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不会死,只会更靓

标签:产品自媒体

访客:25618  发表于:2014-01-03 11:12:09

自媒体不会死,只会更靓

自媒体这个词出现至今已有很多年的时间,但是在近期开始掀起这波浪潮的,应该是程苓峰在2012年8月29日宣布自立门户做自媒体。而为普通群众所熟知的,应该是2013年3月14日央视财经主持人王凯辞职之后,在微博上透漏自己创业,做自媒体。至此,自媒体的概念彻底形成,包括后来的王冠雄、青龙老贼等。

根据百度指数显示,自媒体兴起于2013年3月份,在5月——6月达到高潮,8月份又兴起一波小高潮,现在的均值为400多。由媒体关注度分析,自媒体在2007年——2008年的关注度最高,2011年沉寂之后,2012年又开始兴起,直到2013年又开始崛起。

根据新浪微博的微指数显示,从2013年6月——2013年10月,“自媒体”的热议度日均在一万左右。

自媒体面临的几大问题:

关于自媒体分为三派,一派是唱红者(鼓励自媒体),一派是唱黑者(看衰自媒体),除去不知道自媒体这个概念之外,中间也有一派是太监,唱红者占上风的时候,就说“我也是自媒体”,唱黑者占上风的时候,就说“自媒体迟早会死”。

这三派实际上是以两派为主导,两派的争议无非是当前自媒体行业面临的几个问题:

(1)盈利问题。自媒体如何盈利,这才是唱黑者最主要喧嚣的原因,他们是一群现实主义者,“你们这群自媒体人空喊自己有多少用户,自己有多牛逼,你们怎么赚钱呢?够你买个表还是买包烟哪?”

(2)持续造血能力。定期或者不定期的制造优质的内容传输给用户,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特别是当用户量足够庞大的时候,这个时候自媒体人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和一群人在战斗。他得伺候好这群小伙伴们,这是一群有思想的“叛逆者”,他们容易被自媒体人引导,但是也容易因为没有吃到自媒体人给的“肉”而翻脸。

只有持续的造血能力的自媒体人才能获得这群“叛逆者”的青睐,而想要持续制造大量优质内容,需要非常多的精力、时间,这是对自媒体人的考验,也是唱黑者对自媒体人的质疑。

网络媒体人刘海繁在微博上发文称:意外的在电脑中找到N年前的一个网址收藏夹备份,当年收藏的网站基本都换域名了,当年经常上的论坛也没几个能打开了,当年关注的博客和自媒体更是杂草丛生无人管,顿感人生虚度光阴似箭!(笔者瞬间涕泪交加,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实在是太辛酸凄凉了些)

(3)与平台的博弈。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曾在《自媒体将在与平台的博弈路上长大》一文中提到:自媒体首先应是自由的媒体,其核心竞争力仍应落实到具体的内容生产上去,只是由于自媒体内容生产者不具备较强的渠道和自主平台,大部分时候却反而要依附于渠道,形成本末倒置的局面。这倒是与当前整个社会的大环境基本吻合,流通环节决定生产环节,谁也没办法的事情。

微信公众平台让自媒体这个团体空前强大,各行各业都有不少人加入“自媒体”这个圈子(经常有人会自称是自媒体,也没人知道是不是)。然而微信5.0的推出,明显打压了微信的媒体属性,各个微信公众号的打开率均在下降。呜呼哀哉,一些太监就开始对微信开始哭爹骂娘,不少唱红自媒体的也开始加入到唱黑的阵营中来,一面讨伐微信,一面踩、踢、骂自媒体这个圈子。太监们的言论,证明了微信公众平台不是自媒体人唯一的出路,自媒体人如果仅仅把自己的影响力以及内容流通的通道限制在微信这一个平台上,它的影响力是有限的,它迟早也会挂。

(4)招安问题。自媒体人影响力大了以后,是否会被招安呢?招安就意味着该自媒体人难以保持自己的独立性,难免会在面对一些事情上出现天平倾斜的现象。自媒体人最大的问题是盈利问题,如果有新的团队对其进行招安,他们能面对这种诱惑吗?

