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面子里子》印前稿梗概40-02秋裤影畔饮花雕 电商之路走着瞧

标签:和谐生产方式面子里子

访客:23357  发表于:2013-02-18 08:36:07

 



         上一回说到老应和小李参加苏州信息协会的一个国学活动,乘他们活动还没有结束,介绍一下“秋裤”,按基本文法,标题中的“秋裤”,应该用上引号的。这个名称多少有些戏谑,大部分苏州人却是很坦然,用它来称呼东方之门,甚至还比较顺口。这图片是作者在2012年11月初拍的,最近可没有这么闲情逸致了,因为现在苏州真的蛮冷的。

      
    五点不到,这个国学研修活动就结束了,这个活动一期的时间是半年,每半个月一次。虽然还有许多机会可以再见面,但是老应还是决定邀请下李泝,再聊聊。他看到李泝正在和老杨交谈,琢磨着还是再等一下,这个老杨他认识好多年了,叫杨志平,早先是科技局的一个科长,现在退下来了,做副信息协会的副会长,其实是专职的,这次活动就是通过他才参加的。
    “谢谢李泝啊!不是你帮忙,这次我们会务就复杂多了,没有想到微信和活动会务系统结合,还有这么大的用处,不错不错!”
    “杨会长客气了,协会是我们会员的娘家,这不是应该的么。”
     看他们说的要差不多的时候,老应走过去对老杨说,“嗯,这个李泝蛮有才的!”
    “应总,看您说的。”
    老杨道:“你们认识了?这次参加的人会员21人,非会员16人,我就是想搭这个平台,让大家互动”。
    老应觉得不能这样没完没了的,就说“李泝,要不要搭车回去?”
   “要啊”,为什么不要呢?他有车,但是知道这边不好停车,就放弃了。休息天,也不赶时间,差不多坐地铁从钟南街始发站一路到木渎终点站。

    和老杨握手道别的时候,夏丽,和李泝差不多同龄的副秘书长也感激地目送他们下山。
    不管有车没车,爬山是最公平的,需要克服自己的体重形成的地心引力来移动。老应显然是锻炼的少,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是也不应该难到李泝要拐弯的时候,吸了半根烟才等到他。看来还是要按照“慢变量决定快变量”的原理一起行动。
   “对了,李泝,刚才他们谢你什么啊?”
   “哦,没啥,就是国学研修班的活动报名、签到这个系统是我帮助他们开发的,就是一个后台加上微信这个前端......”
   “不要和我说什么后台、前端”老应靠着一棵树喘口气继续说,“就是说,我用微信取的码是你们服务器里面发出来的?”
   “可以这么说啊。您是用微信取的码啊,刚才和夏丽看后台,呵呵,我又说错了,是看服务器,发现微信取码的人还不到一半,许多还是短信。我自己都是用短信取的。”   
   “看来我比你专业人士还先进啊。我这微信不是才装上手机的吗,昨天看传真通知,要求微信或者短信报名,凭码报到。感觉蛮新鲜的,以前都是要要邀请函什么的,有时候开车半路上,才想起忘记拿了。我不会取码,就让秘书帮我取了一个,后来看一下,还是蛮方便的嘛,两步。我自己想再取一个码试试,后来不让了。”
    “是啊,这类活动就是要求一个微信号就一个码,是我设计的。”
    “不错不错!”
    到落红亭的时候,他们坐下来休息了一下。老应转入了正题,微信是蛮好玩的,但是还不是他所关心的全部。他来参加这个研修班,就是想着能和几位内行人交流交流,今天第一次来就碰见李泝,他就觉得价值很大。自然想多聊一会。特别是关于企业的一把手到底应该如何支持信息化项目,这是他现在最关心的。最近公司里面要上电商系统,前两年大家都无所谓,这次公司上下居然空前团结和支持,大家都认为电商是必由之路。这倒使他谨慎起来了。赶在春节前必须把许多东西弄清楚才行。
   “李泝,这样吧,到你家附近咱们吃个便饭?不知道是不是方便?我还有一些问题要请教你。”
   李泝犹豫了一下,说“行啊”。他习惯是在外面吃饭就要向老婆请假的,刚才都忘记老婆带孩子回安徽了。老应要交流的,也是自己要思考的。“我们就到东方之门那边的左岸吧”。
   “好啊,‘秋裤’”。一个地标,往往就是一个承载某种文化的符号,一座城市也在地标迭代中成长,人生莫不如此。

