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艺术:永恒的自由

标签:文化谷歌艺术计划

访客:40482  发表于:2013-12-20 09:22:35

【导读】当每个人自由“操纵”起手上的艺术品时,它所带来的结果是,艺术品可以跟互联网上的其他信息一样平等。对艺术的解释、评论也不再被某些精英所掌握,谷歌正努力将这项权力交给每一个人去表达。

网络艺术:永恒的自由

博物馆把艺术品放到互联网上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末,通过藏品的数字化,将博物馆的影响力延伸到了网络世界。在传统博物馆,多数藏品摆脱不了“登记入库、间断展出”的命运。

艺术“门户开放”2周年

早在2004年,法国卢浮宫就着手把16万件藏品数字化并放到网络上供欣赏,大英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等标杆性博物馆也早早启动了艺术品数字化项目。直至2011年,由互联网巨头重磅推出的谷歌艺术计划(Google Art Project),才将这一悄然发展了10多年的艺术品在线展示的趋势,撩拨至真正门户开放的高潮。

自2011年2月上线以来,谷歌艺术计划已经成为“永不落幕”的美术展览。截至2013年9月,共有来自全球超过40国家的260多家艺术机构加入这个项目,累计上线了9572位艺术家的作品,数量超过4万件。

同时,它也成为了影响力显著的国际化在线艺术项目:用户浏览的界面语言有中文、英语、法语、俄语、葡萄牙语等18种,每年吸引各国超过2000万在线观众,包括来自美国、巴西、俄罗斯和中国的用户,相当于世界前三大访问人次最多的博物馆——法国卢浮宫(972万)、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611)、大英博物馆(557万)的年度参观人数总和。谷歌艺术计划无疑已经成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在线艺术品宝库,其容量仍在随着更多机构的加入而不断扩充。

在谷歌艺术计划的合作伙伴中,有20多家世界级博物馆敞开了自己的殿堂,以“实景博物馆”的方式,供谷歌艺术计划的用户参观。这些博物馆虽然有自己的在线网站,但没有提供3D虚拟导览服务,因此谷歌艺术计划网站是“进入”其中、身临其境的唯一途径:这包括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伦敦泰特美术馆,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法国奥赛美术馆、台北故宫、东京国立博物馆、俄罗斯冬宫、史密森尼博物馆、香港文化博物馆等世界顶级的博物馆。

除了知名博物馆,谷歌艺术计划还囊括了当代颇有影响的作品。比如世界著名摄影师马里奥·特斯蒂诺(Mario Testino),其作品享誉时尚界,然而很少有人意识到他的作品还关注着其祖国秘鲁的文化,他对安第斯人的系列摄影正在特斯蒂诺艺术机构展出。

如果你碰巧不在利马,也可以通过谷歌艺术计划在线欣赏其中的27件作品。而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页面上,也可以欣赏到它近2年内举办过的重要展览,绝不“过气”。

谷歌艺术计划的平台,无论对来自拉丁美洲的当代艺术、中国古老的丝织品,还是日本的稀有画作以及西班牙旧石器时代的燧石等,都有所涉猎。一共汇集了30多种不同的艺术形式,除了油画,也包括雕塑、陶瓷、纺织品和家具在内的对艺术机构来说较为常见的品类,还囊括了巴西的街头涂鸦、非洲的岩画等无法纳入博物馆展示的品类,并具有非常鲜明的地域特色。

以湖南博物馆——中国大陆第一家加入谷歌艺术计划的公立博物馆为例,遴选了50件艺术珍品作为第一期推出的内容,其中包括T形帛画、人物御龙帛画、商代铜象尊等38件器物和12件书画,既体现了该馆的收藏特色,又充分考虑到互联网视觉传达的形式要求。时间跨度上,从最早的新石器时代的红陶到民国牙雕,贯穿上下五千年。

地理分布上突出湖南特色,如马王堆汉墓文物,当地出土的商周青铜器、唐代长沙窑瓷器等。而另一家新加入艺术计划的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浓缩了商周时期古蜀文化的精髓,是世界上同一时期中,出土过最为密集的象牙、数量最为丰富的金器和玉器的遗址。可谓“一馆一世界,各馆入各眼”。

虽然把博物馆的艺术品放到网上的想法,谷歌艺术计划并没有显现出它的独特性,这项耗资巨大、海纳百川的谷歌艺术计划到底初衷何在?到底给文博界带来了哪些改变和契机?在未来艺术传播的格局中,互联网将扮演怎么样的角色?随着上线时间的推移,这些疑问似乎也可以开始找到答案。

最平等的普及


谷歌文化学院总监(谷歌艺术计划的领导机构)、谷歌艺术计划发起人阿密特·苏德(Amit Sood) 和其他几位谷歌员工利用20%时间发起和创建谷歌艺术计划时,并没有料想到它会取得今天这样瞩目的成绩。