自媒体的创新和突破自媒体行业面临的几个问题是很多人非常关心也比较实际的问题,但是说它死,还为时尚早,说它活的很好,也是极少数。下面我们就看看自媒体有哪些创新和突破:

(1)结盟。以青龙老贼、陈中等为首的自媒体人发起了WeMedia微信自媒体联盟,后来包括葛甲、李瀛寰等知名人士都纷纷加入自媒体联盟。以WeMedia为代表的自媒体联盟模式正开始引导着自媒体前进,当然也有极少数的自媒体人还在单打独斗,还有一些则开始转化为团队运营,不再一个人单干。一根筷子很容易被折断,一把筷子却很难被折断。团队的力量是巨大的,联盟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被平台单个灭杀的风险。

(2)变现方式的突破。盈利问题是大家对自媒体人最大的质疑,即使是程苓峰半年赚到了50万,质疑之声从未停止过。自媒体人在盈利问题上的突破有哪些呢?

①卖广告。程苓峰的自媒体之所以火,和当初程宣布“一天一万”的价格出售“云科技”微信公众账号的广告位有关,这几乎达到了当时个人广告位价格的顶峰,不少眼红者都紧随着杀入了自媒体圈子,但是事实证明,依赖程苓峰这种广告模式盈利的自媒体,一般人做不来,因为它的效果不具有预测性,所以广告主很难会为它买单,程是个例。

②卖会员。今年8月初,罗辑思维推出了“史上最无理”的付费会员制,5000个普通会员+500个铁杆会员,会员分别为200元和1200元,时间为两年。半天内就售罄了,斩获160万人民币。罗胖子这种卖会员制也算是自媒体变现突破的方式之一了。

③卖产品。一个名为微杂志的微信公众账号,他们最近推出了一本基于微杂志内容的《流经我们内心的风景》原创文集,在3天时间内就预售了超过5000本。通过微信公众号卖自己的优质且符合粉丝需求的产品,也是突破手段之一。

(3)多平台博弈。腾讯对微信公众平台媒体属性的打压,打击了一部分太监的积极性,也清理了自媒体的市场。还在做自媒体平台的人并没有因为微信的打压而放弃做自媒体,相反相对于微信的打压,移动新闻客户端却向自媒体人伸出了橄榄枝,包括搜狐新闻客户端、今日头条、腾讯新闻客户端为代表的移动新闻客户端产品向自媒体人张开了怀抱,其他诸如网站专栏、新媒体平台等也向自媒体张开了怀抱,给予自媒体人的内容开放了通道,让其内容得以传播的更广。

(4)传播方式的转变。最初的自媒体人纯以文字等为主要输出方向,视频、音频的兴起,带动了相关自媒体人开始将自己的内容往视频、音频方向拓展。光头王凯成立的《凯子曰》采用演播室的方式,将自己的自媒体内容进行传播;三表龙门阵也与搜狐IT合作,推出三表龙门阵的视频专辑;据透露,自媒体人冀勇庆也在近期加入了考拉FM来打造语音类自媒体节目。自媒体人的单向的文字内容输出,彻底向互联网的多个形态转变,音频、视频等多种方式的拓展,不再是码农的天下。

罗胖子和程苓峰的快速盈利方式,让不少投机倒把者涌入到自媒体这个圈子里来,甚至一度有人高呼“人人都是自媒体”。事实证明自媒体还是少数人玩的产品,无论是它的盈利模式,还是它的持续造血能力,都不是一些“空想家”玩的起的,而盈利和持续造血是自媒体的硬伤。有可能会对传统媒体造成冲击的自媒体人在探索的过程中,是很容易受到打压的,联盟的模式规避了被单个封杀的危险,也能让自媒体所能形成的影响力更大。

自媒体行业的展现形态越来越丰富,自媒体人的范围也不再仅限制于科技媒体圈子,仅仅是国内市场也才刚刚开始,世界范围内的自媒体形态还等着更多的人去开发。这是一个坚持的过程,也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

你别看有些人天天在那里踩、踢、骂自媒体怎么怎么滴,背后看到自媒体人的文章、视频,照样孤独的跪舔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在心里暗暗说一句“写的挺好的”。内容的价值是无限大的,自媒体不会死去,只会越来越精致,越来越漂亮。

(来源:搜狐,作者:郭静)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