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金融掌舵人彭蕾:打败我们自己的一定是从内部

标签:管理热点阿里金融彭蕾

访客:17176  发表于:2014-03-25 09:07:48

【导读】彭蕾的观点是,互联网金融具备双重属性,一个是金融带来的,一个是互联网带来的,前者严谨,后者开放。只有将两者妥善结合,才能真正做好互联网金融,这也是考验决策者和公司智慧的关键。

 阿里金融掌舵人彭蕾:打败我们自己的一定是从内部

阿里小微金融集团,这家在金融领域布局最早、野心最大的互联网巨头,其探路历程,正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充满希望又混沌不清的现状写照。阿里小微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一次危机,想要度过这次危机,无疑比之前都要艰难,因为它的对手不再是互联网公司,而是中国的传统金融势力。

危机来源于两个事件:一是3月13日央行下发文件紧急暂停了支付宝、腾讯的虚拟信用卡产品,以及条码(二维码)支付,二是紧接着四大行通过下调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的方式来「封杀」余额宝。马云说,此时是最艰难也是最骄傲的时刻。

很长时间以来,讲究严密逻辑、高风险控制的金融行业,与追求颠覆性创新的互联网行业之间一直在博弈、平衡,而这两者之间的纠结斗争曾被比喻为一场大象与蚊子的游戏。

在中国,金融业是一个资产总规模超过150万亿元人民币的高管控行业,而互联网在国内发展不足20年,十几家主流互联网公司的年收入总和不及中、农、工、建四大行的任何一家。2012年工商银行的净利润是2387亿元,而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三家净利润总和不过261亿元。

但这场金融游戏的传统规则,在过去几年中,正在被阿里等互联网企业打破。尤其是最近一年来,多家互联网企业以不同方式涉足金融业,多年的圈内循环正在被撕开口子。

而在2013年3月7日,阿里公告称,将筹备成立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这将是一家完全独立于阿里巴巴之外的集团,也是中国第一家大型互联网金融服务集团。该集团体系庞大,拥有包括小额贷款、担保、支付业务、金融零售业务(在线保险+理财)在内的四大核心业务,产品有支付宝、余额宝、集分宝、网商贷、信用贷等。除此之外,集团还覆盖众安在线、天弘基金、浙江小贷在内的三大控股公司以及20余个子公司。

阿里金融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历程的一个清晰缩影,其在多项创新业务上都是第一个吃螃蟹者,它在不断试探政策底线、触碰金融红线,这一过程同时说明:即使在管控严密的金融行业,也没有不可逾越的垄断。

但是,这场颠覆者与被颠覆者之间的战争,如今越来越变数无穷,规模庞大。

我在2013年底的时候采访过彭蕾,她是阿里巴巴整个金融业务的最高负责人,当时是余额宝最火的时候,整个互联网界都在欢庆终于找到了互联网和金融结合的新方向。在采访中,彭蕾反复强调的一个观点是:阿里是「一不小心」碰触了传统金融,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传统金融充满敬畏。她认为,在严苛管制和金融创新之间,阿里是平衡的最好的一家公司。

彭蕾的观点是,互联网金融具备双重属性,一个是金融带来的,一个是互联网带来的,前者严谨,后者开放。只有将两者妥善结合,才能真正做好互联网金融,这也是考验决策者和公司智慧的关键。

如今,四大行的做法(四大行下调快捷支付),无疑是强调了互联网金融的金融属性,突出了它的风险性。而我的观点是,开放应是未来的主流,央行所做的事情,过线了。

那么,在严苛管制和金融创新之间,阿里金融的掌舵人彭蕾到底是如何想?如何做的?她和马云,到底想把小微金服集团打造成一个怎样的大型集团?

+++++++++++++++++++++++++++++++++++++++++++++++++++++

以下是访谈节选(《财经》杂志对话彭蕾):

《财经》:从2010年1月起您就任支付宝CEO,至今已有47个月,您认为您给这家公司带来了什么变化?

彭:在这里,我算是外行领导内行,我在公司的口头禅是;我要问一个愚蠢的问题。我认为自己最大的价值是,衡量我们的工作有没有偏离底线,如何给用户带来好的价值和体验。第二个价值则是,我们组建了一个特别棒的团队。

《财经》:目前阿里金融覆盖了支付、小贷、担保、理财、保险五大块业务,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业务架构?

彭:我特别胸无大志,现在互联网金融很热,但我感兴趣的就是1块钱2块钱,远远超过我们现在想构建什么。

支付宝在9年前成立,当时我在阿里集团做了5年HR,对于支付宝为什么要成立单独公司,我是公司最不能理解的人之一,毕竟,只要为淘宝服务就好了。但是当我们的服务对象从淘宝走到淘外,我们的业务也开始慢慢跟着用户走。比如最早,支付宝只是提供担保交易。但时间久了之后,就有人问,把钱放到支付宝中为什么不给利息?但我们不是银行,那么,如何能让支付宝用户的钱有相对合理和安全的理财通道。余额宝构想就是从此来。

《财经》:那为什么今天才开始做?

