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工业革命来了,制造业的社群化!《经济学人》封面故事

访客:20180  发表于:2012-04-26 12:16:05

Quirky是一家位于纽约哈德逊河旁边的新创“工厂”。说是工厂,这个由旧仓库改建的小地方,设备却简单地不得了,几台3D印表机,雷射切割机、几台铣床,一个喷漆台以及其他零碎的小型制造设备。

规模看似台湾公寓家庭式的小型代工厂,而Quirky的商业模式,也的确有那么点代工的味道:帮任何个人或公司将还在创意阶段的设计或想法,制作成产品原型。

社群化制造业

虽然是制造业,但Quirky没有养一个业务部门到处去找产品拉客户,相反地,他们让设计发明者上网分享自己的idea,透过社群媒体如FB散播,只要有够多人喜欢这个idea, Quirky就会用3D列印机,把产品原型印(制造)出来。

这是Quirky自己的介绍影片,值得一看:


发明人可以透过网路检视原型后,和Quirky讨论如何优化,然后自己决定定价、行销方式,最后在Quirky的线上商店销售商品。商机够大的话,Quirky还能帮客户寻找较大规模的量产工厂,在Amazon等强势通路上架。Quirky的另一个重要服务,是为设计发明人处理专利申请和各种许可的法律问题。

在整个“实现发明”的过程中,Quirky代的“工”,不只是制造,还有完整的产销服务。

Quirky的营收,来自商品的销售收益,30%的收益归发明人,其余为Quirky的服务费用。简单描述就是,“你负责发明就好,其他交给Quirky来做,赚了钱大家一起分!”

Quirky现在一周可以上架两个全新的设计商品,目前为止最成功的一个产品,是Pivot Power,一个可以像蛇身一样随意转向的延长线插座。


是不是有点购物台的味道?影片中的年轻小伙子就是发明人Jake Zien,Pivot Power的创意是他在高中时想出来的,这个想法在Quirky上获得至少709个网友的正面回应,证明这个产品有商品化需求,短短一个月后,产品就上架了!

到4月初为止,Pivot Power在尚未拿到专利的情形下,已经为Zien创造124,000美元的收入。Zien在Quirky有一个专页,如果他想要,可以继续发明,透过Quirky创造经营个人设计品牌。

3D列印技术,第三次工业革命

Quirky的Google搜寻介绍文字是Social product development,经济学人最新一期封面故事介绍Quirky的商业模式,作者称之为社群式制造(Social Manufacturing)或协同制造(Collaborative Manufacturing)。

这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原型。

和Quirky类似的社群式制造厂,在大纽约地区快速繁殖,这些新创制造业的特色是,高技术密集而非人力密集,特别是软体技术密集,以及强调User Interface和User Experience的服务价值,和现在网路服务创业潮的竞争核心,完全吻合。

这些新创工厂的最大价值,不是制造,而是服务。他们比较像是全方位的技术解决方案支援团队,发明人不用自己成立公司,只要透过他们就能造就一门生意。

Wiki这样解释前两次的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蒸汽动力技术让人们从手工制造转向机器制造。第二次工业革命电力的大规模应用让制造业由单一制造转向大规模制造。那第三次呢?

经济学人认为促成这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就是那台把原型“印”出来的3D印表机。更精确的说,是促成3D列印堆叠制造的复杂软体技术与材料科技。

因为,3D列印技术让产品设计到制造之间只有一个“列印”按钮的间隔,第三次工业革命将会由大规模制造转向个人化生产,社群协同制造的关系会改变制造流程,打破跨国代工产业链。

Shapeways是另一家经济学人访问的社群式制造厂,历史更悠久,去年一年总共协助制作超过75万个商品,Shapeways的竞争力更明显集中在3D列印技术服务,执行长Peter Weijmarshausen列举三个3D列印技术的破坏式创新价值:

1.快速:Shapways运用3D列印技术,2010年ipad上市后第四天,就生产并上市第一个ipad保护套。

2.风险降为零:搭配社群媒体的扩散效应与使用者互动机制,商品上市前可以先做市场调查,上市后可以依照消费者回馈调整商品设计,因为“猜错”而造成的库存风险大幅降低。

3.特殊设计商品化:Weijmarshausen认为,3D一层一层把材料堆叠起来的制造方式,让一些因为特殊设计而无法开模制造的产品也有机会被制造出来。

当网路开始重新发明工业制造

社群式制造业可能会比我们想像中更快改变制造生产链关系的另一个原因,经济学人没有点出来。3D印表机的技术正飞快进步,价格也不断下降。

想要拥有一台可以制作商品原型的3D印表机,大约3~5万元台币就能买到,若是不想自己组装,7万元就能入手更好的机种。几年前,没有花个几十万,想要拥有一台3D印表机式完全不可能的。

另一个经济学人谈得不够深入的,是“堆叠”在3D印表机技术更上层的社群式行销商业模式包装与服务。

运用3D印表机制作商品原型的商业模式在台湾已经行之多年,台湾还有机械制造厂本身就会制造3D印表机,但是,传统厂商并没有走出像Quirky的服务模式。

智慧型手表Pebble Watch运用社群募资网站Kickstarter短期内募集到超额资金的故事(募资会持续到五月中),说明社群式制造销售模式中,“向群众说话、让消费者参与制造”的概念,具有多大的能量,大到足以让设计者不需要投资人就能量产销售。

这股能量,在下一波工业革命中的地位,不会亚于技术的重要性。你也知道其他服务或新创作法,也走在这股社群化制造的趋势上吗?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