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DCM:中国投入产出比最高的VC

标签:投资产品模式DCM

访客:13687  发表于:2014-04-03 10:56:22

【导读】一支只有七个人的投资团队,过去十年在中国投资了近40家公司,其中11家成功IPO,数家被收购,还有更多公司“长势喜人”。凭什么?

解密DCM:中国投入产出比最高的VC

林欣禾输了。

58同城上市后,姚劲波去参加DCM的全球投资大会,58的投资人、DCM董事合伙人林欣禾主动和姚劲波“打赌”:如果你们的股价能涨到58美金,我就剃个光头。2014年3月8日,姚劲波发了一条微博,截图显示,58的股价已于当天突破58美金。“这张图我会留着,下次见到Hurst(林欣禾)的时候,还得找他算账。”姚劲波笑着对《创业邦》说。

尽管随后58的股价有所回落,但其超过30亿美金的市值,则一直保持稳定。如果再加上市值已经接近80亿美金的唯品会,这两家被DCM第一期中国基金投资的公司,市值总和早已突破百亿大关。这还不包括该期基金下面的其他“潜力股”,比如,极有可能在今年赴美上市的途牛网、刚刚融资1.2亿美金的豌豆荚等。

事实上,在过去4年当中,每年都有DCM的被投企业登陆华尔街:当当网、易车网、人人网、人人网、唯品会、58同城,这些明星Portfolios的上市,也让DCM成长为国内屈指可数的命中率极高的顶级VC。

2014年春节之后,DCM正式完成了第二期中国基金的募集,总规模达到3.3亿美金。得到消息后,《创业邦》杂志第一时间对DCM中国投资团队的核心成员以及被投企业的创始人进行了一系列专访。我们试图还原一家这样的VC:在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不断扩充团队规模、尝试双币种投资(美元+人民币)、广撒网式地寻找猎物、投资阶段从早期到中晚期无所不包的行业变局下,为什么DCM一直坚持团队的极简规模,并且只投早期、只投美元、只投TMT的“另类出手逻辑”能够获得如此大的成功。

仅仅是运气足够好吗?

复盘:58同城反着投,唯品会投着想

对于新的一期基金怎么花,DCM上下早有共识:继续投向TMT领域,比如互联网、移动、云服务及消费(健康/教育)等领域的早期创业公司,也会有选择地在美国和日本投资创新型高科技公司。

据说,新一期基金的LP主要来自全球最顶级的机构。以往,DCM在华投资基金的构成上相对比较复杂,比如,既包括了专门为中国市场而募集的第一期中国基金,也包括了来自DCM硅谷办公室的全球基金。当然,这只是DCM的内部分法,在被投企业看来,其实都是DCM的钱,主导投资和投后管理的还是中国团队。

3.3亿美元的新基金,对于专注TMT领域早期投资而言,已经不算小了。但是,这个基金的价值首先不在于规模大小,而在于DCM中国团队过去数年的投资成果,已经受到全球顶级LP的充分认可。随身云(中华万年历)创始人秦涛说,去年参加DCM的年会,LP们对DCM中国业务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非常满意”。投资圈有此一说:优秀VC的实力不仅体现在投了什么好项目,还在于能否从顶级LP那里搞到钱。只不过,“会花钱”是“搞到钱”的根本前提。

所谓会花钱,其实很简单,就是投到牛X的公司,然后为LP带来高额的回报。58同城、唯品会之于DCM,就是牛X公司。

先说58。这家被指“颠覆了电线杆广告”的公司,今天的模式已经不再有什么神秘感(参见创业邦杂志2013年11月刊封面故事《05级创业帮:姚劲波的八年抗战路》),但是,退回到2009年,58同城和国内其他分类信息网站一样,虽然有一定用户规模,但盈利模式并不清晰,特别是在照搬美国Craigslist模式还是本土化的问题上,国内几家分类信息网站的路径选择完全不一样。

