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不语,一鸣惊人

标签:三年不语武丁一鸣惊人

访客:33759  发表于:2012-09-26 11:03:17

在商代,武丁是一位很有作为的国王。有个传说说他上任即位“三年不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武丁,是汤的第10代孙,盘庚的侄子。他的父亲是盘庚的弟弟小乙。由于盘庚与小乙之间还有一个弟弟名叫小辛,所以,武丁的父亲压根儿就没想到自己会作国王,更没有想到还会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所以,武丁小时候并没有受到王族的重视。小乙把儿子送到了民间,有意让他去接触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根据《尚书》的记载,武丁的父亲小乙当上国王以后,武丁成了太子。但他很少在王室之间活动,仍然时常走到民间,去了解社会。他在民间巡游,并不透露自己的王子身份 ,而是与普通百姓一起生活、劳作。因而,他不仅学会了许多劳动的本领,还养成了勤劳勇敢艰苦朴素的生活习惯。那些年,武丁真正得知了人民的艰苦辛劳与苦痛,还结识了不少的平民朋友。
    武丁即位以后,时常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自从盘庚把首都迁到安阳,开始的时候,国家的确出现了兴旺的局面。然而,五六十年过去了,王公贵族们积习难改,又骄奢淫逸起来。他们大修宫殿,挥霍浪费,把几十年来积累的国力很快地消耗净尽。那时候,西部北部的方国看到商王国的富庶,也经常地来内地骚扰,战争连年不断。一时间,一度兴旺的商王国又陷于困难重重之中。为了寻求解决矛盾的好办法,武丁可谓绞尽了脑汁。
    武丁一即位,那些掌握实权的王公大臣们就都试图左右他的治国方略。每每一上朝,不等武丁说话,他们就七嘴八舌地出主意、提建议。其实,他们出的都是些“馊主意”,按照他们的主意去做,国家就会越来越空虚,百姓就会越来越穷困,他们自己就会越来越富有。武丁听了这些主意,心里就不是滋味儿。同意他们的意见,肯定国家不会治理好;不同意他们的意见,又一时想不起来好的办法。况且,身边又没有一个志同道合的重臣。武丁思虑再三,就只听不说。别管大臣们说什么,就是不表态。如此三年,于是宫廷里传出了武丁“三年不言”的说法。民间老百姓听到了,也都私下议论。按照当时的风俗,有“亮阴”之说。所谓“亮阴”,即直属亲长去世以后,要居丧三载。有人说,武丁只是居丧而已。至于是好是坏,只有摇摇头罢了。不过,那些王公大臣们看到武丁的样子,一个个心里直打鼓,都在暗中盘算着自己的前程。
    武丁虽然整天不说话,装作什么也不管的样子,可是,他心里却是捏着一把汗。治理国家,急需几个有雄才大略的好帮手,一个人的影子时常在他的眼前晃动——傅说。傅说是谁呢?这得从头说起。
    武丁在民间巡游那些年,结交了许多朋友,其中有一位特别能合得来的,他就叫傅说。当时,傅说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当板筑工。那时盖房子,还没有现在用的砖瓦之类,所谓秦砖汉瓦嘛!工匠们把两块板子相对固定好,就往板子中间装土,然后,用夯把土打实了。这样一层层地打上去,就作成了房子的墙。再往上面加一个茅草顶子,就大功告成了。
    武丁这天来到一个地方,听说这里有个人特别聪明,不仅说话风趣,而且时常议论国家大事,并且每每与事实吻合,老百姓们都喜欢听他的,甚至说他“神机妙算”。武丁就地住下了,也到工地上去做工,当时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很快地,武丁就与傅说成了好朋友,简直可以说是一见如故!傅说一看这位青年英俊潇洒,也就与他无话不谈。他们时常议论起国家的大事。每每此时,傅说就慷慨激昂地抨击朝廷的腐败,斥责王公大臣们穷奢极欲,甚至怒骂国王有辱成汤后裔的名誉。每当他说到激动之处,大家也就停住了手中活计,监工的头头就会马上过来干涉,举起鞭子对着傅说又是打又是骂的,有时甚至还不让他吃饭。原来,傅说的身份非常卑微,是当时社会地位最低的奴隶。武丁当时就想,国家多么需要这样的人才呀,要是有一天……
