年以来,谷歌一直在开发这套系统。谷歌的共同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对这个项目很重视,用弗里德的话说:“他对这个项目满怀激情”。弗里德与佩奇还专门就大家所希望看到的效果进行了讨论。这套系统结合了现成的个人电脑视频技术(得到了GTalk视频基础架构的支持)和定制的图形用户界面,支持该系统的软件旨在为人们提供易于使用的视频自助服务终端或视频设备。弗里德解释,传统的企业视频会议系统的购置和运行费用都很高,要求数据中心有特殊硬件,会议室有特殊视频会议设备,还要有专门的支持技术人员,而通过开发可在普通个人电脑上运行的定制软件,结合互联网服务,谷歌就能用较少的钱获得同样的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谷歌的工程师们已逐渐认识到这个系统涉及的不仅仅是大众化硬件。与谷歌面向消费者的产品一样,这套视频会议系统因快速迭代开发而不断变化、改进。这意味着,很难就该系统形成一种固定的看法,因为它在不断完善。对此,弗里德解释说:“我们每星期都在竭力改进这个系统,过一段时间后别人才能明白。图形用户界面可能很不一样,功能可能很不一样,之前发现的软件Bug被修复。”亲眼目睹这个过程,让弗里德感觉很好。他承认,在看到这种转变后,会不由地推荐别人采用这种频繁定期发布的工作流程,并且推荐给自己的IT同事,以把用户培养成习惯于软件每星期在变得更好的理念。


创新法则
不断更新软件,也许是谷歌积极投入云计算的充分理由之一。在谷歌看来,创新的速度在云环境下会更快。换句话说,要是谷歌借鉴微软那一套基于时间来命名软件的惯例,Google Apps的开发周期也许不是像Office那样需要几年,而是只需要几星期甚至几天。
对于谷歌的一些企业客户来说,该公司的软件开发速度实在太快了,这就是为何谷歌最近落实了预定的发布周期,以抚慰使用Google Apps的用户的原因。但不能就此否定谷歌,毕竟每天或每星期发布软件更新版比等上几个月甚至几年要来得强。
对于开发自己的工具,谷歌并非固执己见。弗里德提到了内部开发的一套招聘对象跟踪系统,该系统采用弗里德所说的由同事提议、面向委员会的方法而设计,试图摒弃招聘经理可能怀有的偏见,但这系统正逐步淘汰,换成一款商用产品。弗里德表示,虽然商用软件未必好得多,但会日臻完善,会大大提高招聘人员的工作效率。“所以,我们正在进行某种集成,改用这款商用软件。”弗里德说。
对谷歌而言,内部自行开发常常是个竞争优势,是公司的特点,是公司理念的一部分。 弗里德说:“我认为谷歌吸引人的一个地方是,大家可以各抒己见、畅所欲言,表明我们想实现怎样的目标,就可以借助软件来实现。拿许多大型软件系统来说,想借助它们取得成功,你最后得顾及别人的看法。这在一些情况下很好,比如账簿和记录审计。但说到人,你可能想要灵活些,你可能希望独特的文化要素在公司的业务流程中有所体现。”
大多数公司崇尚速度至上,而在谷歌,崇尚速度到了几乎被顶礼膜拜的地步。弗里德说,谷歌有很多Mac电脑,而苹果公司不提供企业级补丁工具。“能够非常迅速地交付补丁,尤其是安全补丁和软件更新版,并且能够强行要求员工更新软件,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于是谷歌的两名工程师编写了一个基于谷歌应用引擎(Google App Engine)的系统,将苹果的补丁发布到谷歌的所有Mac电脑上,这个系统后来开放了源代码。由于它在互联网上运行,所以可以更新谷歌员工的笔记本电脑,无论这些电脑是不是连到企业网络上。弗里德说:“如果我们有一个重要补丁,每个人都要立即打上,就会启用更多的应用引擎实例,将该补丁分发给需要它的所有用户。如果我们不需要补丁,可以停用应用引擎实例,不用为此付费。”
弗里德表示,能够自行开发软件是与众不同的特点。但他也认为,许多IT部门没认识到软件开发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满足自己的要求。弗里德说:“能够为自己开发软件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事。现在有了开源社区和云服务提供商,软件开发比几年前其实要容易得多。”
虽然很多人都不赞同“企业的IT部门需要适应消费者潮流”的说法,但弗里德却对此深信不疑。正如他所说,他想成为向企业袭来的消费级IT浪潮的一分子,而不是随波逐流。
弗里德明白,IT消费化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比如许多公司采用Google Apps后,它们的几乎所有员工都已经在使用诸如此类的应用程序。弗里德坚持认为,年轻员工(网络一代)从小使用免费的互联网工具;而那些还没有读完高中的人(将来的职场人)当中,他们可能更喜欢免费的互联网工具。弗里德说:“谷歌的应用程序必须极易使用,以便不需要配备大量支持人员的呼叫中心以及厚厚的使用手册。因而,老老少少都能很方便地使用它们,根本不需要什么帮助——这具有革命意义。”在大多数情况下,套装软件的高昂售价与IT部门投入在技术支持、打补丁、升级及维持软件运行所需的其他维护工作上的费用相比,算是小巫见大巫。