Craigslist作为美国最大的信息分类网站,起家靠的就是UGC(用户生成内容),即个人用户在上面发布租房、求职等信息,然后与需求方对接,网站几乎不需要运营。

“分类信息模式与其他商业模式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内容即广告、广告即内容,所以,你的广告必须真实、有效,广告背后真的是生意,否则就是欺诈。在这个背景下,就涉及到个人广告有价值还是商家广告有价值的问题了。后来我们觉得,商家背后最起码有一个店,这其实相当于诚信背书,所以商家的广告价值应该要比个人的广告价值高,是可持续的生意,而美国的Craigslist以个人广告为主,这在中国行不通。”林欣禾这样总结DCM当时投资58的决策背景。

并不是说个人用户的信息对分类网站毫无价值,其实在今天看来,个人发布的信息越来越多,但在2009年的中国,商家信息的驱动作用还是非常重要的。这其实是一个路径选择的问题。“那个时间段,从属于中国整个经济从农业社会变成工业社会的一个节点,这个过程中很多中间步骤中国就跳过去了,比如黄页,它是在中国没有做起来,但是需求还在这里,姚劲波看到了这个需求,看到了商家的价值,”林欣禾说,“2014年就不一样了,现在58上有代驾信息,因为大家都用手机了,个人信息的发布比2009年方便多了。”

林欣禾生在台湾、成长在美国,是新浪的联合创始人,但在姚劲波看来,他和58同城的A轮投资人、赛富亚洲的合伙人羊东一样,都是非常接地气的投资人,特别是对他这样的草根创业者,反倒是非常谈得来。“58的董事会就是一个八卦董事会,有时开会开累了,Hurst还会给大家讲黄段子。”姚劲波“爆料”说。

如果评选美股近两年最神奇的一只股票,非唯品会莫属。从上市之初5.5美元的“流血价”,一路最高飙升到180美元,当下150倍左右的市盈率,即使放在国内股市也堪称奇迹。

闪购模式是林欣禾一次在与硅谷同事开会时听到的,那是2009年。这个模式当时有两家代表性公司,一家是美国的Gilt,另一家是法国的VP(Vente Privee)。于是林欣禾就交代下面的投资经理,在国内找找,看有没有类似模式的公司。2010年1月,正在香港出差的林欣禾接到同事的电话,说在网上发现了一家叫唯品会的公司,在广州,已经通过前台电话联系好对方老板。林欣禾立即买好火车票,从香港直接去了广州。

“去了发现这家公司小得可怜,我不抽烟,但唯品会的两个创始人沈亚和洪晓波拼命抽烟,还说自己这东西挺好玩的,”林欣禾说,“你们这东西太便宜了,卖一件亏一件,人家毛利30-40%,你是负的10%!”沈亚说,你们vc不是喜欢投资亏钱的公司嘛?

“我说是啊,但心想也不会傻到投资这么亏钱的呀。”林欣禾说,当时我想,新东西可能都没什么逻辑吧,所以不着急投,先观察了两个月,很快就发现它的重复购买率太高了:

“在服装行业,100件衣服,当季可能要卖掉60件,还有40件是过季打折。比如春装是1、2月开卖,4月开始打折。但是从4月开始,春装的打折时间其实很短,根本卖不完。所以大部分春装不得不留到明年春季。这对供应商一直是个解决不了的老大难问题,如果是供应商自己卖,他打个六折还不一定全部卖出去,但是唯品会3折全卖掉,还是抢购。”

沈亚并没有直接跟林欣禾说这里面的秘密,但林发现重复购买率高的好处,就是量真的很大、很快,销量大了,对供应商的话语权就增强了。

在林欣和看来,唯品会的闪购模式对服装产业的最大影响,在于它改变了传统的供应链模式。“以前,供应商铺货到全国,降价的时候,先让百货公司自己卖,卖不完再慢慢退回来。现在,有唯品会处理尾货,供应商可以把百货公司也卖不掉的尾货全部吃回来,不再放在商场,而是让让唯品会一次性搞定,”林欣禾说,“这对供应商的另一个好处是,以前1月给百货公司发货,7月才收到汇款,现在唯品会5月就能给你结账!”这让DCM下定决心投资唯品会。

