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重庆:制造业的互联网化

标签:制造业模式互联网化郭重庆

访客:37419  发表于:2013-12-17 22:27:34

【导读】在制造业待了40年的老院士郭重庆做报告,听他用80岁的人生经历观察互联网对制造业的影响和未来趋势展望,人生短短,沧海一粟,人工智能终将完胜人类智能,那么,我们人类现在能做的,除了顺应潮流,还有什么呢?

制造业的互联网化

互联网将创新定义制造业。

人类正处于一个经济、社会与技术大变革的时代,近百年世界发生的技术变革比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都辉煌,这是理论物理学家霍金说的。人类聚集的财富和物质人民达到巅峰,而在公元1800年以前,人均 GDP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人类正处于一个经济、社会与技术大变革的时代,1930年原子物理学的奠定人卢瑟福说:“任何人期望从原子的嬗变中获取 能量,简直是荒唐的臆想。”人是传播信息的动物,动物是变化的,谁都说不清楚明天会是什么样子。一系列重大技术变革正面临突破的临界点。记得60年出,IBM提出建立计算机学科,当时只有几所常春腾大学响应,今天哪所理工科大学少了计算机学科。

这些变化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要么就是适应变化,要把就被边缘化。我们眼睁睁看着PC式微,退化成为以工作为主、创建内容的工具。作为这个时代的引领性技术,信息技术正在彻头彻尾的变化着。不论是什么产品,或者服务都一样,制造、医疗、教育、交通、互联等等,所有以后东西必须SMART 。作为制造业需要反思的事,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在数字化、智能化远远跟不上信息的发展。

OECD预测,信息分析和模拟仿真技术和人脑工程,将是未来最前沿的技术,我们不要做落伍者。这是第一部分我要讲的,整个技术发展的趋势。

第二部分,这是IT与服务引领时代潮流 的时代。回眸一下十年前“IT产业面临 死亡之谷”。互联网重新定义了IT,一个无处不在的互联网重新开启了IT十年的变革,逆转了IT产业发展的停滞颓势,一切IT变革凤凰涅槃的根源都绕不开互联网的发展。

同时发生了IT产业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苹果的硬件捆绑服务的平台,它整合了硬件制造能力并释放了难以计数的软件开发 服务生产力,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互联网将重新定义服务,互联网将重新定义教育,互联网将重新定义商业,互联网将重新定义媒体等等。互联网与商业的对接演化了新的商业模式,就是电子商务。

面临IT无与伦比的存储,搜索能力,中小学教育还能照旧教下去吗?

互联网掀开了服务业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大幕。云和海的战略将作用各产业的地方,并满足人的个性化的服务需求。一切事情都可以智能化,包括我们的产品,我们的制造业。

消费者就像水用电那样方便,随时随地都可以获得所想要的信息、解决方案,世界上任何物体都可以互联起来,可感知、可度量。技术进步已经在人类面前呈现了这么一个情景:云计算 相遇大技术,这两个简直是绝配,信息技术发展上两大技术突破的一个不期交汇。

云加海的战略将成为今后一切产业发展的范式和创新的模式。这里我举个例子,加拿大一家矿产公司在网上征集它那个地方的矿脉定位,公司把挂地区的地质资料一周以后,没想到在短短数周内,一百多个人提供了大量的矿脉信息。

在这个逐步 演进的过程当中,充满了机遇和挑战。那将是什么力量带来这一切?又将带向何处?哪些行业将会获益,哪些有可能领域获得突破,都值得未雨绸缪的大事。这是一个互联网和服务引领产业发展的时代,识实务者为俊杰。

第三方面讲互联网重新定义制造业,我也是在制造业干了40多年,制造业已经有危机意识,加快 与互联网技术的融合是当务之急。

制造业的产品发展方向,我觉得必定是三块,数字化、智能化、互联化,制造业的价值每个环节,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必须再定义,我们现在已经感觉到电子商务对我们的影响,新的制造业、新的服务都必须基于IT技术再造。智能制造的内涵,智能制造大家觉得很时髦,不仅涉及到我们CIMS的时候,更多智能制造应该关注产品本身的数字化改造。我更关心我们产品数字化,CIMS当时缺点我们关注了本身的,而没有关注我们自己产品的数字化。