“改变游戏规则”
在安卓即将成为一款大众化的移动操作系统的同时,谷歌希望看到基于浏览器的应用程序使得操作系统大众化这一胜景能够早日来临。在那时,Google Apps会在Linux、Mac OS X或Windows的电脑上运行起来同样顺畅,更不用说在运行iOS或安卓的设备上了。谷歌还通过得到其他各大技术公司广泛支持的一家行业非营利性组织,支持一个名为软件定义网络(SDN)的研究项目。由于减少了整个网络硬件架构对专用芯片(ASIC)的需要,SDN的工作会促使网络设备大众化。
弗里德认为,CIO应该积极接受IT技术大众化、消费化的趋势的到来,因为这带来了定价优势。
如果你接受这个观点,可能会与他一样为Google Apps之外的其他谷歌项目按捺不住兴奋,即大行其道的谷歌安卓移动操作系统和冉冉升起的Chrome OS——两者都承诺会给公司带来好处,可能不仅仅是眼下带来的好处。
现在安卓是一款同时面向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操作系统。弗里德表示,这两种设备对企业来说会越来越重要,特别是在去年秋天和今年4月为安卓添加了企业功能之后。在他看来,安卓提供了服务器硬件所拥有的同一种类型的标准,这种标准适合多家硬件厂商。弗里德预计,安卓会加快企业采用移动设备和平板电脑的步伐,“因为它们的成本结构比你只有一家提供商时所得到的成本结构合理得多。”弗里德说。这里的“单一提供商”完全可以理解成苹果公司,因为它是iPad的唯一提供商。
弗里德表示,他还为Chrome OS而兴奋,称之为是“改变游戏规则”的操作系统。虽然他承认有些人仍会需要功能完备的个人电脑,但他同时坚称,许多用户需要其实只是互联网。他还提到了Chrome OS的其他好处,比如不大需要昂贵的硬件,减少了数据丢失和恶意软件的风险,不大需要用户来维护。
用“少就是多”这个短语来表述Chrome OS的价值主张也许最合适不过了,尽管这么表述显得很老套。弗里德说:“它满足了企业内心深处的渴望,即少花钱多办事。”许多公司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硬件成本,还在于硬件在生命周期内的成本。“我们的感受是,Chrome OS设备的支持成本要低得多,支持成本在个人电脑的生命周期成本中占很大的比重。”弗里德说。
虽然弗里德因Google Apps、安卓和Chrome OS而兴奋不已,但他同时也感受到了身为谷歌CIO的压力。总是有另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企业发展问题。弗里德表示,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思考和关注谷歌的发展。“作为IT人员,你了解这家公司的内情;你看到了这家公司的方方面面;你可以引入技术,而技术是功能强大的工具。CIO的工作就是消除摩擦,消除一家大公司所面临的摩擦。我渴望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让大公司如同小公司。”弗里德如是说。
(沈建苗 编译)
让员工玩着工作


钟啸灵/文
南方路机信息部长凌朝晖希望通过技术手段,将员工从僵硬、程序化的工作氛围中解放出来,逐步过渡到在人性化的社区中工作交流。


受业余时间玩网络游戏的启发,福建南方路面机械有限公司信息部长凌朝晖正在酝酿一项创新。他计划在公司所有业务系统集成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涵盖全公司和供应商、代理商等合作伙伴的社区平台。这个社区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在内部IT平台上首次引入人文关怀的设置,借鉴虚拟人生的模式,在社区里为员工设置金券奖励、为他人舀水的奖励,以此建立一个以工作为中心,集协同、社交为一体的内部趣味IT系统。


