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星集团兰世立:够强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标签:管理热点东星集团兰世立

访客:22705  发表于:2014-03-25 10:18:47

出生于1966年的兰世立是一个颇受争议的中国企业家。在1991年开第一家公司时,兰世立的口袋里只有300元。到2005年末,他所创立的东星集团,业务涉及旅游、房地产、交通公路、航空、电信等多个行业。他以超过20亿元的个人资产,在当年的《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上排在第70位,成为2005年湖北省的新首富。

同年,从未涉足过航空业的兰世立在武汉创办了东星航空公司。从2008年初开始,东星航空的资金链开始面临危机。在此之后,东星集团经历了一系列的资产抵押、股权转让和官商矛盾的纠纷,兰世立在2009年3月开始被监视居住。同年8月,东星航空被法院裁定破产。兰世立在2010年4月以“逃避追缴所欠税款”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

从湖北首富到阶下囚,从涉足十多个行业到商业帝国倒塌,兰世立在短短五年间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命运。2013年8月,兰世立出狱。而在近期接受媒体访谈时,他又和从前一样激情澎湃和侃侃而谈,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乐观与自信。

兰世立代表了中国一类企业家群体的缩影,他们敢闯、敢想、敢做,能够异于常人地抓住快速发展的中国爆发的各种机会,但也由于自身的倔强和偏执,在做大做强的道路上遇到重重荆棘。

以下为经过编辑的访谈内容:

沃顿知识在线:做过那么多投资,你认为哪个决定对你影响最大?

兰世立:投资东星航空对我的影响最大,可以说把我送上了天堂,又因此下过地狱,但直到现在我对投资航空业仍不后悔。

2005年5月,我拿到民航总局批准筹建东星航空的批文;2006年5月东星航空首航,当年就盈利1000万元,后来发展到9架飞机,分别从武汉,郑州,广州三个基地起飞,2007年也取得了盈利。我聘请了航空业高管来管理机务和运行,我亲自抓市场开发和业务发展。

投资航空提升了我们企业的层次。东星的合作伙伴都是高盛、空客、GE等全球著名公司,这些企业带给你的视野是不一样的。所以,我非但不后悔从事航空业,甚至觉得骄傲和自豪,到今天我还是这样认为。

沃顿知识在线:为什么东星航空当时会破产?

兰世立:宏观环境是谁也无法抵抗的。东星最困难的时候是2008年,当时国际上有金融危机,国内遭遇冰雪灾害,东星集团旗下的三块主要业务——东盛房地产、东星旅游和东星航空——都受到了较大打击。航油在2007到2008年从每桶74美元升到了174美元,而中国的航油当时从每吨接近4000元涨到8000-9000元了。更雪上加霜的是,2008年2月份中国南方雪灾,而我们的大部分飞机在广州。接着就遇到广东、广西的水灾。2月份海南省还发生过霍乱,而我们当时有一半的运量在海南,接下来就是汶川地震,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

关键是还有一个问题,当时我新采购了四架飞机,机组配齐,只等飞起来。但国家相关部门一直没有批复飞机引进,导致四架飞机白白在法国晒了半年太阳。租金照付,机组养着,仅此一项,就烧掉了2亿元。

为了缓解东星航空的资金紧张,2008年,我以东盛地产全部股权质押与融众集团签署了3.15亿元的借款协议,这在当时也是迫不得已的应急措施。之后双方又签署《委托管理合同》和股权转让合同,约定如果两年之内无法还钱,要将东盛房产100%股权转让给融众。但原本约定的3亿元左右的借款至今只拿到8000万,而东盛房产在2008年就被股权变更至融众旗下。

当时,融众集团介绍中国航空集团(简称“中航集团”)与我们洽谈收购东星航空部分股权。到2009年东星航空已经开始恢复盈利,航油价格也降低了一半,房地产也开始复苏,但中航集团要求全额收购,我最终选择了拒绝收购。但之后我就开始被抓,先后经历了长达半年的监视居住、三个月的看守所关押,以及最终以“逃避追缴所欠税款”被判处四年牢狱。东星航空也在被停飞后,于2009年8月被法院裁定破产。

沃顿知识在线:很多人认为你的财务激进策略是造成当时东星困境的主因。你也曾在公开场合上表达过,有一个亿,就要敢做100亿的事情?现在回头看,是否总结了一些惨痛教训?

兰世立:当时我强调的意思是,企业家要敢于做大事。但我在具体财务策略上并不激进,反而算保守。东星航空当时的负债率很低。我在湖北做东星集团18年也是逐渐发展起来的,在很多投资决策之前,我是做过谨慎的市场评估的。东星集团坚持做两三个行业就是为了分散风险,只是在08年,房地产、航空和旅行社业务都受到了影响。

如果说要总结教训,就是我在应对危机时选错了合作伙伴,当时不应该向融众集团借款。

沃顿知识在线:还有人评论是你独断专行的性格导致了当时的局面?你如何看待自己的个性?

