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对话Marck:视频雕塑,15年使用寿命的艺术藏品

标签:文化艺术数码生命有限寿命

访客:28977  发表于:2014-03-05 04:11:58

【导读】与我们认知的“永恒”相比,数码化的生命是否比起传统的生命存在形式,更加脆弱和容易消亡?数码时代的任何事物,是否更经受不起永恒的考验?

视频雕塑:15年使用寿命的艺术藏品   

瑞士艺术家Marck通过身体雕塑、装置、影像与电视相结合的方式,把土耳其浴女“雕塑”到了LCD液晶电视里,但这种“数码化的生命”也让它的购买者感受到了新的冲击:理论上来说,从购买之日起的15年左右,他们就必须做出一个新的决定,要么重新把作品拿去修理,要么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再也不是那件艺术品——因为这块液晶屏幕的寿命只有15年。

一袭长发、身 着泳装,一个婀娜女子在小于她身体的蔚蓝色的泳池中,先游向泳池的左侧,又游向另一侧,留给众人一个俏丽的背影。一个腾跃入水,回到最初出水的地方,凝视、微笑,开始另一个循环。这是出现在巴黎艺术展上的一件作品——《土耳其浴女》。

它不是雕塑,也不是视频,而是一个崭新的艺术形式——视频雕塑,作品的设计师是瑞士人Marck。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有美国的先锋艺术家尝试从自然和文化以及生活中提取元素,通过身体雕塑、装置、影像与电视相结合的方式,表现一个艺术主题,比较知名的作品有白南准的Music/Electronic Television和久保田成子的《裸女步下楼梯二号》。他们的作品常常会演绎一个大众熟悉的经典主题,但表现方式上的不同顿时让观众感到耳目一新。

描绘《土耳其浴女》最出名的是十九世纪的法国画家安格尔,但到了Marck手上,同样的主题却说起了一个不同的故事:浴池就像生活的疆域,温暖而舒适,有清晰的边界并界定了自由活动的空间。浴女可以将活动的范围伸展到“四周”,翻转也非常自如,但看似的“非常自由”实际上有着自由的范畴,存在着很多的限制,那个浴女永远不可能跳出生活给她设下的框框。

有人说,雕塑是艺术家与空间的三维互动:占据空间、与空间产生关联并影响他人对这个空间的认知。以前空间被大理石或者其他材料凝固了,而现在电视里面播放的视频就像尚未雕琢过的大理石,等待着被艺术家塑造出空间和被他人所感知。虽然在上世纪有过一阵繁荣,但视频雕塑大部分时间还处在一个不温不火的状态。直到这几年,视频雕塑从一个非常“小众”的先锋艺术形式,真正地开始逐渐被大众所发现、了解,一些当代艺术家尝试在LED液晶电视上进行更加前卫的创作,Marck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在Marck这里,视频雕塑不是简单地把雕塑和视频结合起来。早年他玩转电影和录像装置,并且在艺术创作、多媒体演出领域有着二十多年的积累,让他投身视频雕塑的真正原因是对传统的厌恶和叛逆。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时候,Marck曾经在苏黎世组织过一个录像装置俱乐部,但一年之后玩下来让他对那些所谓的“当代”录像艺术感到非常失望,电视上播放几段录像似乎就成为了一种造型艺术。他不甘心,非常希望划出自己的空间,与其他使用电视的“老旧”艺术手法形成区分。

在这种想法的促使下,他从“解构”电视开始着手——用自己的艺术作品去号召打破内容和屏幕之间的边界,让电视本身也投射出讯息,成为表达内容的一部分。所以展览上Marck作品的载体尽管也是液晶屏幕,但是他的屏幕会根据视频雕塑需要展示的内容重新设计、制作,比如《土耳其浴女》中,他就在屏幕中做出了一个框,代表浴女遇到的障碍和限制。有些作品中,他还会让水从液晶屏幕上倾泻而下,或在液晶屏幕上钉上钢钉。在他那里,液晶屏幕代表的电子技术也成为了一种新的艺术元素,既是手段,也是目的。