缘起
你很难想象创新会发生在这里——虽然南方路机是国内最大的工程搅拌机械设备制造企业,但它既不是前卫的互联网公司,也不是实力雄厚的金融、电信公司。不过凌朝晖说,这项创新工作非常必要,“如果不改变用工的环境,像南方路机这样的民营企业接下来可能会遭遇因人员流失带来的发展瓶颈。”
1991年成立的福建南方路面机械有限公司,是国内最大的工程搅拌机械设备制造企业。据凌朝晖的回忆,2006年以前,南方路机曾经历一段同行激烈挖角的阶段,一些新公司通过挖角南方路机10多20名工程师就可以成立一家新公司,然后照葫芦画瓢制造产品。为解决这一问题,2006年以后,南方路机开始全面转向校园招聘,每年招聘100到200名大学毕业生进行培养,目前公司里担任主任级别以上职位的都是2006年到2007年招聘的大学生。“他们的成长非常快,但是我们的人文关怀做得不足。”凌朝晖说,“人们除了上班还是上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常淡漠。”这一点让他担忧,作为民营企业的南方路机可能再次面临员工的流失问题。加上近年来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员工加入公司,这些成长在新世纪的员工即使给钱加班也不情愿工作,他们更愿意在下班和周末和朋友出去游玩,公司也面临着如何管理这些员工的困惑。
“中国的民营企业经常喊以人为本,但是没有人真正这么做,现在企业的环境变了,更多80后90后开始进入职场,他们更讲求生活的品质,并且更倾向于为了内心的愉悦而工作,如果再用过去的套路管理员工,没有几个人会买账了。”凌朝晖开始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由于经常玩游戏,他开始有这方面想法,而同行三一重工也给了他一点启发。
2009年6月,三一重工上线了一个名为“三一乐园”的社区,主要面向三一的客户,活跃度并不高。凌朝晖说,运行不规范是原因之一,比如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任何人都可以注册“三一乐园”。“如果我们要做社区,社区一定要实行实名制,并且获得南方路机的注册码方可注册。”凌朝晖说。


创新
和三一重工的思路不同,凌朝晖希望将这个未来的社区架设在所有业务系统之上,内部员工以及供应商、代理商都可以在这里进行工作和娱乐。
这个社区的基础需要建立在内部系统大集成的基础上。就在今年5月,南方路机重新上线一套SAP的ERP,如今凌朝晖带领的IT部门正在忙于将ERP与辅助制造系统、客户关系管理系统、OA业务系统、即时通信软件进行大集成。当系统大集成完成后,再加入激励以及人文关怀的设置,逐步将集成系统包放入人文系统里,进而将人从僵硬的、程序化的应用中解放出来,逐步过渡到人性化的社区中,让员工和合作伙伴愉快地在社区里工作交流。
按照凌朝晖的初步设想,南方路机所有的工作流程都在社区中完成,包括各部门的工作,以及对外部客户的服务工作等等。以A员工一天的工作为例,当A员工上班打开电脑进入社区后,在这个虚拟世界里,会有一只事先设置的虚拟公鸡过来和他打招呼;然后后台的集成系统会派出今天的工作任务单,员工开始一天的工作。
有时候,员工的屏幕上会慢悠悠地冒出一个彩色的大泡泡。那是来自上级的临时任务,会以冒泡这样的趣味方式提醒他。当工作完成后,他就可以下班了,这时他可以选择:参与来自公司的其他项目;给某些同事的项目提供建议;与社区里上下游的合作伙伴进行互动。如果他平时踊跃参与公司的项目,会获得固定薪水之外的金券奖励。如果他经常帮助同事,同事会给他“舀水”——取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意思,同时也会写下致谢原因。“乐于帮助他人的员工财富积累速度会非常快,可能会变成一个‘财主’或者一座‘水库’,最终,他可以将获得的金券和感谢积分在社区里兑换成手机、购物券等具体奖品。”
在社区里,员工还可以对部门负责人的沟通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等进行评价打分,作为公司考核后者的依据。A员工获得的评价以及他给出的打分都会作为公司对他以及其他人进行薪水之外的奖励以及绩效考核的依据。每个月公司也会根据每个人在社区的表现,进行各类“达人”的评选和奖励。
对于一名80后甚至90后的新员工,他可以在南方路机的社区里完成自我成长的过程。比如从社区里获取培训材料,如果在工作中产生困惑,可以在社区里与同事进行交流,他的工作成果也会在社区里累积下来……他在社区里轨迹将会被记录下来,作为公司实施每年的薪水计划以及晋升计划的依据。
当然,如果有人在现实工作中有不恰当的表现,比如不穿工作服、或者不按照规范进行操作,在这个社区里,他也会收到其他人对他的恶评。
与此同时,这个社区还设置了娱乐功能,如果员工愿意,他们可以在上面发起活动,聚集与自己有相同爱好的同事打球、爬山等等。“这里会循序渐进建立一个类似于精神寄托的社区环境,在这里每个人除了工作,也在生活着,人与人的关系会更加亲密。”凌朝晖说。他认为这将有望改变目前企业里员工上班即上班,下班互不相干的淡漠关系。
虽然这一设想还在雏形阶段,还略显粗糙,不过它却一改过去建立在信息系统之上的工作流程的刻板印象。在此之前,凌朝晖曾经在供应商面前花了十分钟演示这个方案,供应商听了都很感兴趣。目前,凌朝晖正在委托一家从事企业文化建设的新加坡公司负责具体的设计工作,预计在2012年年底实现这一计划。
啤酒商的窜货烦恼