网络艺术:永恒的自由

阿密特谈起发起项目的缘由:“这个项目始于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愿望,就是为了让更多人更加便捷地接触和了解艺术。”出生在印度的他,非常热爱艺术,却和许多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孩子那样,没有机会实地访问这些著名的博物馆,只能通过相关的书籍去了解。

世界有时看起来就是这么不平等,而这种不平等的源头就是“地理分布”。根据英国《艺术新闻报》最新发布的2012年世界前100访问人数最多的博物馆,一共吸引了5290万访问人次。5000多万的数字看起来足够庞大,却仅占地球总人口的不到1%。而且在这100家博物馆中,英国在访问人数上位列第一,美国在博物馆数量上排名第一,东京艺术博物馆的临时特展每天参观人数以39万高居第一,榜单上的前10名博物馆没有一个在发展中国家。

地理上的隔阂,成为谷歌艺术计划最先可以打破的壁垒,只要轻触鼠标就可以免去签证、机票、住宿等一切繁缛,这无疑是最有诱惑力的一点。“当艺术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传播和保存时,能够发挥更大的魅力,让更多人欣赏到这些作品的伟大。”现在艺术计划每个月都会吸引来自全球上百万的访问者,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用户通过互联网欣赏艺术的需求正在前所未有地被得到满足,“谷歌艺术计划是一个全球的平台,为世界各地用户提供在线欣赏艺术的体验。”

在阿密特看来,2年来,最重要的是这项计划在“质”、“量”甚至在“地理位置”上都不断在改善。最初上线时,有9个国家的17个博物馆共1000件作品参与其中。随着项目的不断推进,谷歌艺术计划已经拥有全球264多家艺术机构的4万多件作品,不仅数量众多,并且种类丰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包括超高分辨率图片、实景博物馆、在线用户珍藏集等特色,让全球艺术爱好者可以获得更加独特的艺术体验。

把艺术作品放上互联网,并不是拍张照片并上传那么简单。谷歌艺术计划是基于Java开发的Web应用程序,该网站建立在Google基础架构之上,采用Google应用程序接口。项目团队运用了Picasa、APP Engine和街景等谷歌技术呈现高精度照片,并且在展示每件作品时,都会从视觉角度进行审慎地评估。

阿密特坦陈,“每次拍摄时都会遇到不同的困难,因为室内拍摄不同于室外有充足的光源,在博物馆展示作品时大多有不同亮度的照明,而这对于我们的拍摄有难以避免的影响。”因此,每一件经典作品的拍摄,都成为非常耗时的工作,工作人员必须在不影响展品的前提下,找到最好的拍摄角度,并在作品四周做适当的调整,才能在最大程度上为用户呈现出好的视觉效果。

“超高分辨率图片”则成为了谷歌艺术计划的又一项“杀手锏”——高达70亿像素的Gigapixel高清图片,连细致的一笔一划也不放过。当技术与艺术交融的时候,这一奇迹就发生了,超高分辨率图片的魅力来自于梳理和解析作品细节时,所收获的那份意外惊艳。“当欣赏Johan Christian Dahl的作品《View from Stalheim》,除了美丽的风景,放大来看,你还会看到景中之景:烟囱冒烟的小村庄,照顾孩子的妇女,山坡吃草的牛群。”阿密特说。

很多不为裸眼所见的细节都可在线欣赏。来自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清代《翡翠白菜》通过无限放大,可以看到蜢蚱身上的细纹,“即使游客亲临博物院也未必能如此清晰地欣赏。”现在,谷歌艺术计划拥有1500多件具备高清分辨率的艺术作品,包括民众喜闻乐见的莫奈的《睡莲》、伦勃朗的《夜巡》以及维梅尔的《地理学家》等等。

实景博物馆也让用户有更加真实的参观体验。在谷歌艺术计划之前,一些博物馆通过谷歌街景开放了部分馆内视图,但这些照片形式的展现终究无法替代“身临其境式”的参观体验。

令人振奋的是,谷歌艺术计划中不仅能看到艺术品,彻底还原了与艺术品同样不可或缺的场域——博物馆内部实景。离开场域,艺术品便如离开大海的鱼,失去光彩;另一方面,这些博物馆本身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和艺术价值,属于文化遗产。比如希腊帕特莫斯岛上的圣约翰修道院建于1008年,是世界文化遗产。

在欣赏内部的116件艺术品之外,还可以领略这座古老建筑的神秘,徜徉在一系列瑰丽的建筑和长廊里。据阿密特透露:“平均来说,用户会用两分钟的时间浏览建筑物的内部并观赏展出的画作。在谷歌艺术计划街景板块中,浏览量最大的目的地是美国白宫。”(陈婧/文)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