彭:余额宝规划了1年时间,水到渠成我们才会推出。比如我们发布乐业宝,为淘宝1200万就业人群提供医疗保障。我们希望把金融的门槛降到最低,永远往下半身去。

《财经》:余额宝被认为是互联网对传统金融的真正颠覆性产品,余额宝之后,你认为下一个金融产品创新会发生在哪儿?

彭:我现在最关注的是乐业宝,还有火车票。我们想的永远是海量的小微的消费者、小商户,他们的小需求我们有没有办法满足,可以满足到什么程度。

《财经》:您的意思是,阿里金融的逻辑是根据互联网的需求和用户体验去延展业务,而不会主动去设计产品。

彭:是的,我们绝对不会为了做金融而金融。我们小额贷款和余额宝都是控制在100万,我们不做大,因为这有违互联网精神。

《财经》:阿里为何要成立一个金融集团而非一个单独的金融服务公司?

彭:我们强调的是金融服务集团,注意,是服务,我们和金融控股集团不一样,也和财团不一样。我们立足服务,服务背后是小而美。我们面对的都是屌丝用户,想的就是小的事情。

《财经》:你反复强调,小微金服的核心是“服务”,可是你们入股天弘基金,你们开始自己做基金了,这和单纯的“服务”理念是冲突的。

彭:入股天弘是没有办法的选择,他们和我们的账户底层价值捆绑的太紧密了。

《财经》:您所期望建造的小微金服的生态系统是什么?

彭:包括海量用户,应用场景,(淘宝、外部商户)、合作伙伴(银行、基金)、监管部门。

《财经》:在构建这个生态系统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彭:我们的脚一不小心伸到金融这个领域,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金融充满敬畏。 你不得不承认,互联网不过20年时间,你不能完全用互联网方式去做金融,也不能用金融泯灭互联网的开放创新。所以我们最大的挑战,是找到平衡点。我们从不回避政府风险,我们愿意在传统金融身上做很多功课。

《财经》:小微金融集团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

彭:我胸无大志,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情。我们没有对资金的饥渴,因为那是金融集团的理念,而不是金融服务的理念。

我们的使命是让信用等于财富。前两年我听到一个八卦,杭州广发行行长,退休了去办信用卡白金卡,结果被拒绝,理由是退休人员,收入不稳定。这个故事让我去思考:对于个体,我们可以给予的金融服务是什么?

《财经》:现在银行开始涉足互联网金融,腾讯、百度也在涉足金融,那么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彭:我们用十年时间,建立了用户和商户的信用体系,真金白银,都在这里,这就是数据的力量,也是我们最大的优势。第二点,我们的团队是将互联网和金融这两种神经分裂的事情,融合的最好的一家公司。

《财经》:金融领域是中国壁垒最高,最为封闭,监管最为严苛的领域,您如何来平衡金融创新和政府监管?

彭:如果纯粹为了监管方便,企业没一件事情可以做。但我们做了担保交易、快捷交易、支付宝预付费卡、无线支付、余额宝,我们用结果来反证。在中国,政府对金融创新的容忍度是越来越高,所以我们有机会做创新的事情,所以我们有了余额宝。你看三中全会公告,我们的机会很大。如何对金融进行创新,这个谁都不缺,但是如何去防范金融风险,这个才是我们未来要考虑的。

《财经》:和传统金融结构的碰撞,让你影响深刻的例子。

彭:过去和银行打交道多,今年开始和保险、基金打交道多,都还不错。除了前段时间,媒体过度解读我们和银联矛盾的事情。我见到银联的朋友说,现在我们都变成被动方。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对立。

《财经》:什么因素可以让一家已经具备体量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土崩瓦解?政策可以吗?

彭:打败我们自己的一定是从内部。我说过,我们是把互联网和金融,把两个神经分裂的特质,融合最好的一家公司。你要知道,你兼顾了金融的安全,就兼顾不了良好的用户体验,你兼顾了金融的稳妥性,就很难兼顾互联网的流动性,你要金融的严谨,就难免违背互联网的开放性。如何平衡?不是每一家公司都可以做到的。复杂的图景下,你还要落实到执行层面,你怎么去平衡,这是一个一直伴随的问题。

《财经》:怪不得很多支付宝员工说,支付宝最大的文化是纠结。

彭:我们是纠结,但我们是纠结到一定程度,就不纠结了。我们的底线是什么?我们要是不纠结,随便做一个决定,那我们分分种就死掉了。我们纠结,纠结了半年,还是死掉。所以,该做决定还要出手。

比如,我们上新的业务,业务需求方,和我们的合规、风控部门,那是吵起来很厉害。我今天最怕不是你们吵,而是你们不吵,不吵的话我心里会很慌。

《财经》:小微金服之前是基于阿里平台来发展,而如今我们成立独立集团,独立运营,我们有独立生存和盈利的能力吗?如果淘宝有一天开放,小微金服怎么办?

