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技术,真艺术?

标签:技术艺术普罗米修斯可乐乐园

访客:27849  发表于:2013-12-17 10:39:38

【导读】技术不是关键,创作才是目的,所幸在这个时代,技术给了艺术一副最有力的隐形翅膀,让它可以更自由地翱翔,带领人类不断认识自己的想象极限到底在哪里,或许,想象力本就无极限。

伪技术,真艺术?


2013年第85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的热门影片是《普罗米修斯》,影迷们根据奥斯卡评委的一贯口味推测,全片CGI镜头多达1300多个,实景以及特效镜头的混合使用,让其特效场面几可乱真。

最佳视觉效果奖从1939年创立开始,就坚持授予利用机械、电子技术、光学处理与动画等制造视觉效果上有突出成绩者。这个奖项从今年包揽了奥斯卡5项技术性大奖的电影《雨果》开始,不再青睐《星球大战》、《变形金刚》和《阿凡达》那类的虚拟故事,而是更加比拼哪部影片可以还原真实的世界、真实的城市乃至真实的人生。

即使是最刻薄的影评家,也不得不折服于不再追求3D技术应用的《雨果》,后者显然更在乎的是拍摄技术的视觉表现形式,将三维影像作为电影叙事的有力手段而非技巧。老导演斯科塞斯甚至以足够的阅历大胆定义“那些飞来飞去的物体、泥点子甩到你脸上的小儿科效果其实是伪3D”。没错,既然我们一直生活在三维的世界里,还原我们自己都快忘记的真实世界和历史,是对技术的升华,更是对人类创作境界的挑战。

在《IT经理世界》开办“技术和文化”栏目不到2年的时间里,报道了大量西方的艺术创作案例,艺术家的网络、电子、生物、材料等理工科的学识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发挥和延展,而很多科学家更是被无羁的艺术创作赋予了天使的翅膀,诞生了令社会和全人类都值得思考的话题作品。

如果说几年前,艺术创作乃至文化产品还带着新技术萌生的刻意和炫耀,那么在几近颠覆性地影响艺术创作几年之后,技术终于退位到创作的辅助地位。仍在经历着技术洗礼的艺术界和艺术家们,开始真正将技术沉淀到理念和态度里,使自己的想象力和创意都得到无限的延伸。

今年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行的建筑师程大鹏的个展《可乐乐园》,是国内首个“非艺术出身”的艺术展览,包含了软机械装置、机械枯山水、立体输出的人兽混合生物及文化创意产业的衍生品,都是程大鹏无数次的实验结果。

在这个数字化传播的时代,艺术家真实地体验不同于任何时代的文化环境问题,保持心灵的自由与独立,才能超越外在流行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束缚,体会到不同于常人的东西,这既是个人的又是时代的新感觉,也是判断新媒体艺术的价值支点。

程大鹏以实验精神和超现实主义的语法,结合图腾造型,谱织出虚构与虚拟的合体,畸形、突变、扭曲、残缺的人体,连同水生物种,譬如鱼、蛙、蟹的形体,制造了混生、交媾,甚至变体之后的新物种,不只诡奇怪异,更盘据大地,塑造成令人目不暇接的华丽山水幻景。耐人寻味的是,经过程大鹏的转化,人的异化并不是以机械性的疏离、冷酷及无感的意象进行再现,反而是回到原始与浑沌,甚至刻意反理性。

作为当代建筑师,程大鹏设计过西安当代艺术中心、云冈石窟博物馆、北大汉画博物馆、用友展示会议中心、复星国际中心等作品,他对中国城市化、现代化过程衍生的社会问题有着极为深切的体验,代表装置作品《失重》、《坠落》等皆体现其对人与社会的关系、无法遏制的城市化进程等问题的深层思索与观察。

值得一提的是,对工业设计也粗通的程大鹏此次运用了3D打印,这个2010年就被恩里科·迪尼发明出来的神奇的打印机,终于在2012年彻底爆发了,它能随心所欲打印出一切物品、汽车、人体骨骼、建筑,甚至是一座教堂。

打印机的原料主要是沙子,当打印机开始工作时,它的上千个喷嘴中会同时喷出沙子和一种镁基胶,然后按照预先设定的形状一层层喷上这种材料,最终就可以成型。今年5月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办了一场聚焦3D打印技术最新成果的现代艺术展,展示了利用各种新型材料的时装、饰品、玩具等;10月19日到21日,伦敦也举办了3D打印艺术展,挑战观众的想象和视觉极限。

从2000年前庞培古城的水彩壁画,到15世纪以前西方加入了蛋彩画,15世纪以后的凡·艾克发明了油画,现在丙烯又加入在绘画的材料之中——每种新材料加入,技术也会发生变化,艺术的样式也会有变化。如同一切技术的无孔不入,3D打印如今只是初露端倪,未来它还会在电影、音乐、雕塑、新媒体艺术等等数不胜数的层面发挥着更加极致的作用。

黑格尔预言说,艺术在经历了象征型、古典型和浪漫型3个阶段之后,终将走向终结,被宗教与哲学所取代。这个预言直到技术时代的来临才逐渐被人们所理解——除了仍在表达情感和思考外,我们在新技术文化的诸多领域越来越难以看到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美学的定义,尤其是当我们的时空感、人类思维和交流的惯性、伦理观、和虚拟世界的非二元对立等都陆续被颠覆的背景下,社会的结构乃至表达的维度也都随之被打破。

仅在目前的技术发展普及的速度下,艺术的通透感和割裂感已经让它彻底走向形而上的哲学甚至宗教层面——说白了,就是我们仍旧在思考,但形而下的所有形式都在消融之中,任何东西都可以是艺术,而艺术也可以是任何东西。

科学和艺术,本就是可以互相诠释的两面,技术时代的价值判断,是建立在人类终极而积极精神之上,而不是盲人摸象的局部看问题。虽然国内的新媒体艺术刚刚起步,但也已经认识到科学和艺术这貌似隔绝的两个领域其实是相通的。

今年下半年,果壳网联合中国青年艺术家推广计划,让艺术家和科学家正式沟通交流,请来了国内外建树显著的物理学家、生物学家等和艺术者们从互访工作室开始,进而让两个领域相互渗透、滋养,激发出更多的艺术甚至科学作品来,毕竟这两个领域都是我们猜测、了解和探索世界的手段。这个项目名叫“第八日”,意在表达在上帝7日创世之后,我们如何继续不受羁绊地创造和探索。

(原文来自《IT经理世界》,闫鑫荻/文)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