Marck的创作非常关注人类以及他们的情感,尤其是选择女性和她们的身体作为叙述的内容。不仅有《土耳其浴女》这样表现自由遭遇限制的作品,也有表现女性穿越“荆棘”、被钉上十字架的创作。

不管哪一幅,这些女性都被禁锢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象征着妇女感知到的社会提供给她们的空间。不过他不是消极的,他从男性的视角看到了女性的努力,在社会提供的狭窄空间里游刃有余,试图去打破那个小匣子。他最早的一副作品也是表现一名女性脱下穿在身上的圣母玛利亚的服装,做出自由的动作,改变别人认知中的那个女性形象。

不过Marck并不希望把自己看作一名纯粹的女权主义者,而只是把他对社会的观察从女性的角度加以表达,不是去提供问题的答案或者进行某些解释,而是希望激发观者的问题与思考,打破思想上的种种限制,变得更加自由。

2007年,他的视频雕塑因为独创性而在巴塞尔Lichtfeld艺术展引起巨大轰动,之后其作品开始出现在世界各地进行巡展,纽约、迈阿密、伊斯坦布尔、首尔、巴塞尔、伦敦、慕尼黑、维也纳、博洛尼亚和林茨,都获得了非常强烈的反响,包括美国波士顿博物馆、首尔斗山艺术中心在内的很多现代艺术中心都希望能收藏他的作品。

这次巴黎艺术展上,《土耳其浴女》亮相第一天,作品就已经被私人买家买走,售价高达五万多欧,不过前来询价的人依然络绎不绝,最后展览方只好在作品旁边直接写上了“已出售”。

不过与一般艺术作品不同的是,只要精心的保养可以一直收藏、传承下去,Marck也让他的作品购买者感到新的冲击:理论上来说,从购买之日起的15年左右,他们就必须做出一个新的决定,要么重新把作品拿去修理,要么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再也不是那件艺术品,因为这块液晶屏幕的寿命只有15年。

视频雕塑:15年使用寿命的艺术藏品

记者:你为什么会想到去创作视频雕塑,它对你而言最具有吸引力的地方在哪里?

Marck:做视频雕塑是我的一个梦想。电影提供了一种非静态的叙述方式,而物体和雕塑提供的设计感特别吸引我。所以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把这两种媒介结合起来。在视频里,我能凝固住雕塑的美,并且在内容表现上更加丰富。而且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现在视频艺术太过商业化,人们对商业的关注超过了艺术本身,所以我有了这个新的想法。最初的几年我就一边做商业的视频项目,一边为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而努力。开始的几个作品完全是做给自己的,还使用了展览之后用下来的回收材料,根本没有想过去商业化,也没有想到过开画廊。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循环播放这些动作,这对观者来说会不会在长时间观看显得十分乏味?

Marck:内容应当留给观众进行自我解读的空间。视频的目的不是叙述一个故事,而且激发观众的情绪,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真的会很乏味。这和重复看一部电影一百遍不一样,它用自己的方式讲故事,而且随着观众的心情起伏和状况变化,每一次看起来都不一样。我的视频雕塑是观众脑海中一部个人电影的片头,更多的故事需要他们自己慢慢思考去完成。

记者:这些作品理论上的寿命只有十五年,然后就需要修理更换显示屏,是不是更换完全取决于购买者,您对此怎么看?

Marck: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东西——每件事物都在和转变做抗争。艺术作品也不例外,电子艺术同样如此,不管它卖的到底有多贵。当然和其他艺术相比,电子艺术在转变上更加迅速,也给这件作品带来新的价值。当故障真的到来时,购买者决定是不是修理这件作品,看他如何看待修理后的艺术品,是艺术家的原作还是已经发生了转变。我认为如何看待艺术品本身的转变,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

记者:我们习惯于去接受艺术品可以一直流传下去的概念,您作品的十五年寿命期限对此构成了挑战。在您看来,这是不是也代表了我们置身在一个更加快速转变的时代,更加不确定的时代?