彭:淘宝总有一天会开放。我来支付宝第一天,就让我们的团队去思考一个问题:淘宝开放了怎么办?而现在我们有信心,因为服务这么大体量的合作伙伴不是谁都能干的。我们建立了一个技术和安全的壁垒。

同时,脱离阿里集团独立生存盈利,这是必须要的。因为这是两家完全不一样的公司。我们和淘宝亲兄弟明算账,目前淘宝是我们收入最大的贡献,但是未来这个占比会下降。

我们也在积极向淘外拓展,目前,支付宝来自淘外的业务量已经远远超过于淘宝。

《财经》:阿里金融五块业务,目前哪几块盈利了?

彭:目前没有独立核算,算得是总账,没有算分账。

《财经》:有人质疑,目前阿里小贷所有的数据都是基于淘宝,小微金服所谓的大数据不过是单一网站的数据,称不上大数据,而且,这给小贷业务向淘外拓展带来了限制。你怎么看?

彭:所以我们现在只是对淘宝和天猫的商家贷款。在没有找到好的方法前,我们不会把小贷的应用场景拓展到其它领域。未来有可能拓展,但取决于我们对于风险和数据的把控。如果我们要走出淘系,怎么做?不一定自己做,可能和合作伙伴合作。

《财经》:小微金服集团从2013年3月开始筹备,为什么现在还未正式成立?

彭:主要是为了确定大的战略投资主体,目前还有细节问题没有拟定,我们的战略合作方已经差不多确定了,人数不会太少。

《财经》:60%股份给予外部投资者,是不是说明我们对强势资本的渴求?

彭:对于外部投资者,我们看重的是他对行业的理解、对我们方向的认同以及自身水平。

《财经》:集团目前涵盖多个子公司,未来将如何处理股权问题?

彭:支付宝、众安在线、天弘等公司都会被打包进集团。小微金服的股权是清晰透明的。

《财经》:小微金服的上市规划是什么?

彭:现在孩子都没生,怎么就会考虑他上什么学校了?上市不是十年也是八年,我们内部是有隐形的线,但是现在不在我们考虑范围内。

《财经》:在阿里巴巴集团,控制权问题一直是马云的心病。如果未来在小微金服,用60%股权引入外部投资者,是否考虑过控制权隐忧?

彭:没想过。当年的支付宝事件,外界都说我们是为了把控制权抓在手里。他们不知道,权力越大,责任也越大。

和考虑控制权相比,我们现在更关心把股权梳理清楚。我们决定先把40%股票分给员工,原因是当年我在阿里巴巴集团当CPO,马云和董事会最大的分歧就是每年给员工的奖励和期权,每年虎口拔牙,非常痛苦。这是他和董事会吵架最多的。所以我们这次决心先把股权拿出来,一劳永逸。

再说一句,互联网金融是一个生态系统,我们不希望变成一个单一的,倾向性的系统。金融是封闭的,但是互联网是开放的。所以我们希望我们的股权设计也是如此。

《财经》:您2012年曾在内部感叹,支付宝诞生于互联网,但您越来越恐惧支付宝泯灭了互联网精神,变得越来越封闭。如今,阿里通过淘宝屏蔽微信二维码,关闭手机淘宝的微信通道。您当时的担心是否正在变为现实?

彭:开放和封闭,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在思考。但是我们做任何开放,都是以安全为前提,跳出体系不走担保交易,风险就会发生。比如现在,外链不安全,整个交易体系不在我们这里,我们不得不采取措施。就像当年,我们不建议卖家和买家在QQ沟通,而建议在阿里旺旺沟通一样,因为在旺旺你可以保留聊天记录以维护权益。

《财经》:互联网金融的核心就是数据和开放。我们认为互联网公司之间,互联网和银行之间,未来一定程度的数据开放、共享是必然的。

彭:数据交换很必要,但这是一个共享,而不是单方面的输出。如果微信愿意,我们为什么会不愿意和他们合作呢?

(来源:钛媒体,作者:宋玮)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江海鸣 打败我们自己的一定是来自内部的力量,这话很有深意呀

      回复[0] 2014/03/25 14:10

    1. 龙兵华 在政策面前,阿里的回音显得真是非常弱呀

      回复[0] 2014/03/25 13:45

    1. 贺龙华 互联网金融具备双重属性,一个是金融带来的,一个是互联网带来的,前者严谨,后者开放。只有将两者妥善结合,才能真正做好互联网金融。确实是这样的,金融业务是体,互联网只是用,说穿了就是一种手段,一定要服务于业务

      回复[0] 2014/03/25 13:30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