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中心冷思考:是刚需还是羊群效应?

标签:技术前沿数据中心

访客:21855  发表于:2012-05-08 10:03:51

自2011年开始,各地政府、企业、运营商兴建大型云计算数据中心的消息不绝于耳。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我国各地政府投资建设成规模的云计算中心超过10个。与此同时,不少地方政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建设,或者制定规划。

“云计算被认为是当前信息产业发展的制高点。谁占住了云计算,谁就抓住了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先机,谁就抢得了招商引资、刺激地方经济发展的商机。因此,越来越多的政府上马建设数据中心。”一位业内专家向记者分析了政府兴建云计算数据中心的初衷。

这让人不禁联想起物联网在我国初期发展时的场景。2009年,无锡建成全国第一个物联网产业园,随后,北京、杭州、广州、上海乃至廊坊等地方政府纷纷表示要大力推进物联网发展。

一时间,物联网产业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而各地政府更是乐观估计物联网产业园的产值,甚至有人预测十年后其物联网产业销售额将超过1000亿元。然而结果却是大楼林立,空无实际项目或产业,沦为政府的“形象工程”。

因此,面对云计算数据中心的大规模建设,不少专家担心物联网发展初期的场景将再次发生。据了解,目前,我国非经营性数据中心的空置率已经接近40%。“从云计算的发展速度来看,目前的数据中心资源已经足够利用,重复建设,只会造成资源浪费。”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不过,同时有人指出,现有数据中心规模过小,不足以支撑云计算发展的需求。中国IDC圈总经理黄超介绍,中国现有的数据中心约占世界数量的12%,但超过500个机架的大型数据中心仅占全球大型数据中心的5%,美国的这一数据是50%。

一时间,“是刚需还是盲目跟风?”成为围绕云计算数据中心发展的探讨热点。

冷思考一 是刚性需求还是盲目跟风?

背景:云计算浪潮之下,为抢占云计算发展先机,刺激地方经济发展,政府纷纷上马数据中心,一时间数据中心进入建设热潮期。

根据Gartner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年底,我国各类数据中心总量约43万个,可容纳服务器共约500万台。而来自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年底,我国经营性数据中心机房921个,面积约88万平米,机柜数约17.7万个,可容纳服务器约200万台。

随着云计算的快速发展,未来5年我国对数据中心流量处理能力的需求将增长7-10倍,数据中心机房面积需要再翻一番才能满足云计算发展的需求。 因此,为抢占云计算发展先机,各地政府纷纷兴建大规模的云计算数据中心,或者紧锣密鼓地制定建设规划。北京、广州、上海、重庆等城市都声称要在“十二五”期间打造亚洲或世界最大的数据中心。

■专家建议

政府更应该发挥政策引导作用,制订规范和标准,而数据中心建设则让企业根据市场需求大胆推进。

——云计算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 李德毅

数据中心建设不能只追求规模,更应避免低层的重复建设和盲目规划。

——云计算专家委员会委员会委员 刘鹏

冷思考二 如何合理规划和建设数据中心?

背景:数据中心作为云计算的基础,不可或缺,但我们不能一味地追求数据中心的量和规模,必须统筹规划,循序渐进。

目前,在美国已经开始由政府主导,统筹规划,合理的建设数据中心。第一步便是整合,将全国2000个数据中心减为1200个,同时适当扩大每个数据中心的规模,根据云计算的需求进行资源整合。

这对我国的数据中心建设提供了借鉴经验。我国正处于数据中心快速发展时期,政府需要以云计算为准轴进行顶层规划,避免重复建设。

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教授陈文光建议,各地政府应从实际出发,切忌一哄而上。

同时,建设数据中心应综合考虑当地的气候状况及基础设施条件,一方面选择温度较低的地区建设数据中心,减少数据中心对电能的依赖;另一方面,互联网基础设施、高新技术人才等因素也是必须考虑的问题。