Marck:十五年的使用时间只是个估计,可能更长,也可能更短。但我们目前这个时代的任何事物,在我看来,都难以经受永恒的考验。很多年前人们用笔写书,直到今天我们还可以阅读得到。就好像那些古代的房屋屹立至今,古代的绘画依然得以保存。但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在更加快速地变化着。一栋房屋过不了40年就要重新建造,因为有新的来替换它。书籍开始走向电子,如果技术故障发生了,书就不存在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可能永远也看不到我们拍摄的数码照片,可能他们永远也找不到正确的播放器。从积极的方面来看,视频雕塑比起传统非电子艺术显得更加感性,可以激发观众的情感,我喜欢这一点。

记者:您曾说自己的作品不是女性题材,而是对社会的评价。这是一种怎么样的评价?

Marck:我不仅看透她们的身体,更可以看到她们身体所遇到的限制。每个地方都存在边界,边界有时候可以很窄,有时候也可以很宽,就看个人如何去“自由地”在其中移动。比如,今年我的新作品之一选择了非洲女性,虽然她们积极推动着自己国家的进步,但是依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可,因为男性掌握着比女性更大的权力。不过限制在很多时候也是我们自己给自己带来的,我们害怕去打破这些禁锢,相反有时我们更期待施加的禁锢,因为和那些限制、禁锢、控制去作对是件危险的事情,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宗教。

记者:您为什么选用女人,而不是男人或者儿童去代表您的这些评价?而且性别、年龄的不同,会不会造成评价上的差异?

Marck:我的视频雕塑作品中的男性比女性有着更少的限制,他们的大部分在现实生活中比起女性就是如此。有意思的是,很多男性会从一个情欲的视角看我的作品时,或许这也是很多女性在社会中被男性所解读的视频雕塑中的样子。我作品中很少有男性出现,这是我认为如果要解读男性,更好的出发视角是女性,从对立的视角去看,会比我现在的身份更加客观。可惜的是,很多女性艺术家喜欢的是自己本身性别的话题或者儿童的话题,敢于挑战“男性主题”的女性艺术家非常少。

我的作品主要是针对成年人的,因为他们面对着更多社会带来的情感束缚。我的艺术理想是表达他们希望去挣脱的这些环境,如果用儿童去表现的话,就会显得难以解读。如果做儿童视角的话,我会试图去表达恐惧和儿童的情感。但是在艺术中表现儿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我喜欢他们也能有自己的理解和共鸣。

Marck简介: 1964年出生于苏黎世,1982-1986年 参加多项艺术展,作品以照片和机械可移动物体、晃动投射为主;1986-1996年 担当多个乐团的音乐家,并参与多项由苏黎世政府负责的艺术项目;1998年 在纽约跟随GMD Three进行影像艺术进修;1996-2001年 不断来自世界各地的合约,邀请其创作摄影、影像和机械作品;2001年后,更加频繁地出现在世界各国的现代艺术展上,并获得媒体较高的关注度。目前作品收藏情况: 美国 波士顿博物馆, 法国 Grande Finale博物馆,韩国 首尔斗山艺术中心,土耳其 伊斯坦布尔Borusan艺术中心等

(原文发布于经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5)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武建午 长见识了,不错的文章

      回复[0] 2014/03/05 15:17

    1. 武建午 长见识了,不错的文章

      回复[0] 2014/03/05 15:17

    1. 林文学 不错的东东,关注一下

      回复[0] 2014/03/05 15:07

    1. 王海京 15年使用寿命的艺术藏品,听上去寿命有些短呀,更象是一次性的消费品了,没有收藏价值了

      回复[0] 2014/03/05 14:50

    1. 王海京 15年使用寿命的艺术藏品,听上去寿命有些短呀,更象是一次性的消费品了,没有收藏价值了

      回复[0] 2014/03/05 14:50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