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图2014:金融云计算的那点儿事(长沙银行篇)

标签:大数据云计算技术模式

访客:63431  发表于:2014-03-08 22:26:03


【编者说】继《云图2014:金融云计算的那点儿事(交行篇)》、《云图2014:金融云计算的那点儿事(光大篇)》后,今天为大家奉上的是长沙银行篇。


2006年,天边飘来一朵云,为IT业带来一场革命。

在金融领域,它所带来的变革,同样牵动人心。由德国储蓄银行所推进的内部私有云平台,完美地支持了旗下478个法人机构,2万多网点的业务运营;而澳洲西太平洋银行,甚至已经实现内部管理业务的云服务外包。在国内,山东城商行联盟参照德国模式,已实现山东省内十多家城市商业银行的信息化接入;中国建设银行实现了云计算在金融生产环境的深度应用……

不难发现,由于各家银行的发展阶段不同、关注焦点不一,国内银行科技部门对云计算的认识与接受程度也不尽相同,而这无关乎技术,也无关乎规模。笔者希望通过对各种不同规模的银行云计算应用实施和技术路径的勾勒,逐渐描绘出一个银行业“云图”的真实生态圈。


长沙银行:“小”而“美”的技术路径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城市商业银行的崛起,无疑是我国金融体制改革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也奠定了目前全国100余家城市商业银行的主体。

由城市信用社改制而来的城市商业银行不仅一举摘掉了管理不规范、经营水平低下、资产质量差等多顶帽子,更在完善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促进地方经济发展、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在信息科技领域所涌现出的创新力量也为其最终成为中国金融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方力量增添了一笔亮色。


“小”而“美”初现

“科技的成功是城商行成立初期脱颖而出的关键。”回顾往昔,现任长沙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的阳青松不无感慨。作为原信息科技部的一名“老兵”,十余年信息科技部的工作经验,使得他的“科技”烙印格外浓厚。

回顾九十年代中期,城市信用社IT系统迥异、技术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十分普遍。如何统一数据、加强管理成为内部治理的关键。随着整合的持续,科技进程不断加速,第一代银行核心系统迅速上线,并就此拉开了银行系统数据大集中项目的序幕。

与大多数城商行的技术路径类似,长沙银行的信息科技也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过程。尤其是第一阶段数据大集中项目的开展,极大地解决了技术力量分散、管理水平不平衡等问题,解放了内部生产力和对外客户服务的能力。与此同时,以客户为中心的综合柜员制改造也提上日程,原先以会计、出纳分柜划分业务的模式基本废止,客户满意度大幅提升。

可以说,数据大集中、综合柜员制的同时开展成为城商行前期“小”而“美”的关键。以长沙银行为例,项目实施后不久,其存款就由最初的20多亿,迅速扩容达到100亿,用户口碑直线上升。

作为新上线的第一代核心系统,一柜制无疑是其中最大的亮点,但由于业务、管理不分家,城商行在发展方面仍然面临着诸多的问题,比如支行间的业务无法互通,A支行客户甚至无法在B支行办理业务。事实上,管理、业务不分离的情况,仅从第一代核心系统的名字上——综合业务系统,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所谓综合业务系统,就是既包含对外业务也包含内部管理的系统,所有内部的办公、国际结算、权限审批以及贷款流程审批都在这个系统内运行。由于所有的核心业务都集中于综合业务系统内,小规模的业务还比较易于管理,但随着城商行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交易压力逐渐提升,如此庞杂的业务系统已经不能负荷业务管理的发展需要。因而,如何将核心业务系统剥离,成为诸多城商行开始考虑的问题。

同时,随着一柜制的发展,问题也在逐步显现。曾给用户带来极大便利的一柜制,尽管在外部感官上实现了统一,但是内部的统一并未完成。以对内的IT系统为例,其中90%的数据仍然与业务无关,多是内部通兑的数据。而这,也就促成了以客户号为中心的第二代核心系统的升级。

2004年5月1日,长沙银行新系统上线,管理系统从原有的综合业务系统中剥离,基本达成了长沙银行第二阶段全行一本账、管理业务分离的目标。随着新一代核心业务系统的“瘦身”,内部拆借不再走客户系统,银行内部的通兑问题也逐步解决,系统效率大幅上升。


寻道“互联网”

2011年,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公司迎来一批共同的“客人”,这批访客不是别人,正是时任信息科技部总经理的阳青松一行人。他们究竟来干什么,为什么来?都成为盘旋在众人心头的疑问。

原来,在尝到管理业务分离的甜头儿后,长沙银行前进的步伐并未停止,在他们看来不仅管理业务需要分离,就是核心业务系统本身也需要进行一项大的瘦身工程,以银行业务为例,卡业务、存款业务、贷款业务、国际业务、中间业务等种类纷繁复杂,多种类型的不同业务,不仅对外渠道不同,系统服务的要求也各有千秋。核心系统的“瘦身”,也就意味着核心业务上的不同业务模块需要进行分割、独立,建立一个内部的核心服务群。

与此同时,随着电子渠道等爆炸式的增长,城商行系统的扩容需求也日益增大。但原有垂直扩容的方式,系统的压力并不能得到分散。如何在每年交易量增长的情况下,应对扩容限制的问题,也成为长沙银行未来发展的瓶颈所在。

带着这一业务构想,长沙银行不仅进行了专业咨询,还参观了腾讯、阿里在内的众多互联网企业和金融机构,并最终确定了高弹性、高稳定、低成本的核心价值观。

事实上,“两高一低”的战略构想投射在技术领域就是云计算。而互联网企业的参观之旅,也确实坚定了长沙银行私有云建设的决心。

“这些互联网企业的模式的确很先进!”作为那次探访活动的一员,虽然时隔3年,小何(化名)仍然对活动细节记忆犹新,“与银行相比,这些互联网企业的交易量还要更大,但基本没用到小型机、高端设备等,主要以普通的PC、刀片为主,而且可以通过采用分布式的计算,将压力分散到很多台机器上。这样就算某个机器出故障也不会影响整体的运行。”

经过一番考察,长沙银行核心群的私有云建设正式开启。第一步是做集群架构的弹性,通过核心业务系统的逐步剥离、逐步迁移实现云化。而剥离后的系统,也不用再通过核心系统,而是走综合前置系统。按照两高一低策略设计的综合前置系统,负责接入各种各样的业务系统、渠道系统,并与核心系统进行账面的对接,是一个可扩展、易加载的企业服务总线(ESB)。

“如果按以前传统的思维,大数据和大项目迁移的问题,基本很难完成,但是在现有的这个框架下面,项目成本和项目风险非常低。因为它是逐步剥离,逐步云化的一个平滑迁移过程,而不是像以前那种革命式的迁移。”私有云项目的资深工程师告诉记者,现在核心系统的模式并没有做大的改变,只是它里边的业务剥离出来以后形成了新的系统,并按照分布式的方式去部署而已。

不仅如此,由于选用的是X86架构,基本不受IT供应商的制约,选择范围更大,成本降低,一些核心系统原来做不到的功能现在都可以实现。

“硬件没有原来好了,效率却比原来还高。换句现在流行的话说,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去IOE’!”小何笑言。

其实,长沙银行距离真正的去IOE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不难发现,他们在采购方式、IT厂商的选择上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正是他们不断期许的那一种。

笔者:王燕子 新金融世界记者 欢迎加微信号(xinjrong)拍砖,提供新闻线索!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