    再说武丁每日从王宫回来,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这一切都让他的妻子妇好记到心里了。一天,妇好又陪着武丁去打猎,就向他提起了此事。那么,妇好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商王武丁有好几位妻子,但他最信赖的就数妇好了。妇好出身虽不高贵,但她能文能武,别说后宫,就是大臣们也都非常尊重她。妇好分析了当时的形势,一语中的地说:“国王你心里想的什么我明白,不就是想启用你的那个朋友傅说嘛?”武丁一听,心里一震。他接过话头说:“说,说下去!”妇好就举出了开国的成汤启用伊尹的例子,坚决支持武丁启用傅说。
    当年成汤立国之时,就任用了奴隶出身的伊尹作宰相。他们志同道合,共商消灭夏桀大计 ,终于在鸣条一战,把贪婪残暴的夏桀赶下了历史舞台。那时也有人反对成汤拜伊尹为相,理由只有一条,就因为他是奴隶。伊尹作了三朝宰相,为商王国的兴旺作出了巨大贡献。
    武丁认真掂量了妇好的计策,也觉得非此无有他法,就盘算着怎么实施了。这天,武丁与往常一样到了王宫。点卯时刻,照例是钟磬齐鸣,青烟袅袅。巫师照例钻灼甲骨,宫女们依例舒展广袖。礼毕,群臣又一个个念叨已经念叨了一百遍的奏章。听着听着,武丁竟然睡着了,甚至还轻轻地打起了呼噜。虽然上朝时武丁不言语,可是从来没有睡过觉啊!大臣们一看此情此景,既不敢吵闹又不敢离开,一个个面面相觑的样子,一声大气不出。王宫里安静极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大臣们都困了。突然,武丁大叫一声醒过觉来,紧接着,就听他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在宫殿里回荡,把这宫殿外溜达的麋鹿都吓跑了。平时,武丁连话都不说,三年之后的今天,这回又破天荒地声震寰宇,王公大臣们都惊呆了。
    武丁看着手下的百官,一个个地扫视了一遍,发话说:“先帝成汤给我托了一个梦,说是大殷兴盛的时候到了!他要派一位贤臣来辅佐我,为我们大殷王朝作宰相!”说完,他走下台阶,一边走一边说:“哈哈!这下国家有指望啦!对,对,我在梦里还跟那位宰相见了面的,高鼻梁,大脸盘,来来来,让我好好看看,宰相在不在你们中间?”武丁走到一位老臣跟前,如同陌生人一样上下左右地打量他。这位老臣名叫巫贤,平时,数他出的馊主意多。巫贤看着武丁围着自己看,心里不免一惊一乍的。武丁看了一会儿,摇摇头说:“不对,不对。再往下看!”
    就这样,武丁把满朝文武百官“审查”了一遍,也没有找出他的意中人来。武丁回到自己的宝座上发话了:“巫贤,宣画师上来!”眨眼工夫,几位画师上殿来了。武丁开始给画师描述他梦中所见之人的模样,武丁讲一段,画师就在羊皮上画几笔。有时,武丁还让画师拿给自己看,告诉画师这里怎么不像那里像极了之类。群臣看着画像渐渐地清晰了,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地互相指点着。但是说句实话,他们之中哪个也不像!你想想,武丁这是按着傅说的样子画的呀!
    画像一完成,武丁就命令分兵四路,朝着四个方向去寻找。北到贺兰、南达五指 ,东到大海之滨,结果是一个个空手而回。西边这一路直奔太行而去,他们翻山越岭地一路辛苦,来到了一个叫辅岩的地方。正巧,这里有一个地方小头头有司死掉了,今天要杀人祭祀。原来,商代大到王公贵族,小到地方的有司之类死了,埋葬的时候,都要杀掉许多奴隶殉葬。少的杀几个人,多的甚至要杀几百人呢!看看安阳殷墟的殉葬坑,就会体会到商代奴隶制度的残忍。
    前去寻找的这路人马正好与有司送葬的队伍走了个正对面,只好先站在一边看看热闹。商代的送葬场面十分隆重。走在最前面的是仪仗队伍,除了各色旗幡之外,就是吹吹打打的乐队。单说这乐队就气派非凡:有抬着的编铙编磬,后面有人一路敲打着。有吹着的埙、管、箎、萧等等叫不出名的乐器。还有一拨化了妆的女巫们,和着震人心扉的鼓声,一路表演着怪异的舞蹈。
    热闹的场面刚过去,就传来撕心裂肺的女人的哭喊声。紧跟着,几个蓬头垢面的人五花大绑地被羁押上来。原来,这就是今天要杀殉的奴隶!哭喊着的人大都他们的亲人。寻找的人马中有一位画师,他看着看着突然眼睛一亮:这被绑着的其中一个奴隶不就是画像上的人吗!他们几个拿出画像一对比,没错,就是他!