    然而,这边象灵岩山那样“游人如织”,两人只能找到一个咖啡馆坐下了。急急忙忙,一人一个砂锅饭下肚,祁门红茶的婉约汤色映上了两人有些油光的脸。
    “你们公司也开始做电商了,我们也在准备做?真的要象现在的那些大电商的模式一样去做吗?这个我一直是有些疑问,说起来我们是传统企业,但是现代企业又在哪里?难道是那些不知道制造业重量单位、长度单位的所谓轻公司就是现代企业吗?我们一直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也是跟紧这个时代的,但是也确实遇到了困惑,对电商又爱又恨,担心自己跟不上,又担心跟上了然后栽了。”
    “应总,您说的这个话题太大了,可能是你们这些大老板所想的,我们打工的不会想那么多。我看,不同企业走的路也不同,这很正常。电子商务也不能被神话,企业也不会固步自封。”
    “你看,你看。你马上就是电子商务公司的老总了,不能再用打工的思维来看这个问题了,也不能只从你们技术角度去看,必须从怎么帮助股东赚钱的角度去看。你或许说我俗气,但是真的不是俗气。‘企业不挣钱就是犯罪’,我不记得是谁说的了,当然这个赚钱是需要取之有道的,只是现在这个赚法确实要变一变了。我确实是这样认为的。‘要么电子商务,要么无商可务’,马云说的?,我觉得和老柳(柳传志)说的‘不上ERP等死,上ERP找死’一样值得思辨,他们说话的环境当时可能很特别,但是因为是经济领域的名人,其实对许多企业主影响很大,这个影响的结果就是你们常说的‘纠结’,常常怀疑自己的决断,我碰到的不少朋友有这个情况。”
    “我接着说啊,你们公司是做电子的,我们是做汽配的,现在都在思考怎么做电子商务了。到底是一个什么模式?互联网的成份到底占多大比重?到底是将重点落脚在为渠道提供服务,还是为最终客户提供服务?这是一个原则问题,电子商务绝对不是淘宝店、天猫店那么简单。”
   “我插一句啊,”李泝还是憋不住了。“电子商务最大的价值难道不就是将渠道扁平化,甚至最后不要渠道,都自己直销吗?”
   “我不这么认为,中国这么大,不是所有商品都能踢开渠道的,渠道可以扁平,但是不可能消失。这个是我许多朋友的判断,只是现在生意确实受到电商的冲击,到底应该怎么整,是让我们茶饭不思的。”
    “应总,你这个倒是启发了我,就我们来说吧,各地的科技仪器公司还是很重要的渠道,我推演过,如果我们的系统没有他们角色的话,许多本地服务的成本就会激增,而且最终用户的忠诚度也会偏移,看来我需要做另外的考虑,假设还让这些渠道存在,怎么来做。”

   “哈哈,你这么快就掉头啦?”
    “则其善而从之,中国特色最大的特色就是区域发展不平衡,需要渠道做‘翻译’。但是我们又不能被渠道绑架,现在一定存在着某种取舍,从工厂到最终消费者之间的黄金分割点需要重新找了。”
    “文邹邹的,什么黄金分割点?”
     李泝从包里拿出本子,画了两条线,标出了0.618的位置。“这是利益分配点,也是市场与工厂的合适距离的点”,如果有渠道存在,应该怎么样?没有渠道存在,应该怎么样?”
    “不懂,不过这个意思我能明白一些。我看就是怎么分钱的事情。之前我们是不和消费者分钱的,现在要和消费者分钱了。现在的淘宝店、团购,不就是多和消费者分钱了吗?假定从出厂到消费者购买有40%的毛利,之前这个毛利的分配权都是渠道上的,经销商加价后,虽然有最终的零售指导价,但是是管不到的。现在可能需要让消费者参与进来分配了,当然,我们也要参与分配。我是不是自己把事情说复杂了。”

    “不复杂。”

评论(3)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1. 张卡尔不是所有商品都能踢开渠道的”,这句话水很深。比如,客人需要到实体渠道店面里面试穿一下那款高跟皮靴。这东东不试穿后就直接网上购买有点风险太大。但是,试穿合适之后,记下具体规格型号尺寸,人转身就上3G,网上订购了。价格便宜不说,还不用提着满大街转。这种开店开成淘宝体验店,是如今传统铺面的一大郁闷。

      回复[6] 2013/02/18 23:32

    1. bsmi-申宏杰 电商应该不是取消渠道,而是建立新渠道及利益分配方式。所谓的“破而后立”?

      回复[7] 2013/02/18 18:28

    1. 张嘉奕 王总过年好啊!我们今天正式上班,第一个就看到您的文章了,感谢您的支持

      回复[1] 2013/02/18 09:14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