产品服务的融合是本次信息化大潮的一个特征:愈来愈多的产品其核心价值已不是产品而是服务,很多制造商被边缘化,缘由也在这里,由于对产品和服务的理解不一样,谷歌或者苹果园所开发的电视、汽车和传统制造商不一样。一个强烈的对比:百年从事影像产品生产的柯达公司申请破产,与一个只有13个青年同样从事图像储存,分享的IT公司被FACEBOOK以天价10亿的美元收购。

核心技术 主导产品的模式已经过时了,系统决定成败,整合者得天下,核心技术不是成败 的全部因素。在大数据的背景下,企业的生存与发展更多依赖这么三句话:

一,社会化的价值与创造;

二:网络化的生存存在;从纵向供应链整合,到横向价值链整合,现在演化到网络生态链整合,竞争合作、协同共生

三,实时化市场洞察,精准地满足消费者需求。

这三句话三种整合模式,可以衡量一下你这个企业处在哪个时代。

在人、计算机、物三元大融合的背景下,将出现学科大融合、产业大融合、公共管理与服务的大融合。传统制造业企业面临 的挑战是自身的人力资本与知识结构与信息化大潮不相符,必须进行改造。

抛弃以生产者自我为中心,以产品为中心,以技术为中心的制造文化的情结,要对商业模式进行深度的变革。在互联网背景下,产品的生产、价值链的创造日益走向社会化和公众参与,企业与客户间的关系趋向平等 ,互动和相互影响,制造业应摒弃闭门造车的模式。

第四个我要讲的,中国制造业的产业升级呼唤工业互联网的到来,网络时代在消费领域互联网已经风起浪涌、天翻地覆,消费者为往,在线分享,体验狂欢。在互联网上已经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学校、商店、媒体。德国人称工业4.0:物理世界和虚拟网络融合将导致一场新的工业革命。

中国的消费者互联网企业基本上是复制了美国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背靠了中国的巨大市场和网络模式,而获得了成功。我们现在中国制造业依靠自己本身的力量,是没办法提升自己,中国互联网可能是依靠社会力量,创造绝好的品种和机遇使制造业升级。特别是上海,很难看到年轻的领袖出来,上海处在找不到感觉的时代。

第五个我要讲的,关于创新模式的看法,开放型创新促进产业升级。一个企业甚至一个国家,很难在一个产品的整个价值链上占据优势。开放型式的创新将是主要选择,整合者得天下。技术创新的成败的关键在于商业化,以客户为中心,靠价值驱动,网格计算技术的被冷落,问题就在于不商业化。

技术创新的推手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抓手都应该是企业家,为此要放手让企业做庄。

第六部分,为制造业升级的抓手,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创造政策与市场环境,随着全球化,世界制造模式发生了重大变化。整合能力对中国企业来说是一个挑战,取决于对产品和服务的深度理解。企业经营理念的演变和也组织的进化,我们制造业的企业应该有思想上面大转弯,不转弯是没办法适合这个潮流。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降低社会交易成本。

第七部分,制造业能回流到美国去吗?美国部分制造业回流是有可能的,原因是美国廉价的能源,页岩气的超过开发;弱势的美元。美国当时另外一种思潮的代表就是NSF,“大挑战”课题组,提出面对国外竞争的对策:开发 高性能 计算机的通讯,培养基于数据与计算机的人员。给我们的启示是:技术只要不是独占的,成本竞争是永恒的,产业转移的目的地一定是劳动力成本的洼地。我引用了一张图,各国制造业小时成本及制造业占GDP的份额,我们占GDP的30%几,这个不是我画的,是美国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

我们不能只是跟随战略,NSF课题组非常高明在战略性的另辟蹊径:发展信息技术,美国人成功了。这也证明了一个规律,唯有颠覆者而不是跟随 者后来居上。

第八部分,中国大规模工业化是否已近尾声,制造业还有上升空间吗?

体制的包容性、教育的去行政化和创新的开放性从某种程度上,将决定我们制造业的未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