    原来,傅说在一处开挖河道工地上干活,因为惹下了一个小头头,就又被狠狠地的打了一顿。傅说平时总是给大家说点开心的话,早就被这个头头嫉恨在心里了,打了骂了,还嫌不过瘾。因为他出身卑贱,这回,有司死了,干脆,就把他送给有司家里做了杀殉的奴隶。大家对着画像一看,这的确就是国王要找的人,可不能让他们给杀了!他们一拥而上,就把傅说给救下了。一听说是国王派来的人,下葬的队伍早就作鸟兽散了。
    傅说这时候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就被寻找他的士兵给带走了。一路兼程,来到了王宫。武丁这几天也正心焦呢,他是怕傅说会有什么闪失,毕竟他们已经分手两年多了。突然,宫外有人报:“傅说请到了!”武丁急忙走下台阶去迎接傅说,这边傅说还糊糊涂涂呢。武丁一把拉住傅说说:“你、你还记得我吗?”“怎么会忘呢,你不就是那个四海云游的行者么!”武丁开心地大笑起来,对着傅说大喊一声:“傅说,你让我找得好苦啊!”说着,他拉着傅说的手臂,挨个地介绍给群臣。到这个时候,傅说才明白,当年那个与自己一起干活的青年,原来就是眼前的国王!怪不得呢,他那时候说话那么有学问!
    此后,傅说就做了大殷王国的宰相。虽然,王公贵族也有不同想法,却也没有什么能拿到桌面上说的东西。傅说不负众望,上任伊始,就从整饬朝政开刀,凡那些倚老卖老的,一律给以俸禄,回家休息。凡是阳奉阴违搞阴谋的小人,一旦查出,一律开缺。为了养成勤俭节约的国风民风,他甚至规劝武丁祭祀先主时,少用牛羊牺牲。由于国王带头,皇亲国戚都不敢再行奢靡之风。
    另一方面,傅说协助武丁主动与周围方国修好关系。由于那些弱小部落生产力低下,每每到了冬春时节,迫于饥寒交加,他们就到商国富裕的地方去骚扰,抢些牛羊猪马的,回去顶兑一段日子。傅说积极为武丁出谋划策,坚决打击那些入侵的大的方国,凡战场上抓到的俘虏,一律不杀。教会他们种地,然后再放回去。
    鬼方是当时北方一个较为强盛的方国。商国在武丁统治下一天天地强大起来,小的方国都来到这里供奉。鬼方自恃兵强马壮,就常常带兵入侵中原,边关的百姓吃尽了苦头。鬼方的入侵者性情凶悍,他们见男子就杀,见女子就送到头头帐下,其余老幼尽行杀戮。百姓无不深恶痛绝。傅说受命设计,认为对待鬼方宜用计谋,不宜硬拼。随即,他们调集精锐部队,一口气追杀到贺兰山下。到了晚上,他们在军帐高挂灯火,大肆庆功,酒香肉香飘飘洒洒到了鬼方的营寨里。鬼方王一看,肺都给气炸了,竟然在自己门口向我挑战!鬼方将士也一个个都想反攻。他们自以为人地两熟,商国士兵初来乍到,就趁着夜色发起了进攻。当夜,商国士兵只有少数人留在营寨里,故意地大吃大喝大喊大叫。大部分将士都埋伏在鬼方部队回营必经之路上。鬼方王饿狼扑食般地冲进商营,这才知道已经上当,原来这只是一座空城而已。未等抽兵出营,忽闻伏兵四起,转瞬之间,鬼方王已被擒获。万余鬼方士兵群龙无首,霎时间乱作一团。大军得胜,押解着鬼方王以及众多俘虏班师回朝。
    听说前方打了大胜仗,武丁亲到京畿迎接。武丁下令带鬼方王上来。鬼方王以为他的末日到了,见了武丁头也不敢抬,伏在地上一直磕头求饶。武丁对他说:“你屡屡侵我边境,我大商国民惨遭杀戮,杀了你也不足以平民愤!”鬼方王一听要杀死他,就又跪下哭哇喊的,连连道:“只要不杀我,赦免了我的罪恶,鬼方今后愿意称臣朝贡!”武丁随即把鬼方的俘虏统统召集起来,对他们说:“你们的头头不仁不义,屡犯边境,本当斩首。然而,我大商国素为礼仪之邦,凡愿意交好的一视同仁。今天,当着你们几千将士的面,我们将放掉你们的大王!今后还想作对的,那就战场上见。”话毕,当场放了鬼方王。鬼方王只顾磕头谢罪,随即带领残兵返回。日后,鬼方再未来侵,一直与商国友好往来。
    武丁治国英明,国家繁荣富强。据记载,武丁在位59年,去世时已经80多岁高龄。这一段历史,后世称为“武丁中兴”。那时,我国的大一统的疆域已基本形成。京畿地区、诸侯地区和方国地区互相牵制、互相制约。其中,尤以方国与商王朝关系微妙。多年的征战,商王朝与周围方国相对稳定下来。各个方国称臣朝贡,接受商王的封号。不然的话,就有可能遭到商王朝的讨伐。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