钟啸灵/文
雪津啤酒采用条码方式有效解决窜货问题,引起雪花啤酒和青岛啤酒的关注,并被两家公司所效仿。


这是一个啤酒行业的创新故事。
当人们开怀畅饮某品牌啤酒的时候,这家啤酒生产商却往往正在为这杯啤酒的“出身不明”而烦恼。因为在啤酒的圈子里,“窜货”问题是个始终难以驱散的阴影——不同渠道之间窜货会给啤酒商带来价格体系和促销费用的双重混乱。
英博雪津啤酒隶属于全球最大啤酒酿造商百威英博,产品包括“雪津”系列啤酒。2009年,英博雪津深受窜货问题困扰,面对来自经销商高达50%的窜货投诉率却束手无策。
雪津啤酒在江西、福建和浙江省共有180个一级经销商,十几万个二级经销商,其中的二级经销商包括超市、小卖部、夜总会、KTV、酒楼等各种形态的渠道。
对于不同渠道,雪津啤酒会实施不同的市场营销策略。比如一些餐饮娱乐场所由于需要进场费、陈列费、促销人员费用、管理费等大量费用,且一般3个月才能结款,啤酒厂家和经销商不得不尽可能加价供货弥补费用,这样就会出现餐饮渠道和流通渠道的价格差异。
另外,促销价格与正常价格之间的差异也会带来渠道的进货倾斜。假设在雪津啤酒的某次促销活动中,经销商可以拿到每箱5元的补贴,为了谋取更大利润,经销商会从其他渠道进更多的货加入促销行列,原定用于促销的1000箱啤酒最终可能卖到2000箱,最后雪津啤酒将会为这些多出来的啤酒支付更多的补贴费用。
过去,雪津啤酒通过不同包装形式,以及在包装箱外刷码的方式区别不同的销售区域和渠道,但是包装形式总是有限,而在外包装上的条码并不与每一个经销商的订单进行关联,所以事实上很难准确、有效认定成品酒倒流的责任方。
不过,在采用编码新技术后的2010年,这一问题迎刃而解,渠道投诉数字直降到0。雪津啤酒的物流运作经理兼IT经理黄国英透露,他们在行业里率先建立了一套成品酒条形码信息管理系统,在下属四个工厂的每条生产线上,一开始就在每箱啤酒的外包装面喷印唯一的条形码,并对条码数据进行自动化采集,实现对每箱酒从生产、库存、出库至一级、二级经销商及终端的物流过程的信息追踪管理。目前二级经销商的追踪项目正在进行,最终达到对终端售点每一箱啤酒的追踪。这项创新引来了雪花啤酒和青岛啤酒等公司的强烈关注,并被两家公司效仿。
黄国英说,这一设计首先需要对生产线进行改造,以适应成箱打码、以及条码采集等新设置。其次,企业需要具备良好扎实的信息技术基础,需要多个系统联合采集信息。他解释说,在这一过程中,企业需要做到SAP系统、Barcodes(物流监控系统)、WCCS(深度分销系统)三者之间的无缝集成。
当雪津啤酒通过SAP系统下达生产计划订单后,每一个订单会获得Barcodes赋予的独有的条码。接下来,Barcodes会收集每一箱啤酒的在线打码、条码采集、成品入库、成品质检、仓储管理、成品发货等一系列工序的信息。最后,当经销商提货时,需要通过雪津啤酒发货员工的扫描才能发货,这些信息最终进入WCCS,以追踪每一箱啤酒究竟发往哪些经销商处。
这次创新不仅解决了窜货的问题,还提升雪津啤酒的管理水平,比如,先进先出的新鲜度管理得以有效执行,成品酒酒龄指数大于99%。并且啤酒的发货、盘点准确率提高到99.99%以上,仓库日清日结盘点时间缩短近1小时。
除此之外,黄国英和他的团队还在计划自下而上实施一项创新,既进一步加固解决窜货问题,又将更好地管理各个分销渠道的信息。
黄国英希望进一步加强销售终端管理,他计划明年为每一名外勤人员配一部手机,将过去人工采集信息的方式变为通过手机扫描条码。当这些外勤人员对雪津啤酒下属的10多万二级经销商进行走访时,一方面需要检验产品供货渠道的合规性防止窜货,另一方面还要快速采集经销商的进、销、存信息,上传店面的广告展示的照片等信息。这些信息每天都会上传到雪津啤酒,后台系统将会对这些信息进行更深入分析,以实现对生产产量的预测、营销的支出和收益的预测、以及对经销商的绩效进行管理、为未来市场营销策略的制定提供参考等。
对于普遍面临窜货问题的快速消费品行业而言,啤酒行业的这一创新值得借鉴。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张卡尔 您这篇文章的编码有问题。有边有小部分文字看不见了。建议使用e行网附带的编辑器,就是编辑窗口上面图标的最左边那个。

      回复[0] 2013/06/26 10:09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