树大招风。唯品会上市之后疯狂的股价走势,也让国内的B2C平台竞相模仿其模式,比如天猫、当当等。“为啥其他B2C平台很难同时做闪购?因为他们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常态销售,比如我要买鞋,早就知道淘宝包罗万象,上去搜一下就出来了,淘宝赚的是免费的眼球,它花了很多年时间教育全中国网购习惯,买东西,在淘宝、天猫肯定能找到。但是,突然你做了闪购,去掉搜索,这个变化就太剧烈了;但如果有搜索,就不叫特卖了。”林欣禾说。

在唯品会上市之前,只有两家机构投资者:DCM和红杉资本。唯品会也只融了两轮资,都是来自这两家,而且,2012年3月份唯品会上市时,DCM还做了基石投资者,追加1500万美元。

目标只有一个:华尔街

在中国的一线VC中,坚守美元一个币种的机构越来越少,一方面,近年来日益增多的国内资本开始涌入VC、PE领域,从种子期到Pre-IPO阶段都投;另一方面,由阿里引发的VIE时间曾促使不少美元VC开始考虑两条腿走路,不确定的政策风险使得人民币基金批量涌现。

对于为什么一直没有涉足人民币基金,林欣禾给出了两个理由:一是国内上市难。“唯品会的闪购模式一出来,能看懂的VC都没几个,何况证券分析师呢?”第二,亏钱。国内规定两年不能亏钱,而且第二年的利润必须比第一年多,第三年才能上市。“在这种情况下,TMT高科技企业在国内上市的机会,不是零,但是非常低,上了后也会受到大的约束。”林欣禾说。

其实,DCM并非没有动过人民币基金的念头。VIE事件出来之后,作为新浪的联合创始人、新浪红筹模式(VIE架构)的核心参与者和见证人,林欣禾一度非常紧张,还曾想过要不要弄一只人民币基金,但好在最后政府并没有对VIE结构有什么调整,也就彻底断了这个念头。

而DCM之所以一直坚守美元基金,其实还有文化层面的原因。“中国人自己做Boss的文化还是强,公司一旦被收购,就觉得没戏了,不愿意给别人打下手了!所以大部分人还是希望上市,自己做Boss。”林欣禾说,“而在美国人看来,能上市的毕竟是少数,如果说上市是拿特等奖,被收购就算一等奖,对于他们来说,拿不了特等奖拿一等奖也不错嘛,所以你看很多美国公司愿意被收购。这是中美两国文化的差异。”

在林欣禾看来,硅谷的生态圈只Care产品,团队过几年就散掉。“我们硅谷有个合伙人,创业4次,居然都上市了!第一个是和爸爸一起做的,第二是和大学同学,他都没有要求做CEO,在哪里都是CTO。”

但在中国,要投就投能带领公司上市的创业者。用林欣禾的话说,投的是一家公司,而不仅仅是一个产品或一个工具。“宝洁不是只有一个产品的公司,它是一个品牌系列,耐克也是,起码不会只做一双鞋,还有体育用品,nike+。”

林欣禾的搭档、DCM另一位董事合伙人卢蓉早先接受《创业邦》采访时,曾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创业者就是要破釜沉舟把企业做好,没别的出路了。所以DCM在做投资决策时,首先考虑的是这个团队是否在做一个公司,是否能够和华尔街沟通,是否品牌意识。“一旦这么看,可投资的项目就少了,太多公司做的就是一个产品,我和有些CEO聊,没有感到这是个做公司的人。”

林欣禾把公司对CEO的要求分为几个阶段:公司创业之初,最重要的是产品,CEO必须做产品;一旦变大了,就需要做销售了;竞争对手进来了,就要做市场品牌;再要上市就要善于搞定资本。“不能做太多项目,否则太累。”