此外,他指出,政府或企业在数据中心建设过程中,应做到守法经营,不能擅自更改土地用途,防止云计算中心成为云房地产。

日前,工信部下发《通信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指出应综合考虑能源供给、地域环境、网络支撑、人才储备、安全保障等因素,合理布局数据中心、云计算中心、CDN等互联网应用基础设施。积极发展云计算服务。统筹云计算基础设施布局,鼓励企业整合资源,共享共建云计算基础设施。

目前,数据中心已经成为耗能大户。根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2009年所做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2009年我国服务器保有量约为366万台,服务器总耗电量约132亿kWh,数据中心总耗电量约364亿kWh,约占当年全国电力消耗总量的1%。

“如果我国数据中心保持当前的能效水平,服务器的平均功耗保持当前增速,2015年我国数据中心能耗将达到1000亿kWh左右,相当于三峡电站一年的发电量;2020年将超过2500亿kWh,或将超过当前全球数据中心的能耗总量。”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效率中心主任郁聪表示。

《通信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提出,新建大型云计算数据中心的PUE值应达到1.5以下。

因此,绿色数据中心建设显得尤为迫切。目前,很多企业选择在地方偏远、温度寒冷的地方建设数据中心,最大限度的降低其对能源的消耗。

郁聪也建议,政府应开展数据中心优化布局试点。通过地区规划、行业发展指导意见、电价优惠、税收优惠等措施,引导现有部分数据中心和新增数据中心向西部和北部适宜的地区布局。

此外,郁聪建议,建设数据中心应该贯彻执行数据中心能效相关标准。其次,建立数据中心能效检测和标识机制。第三,加强数据中心节能技术的研发、示范和推广。

目前,设备商已经推出多项数据中心节能产品或解决方案,利于政府建设绿色数据中心,政府应在建设中纳入多种节能技术。

■专家建议

政府应开展数据中心优化布局试点。通过地区规划、行业发展指导意见、电价优惠、税收优惠等措施,引导现有部分数据中心和新增数据中心向西部和北部适宜的地区布局。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效率中心主任 郁聪

各地政府应从实际出发,切忌一哄而上。综合考虑当地气候状况、基础设施条件以及互联网基础设施、高新技术人才等因素。而且政府应做到守法经营,不能擅自更改土地用途,防止云计算中心成为云房地产。

——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教授 陈文光

冷思考三 离岸数据中心是否可取,如何发展?

背景:在云数据中心大规模建设的同时,有政府提出要建设离岸云数据中心,刺激当地云计算的快速发展。 在重庆,有着这么一个特别的区域,闲人一律免进。只有通过最严格的安检措施,工作人员才可以进入。它的外围,是由绿色植物和铁栅栏组成的厚厚围墙。在围墙之上,是密集的监控摄像头。

其实,这只是重庆建立的一个“云计算特区”,亦是中国唯一一个“离岸数据中心”。据了解,高墙内数据中心与国内互联网物理隔离,不经防火墙长城,通过专用光缆直接连接国际互联网。外商在这个“云特区”开展离岸数据业务。

截至目前,中国的离岸数据中心历史几乎为空白,欧美地区的数据处理外包业务,40%在日本,60%在新加坡、中国香港、印度和马来西亚等地。

但是,随着经济全球化进入全新的发展阶段,全球产业转移的趋势从制造业向服务业延伸,外包成为服务业全球化发展的重要趋势。我国部分地方政府也希望借助建设离岸数据中心来承接国际服务外包业务转移,加快地方经济转型、推进产业结构调整。

特别是在云数据中心大规模建设的同时,有政府提出要建设离岸云数据中心,刺激当地云计算的快速发展。

由于企业开展离岸数据中心业务的目的是为实现全球服务的一致性,这对监管政策有特殊需求,因此在不少专家看来,建设离岸数据中心会给我国带来一定的安全风险,主要为信息安全、业务安全、网络安全。

