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牛集团系列案例10-6】SOA 先从业务领域开始?

标签:CIO和谐生产方式北牛

访客:24055  发表于:2013-02-10 11:24:21

【北牛集团系列案例10-6】SOA   先从业务领域开始? 原始点评

                           

       毛伟生真的幸运,来到了温州,可以与和谐生产方式的创始人张西振老师在和谐生产的发源地见面了!这次来,是受蒋董事长委托的,自从河北省北牛皮革集团受张老师指导后,也在构建网络联结生产系统,全力投入建设以来,已经陆续开通了几个模块,并且开放给了加盟的企业使用,加盟的企业包括本地的皮革生产企业,也包括分布在全国各地的皮革用户,目前所联结的还只是订单履行状态的实时了解,虽然还很普通,但是确实已经极大地改善了过去复杂沟通的局面。为了将后面的模块做得更到位,他受命来温州实地进行考察。

后面的模块重点是北牛的生产部门与其他企业一样,平等地分享来自需方的订单,之后通过预置的关系,将复杂的订单分解到最合适的能力单元,从而通过一个非常细致而高效的订单履行系统为客户提供满意程度最大化的服务。这个构想说得轻巧,实现起来谈何容易。张老师之前在讲座中说,温州模式的本源就是联结的网络经济,只是那时候主要是通过非IT的亲友的信任与人际传播来实现复杂订单的履行。在河北会不会因为区域文化的问题,而无法实现?这一点已经被北牛高层又一次高度认识到了。

张老师特地将他带到温州规模很大的一个叫做“天一角”的室内食街对他进行讲解,一起参加了还有温州的几个企业CIO。

“你说,这里是一个饭店,还是一个地方小吃一条街?”,他们一边点菜,张老师一边问毛伟生。

“既是饭店,也是食街!”

“你说对了!这是温州的特别之处最显眼的地方!对客户而言,他只要和一个接单员打交道就可以了,陪你点菜。在你一圈点下来的时候,点的菜大部分已经上桌了。服务系统在你进来的时候就立即启动,包括包厢服务等等。而生产系统则是二十多个小吃加工户,他们并不是天一角的员工,而是经过认证的优秀加工户。他们只管专心做好自己的产品就可以了,订单是随点菜的进程进行自我调节的,没有多余的库存。”张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比划。

毛伟生看着看着,有感觉了!这些加工商专注于生产,市场需求有专门的人去处理,相得益彰。这个可以容纳一千人同时就餐的地方原来就是一个大车间,经过这样的改造,着实让人感到惊讶。

一落座,大家就七嘴八舌地聊开了,天南地北,不亦乐乎。很快,话题集中在这个独特的温州模式上了,也交流了当前比较热的SOA、SaaS甚至是云计算等等,不知是谁,说“小毛,其实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首先将同行的业务能力进行SOA化。”似乎是一语点破梦中人,毛伟生激动起来。是啊,“面向服务架构”是软件开发多少年来的一个重要进化,虽然没有人将技术进步和实际的业务进化进行映射匹配研究。但是确实是很有道理。如果将河北30多个甚至未来更多的皮革生产企业按照他们所擅长的生产工艺、特长产品进行分离,然后再进一步在单一企业内部进行分离,不就形成了一个面向服务的业务架构了吗?每一个能力单元,都在系统内为订单的履行提供具体的服务,每一个能力单元既能实现自身对规模化生产的需求,也能联合起来满足客户个性化的需求,这个个性化自然包括批量小,工艺特别等因素。想到这里他兴奋起来,连干了数杯自己并不擅长的绍兴黄酒。

他向张老师征求意见,张老师表示赞许,说,“这正是和谐生产方式的精髓!被你们专业人士用SOA来一解啊,就更形象了”。有一位温州CIO也有一些兴奋,说“如果业务上是基于SOA思想的,技术上的SOA实现起来就应该更方便了。所以,SOA,还是从业务开始啊!”

SOA先从业务开始?是不是不靠谱?和技术上的SOA有什么关系?业务上如果能SOA,那么这些企业原来的优势如何在新的体系中继承?利益关系到底应该如何分配?30多个联合着真的能实现互相之间极少的行政成本和交易成本吗?会不会产生新的问题?

毛伟生非常明白,这些问题是清晰的,而且是需要尽快给出答案的。现在已经知道的业务方面的众多问题,早就超越了单体企业所面临的,也不是一个集团企业所能思考的,是一组新的分工体系下的新问题,这些问题的思维方式还没有具备呢。

 SOA的思想确实对于产业集群来说,是“门当户对”的,尤其是这样的一个分离思想与随订单而“自动调用”的方法,与SOA对于众多异构系统的协同作用有特别相似之处。一个新的问题是,假定目前已经确定在整个供应网络的业务处理上采用了类似SOA的方法。那么IT系统的SOA特性又应该怎样呈现呢?另外,财务、人力资源、行政管理等经营活动也能够按照整个逻辑进行分离,进行再调用吗?业务需求发生了变化应该怎么办?等等。这些新的问题又萦绕在毛伟生的周围,他觉得自己被困住了。这些“天才的设想”显然有鲜明的创新之处,甚至在温州得到了一些佐证,然后这么大面积地在北牛集团所倡导的体系中应用,还会有什么样的风险?现在还不得而知。

毛伟生必须在回石家庄之前,将这些问题搞清楚,这样回去之后才能向蒋董事长等高管汇报并展开进一步的讨论。他能弄清楚吗?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