但林欣禾也承认,没有人民币基金的坏处是,将来国内几百家上市轮不到DCM。这个是别人的钱,不是DCM的钱,别人捡的速度也比DCM快。“我们能捡到的钱比较少,但是我们要捡就必须捡到,而且比别人快。”

小而专

1996年,DCM由David Chao(赵克仁)和Dixon Doll联手在硅谷创立,其中赵克仁是日裔华人,对亚洲市场非常熟悉,这也是DCM全球三个办公室中有两个设在东亚的原因(东京和北京)。比起红杉、KPCB等硅谷老牌VC,DCM的历史并不算悠久,但业绩突出,不仅管理着25亿美元的基金,其投资公司累计市值超过250亿美元,仅在中国投资的近40家公司中,就有11家成功IPO。

林欣禾和卢蓉是DCM在中国仅有的两位合伙人,这几乎在国内其他知名VC中很难看到。卢蓉说,“我们成功的秘诀是小而专。DCM中国投资团队只有7个人,全球范围也只有十几个人,大家都关注同一个领域。这样的机制,让我们团队可以保持高效的内部沟通和协作。高效运作如同一个人,在发现好的投资机会时可以迅速反应,在我们投资的公司需要帮助时候,也更容易协调调配全球资源。”卢蓉主导了DCM对当当网、文思创新、易车网等几个著名IPO项目的早期投资。

如今,任何一家规模化的VC,可能都会是这样的行业布局:TMT、消费、医疗健康、清洁环保、农业等,也就是说,凡是有投资机会的领域,都会设有专门的合伙人、投资经理、分析师。这样,每个领域三、五个人,做投资决策时再加上老大。

但对于只投TMT领域的DCM来说,这种组织架构显然不Work。除了林欣禾、卢蓉,DCM还有两位董事,分别是曾振宇和张自权(他俩在唯品会和58同城两个项目上扮演了重要角色),然后还有三位副总裁、投资经理等。整个中国的投资团队只有7个人。

“人就是这样,做什么位置想什么事,屁股决定脑袋,”林欣禾说,“我无法想象这样的DCM:一开会,坐着10多个人,这个做消费品,那个做房地产,还有做连锁的。我做TMT,我拿出唯品会让大家看,其他人说这公司怎么这样?好怪的公司,亏这么多钱,商业模式和传统B2C不一样,传统B2C像天猫淘宝京东,闪购一上去就十几场,什么东西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说法,鸡同鸭讲嘛。”

用卢蓉的话说,DCM对项目拼的是质,而非量。因此,在内部资源使用上,DCM玩起了各种“组合”。比如,在好大夫、丁香园等公司的投后管理上,以卢蓉和张自权为主,在途牛、随身云等项目上,以林欣禾、曾振宇为主。这几年,卢蓉和林欣禾带队伍的方式,就是用项目来过人。虽然是林欣禾在唯品会、58的董事会上,但曾振宇、张自权几乎各自承担了日常的投后管理。换句话说,可以把林欣禾、卢蓉看成DCM投资清单上的两条线,他俩会在不同的项目串起不同的兄弟,当然,大家见面的几率肯定高的惊人,因为就这么几杆枪。

DCM投后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为创业者“扫雷”。林欣禾把DCM的投资策略总结为天时地利人和,时机不对的话,再多钱也没用;投资之后,就靠地利和人和,你今天站的位置是对的,但是你占的位置会变,下大雨,地势就变了,所以就帮创业者要观察。

“DCM对被投公司最大的帮助就是,去观察整个生态体系发生了什么变化,竞争对手融资多少、做的方式是怎样,我们会告诉创业者,地势不太对了,有地震了,板块变了,你要想办法挪到另外的地方去,因为我们专注TMT,投的公司又多,所以能够为创业者做这些事情。”

(来源:快鲤鱼,作者:曲琳,方浩)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