兰世立:企业家的不同选择的确是由他的不同性格造成的。我是个积极、认真,求新求异的人。从小就是班长,善于跟人交流,擅长引导他人和渲染气氛。我在读书的时候就争强好胜,希望门门科目考第一,同时也比较随性。这些性格特点不会改变。

的确有很多决策是我一个人在做,但是巴菲特和乔布斯都是这样的,而且取得了巨大成功。民主决策的结果会选择求稳,而错失了更有潜力的商机。我当时的大方向大决策没有失误,只是遇到了错的人。

沃顿知识在线:在这一系列事件后,你认为商人与政府的关系到底该如何处理?遇到矛盾是应该妥协还是对抗?

兰世立:很多人说我不懂处理政商关系。但如果我不懂,也不可能在武汉做企业18年,一步步把东星做大。东星的暂时倒下,只是遇到了个别以权谋私,滥用职权的官员。

民企要讲政治,但是也不能突破底线。我也在反思,以后宁愿少赚点钱,也要离某些人远一点,很多事情有因有果。这几年我也一直在思考,如果当时能妥协,结果是否会更好?我当时也一度妥协过,但实际导致的后果是变本加厉。所以我才有了后续举报袁善腊(当时的武汉常务副市长)、东星集团状告民航中南管理局(下令停飞东星航空)等行动。现在我认为主动应对和更独立的抗争,比妥协更好。我崇尚战争中所说的“进攻是最好的防守”战略。没有绝对的安全,你够强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沃顿知识在线:能否说说您的狱中生活?听说也经历了从愤怒、申诉,到充实的学习和生活的转变?

兰世立:在被监视居住的那半年里,我一度几次病危,当时心跳只有30多,血压降到40多,到最后不能吃喝,靠打盐水和葡萄糖维持生命,曾经半夜送到急救室,抢救了好几次。

那个时候,我在监狱中还写了一封遗书,起码想把真相告诉大家,关于我为什么死,是怎么死的,遗书里也表达了自己不应是破产者和罪犯的委屈。但后来想想四年还是要过,求生欲望还是很强。我也是天生的乐观者,意识到挫折对自己是个好事,不如利用这段时间冷静思考和策划未来。

以前没有时间读书写字,趁着狱中的几年时间看了很多世界名著,我在狱中订阅了20多份报纸,撰写了400多万字。现在部分书稿已经出版成书,剩余的也将陆续出版。为什么写这么多书?如果我不在了,我要告诉大家,我们作为中国最早的民营企业家,这么多年,我做了什么事。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的经历和这些灾难的过程,以及我们给社会留下了什么。

我在监狱中时,王石(万科集团的创始人)来看过我,给了我很多精神上的鼓励,这对我帮助很大。王石说,他代表中国企业家群体来看我。他说,“你的事,公众都知道,你的经历是一种磨难,也是财富。我们都支持你。未来会继续支持你。”

沃顿知识在线:出狱之后做了哪些事情?对未来有什么创业计划?

兰世立:快从监狱出来时,我就想了两条路:第一条,退休养老。第二条,重振东星,超越过去。最后还是选择了后者,因为我以前也没什么爱好,工作就是乐趣,我还年轻,有足够时间精力再努力一把。

出狱后,前段时间我主要在修身养性,拜访好友,环游世界。最近主要在通过法律渠道希望收回被非法侵占的财产,我还陆续开通了微博,微信和qq群,主要也是想亲自尝试体验下新媒体的影响力。

通过跟朋友交谈,我发现自己的思想没落后,反而还很超前,这些也是我提出“超越过去”的底气。目前,我在狱中思考的几个商业项目,有的已经得到了一些商界朋友的肯定,正在进行之中。

今年,我还计划去哈佛、剑桥做做访问学者,感受下学术氛围,这也是我读书时的梦想。年前曾经去剑桥找王石,谈未来和人生,那一周在校园和学术殿堂的感觉很好,以前忙于具体事务,根本没有心情和时间去游学。

沃顿知识在线:选择新行业的标准是什么?你是否还会重新进入航空业?

兰世立:一切皆有可能,我毕竟在航空领域有资源、有经验,所以也不排除未来再进入航空的可能性。

对于未来的计划,我用八个字概括:重振东星,超越过去。现在还不算完全重出江湖,要等项目成熟。至于选择新行业的标准,我比较看好旅游业和一些新兴行业,比如互联网等。而公司原有的技术、地产,旅游等业务还是有大好发展机会。接下来的二次创业,我会充分利用过去的资源,选取与此前有关联性的业务,但也不会简单重复,而是用创新的模式来发展旅游相关产业。不管在资产规模,还是行业地位方面,我的目标是要超越原来的高度。一些企业家朋友也会在投资方面给与我支持。

我是一个比较积极的人,很多不好的东西可以看到另外一面。以前的失败和监狱中的经历不但没有改变我,甚至让我愈挫愈勇,可能比过去更坚强一些,更全面一些,有更好的心态。挫折对人生不一定是坏事,至少让我对未来如何防范风险会有更充分的认识。

(来源:沃顿知识在线)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