而这三种安全风险随着离岸数据中心的业务模式不同而有所不同。来自电信研究院的专家认为,离岸数据中心主要有七种业务模式,一是IDC类业务,即离岸数据中心运营者对外提供IDC类业务,如机房出租、机架出租等,便于租用资源的企业面向最终用户提供各种服务;二是企业自用数据中心,即离岸数据中心只对企业内部员工提供服务,用于企业内部办公、产品研发、数据安全备份;三是企业后台数据处理中心,即离岸数据中心不直接面向用户,只响应前台服务器提交过来的计算、存储任务;四是服务外包平台,即企业利用离岸数据中心建立软件开发测试等,承接各种国际服务外包业务等;五是互联网业务提供点,即企业通过离岸数据中心向互联网用户直接提供服务,如新闻、BBS等;六是云计算服务提供(SaaS)点,即企业利用全球部署的数据中心,采用云计算技术,向用户提供应用层软件服务;七是云计算服务提供(PaaS、IaaS)点,即企业利用全球部署的数据中心,采用云计算技术,向用户提供基础层或平台层的服务。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规划设计研究所副所长鲁春丛指出,离岸数据中心业务开放与否要综合考虑国家安全和经济发展两方面因素,在制定相对完善的安全保障方案前提下,建议采用优先试点、分步开放的原则,选择1~2个试点。而且由于从一到七模式风险逐渐提高,可在开放业务模式一、二、三、四的基础上,尝试模式五、六,待积累一定经验后开放模式七。

在不少地方政府看来,数据中心作为云计算发展的基础,规模建设是刚性需求。然而,不同于传统的数据中心,这些云计算数据中心规模庞大,号称可以承载数百万台服务器,而一次性投资也需要千万元人民币乃至上亿元。

而后期的运营成本则更为昂贵。统计数据显示,一台云计算服务器一年消耗约5000元的电费,运营一个装载100万台服务器的云计算中心,仅电费一项支出就是50亿元,显然将使得紧张的能源形势更为严峻。

而且,按照我国云计算的发展速度来看,如此庞大的数据中心将存在巨大的资源浪费问题。中国计算机用户协会机房设备应用分会高级工程师宋家雨说:”我们建设云计算数据中心,不仅仅要有Center,更要有Data。“

在专家看来,我国云计算数据中心已经陷入一种“盲目无序”的建设状态。 中国工程院院士、云计算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李德毅指出,“不少地方政府虽然将云计算定义为战略性新兴产业,但依然是采用原始的征地、盖房子和招商引资,将云计算搞成第二个房地产。在产业政策引导错误的情况下,政府不作为甚至比作为更好。”

因此,在他看来,政府更应该发挥政策引导作用,制订规范和标准,而数据中心建设则让企业根据市场需求大胆推进。

云计算专家委员会委员会委员刘鹏亦指出,数据中心建设不能只追求规模,更应避免低层次的重复建设和盲目规划。

■专家建议

离岸数据中心业务开放与否要综合考虑国家安全和经济发展两方面因素,在制定相对完善的安全保障方案前提下,建议采用优先试点、分步开放的原则,选择1~2个试点。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规划设计研究所副所长 鲁春丛

■名词解释

什么是离岸数据中心?

目前我国电信业务分类目录中没有定义离岸数据中心业务,根据地方建设离岸数据中心的诉求,来自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的专家认为离岸数据中心业务的定义应包含以下5点:

服务场所:在特定区域内(具备“境内关外”特点)利用相应的机房设施。

服务对象:只对境外用户(包括企业用户和个人用户)提供服务。

服务提供企业:经营数据中心的企业以及入驻数据中心的企业可为外资,但必须在我国境内注册,并符合相关规定。

服务内容信息:在保障国家安全的前提下,离岸数据中心内信息来去自由。

网络连接:离岸数据中心网络在境内应与国内网络采取严格的物理隔离措施。

来源:通信产业报 作者:逄丹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